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30|回復: 0
收起左側

姜維平:清除“薄王”餘毒,願陳敏爾走活棋局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4 15:35: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9c2575f4-5a3d-426e-b8fa-1e8c3ba28164.jpeg

有一位youtube網友在留言中這樣寫到:姜老師偉大,薄王時期,重慶的冤假錯案成千上萬一個也沒有平反,郭文貴的遭遇就是中國民企不敢說的心聲,全國90%的民企老闆支持你和郭文貴。並希望你通過視頻多多揭開重慶唱紅打黑時期的冤假錯案的“鐵蓋子”,把周薄王的餘毒和余黨統統的揪出來,如,黃奇帆(原市長)、王廷彥,(現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他是朱明國從海南欽點到重慶的親信,也是王立軍的同盟軍,是黑打得力干將,是忠於薄王和朱明國的死黨,是力阻重慶冤假錯案平反的罪魁禍首之一、錢鋒,(原重慶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黑打操盤手)、余敏(重慶高檢檢察長,黑打操盤手)、林育均(現司法局局長)、黃明耀(現重慶高法常務副院長,黑打和力阻冤假錯案主要干將)、陳盛才(重慶高檢副檢察長),黑打幹將,力阻冤案平反,梁天(重慶高檢副檢察長),力阻重慶冤案平反,易元平(重慶市公安局打黑辦主任),他是薄王時期黑打幹將,協調全重慶專案組黑打工作,血債累累,現在還在做惡,他串通王廷彥和專案組毀滅證據,熊峰(091專案組黑打幹將),……偉大正義的姜先生,我們支持你,你將名留青史,必有後福。

假如摒棄這段話里,令人肉麻的吹捧和恭維的言辭,僅取其中具有歷史意義的內容,就對目前中國重慶的變局,抱樂觀態度,也持憂患意識,有清醒的認知和緊迫感,才可獲得深刻的理性啟迪:以前,有人對“薄熙來事件”後的重慶及全國形勢的發展,得出粗淺的“這僅僅是一次權斗”的結論,與其責怪這些人,不如狠批孫政才的不作為,他接掌重慶大權5年,既未全面肅清“薄王”餘毒,也未徹底揭批“薄王”餘罪,也沒撤換余黨,更未平反一些“薄王”製造的冤假錯案,進而未給中國民營企業家一粒“定心丸”,使他們心存餘悸。我歸納的“四餘”是重慶問題的實質。

何為“薄王”餘毒?依據薄熙來,王立軍在重慶5年所搞的一切,概括起來,就是“二次文革”,“唱紅打黑”的思想餘毒,它來自文化大革命的10年動亂,隱藏在薄熙來及許多中共高官的血液里,也流淌在許多愚民的血管里,它叫“階級斗爭哲學”,用老毛的話說: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還說:10億人口,不鬥行嗎?於是,“薄王”編造,虛構,包裝了640個黑社會,拘留,抓捕了上萬人,非正常死亡數千人,追逃多達10萬人,一個不到百萬人口的忠縣,就有27個追逃小組,整個重慶黑打期間,判刑了6000多人,一些民企老闆掉了腦袋,在2009年,重慶有數十個“打黑”基地,無視法制,肆意妄為,轟動了全國。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駐大連記者李朝奮,在2009年2月3日,與筆者巧遇在大連飛往北京的飛機上,他告訴我,薄熙來在重慶抓人抓“瘋”了,凡是不順從他的人,都要強加罪名,關到看守所,造成重慶看守所爆滿,李朝奮說,這是對法律的踐踏,重慶完了。薄熙來搞“二次文革”沒有好下場。

我想,只有深刻了解薄熙來的人,才知道薄熙來“打黑”的陰險目的:用文革手法,搶錢買官,與往昔“文革”不同的是,之所以薄熙來能以“文強案”,嚇“傻”政府的公務員,像“文革”一樣砸濫公檢法司,另外組成“091”等300多個專案組,動員警力7000餘人,搞得昏天黑地,雞飛狗跳,為他一個人瘋狂地起舞,是因為官員的腐敗,使薄熙來容易操控綁架他們,這一特點與文革大為不同,毛澤東當年以“騙”為主,以窮為樂;薄熙來以“打”為主,以富為夢,“唱紅”是文革的繼承,“打黑”是內斗的變種。10年文革結尾,中國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而2012年王立軍案發,重慶揮霍巨款“唱紅歌”,廣種銀杏樹,移植“熙來草”,以“地票”騙取農民土地,以“6年半買房”和“廉租房”為“畫餅”,強加莫須有的罪名,掠奪民企老闆財產,使重慶財政虧空數千億,留下一個無底洞。

因此,孫政才上任後,應當堅決肅清上述“二次文革”思維,理清已造成和扭曲的思想混亂,既要撤換薄王安插的死黨,又要平反遭受“黑打”的冤案,用行動而不是欺騙爭取和撫慰民企老闆傷痕累累,餘悸未消的心,進而留住人們“跑路”的腳,和瘋狂轉移的資金,但是,所謂“第六代領導核心人物”之一的孫政才,沒受過胡耀邦的指點,而是貪腐的中共高層幾個權貴家族的代理人,只是沿着逆反的方向,給近兩千個與王立軍有矛盾,而被錯誤處理的警察平反,對數以千計的上訪和申訴的民眾採取欺騙,拖延,阻撓等卑鄙手段,搞所謂“時間換空間”,造成新的一次雪上加霜的思想混亂:海內“禁聲”割喉,重慶萬馬齊喑,許多不明真相的人懷念薄熙來;海外一片指責之聲,人們普遍認為,中共高層拿下薄熙來,以貪腐為借口,把他關進秦城監獄,用王立軍做“污點證人”,這僅僅是一場官員內斗,而不是司法改革的起點,於是,移民潮和資金外逃潮進一步推波助瀾,使中國經濟,金融,民生,民企都陷入困境。

去年初,習近平第一個視查重慶,似乎表明他急迫而憂慮的心情,而中央巡視組,在今年初對重慶領導班子“回頭看”,一針見血地批評孫政才沒有清除“薄王”餘毒,就是指責他既沒有放開輿論,披露薄王時期“黑打”的真相,也沒有平反一起冤假錯案,挽回失去的民心,因此,在7月中旬,“雙規”孫政才,雖有官員內斗的色彩,但陳敏爾執掌山城大權,畢竟給人民帶來新的一線希望,而且,他一上任,便以清除“薄王”餘毒為利器,動員重慶官場,相信他如不兌現諾言,就沒有任何前程,上述這篇網友的短文,點出一批“薄王”余黨名單,或許對陳敏爾有助,非常明顯,不先撤換或抓捕一批薄熙來,王立軍留下的余黨,進一步處理“薄王”餘罪,靠那些參與搶錢並發財致富的官員,很難解決重振民企信心的大問題,而不能穩住民企民心,只專注於內斗爭權,就不能發展佔中國經濟半壁江山的民營經濟,中共也就沒有了未來。因此,陳敏爾是不是習近平的嫡系,屬於哪個中共派別,他的動機是什麼?這一系列問題,不是太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將做什麼,他由貴州省委書記轉任重慶市委書記,雖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但因為歷史的機遇,而成為過河的“卒子”,如果有悟性和膽略,就能將“軍”,走活一盤大棋,否則,就會重蹈前任的覆轍。

早在2009年,筆者就以上百篇文章預示“薄王”的滅亡,被王立軍叛逃事變所佐證;隨後又一再批評孫政才按兵不動混日子的“自殺”做法,尤其是對民企老闆“彭治民案”,“王能案”的欺騙性再審,非常關注,我曾猛烈抨擊孫政才治下的怪事,並在youtube網站,以三次系列的視頻,對孫政才進行善意規勸,但權力的傲慢使他及中共一些高官,無視輿論的監督,錯過改邪歸正的良機,7月24日的事變,再次證實筆者的前瞻性,古人雲:“察見淵魚者,不祥”。我也不想得罪更多的人,但現在,我不得不說的是,這回孫政才的落馬,人們只把它歸結於新一輪權斗,而未洞悉歷史的必然,此觀流於浮淺,無疑地,19大前後,中國進入了多事之秋,假如陳敏爾是“庸才”,不能盡發“過河卒子”的畫龍點睛,起死回生的作用,用重慶帶動全國的“平反”浪潮,習近平就無法把那些遭受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等迫害的人們爭取過來,成為執政的社會基礎,那麼,多年雲集的冤民與遭到整肅的中共多個派系官員對接,資金外流與國庫虧空對接,外國勢力與內部反對群體對接,將有可能導致中國裂變,共產黨垮台。

2017年8月2日於美國西雅圖。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