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64|回復: 0
收起左側

曹長青:從陳光誠到劉曉波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23 17:00: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劉曉波被中共謀殺了。不僅很多中國人這樣認為,一些西方政治家也如此,雖然他們的表達不那麼直接,例如美國聯邦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就說,中國政府要對劉曉波之死負全部責任。

北京政權自以為很得意,他們操控了全部,直至劉曉波的後事,但是他們殘殺劉曉波的惡行,將會在西方(最後也會傳回中國)產生長久的、不可挽回的負面影響。不僅因為劉是諾獎得主,更因為他們是謀殺一個晚期癌症病人。滅絕人性到如此地步,等於戳到了西方人的肺管子。中共似乎贏了一個戰術,但徹底輸掉了整個戰略。

在美國住了近三十年,一個強烈感受,就是西方人對殘疾人、病人、弱者的超常的同情與關照。像五年前的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事件時,美國等西方國家一面倒地同情陳光誠,一面倒地對中國政府的做法強烈反感、厭惡和批評。北京當局多年前就開始在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樹廣告牌,意圖改變它在國際上的形象,但它豎一萬塊廣告也沒法抵消全球性報道中共迫害陳光誠對北京形象的殺傷。

但最後陳光誠沒被害死,而且是全家勝利大逃亡,來到了美國!所以最後西方人對中共的痛恨,也可能因為這個喜劇性結尾而淡化了幾分。而劉曉波則不同,他的癌症晚期,甚至癌症本身,都是那個政權造成的結果,尤其是中共當局隱瞞病情、延緩醫療、更不許他到西方治病,甚至不允許任何朋友探望等等,這一切等於有意造成他的盡快死亡。

劉曉波是“被自殺”的李旺陽之後,死的最慘的一位中國異議人士。這份悲慘,必定長久地在西方人頭腦中留下烙印,因為那種獸性,跟西方的人道文化是水火兩極!

像德國首相默克爾,雖然為了跟中國的經濟利益等,沒有直接質問批評習近平,但在她心裡,只會增加對習的厭惡。像美國總統川普,雖然仍想獲得北京幫助解決北韓核武問題,但從他的公開悼念劉曉波,也清楚地表達了他對野蠻共產黨的憤怒!上述的史密斯議員就公開說,劉曉波的死亡,對於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洗刷不掉的永久污點”。佛州聯邦參議員盧比奧則呼籲對劉曉波之死徹底調查,顯然他認為這不是因病去世。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甚至提出,要動用聯合國安理會來討論劉曉波之死。

劉曉波用生命的代價,再次讓世人看清共產黨的殘暴。美國人的這種印象、這種認知、這種感受,永遠都不會消失和改變。就像對北韓政權,他們把一個美國青年迫害得奄奄一息,最後送回美國後就去世了。此惡行導致(感性上)的對北韓殘暴的認知,那份對金正恩們的痛恨,永遠都不會改變,會直到那個政權的結束。

我在陳光誠事件時曾寫過:陳光誠一家用血淚證明了,在當今中國,別說共產黨的監獄根本沒有“人性化的環境”,連監獄之外都沒有。陳光誠是一束光,照亮了中國最黑暗的部分,展示了共產黨的最本質之處。今天,劉曉波用生命代價更證明了,共產黨統治的中國是個“狼性化環境”,它把 “沒有敵人”的劉曉波都咬得遍體鱗傷,最後吞噬。

如果這次中共能像對待陳光誠一樣,允許劉曉波出國治療,起碼可能減少幾分人們對中共政權的痛恨。但劉曉波在世界矚目之下從病危到去世,到葬身大海,讓西方人看到了,習近平是放大版的金正恩,他的時代比胡錦濤時代更加殘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