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68|回復: 0
收起左側

姜維平:三任公安局長前“腐”後繼,重慶何挺真傻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5 14:33: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image.jpg

重慶市公安局長何挺。(public domain)
   
   
  
              



自從海外媒體報道重慶公安局長何挺被“雙規”之後,時間已過去兩個多月,最初,有些人還半信半疑,因為他的個人資料還掛在市領導介紹的專欄里,直到2017年5月,重慶市委換屆,身為第四屆重慶市委委員的何挺,並未進入大會主席團,此後也沒有當選第五屆重慶市委委員,這就印證了人們的傳聞,如今,隨着何挺的頭像及簡歷在重慶市政府網站被撤下,大家終於感到塵埃落定了,但新的問號,又掛進筆者的腦海:為何重慶三任公安局長先後落馬,假如再加上常務副局長文強,那就多達四人了,而且,文強還掉了腦袋,這是什麼原因呢,是山城風水不佳嗎,還是至關重要的公安局長的位子燙屁股?如果是真的,為何還有那麼多不顧死活的人,前“腐”後繼,一如既往,爭做官場反腐的“炮灰”?先是朱明國,後是王立軍,再是何挺,既都難免坐牢,又都成為新聞人物,只有關海祥上任沒幾天就離職,逃脫了滅頂之災。

回看這些人的簡歷,品味他們的言行,總結這些人的慘痛教訓,發現一個規律,他們的共同特點是,一是貪污受賄,二是站錯了隊,前者是經濟問題,後者是政治問題,看來,由於他們一般都是公安局長兼副市長,上級授予他們的權力過大,缺乏有效的監督,對應人性的弱點,就使他們在官場暗鬥的詭異情況下,排成隊伍,一個接一個,成了犧牲品,較之於王立軍,朱明國還緊跟汪洋,善意地接受烏坎村民的訴求,灰暗的人生之旅,還留一絲亮點,而王立軍較之於何挺,以叛逃美領館的力舉而臭名遠揚,引發一系列官場大事的裂變;唯有何挺真傻,傻得戴着“指南針”,卻找不到北,他幾乎啥事也不幹,就默默無聞地倒下了,至今連官方也沒宣布,真的令人匪夷所思,早在他接任王立軍的職位,受命於危難之間,我就奉勸他致力於平反前任留下的冤假錯案,但他廣泛瀏覽海外網站,熟知評論重慶的報導,卻置若罔聞,堅持己見,一是貪污受賄,拚命撈錢;二是縱情飲酒玩樂,把落馬的周永康留下的雞毛當“令箭”,一路追隨主子奔去,最終的結局只能是進秦城監獄,而今,面對中共打虎不斷的背景,既使他被關進那裡,也是“小螞蚱”,其待遇與薄熙來沒法相比,可悲可嘆。

據國內官媒報道,何挺的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在2017年3月底。《重慶日報》說,3月24日,2017年全市食品安全工作電視電話會議舉行,副市長何挺出席會議,而在此後3月30日,重慶市政府網站公布市領導最新分工,副市長何挺繼續分管公安、國安、司法、信訪、政府維穩等工作。何挺此前曾多次傳言被調查,但都最終被定為謠言,他曾被人們評價為“做事低調,考慮細致”,其實,在筆者看來,他是一個典型的官迷,財迷,所謂“低調”是悶聲發大財的意思;所謂“細致”是狡猾地掩蓋自己的罪行,盡管他作為職業警察,反偵察能力特強,但虛榮和愛顯擺的性格特點,還是擋不住真相,在任職重慶市公安局局長不久後的2012年12月,何挺曾因多次在不同場合變換佩戴名表等遭到網友非議。但有張德江的保護,他毫毛未損,碰上孫政才那樣的平庸上級,他可以在較長時間里矇混過關,後來,當中央巡視組“回頭看”時,卻有火眼金睛,看穿了他這位周永康的嫡系密友的本質,他之所以不推動重慶冤假錯案的平反,反倒替薄熙來守攤,是因為他深知孫政才不想有作為,只想守業過渡,他自己必須拚命搞錢,有錢才能打通上級關系,保職陞官,因此,何挺錯過了他一生最好的機遇,如今悔之晚矣。

有媒體報道說,現年55歲的何挺是山東榮成人,1983年自西南政法學院畢業後進入公安系統,曾任公安部反恐怖局局長、刑事偵查局局長;任職公安部刑偵局期間,何挺參與了多起轟動海內外的大案要案的偵辦,如,白雲機場劫機案、千島湖事件,等等。2007年後,何挺被“外放”甘肅、青海兩省公安廳長,2009年3月升任青海省副省長,成為副省級幹部。任職甘肅和青海期間,何挺對兩地公安機關進行多項改革,其中包括提高基層民警福利待遇、加強公安機關的信息化建設、改善幹警裝備、加強公安機關內部管理,等等。據國內有影響的《南方周末》報道,何挺特別在意公安系統的內部管理。例如,何挺在警方隊伍里推行了責任倒查制度。他提出“外病內治”的說法——“哪裡出現了黃賭毒問題,要倒查問題屬於哪個警區負責,查到誰就會處理誰”。然而,他唯獨不查自己,原本就帶病提拔,爾後又在小圈子裡高升,他病入膏肓,是貪腐的“癌”,是好色的“瘡”,是濫權的“刀口”,是冷漠的“心”,終於倒在朱明國,王立軍,文強等人曾坐過的席位上,令世人恥笑。

眾所周知,2012年1月,時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升任重慶市副市長後,市公安局局長一職空缺。2012年2月,王立軍事件爆發。2012年3月,何挺出任重慶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等要職,他並分管公安、國安、司法、信訪、政府維穩等工作。雖然,以前跟着周永康混,他感恩戴德,但畢竟黨國形勢已變,假如他以國家大局為重,力促冤假錯案的平反,清理“薄王”二次文革餘毒,就會順利地走在時代的前列,自己的官職也會水漲船高,但他沒有腦子,人品和眼界限制了他,到任重慶後,面對“薄王”時期對重慶公安系統遺留的一系列問題,他只是小修小補,開始進行諸多調整。比如,恢復部分派出所,建立警務室、優化交巡警平台等,其中,最主要的是,對“薄王時期”被整肅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訴進行復核。也就是說,他帶領警員退到王立軍到來之前的起點上,而且,僅限於一隅之地。對此,重慶許多人曾質問過,難道只有警員遭到“黑打”了嗎?重慶640個黑社會,不是警察在“薄王”指令下抓捕的嗎?被錯抓的人不理不睬,不同程度地參與“黑打”的警員,因內斗而倒霉,卻優先被平反,這是為什麼?據報道,2012年12月,擔任9個月公安局局長的何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9個多月以來,對前幾年,薄熙來當政時,被處理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訴進行了復核。到目前為止,已經復核並妥善處理了1796起申訴,涉及近1800人。經過復核,78%的人撤銷原來的處分決定,13%的人維持原來的決定,另外有9%的人變更原來的決定。這些民警中,有的恢復職務,有的重新穿上警服,有的補發工資。總之,大都滿意。

與此形成天壤之別的是,對遭受“黑打”的640個黑社會,一個也沒有平反,只有彭治民案和王能案,避重就輕地,象徵性地接受了申訴,分別做了騙人的改判,而實際上,2008年6月,經國務院公安部研究決定,任命王立軍調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武警第一政委,次年7月10日,重慶市掀起打黑除惡專項行動,累計立案偵辦的涉黑惡團伙300多個,抓獲5789人,破獲刑事案件4944起,切斷放水資金鏈條達700億元;破獲所謂歷年命案1109起,抓獲殺人犯1209人,上網逃犯1.7萬人,到了2012年,這些數字翻了幾倍,至今無法精確統計,其中,大都是虛誇虛構,假案冤案,驚人內幕已被隱藏。對此,何挺不禁置之不理,而且夥同重慶高法前院長錢鋒等人千方百計地阻撓人們的申訴,使當地老百姓失望。重慶民企老闆認為,只有“跑路”和移民,把資金和小孩安排到海外才最安全,因此,重慶民企生意不振,人心不穩,被稱為“重慶李嘉誠”的中渝置地實際控制人張松橋,賣掉國內所有資產,移居英國,就是明證。對此,何挺之流的貪官污吏,只想自己發財陞官,吃喝玩樂,對國家和人民不仁不義,對苦度鐵窗生涯的蒙冤“草民”,冷漠而殘忍,如今,落得如此下場,也是必然結果。筆者認為這樣的貪官污吏判得越重越好。

2017年6月2日於多倫多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