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25|回復: 0
收起左側

周曉輝:曾慶紅秘書此時發文有何用意?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9 17:56: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外界百般猜測的中共高層北戴河休假兼會議期間,8月7日,《北京日報》刊發了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施芝鴻的一篇解讀習近平7·26講話的文章,文章從習以往講話中提到的“三個偉大”聯繫到最新講話中的“四個偉大”,並進行了具體闡述,稱只要緊緊圍繞這“四個偉大”的概括,就能領會好“7·26”重要講話精神等。





施芝鴻是中共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前秘書。他被視為江派的御用“筆桿子”,在江、曾任職期間,多次在中共黨媒上發表文章,為江、曾站台。


值得注意的是,施芝鴻的這篇文章雖然被部分國內媒體轉載,但兩大中央級官媒新華社、《人民日報》和諸多門戶網站,以及有習陣營背景的財新網卻隻字未提,甚至這些媒體關於如何領會“7·26”講話的文章中也沒有專題涉
及“四個偉大”的。而配合施芝鴻的另一篇類似的文章則也是在7日同一天發表在求是網上的,作者是曾因表示“中國已經完成民族復興任務62%”而遭到全民批判的國家發改委經濟研究所所長楊宜勇。

顯然,如果“四個偉大”是高層和中央官媒要推而廣之的,造勢絕不是如此;而從中央官媒和門戶網站對此話題的冷淡看,無疑,這個話題不是當前突出的核心,換言之,施芝鴻的說法不過就是一家之言。

為何在此時施芝鴻推出一家之言?其用意何在?

事實上,施芝鴻並非首次“高贊”習近平。2015年7月,當時的施芝鴻也是在《北京日報》上發文,大贊習近平的“七一講話”,稱其是“高屋建瓴而又提綱挈領”等等。

有意思的是,在2015年兩會期間,施芝鴻在大陸澎湃新聞網罕見發表題為“警惕告別‘三個代表’迎‘四個全面’挑撥性言論”的言論,並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海外媒體對慶親王一文的解讀“越猜越邪乎”,“可笑之至”,原因是打“大老虎”、“巨老虎”不是以人們的傳說為依據的,只有中紀委正式公布的“老虎”才算數,只有正式進入程式的才算數。

施芝鴻的潛台詞大家都明白,就是替去年中紀委網站刊文被影射的“慶親王”曾慶紅撇清關系,為其辟謠,一片“護主”之心呼之欲出。不過,身在體制內多年的施芝鴻不會不知道,中共在發起運動或者針對某個人時,都一定是輿論先行,或隱晦或直接,或明或暗,甚至透過海外放風,直至瓜熟蒂落。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等“大老虎”在落馬前,就曾被預測將要落馬,最為明顯的是其身邊人一個個率先被剪除。與慶親王有着如此多類似之處的曾慶紅也正處在這個過程中。施芝鴻之語反而坐實了曾慶紅處境的不妙。

這樣“護主”的施芝鴻突然轉向兩度發表大贊習近平的文章,而且所用的詞語充滿了吹捧之意,不應視為其在政治上為自保而進行的轉向,因為這對其並無太多意義,反而通過字里行間,可以窺見其真實的用意,即在“習核心”、“習思想”推出,習近平高度集權之際,通過吹捧,達到引起中共內部和民眾反感的目地,進而攪局。這與之前央視針對習的“佯頌陰損”的春晚以及諸多肉麻詩歌和歌曲,採用的“高級黑”手法近似。

可以佐證筆者這一推斷的是,無論是2017年還是2015年,中共官媒對於習近平的講話解讀文章均沒有沿着施芝鴻的套路,而更彰顯施芝鴻及其背後人物別樣用心的是“四個偉大”的提法。對於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都知道,文革初期毛被稱為“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對於一些人而言,一提到 “四個偉大”,馬上就會聯想到禍國殃民的毛。在當下國內外高度關注習近平集權、中共十九大高層人事待定的大背景下,施芝鴻是否有意要讓中國人聯想到什麼呢?

顯而易見,施芝鴻之舉的背後不論是“轉向”還是“高級黑”,折射的都是曾慶紅的黔驢技窮和內心的焦慮及惶恐。從目前的情況看,曾慶紅的“秘書幫”、“特務幫”、“江西幫”、“石化幫”的重要馬仔均已落馬;其家族成員中曾慶紅
弟弟曾慶淮,侄女曾寶寶,內侄女廣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王曉玲,以及兒子曾偉等攫取巨額利益的丑聞一再被曝光,有關曾慶紅的動向是外界關注的看點。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