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22|回復: 1
收起左側

反右斗爭六十周年祭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20 10:59: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鐵流九十二歲亦聯署,民主精神動地天。      

        六十一名年已古稀的老右於三月五日向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致信公開要求:開放言禁,徹底平反五十年前反右冤案,賠償受害人經済損失。已半月有餘,但當局至今未作任何回答,也可能不回答了。但參加簽名的人卻與日俱增,目前已超過六百多人,平均日增長三十多人。按此數量推算到六月八日,也就是中共喉舌《人民日報》五十年前秉承毛澤東意志,發表臭名昭著的、公開宣布“言者有罪”的、所謂《這是為什麼?》社論那天,可能逾千逾萬人次。這說明人心不可侮,歷史不可違,天理不可滅,只要中國人民還有嘴巴,反右就不會被塵封,被遺忘,因為那一場災難於中國知識分子太刻骨銘心了!

眾所周知,自那以後社會文明至少倒退了兩千年,再次回到指鹿為馬的秦始皇時代。毛澤東開啟的撲殺知識分子的反右斗爭,不僅顛倒了是非、黑白、美醜,也把人的一切最卑劣、最無恥、最邪惡、最殘忍、最下流、最暴虐、最冷酷、最醜陋的靈魂調動起來,並貫以全新的、生動的、美妙的革命詞藻,讓一些人肆無忌憚地大膽作惡。賣友求榮成了“追求進步”,落井下石成了“站穩立場”,捏造陷害成了“靠攏組織”,告密檢舉成了“追求進步”,一切被褻瀆,一切被顛倒,人世間再沒有寬容、憐恤、同情、仁慈,自此中囯中進入了一個野蠻愚蠢的社會,此後才有“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荒唐殘暴的歷史。

“反右斗爭”是當今中國的萬惡之源,百罪之首,不徹底平反無法消除積怨,社會根本無和諧可言,同時也是檢驗胡溫體制所標榜的“以人為本”的試金石。胡平在《一九五七∙苦難的祭壇》中指出:“……從現代法理上講,反右運動實際上是一次由國家實施的犯罪,由國家有組織誣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權,直至非法拘禁,濫用刑罰等等。‘改正’反右運動,首先就必須涉及國家罪錯問題。”正因為這場運動是“國家實施的犯罪,由國家有組織誣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權”,中共後繼者沒有任何理由不向受害人道歉和賠償經濟損失,否則天理不容!

我是這次六十一名簽名的發起者和組織者之一,特去拜望了前輩於友先生。他今年已整整九十二歲,不但是老報人,而且是老革命、老共產黨員,一說到此事,他深有感慨地說:右派都是知識分子,國家民族的精英,整得太慘了。說着,立即地在公開信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於老是浙江湖州人,1935年就在《立報》當練習生,1938年參加國際新聞社任戰地記者,1941年任新加坡《南洋商報》駐香港記者,後轉任美國新聞處翻譯,解放後任《光明日報》國際部主任。通過交談才得知,1957年的整風運動中,他主管國際新聞與反右無關,因而未向黨建言,故逃脫此劫。沒有想到1959年“反右傾”,卻作為漏網大右派被揪了出來。由因彭德懷有條罪狀是“同情支持民主自由思想”。他說,中共主流思想自來不承認“民主自由”。他是搞國際新聞的,又在美國新聞處工作過,自然有民主自由思想,當然就成了右派。於是開除黨籍,削減工資,送到東北去監督勞動。不過在眾多右派中,他是受罪不多吃苦最少的人。在安達市當工人時行政級別還十三級,比市委書記和市長的工資還高,群眾戲稱他是“高幹右派”。他說,對知識分子來說待遇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人格和尊嚴。他一家六口擠在一間不足八平米的住室里,“文化大革命”中也被批判被斗爭、戴手銬關監獄,五味俱全,日子很不好過,所以難忘反右災難。

他認為鄧小平搞的“右派改正”,實際不是改正右派,是改正政策。我們本來就不是右派,硬要把我們打成右派,有什麼辦法?但這個政策改正不徹底,沒有徹底改完還留了幾個樣板,更沒有給受害人賠禮道歉和賠償經濟損失。他說,我同意先賠償那些至今生活還很困難的難友。像我就不需要賠償了,但我要的是言論自由,寫的東西有地方發表出版。可是現在不僅章怡和的書被封殺,連老共產黨員袁鷹的書也被封殺。這就不對了,仍在搞“文化專政”“出版專政”,不合乎胡錦濤總書記“以人為本”和“構建和諧社會”的方針政策。看來一些人思想還很左,想走回頭路。這條路不僅走不通,也不得人心。

他還一針見血地指出,“反右斗爭的實質就是反民主自由,只要有民主自由思想的人都會是右派”。現在共產黨的政策不再搞階級斗爭了,也在提倡民主了,但民主的前提是監督,現在誰敢監督共產黨?中央提出構建“和諧社會”,世界上最和諧的國家是挪威、瑞典、瑞士,它們一切政策公開,官員受老百姓監督,工人農民的收入與為政者懸殊不大。他還說,社會主義不應是無產階級專政,專政就是獨裁統治。既然是社會主義,就應該是馬克思說的民主社會主義,不但要開放言禁,還要開放黨禁,老百姓才有地方說話。過去胡耀邦總書記平反了不少冤假錯案,做了很好的德政。

他一再說,反右斗爭受到最大傷害的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是民族的創造力,生命力,所以長期來我們國家不能創新。為此,中央要尊重知識分子,讓知識分子有話能說,有書能出,不要再禁這禁那了,一定要走民主自由的建國之路,消除積怨,根治貪污,關心民生。

老人的話誠懇真實,動天動地,代表了我們一代受辱受凌知識分子的愛國情懷。

(作者惠寄)


      




發表於 2017-7-20 16:55:00 | 顯示全部樓層
反右斗爭受到最大傷害的是知識分子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