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53|回復: 0
收起左側

胡適與吳健雄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18 17:33: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著名的美籍華裔物理學家吳健雄女士,被譽為中國的“居里夫人”;然而她最崇敬的恩師,卻是對物理學一竅不通的胡適。如今文理兩科壁壘森嚴,甚至老死不相往來,這其實是大陸學者至今不能問津諾貝爾獎的重要原因。
胡、吳的師生關系,是在上海中國公學時建立的。20年代末,在上海的中國公學因學潮難以為繼,無奈之下聘請胡適回母校擔任校長。胡適上任後,馬上進行整頓,使學校面貌煥然一新,學生也由300餘人猛增至1300人左右,而吳晗、羅爾綱、吳健雄等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如果說學文科的吳晗、羅爾綱出自胡適門下還可以理解的話,那麼作為數理學系的一名普通學生,吳健雄與名震遐邇的胡校長又能有多少瓜葛呢?原來,理科學生兼學文科,是胡適的一貫主張;抽出一定的時間為學生上課,也是他身體力行的一個原則。因此,吳健雄便有幸成為胡適班上的一名學生。吳聰穎好學,成績超群。她雖然學的是理科,卻捨得花大量時間去讀文科書籍。有一次,胡適因為吳健雄成績優異,破天荒地給了她100分。這件事成了胡適後半生津津樂道的一個話題。
大約兩年之後,胡適離開中國公學,吳健雄也考入中央大學物理系深造,然而胡適的風范卻給吳留下難以磨滅的影響。眾所周知,楊振寧、李政道因提出並論證了“宇稱不守恆定律”而榮獲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但這一定律的實驗證明卻是吳健雄設計完成的。當人們為實驗物理學界出現了這樣一位傑出的華裔女性而感到意外時,吳終於道出了個中奧秘:“要有勇氣去懷疑已成立的學說,進而去求證。就是胡院長說的‘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兩句話。”
抗日戰爭時期,胡臨危受命,擔任駐美大使,而吳健雄也正在加利福尼亞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這使他們通信和見面的機會稍為多了一些。每逢胡適從華盛頓來到美國西部,他總要看看這位得意的女弟子;吳健雄也借暑假東游之機,去探望自己的老師。從《胡適來往書信選》所收的幾封信中人們不難看到,身為師長,胡對吳的生活學習非常關心;作為學生,吳對胡也極為崇敬。然而,這種純潔的師生情誼也很容易引起誤會。為此,吳十分苦惱。有一次,她寫信給胡適,在述及她聽到當年北大一位女教師愛慕胡適的閑話後,深為感慨地說:“為什麼又有許多人最愛飛短流長?念到您現在所肩負的責任的重大,我便連孺慕之思都不敢道及,希望您能原諒我,只要您知道我是真心敬慕您,我便夠快活的了。”
1942夏,吳健雄正准備與袁家騮結婚,恰逢當地報紙說胡適要來這里訪問。吳健雄原以為恩師能順便參加他們的婚禮,卻沒想到這是誤傳。袁世凱的孫子袁家騮也是一位優秀的青年物理學家。簡朴的婚禮之後,為了使丈夫進入RCA(美國無線電公司)繼續從事尖端技術研究,吳“硬着心腸離開這風和日暖”的加利福尼亞。她在信中對胡適說:“我覺得RCA規模大,設備好,中國將來正需要這樣大規模的工業組織,他應該前去得些經驗。”1946年,一位美國教授在退休前希望將自己的藏書捐贈給中國的一所大學,在吳健雄的努力下,才將這批圖書送給了胡適領導的北京大學。吳女士的愛國之情,由此可見一斑。
1962年2月,胡適大病初癒,吳健雄偕同丈夫由美國赴台灣參加中央研究院院士會議。他們一下飛機,便去看望胡適。吳健雄見著名物理學家吳大猷也在座,便風趣地說:“你是饒毓泰先生的學生,饒毓泰和我都是胡先生的學生,從輩份上來說,你應該喊我‘師叔’的。”兩天後,胡適在歡迎新院士的酒會上也饒有興致地提起這件事。他說:“我常向人說,我是一個對物理學一竅不通的人,但我卻有兩個學生是物理學家:一個是北京大學物理系主任饒毓泰,一個是曾與李政道、楊振寧合作驗證‘對等律之不可靠性’的吳健雄女士。而吳大猷卻是饒毓泰的學生,楊振寧、李政道又是吳大猷的學生。排起行來,饒毓泰、吳健雄是第二代,吳大猷是第三代,楊振寧、李政道是第四代了。中午聚餐時,吳健雄還對吳大猷說:‘我高一輩,你該叫我師叔呢!’這一件事,我認為平生最得意,也是最值得自豪的。”不難看出,這話雖有玩笑成分,卻也掩飾不往胡適發自內心的喜悅,因為他畢竟是這些馳名世界的物理學家的老師。遺憾的是,在這次酒會上,胡適也許是因為太興奮了,便不顧醫囑,多講了幾句話,致使心臟病突然發作而倒地身亡。吳健雄萬萬沒有想到,她與恩師的這次見面,竟會成為永訣。
2004-06-22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