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963|回復: 1
收起左側

六七十年代憶事:雞屁股銀行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3-25 10:49: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六七十年代憶事:雞屁股銀行

我的征途55 於 2017/3/24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雁北的農村非常窮,年底幾乎家家戶戶向隊里交缺糧款。記得有一年,五舅年底分紅只分了五分錢。當隊長高喊五舅的名字時,同時大聲報出:分配五分錢!滿場爆發出哄叫歡呼。五舅起身,顫巍巍地從隊長手中接過當天唯一分配的五分硬幣,那枚硬幣在他手中竟然閃了一道銀光。

    那時的農民,一年到頭連一分錢現金也見不到。沒有現金,家庭的日常開支包括油、鹽、醬、醋、針頭、線腦、鉛筆、課本、學費、照明用的煤油都成了問題。

    那時,農民現金的唯一來源就是雞屁股。三顆雞蛋能換1斤鹽,四顆雞蛋能換1斤煤油。一個家庭能有三隻生蛋的母雞,就能應付基本的日常開銷。如果不巧,家中的母雞被黃鼠狼給咬死了,如同你存款的銀行倒閉,立馬就斷了現金來源,出現家庭經濟危機,全家人都要傷心好幾天。

    那時,中國農村,一隻生蛋母雞在家庭中的經濟地位決不亞於一個男勞動力。原因就是一個農村家庭的日常支出幾乎全靠雞屁股,因此偉大領袖毛主席給它命名為“雞屁股銀行”。

    母雞產蛋的過程是這樣的:她腹中有了生蛋的感覺,會慢慢踱步到雞欄前,然後奮翅一飛,爬上雞窩。蹲下來、伏着,或睜眼四處打量、或閉目養精蓄銳,期間還不時發出“咯咯”聲。當母雞張開翅膀,跳下雞欄、飛跑出去,口中“咯咯”聲不絕,說明蛋已產出。走近雞窩,將蛋掏出,擱在手心,是熱乎的。

    我親眼看過這樣一幕:一個老太太,60多歲,臨近中午要做飯發現沒有鹽。端着小黑碗來到雞窩邊,耐心等候雞屁股盡快下出一顆蛋來。雞使勁,老太太也攥着拳頭為雞加油。雞蛋終於下出來了,還冒着熱氣。那隻雞剛想卧下偎一會兒,老太太伸出顫動的手抓起那顆雞蛋就往村供銷社換鹽去了。

    寫到這里,我忽然想起了一篇文章——《谷峪的悲劇人生》,裡面有一個細節也與此雷同。說的是作家谷峪在被打為右派的日子裡,生活過得十分艱難,也是仗着“雞屁股銀行”過日子。有一次,為了給老伴買止咳葯,需要十顆雞蛋去供銷社換錢。可當時只有九顆,還差一顆,他只好等着雞下蛋。偏偏那雞偎窩,眼睛憋得通紅,就是下不出來。谷峪在一旁急得冒汗,卻無可奈何。這個情節使我始終念念不忘。

    兒時,母雞下完蛋,姥姥會抓些許米來犒勞它。時間久了,母雞也會騙米吃。下蛋的癥候齊備,就是窩里沒蛋。這時,姥姥會用一個老法子懲戒,即把它的頭摁在水裡浸淹,它以後就再也不敢了。

    有時,母雞還會丟蛋,把蛋下在野外草叢中甚或別人家的窩中。這時,就需要主人尋跡去找。如何知道丟蛋了?每天早晨姥姥將母雞從雞窩里放出來時,會逐一進行檢查。檢查的辦法是,將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並攏,伸進母雞的肛門探查。如果確定有蛋而今日沒見下出來,必定是失落了。

    記的有一次,表弟早晨背着書包,手握一顆雞蛋,到供銷社去換練習本。那時雞蛋七分錢一顆,練習本也恰好是七分錢一本。當他跑到供銷社門口,眼看快到上課的時間了,慌忙中不小心摔了一跤。結果蛋打本飛,表弟難過地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來。

    還有一次,我路過舅舅鄰居的院子。聽到母雞的叫聲,抬眼望去,一隻母雞剛從下蛋的窩里出來。我四顧無人,就從窩里掏出那顆熱乎乎的雞蛋。因為肚子太餓了,順手打開,一口氣就喝了。唉,那個大娘的幾兩鹽錢沒啦。

    那時,在天黑之前把雞窩封好,是一件大事。雞窩門要用石板頂好,省的晚上有黃鼬來拉雞。封雞窩的時候,一看雞不全,大人們就會着急萬分:“還不趕緊去尋!”尋雞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犄角旮旯到處都要查看。有時候為了找它,不知要跑多少路、費多少勁。到了晚上,全家人都睡得迷迷糊糊的,只要聽見雞叫得厲害,全家人馬上就會驚醒,趕緊穿衣起床,出門查看,生怕雞被黃鼬拉了去。

    那時的母雞真可憐,都骨瘦如柴。人窮,雞的日子也不會好過。正經糧食捨不得給它吃,只能喂些谷糠秕子之類,有時候也會將人不吃的老菜幫子用刀剁碎了喂它。每有人家扔掉的骨頭,人們撿回來搗碎喂它,就是它的盛大節日。即便如此艱苦,母雞也總是在努力地報答着人們對它們的厚望與期待。

    “雞屁股銀行”支撐了農民的生活幾十年。盡管這“銀行”經常鬧“金融危機”、時時銀根緊縮,但畢竟它是莊稼人唯一的指望啊!不能設想,當年如果沒有這“雞屁股銀行”,莊稼人的日子會過成啥樣?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中國流行割資本主義尾巴。那時一個農戶最多隻允許養兩只雞,“四人幫”把老百姓最後的一點財路也給堵了。為啥兩個雞屁股就是社會主義,三個雞屁股就是資本主義?如何推算出來的,不得而知。

    有人說,豬也是銀行。但喂一頭豬從買來豬崽,到出圈換錢要一年左右的時間。如果雞屁股銀行屬於活期,豬悟能就是零存整取了。

    二

    雞屁股銀行倒閉已有時日,但雞屁股依然存在且軼事層出不窮:

    大多數人都不喜歡吃雞屁股。認為不衛生、口感重、且含有致癌物。然而張大千卻偏好此物。張大千居上海時,喜好冬菇燒雞尾(雞屁股)。南遷成都後,他很久沒有吃到雞屁股,時常與家廚說及,心裡癢癢。中央銀行行長楊孝慈聽說後,特意留意此事。某次中央銀行聚餐,楊行長交代廚房,留一些雞尾,交給張大千的家廚。

    數日後,張大千在家用三大菌燒雞尾招待幾位記者。並親自下廚、一展身手。菌菇的鮮美之味滲入到雞尾中,鮮美無比、爽滑可口,大家都齊聲叫好。

    1999年,我去峨眉山度假,經朋友推薦去了一家很出名的燒烤店。這家店的招牌菜就是——雞屁股。據說這家店的老闆以前追老闆娘時,聞知老闆娘喜歡吃雞屁股,天天苦練烤功,最終將世俗的雞屁股烤成高貴的心形,並用九個雞屁股擺成愛心,終於抱得美人歸。雖然不確定這故事的真實性,但是這家店烤制的雞屁股卻是真的既美觀、又好吃。

    聽說雲南有些地方也有一種奇怪的習俗,招待客人時專用雞屁股。因為雞屁股是銀行,寓意發財。一家如果不夠,鄰居給湊。好像東鄉族也有這種習俗,雞屁股專門用來待客,以示好客。

    聽智者說,所謂的雞屁股即雞尾。禽類都要往羽毛上塗油脂防水,就是那個尖尖分泌的。那個尖尖真的是美味,烹調時只要把尾巴上那個小尖及裡面的油脂包挖掉就行了。

    但在 大陸,雞屁股就不是太令人歡迎的東西。據《重慶晚報》報道,一陽姓女士全家去飯店就餐,點殺一隻雞,鍋里竟先後撈出11個屁股。

    “一隻雞吃出11個雞屁股?真是又生氣又好笑。”陽女士說,她當即叫來服務員和餐館負責人問個究竟。餐館負責人始終也沒解釋清楚原因,最後只好賠錢了事。
 樓主| 發表於 2017-3-25 10:54:48 | 顯示全部樓層
七十年代中國偏遠地區農村,雞蛋3 分錢一個,農民一個工分是一角錢左右,一天大約是十個工分,但大部分地區年終結算反而要欠生產隊的,所以農民都欠國家的錢,真是個奇怪現象。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