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953|回復: 0
收起左側

司馬遷也忽悠:秦始皇生父不可能是呂不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25 23:21: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博訊螺桿 於 2017-7-25 23:24 編輯

司馬遷也忽悠:秦始皇生父不可能是呂不韋

女政委/文   2017/7/25

    縱然擁有“千古一帝”的美稱,縱然被世人掛上“焚書坑儒”的罵名,然而對秦王嬴政的了解也只不過是教科書上淺淺的幾頁。



    秦始皇究竟是何等人物,從他的出生一直到死亡,這短短49年的生涯卻為後世留下了千年之謎,古來多少人為一探他的神秘而殫精畢力,但是苦於秦漢現存史料的有限性,最終只能不了了之,或者只能做出渺渺的假想。

    李開元先生也是其中一員,他一反常規,提出採取偵探破案的手法來解歷史之謎,並為此著書立說,《秦迷》正是抓住那寥寥無幾的“證據”,依據時代背景和其他考古依據推斷出如影子般存在的始皇帝身世之謎,其中有關於秦始皇到底是不是“私生子”這一問題,這本書給出了精彩絕倫的嚴謹推斷,猶如偵探在現場抽絲剝繭的分析案情。

    司馬遷也忽悠:秦始皇生父不可能是呂不韋

    始皇帝有可能是私生子這一懸案來源於司馬遷的《史記》,其中有兩段話自相矛盾:

    《史記.秦始皇本紀》:秦始皇帝者,秦莊襄王子也。庄襄王為秦質子於趙,見呂不韋姬,悅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於邯鄲。及生,名為政,姓趙氏。年十三歲,庄襄王死,政代立為秦王。

    這段話的意思就是說,秦始皇的父親姓贏名異,被稱作子異,就是公子異的意思。贏異是秦國的第三十三代國王,庄襄王是他死後的謚號,司馬遷用的是追述的筆法,所以這樣稱呼他。庄襄王在趙國做人質的時候,在呂不韋家見到趙姬,一見鍾情,娶以為妻子,生下了嬴政。這話說的簡單明了,秦王嬴政就是子異的親生兒子,並沒有任何質疑。然而在另一段本紀里,司馬遷又換了一種說法:

    《史記.呂不韋列傳》:呂不韋取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知有身。子楚從不韋飲,見而說之,因起為壽,請之。呂不韋怒,念業已破家為子楚,欲以釣奇,乃遂獻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子楚遂立姬為夫人。

    這段紀事說,呂不韋與絕色善舞的邯鄲美人趙姬同居,知道趙姬懷了孕。在這期間,子異到呂不韋家做客宴飲,對趙姬一見鍾情,起身敬酒,請求呂不韋將趙姬送給自己。呂不韋一聽相當生氣啊,但是一想到自己為了子異的政治前途投入了全部財產,為了能夠獲取投資的成功,他不得不順水推舟,將趙姬送給了子異。於是呢,這個趙姬隱瞞自己懷孕的事實,一年之後呢,生下了秦始皇。子異便立趙姬為夫人。

    司馬遷也忽悠:秦始皇生父不可能是呂不韋

    同一《史記》在不同的篇章里,對於同一事件有不同的記載,這就是秦始皇出生之謎的由來,究竟哪一個才是歷史的真相?這就需要我們對當時的背景和有限的史料進行深度解讀,破解這一歷史迷案。

    這個案件包括兩名主要嫌疑人,一個是呂不韋,另一個則是子異,當然還有直接參與者秦始皇的母親,趙姬。

    首先我們可以從第一嫌疑人,呂不韋出發,呂不韋的名頭在歷史上也算是響當當的,現在提起來也是無人不曉。這呂不韋原本就是一個商人,在韓國的時候獲得極大的成功,一躍成為天下數一數二的豪商,放在現在,那可是能登上福布斯財富榜的前三位。

    不過,此時的呂不韋也就三十歲左右,事業可謂是蒸蒸日上,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就在呂不韋為了生意遊走各國,來到邯鄲之時,偶然結識了子異。子異的身世處境瞬間引發呂不韋的興趣,甚至感慨子異是“奇貨可居”,老謀深算的呂不韋將子異看作投資對象,並通過華陽夫人的幫助,傾家盪產一舉把位居中位本無繼承希望的子異推舉到秦王的位置。

    這步棋看起來招招凶險,然而對於能言善辯、心懷大計的呂不韋來說,這是最值得投資的“奇貨”。

    且不論呂不韋是一個精明陰險的商人,就從他為了將子異推到王位投入自己所有的家產來說,他要是明知趙姬已經懷孕,而且還不知是男是女的情況下,他到底敢不敢走這一招險棋?答案當然不是電視劇里所演繹的那樣,能夠化風險為玉帛,他既不敢也不願意走這步險棋。

    這其中不但包括呂不韋的睿智和見縫扎針的謹慎,還要聯想起當時皇室為了保證血統的純正,有着一套嚴格的鑒定和取證制度。

    眾所周知,兩千年前的秦國,經過商鞅變法以後,早早建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法治國家。秦國當時已經有了比較完整的繼承法,子女法律身份的認定,取決於生父生母的確認,這包括三個方面:第一,生父生母社會身份的確認。第二,生父生母國籍的確認。第三,生父生母血緣的確認。

    從這三個方面其實可以直觀的看出秦國對繼承製度是非常嚴苛的,呂不韋作為一個國際商人,他對秦國的法律和制度必然是爛熟於心,精明如呂不韋,絕不敢以身試法,有稍微的冒犯恐怕不僅僅是人頭落地,這可是要牽扯到整個家族的興亡。

    當然作為秦國公子的子異並不傻,而且從小開始接受秦國法律的熏陶,他對與自己有切身利害關系的王位繼承法更是清楚明白,絕不會關鍵時刻犯這種低等的錯誤。

    所以,從主觀和客觀分析,呂不韋既沒有作案的動機,更沒有作案的條件,他是清白的。

    那麼既然呂不韋是清白的,太史公為何做出這種自相矛盾的記述令後人迷惑呢?有人會疑惑,司馬遷不是號稱“良史之才”嘛,他不編故事,不製造緋聞。不過,我們千萬別忽略一點,當時司馬遷寫《史記》的時候,已經離秦始皇那個年代相去甚遠,司馬遷可是一位愛聽故事的人,尤其是愛聽一些民間的傳聞,在哪不準、吃不透的情況下,他會用曲折委婉的筆法來忽悠忽悠後人,寫下模稜兩可的話,讓讀者自己去辨別真偽。

    這里我們就有一疑問了,呂不韋獻有孕之女的故事會不會是太史公道聽途說來忽悠後人的呢?

    首先我們能確認一點,那就是太史公確實在呂不韋列傳中提到,趙姬是先有身孕,後送與子異的。但是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其中有一句話“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這個關鍵就在於“大期”二字。

    這個詞的意思前面已經提到,就是婦女在懷胎十個月之後分娩。那麼趙姬與子異同居懷孕,十個月之後生下嬴政,這樣的話就毫無問題了。反之,如果趙姬已經有孕才被獻給子異,那麼嬴政就不可能是“大期”出生,而是應當在趙姬與子異同居八九個月後早產。一旦早產,子異必然生疑,就不會那麼輕松地認定嬴政是自己的嫡長子,也不會立趙姬為夫人了。也就是說“大期”這兩個字否認了趙姬與子異同居之前已經有孕的說法。

    不過有人會說,趙姬會不會採取吃葯這類的方式延長孕期,這種猜測也是合理的,不過這一點我們可以從當時子異所處的環境來進行分析。

    子異雖然人在邯鄲做質子,但並不像後人想象的那樣窮困潦倒,他還是有車有馬有府邸的。他的工作是有隨從官員處理的,他的生活是有人伺候的,其中也有懂知葯的醫官。趙姬早孕甚至早產的事,要瞞過醫官恐怕是難之又難,他們對胎兒的成長以及分娩有着一套完整的理論和書籍。

    就算如電視劇里所演繹的那樣,趙姬真的可以糊弄過這些醫官,抑或收買這些醫官,但是子異身邊還有一些人是趙姬無論如何都騙不過去的。

    這些人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老媽子,這些老媽子可不是用金錢或者小聰明能夠騙過去的,這些人可是有大來頭的。

    子異在眾多子女中排行中位,前不着邊後不着際,壓根得不到父親的關愛,但是他的母親夏姬是愛他的,他們同受冷落,相依為命。子異到邯鄲做質子,她在政治上插不上嘴,說不上話,但生活上他一定會為兒子盡可能的操勞,小丫鬟和忠心耿耿的老媽子就是夏姬安排在子異身邊最可靠的人選。

    這些老媽子不但會照顧子異的生活,受王母的委託,對於子異的方方面面,甚至是政治生活,都會關照到的。

    那麼,對於兒子的婚姻生活,未來的媳婦孫子,幾乎成為夏姬生活的全部,她老人家不但會在意,還會花費所有的心思在上面。

    此外,古代獻姬是要“謹室”的。所謂的“謹室”就是需要所獻之女單獨居處,確認她沒有身孕,然後才能送出去的。經過“謹室”的方法非常簡單但是卻是非常有效,醫官號脈,老媽子查月經,而且工作人員還要對趙姬作詳細的檔案登記,並送入秦宮存檔備案。尤其是子異成為繼承人之後,這些都是要經過無數遍考察,嬴政的出生日期也要經過一天天精細的計算。

    在這重重關卡之下,若想把一個有身孕的女子送進王室,也只能在電視劇里才能成功。再說了,呂不韋至於為了把自己的孩子送進王室,而且還在不知道子異能不能成為秦王,也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的情況下,冒着株連九族的風險,成功率幾乎為零,而且敗露率為100%的情況下,做這種傻事,我想是個正常人都不會想到這種愚蠢至極的事情。

    當然史太公不僅僅在呂不韋列傳里提到這種獻有孕之女給王室的手法,也在《史記?春申君列傳》中詳細描述春申君獻有孕之女給楚考烈王的故事,這個春申君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了吧,就是電視劇《羋月傳》里的黃歇,當然這個版本可能也是史太公聽到的最全的民間傳言。

    綜合所有的內部以及外部條件來推斷,嬴政純正的血統都是無可非議的,他確實是庄襄王的親兒子,也確實在歷史上開創了統一的帝國,但是他的性格是否如傳言中那樣暴虐、多疑,他的後宮為何集體失載,他的母親淫亂奸臣,這些謎底還有待我們進一步去探討,需要更多的史料,更多的發現,這個漫長的道路需要每一位熱愛歷史的人去探尋。

353462.jp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