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08|回復: 0
收起左側

江澤民御用文化人內幕(4)(上)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11 18:14: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梁木
“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幕後幫凶
世人皆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源於江澤民對李洪志先生的羨慕嫉妒恨。由於這個原因,人們往往忽略了江澤民背後的因素。
早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前(在其想鎮壓卻找不到鎮壓的理由和借口時),何祚庥為了排斥科技界祟尚法輪功、搞人體科學研究的科學家錢學森,夥同有政治野心的時任公安部部長羅干向江澤民獻計。
何祚庥撰寫了污衊法輪功的文章,通過電視台、雜志社發表,向大法弟子挑釁。羅干操縱天津公安局,抓捕在公園里晨練的大法弟子,引發矛盾沖突後,受理信訪的天津市政府則誘導大法弟子進京去中南海上訪。然後中共江澤民集團啟動司法程序,將和平理性的上訪定性為“圍攻中南海”,企圖取締法輪功,並由此開始了一埸“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鎮壓。18年後的今天,邪惡迫害仍在繼續。
可以說,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是中共和江澤民。但是,蠱惑中共和江澤民對法輪功行兇作惡的背後推手則是江澤民的御用文人。
一、何祚庥的簡要經歷
何祚庥,1927年出生於上海。中學就讀於上海市南洋模範中學,1945年考入國立交通大學化學系,後轉入清華大學,1951年畢業。1951-1956年就職於中宣部理論教育處,1956-58年在中國核工業部的原子能研究所工作,1958年-1960年去蘇聯莫斯科核子研究所進行學習和研究。
《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網站》“何祚庥主頁”上稱:“何祚庥,全國政協委員,曾任理論物理所副所長。現任理論物理所研究員、理論物理專業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哲學博士生導師。何祚庥長期從事粒子物理及各種應用性問題的研究。其重要工作成果有層子模型的研究,復合粒子量子場論的研究,弱相互作用理論的研究等,先後發表約250篇科學論文。曾獲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及多種獎勵。他還曾從事原子彈和氫彈的理論研究,是氫彈理論的開拓者之一。”
“何祚庥還是著名的哲學家、自然辯證法專家,在哲學、政治、經濟等方面也先後發表約300多篇科學論文”。“在反對偽科學的斗爭中,他旗幟鮮明,積極參加了捍衛科學尊嚴,揭露和反對偽科學等活動,社會影響很大”。
“主要著作有:《量子復合場論的哲學思考》(1997年)、《從元氣說到粒子物理》(1999年)、《何祚庥與——1999年夏天的報告》(1999年)、《我不信邪——何祚庥反偽科學論戰集》(1999)。”
乍一看,何祚庥的學術著作還真多,可是卻沒有一篇能走出中共的體制。
了解何祚庥的人都知道,何祚庥熱衷於“自然科學的階級性”研究,除了物理不懂,什麼都懂。在“政治是統帥、是靈魂、是一切經濟工作生命線”的中共體制內,何祚庥“高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江澤民三個代表大旗”,橫掃自然科學各學科“牛鬼蛇神”。他的許多“著作”,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就是以政治帽子當棍子、以偽科學作殺器,在任由靈魂墜落、人性泯滅的同時,打着科學家旗號充當政客打手。
何祚庥的一生都在為政客作奴才。他能當上中科院院士,並非因才學,而是靠超級拍毛澤東馬屁的功夫。何祚庥的學術成果,並非堅持真理,而是巴結政客,幫政客實現政治目地提供歪理支撐。
替毛澤東製造層子模型
1964年8月,對諾貝爾獎充滿熱情的毛澤東邀於光遠、周培源到中南海談話。毛澤東出題目,責成於、周研究“物質無限可分說”。毛澤東提出“物質無限可分說”,是企圖通過權勢、政治與自然科學結合,為它贏得自然科學領域里的諾獎,彰顯偉大領袖風范。接受聖旨的於光遠自知毛澤東這個政治家的野心無法實現,便想到了墊腳石何祚庥,於是,何祚庥成了毛澤東點題科研項目的主攻。當年,於光遠是怎麼向何祚庥交代的無從考究,但這個毛澤東要的研究成果居然被何祚庥搞出來了。何祚庥在毛澤東“原子可以分,原子粒也可以分,基本粒子也可以分”的思想指導下,提出了將權勢、政治融入物質結構的層次模型。
何祚庥對毛澤東的“貢獻”是:“物質可以分為層子”,層子下面有“亞層子”,亞層子下面有“無子”,無子下面有“前子”,前子下面有“毛子”等等。何祚庥製造的這套“層子模型”說,是把權勢、政治與自然科學結合起來忽悠的。何祚庥的“無子”,即無產階級子;“前子”,即(不斷革命的)前進子;“毛子”,即毛澤東子。若按此邏輯推到今天,那就是改革開放子、鄧子(鄧小平子);三個代表子、江子(江澤民子)。這套拍毛澤東馬屁形成的諸“子”說,最終,匪夷所思的獲得了毛時代國家自然科學大獎,何祚庥本人也因而獲得中科院院士和全國政協委員的稱號。然而,提出分子分解說的毛澤東本人估計是沒有看懂何祚庥的論文,終究沒敢要著作權。事實上,何祚庥的論文也根本走不到諾貝爾那裡。
拿黨魁的懿旨當真理,耍科技、文化流氓,作政治奴才打手,是何祚庥、也是大陸所有願意向中共出賣靈魂、被御用的科痞、文痞們的真本性。
幫毛澤東整梁思成
1955年,圍繞北京市古城牆、古建築的拆留問題,主拆派和主留派發生爭論。正當以毛澤東為首的“主拆派”和以著名建築學家、清華大學梁思成教授為首的“主留派”之間爭論不休時,何祚庥從中抓住了政治機遇。他在《學習》上率先拋出一篇批判文章,《論梁思成對建築問題的若干錯誤見解》,攻擊梁思成的建築風格是“中國人的腦袋,外國人的身子”,是“階級調和的變種”,“梁思成的建築理論是直接違反總路線的錯誤理論”。
何祚庥這篇非物理學的文章,幫了毛澤東的大忙,消除了當時反對毛強拆古城牆、古建築的一切不和諧之音。於是,梁思成被迫做檢討,一場大拆大毀北京古建築的狂潮就此掀起,從而根本改變了北京城的古香古色。為此,梁思成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何祚庥則成了紅人。
何本人稱:“其研究專長是自學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三個代表”。何祚庥一生著作頗多,卻自我吹噓其對於科學“最大的貢獻”是創造了“量子力學原理符合三個代表”的學術思想。
作為江澤民的御用文人,何祚庥打着科學家的幌子從事與本人所學毫無干係的政治活動。他夥同於光遠、糾集司馬南,積極反對人體科學,公開與錢學森倡導的人體特異功能唱對台戲,宣稱氣功、特異功能為“偽科學”。為此,何祚庥受到中共江澤民集團的吹捧,受到年輕一代追星族的崇拜。
對於那些在浮躁年代成長起來的新人,何祚庥向他們推銷歪理邪說、灌輸黨文化,公開污衊傳統文化、詆毀中醫。他曾說:“中國傳統文化90%是糟粕,看看中醫就知道了”。2006年11月1日,《環球人物》雜志刊登了路琰對何祚庥的訪談。在訪談中,何祚庥反對中醫陰陽五行理論,稱之為“偽科學”。何祚庥將自己裝扮成真理,誤導了一批年輕“學子”。在他的“中醫是最大偽科學”歪理邪說的影響下,互聯網上批判中醫的“大字報”鋪天蓋地。有學者感慨的說:中國大陸至今未有諾貝爾獎獲得者,但卻有個“萬能科學大師(何作庥)”。
筆者認為,像何祚庥這般舞文弄墨的人,對國家、民族、人民沒出過一個好主意,沒做過一點好事,怎麼可以被當作一個身心健康的正常人?何祚庥是個偏執狂,如果生在蘇聯,筆者相信,似他這樣偏執於政治的狂想型精神病患者一定會被政府款待在公安病房裡,怎麼可能被包裝成科學家?在大陸,江澤民居然把他請到中央電視台,胡扯八道,恨不得領着中國人民一起鬧。
替政客站台的何祚庥,誹謗、污衊、打擊、迫害的對象都是中國大陸主流社會道德高尚的好人。何祚庥的罪可大了去了。他借反偽科學之名,整錢學森、整法輪功,把科學領域里的學術問題政治化,誘導江澤民,使其利用中共、啟動國家機器,對祟尚“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實施了一場歷時18年的政治迫害。
二、何祚庥為什麼執意要迫害法輪功
初始動意,是配合中宣部為爭奪黨對科技界的領導權、決策權、話語權和老大的位子。
嫉賢妒能  毀譽錢學森
在當時的科技界,錢學森可謂泰山北斗。但是,他的成就和地位卻遭到了想操縱科技界的中宣部於光遠、何祚庥的妒嫉。在於光遠、何祚庥眼裡,跟錢學森爭科學界龍頭老大的唯一辦法,就是打倒錢學森。怎麼才能把錢整倒呢?他們決定尋找他的軟肋。
擁有“原子彈之父”尊稱的科學家錢學森,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專注於人體科學研究,提出人體有特異功能,氣功中醫理論相通,是科學。90年代,氣功在中國大陸家喻戶曉,尤其以法輪功最為著名。法輪功五套緩慢圓的功法讓學煉者身體健康,而且“真善忍”的心法使人道德高尚。由於功法易學,煉習效果好,吸引了近一億人參與。錢學森教授也是在這個時期走進法輪功的。錢學森不僅支持法輪功,而且本人也修煉法輪功。
為了整倒錢學森,於光遠與何祚庥就拿法輪功開刀,將錢學森正在研究的人體科學污衊為“偽科學”。
據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熊衛民撰文說,錢學森和於光遠之間的矛盾,形式上看是一個科學家和一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之間在認知方面的碰撞,實質是黨和科研部門之間為領導權的爭奪,即中共利用中宣部通過於光遠、何祚庥向科研機關、向科學家奪取領導權、決策權的斗爭。
熊衛民說,在中國大陸,當時的“特異功能”有兩個:一個是錢學森支持、由國防科委出面協同衛生部等部門做的研究,是中美有關中醫研究合作交流的一部分。另一個是中宣部科技處的於光遠、何祚庥等人利用工作之便,鼓噪起來的“耳朵識字”的“特異功能”。
現在看來,當年於、何利用耳朵識字跟錢學森搞的人體特異功能唱配偶戲,是設置詭計。據熊衛民介紹,於光遠、何祚庥等人先鼓噪“耳朵識字”的特異功能,獲得成功後,二人又揭露“耳朵識字”其實是謊言,並藉此造勢批判“偽科學”。
於是,他們向時任總書記胡耀邦打秘密報告,把他們搞的“耳朵識字”的“特異功能”栽贓於錢學森,說錢學森支持社會上流行的“偽科學”和封建迷信活動。他們提請胡耀邦要堅持馬列主義、批判“偽科學”。隨後他們不但開始批判錢學森和錢所支持的“特異功能”研究,而且把攻擊范圍擴大到整個中醫研究,進而又擴大到整個科研學術領域。最後,變成了誰不聽從他們的話(誰不跟中宣部走),誰就是“偽科學”。
投靠江澤民
盡管受到攻擊,錢學森還是繼續人體特異功能研究。何祚庥認為,錢學森這樣做,對中國人的影響力簡直太大了。如果他不停止、就得繼續打,直到打服為止。同時,何祚庥感到,如果能把錢學森這樣的頂級科學家打倒,那麼,對手的能量會輪轉到自己身上,自己就會擁有對手的榮耀、名譽、地位和力量。甚至超過對手。
有消息披露,留過蘇的於光遠、何祚庥曾接到蘇聯指令,要把錢學森當作梁思成整死。從何祚庥對錢學森用計之狠毒、手段之殘忍來分析,真不能排除網傳何祚庥在蘇聯留學期間被培訓為間諜特務的可能性。其實,中共的前身不過是蘇維埃共產黨的一個遠東支部。中共黨員在何祚庥留學蘇聯那個時期,被蘇維埃發展為特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筆者分析,中共建政後,蘇聯向中國派遣的特務大都是中國赴蘇留學生,這些人被收買後畢業回國充當特務,替蘇聯情報部門工作。從過往的情況來看,在比核武器量級低得多的事件上,蘇聯都大量派遣特工干預。在錢學森身上,安排特工搞事,是正常的。
據筆者查閱,從錢學森旅美回國到去世,在錢身上搞過事的人,中國大陸就只有於光遠、何祚庥,此二人又恰巧都在蘇聯受過培訓。因此筆者認為,於光遠、何祚庥整錢學森應當是接受蘇聯特工的指令,迫害法輪功是政治圖謀。他們把人體科學、特異功能、氣功當成“偽科學”攻擊,借用中共江澤民之手,一石二鳥,既整倒了錢學森,又迫害了法輪功。二者間並不存在巧合問題,而是精心布局的陰謀。
海外媒體曾報導,1997年,何作庥通過羅干,給江澤民寫信,提出要在“全國禁止法輪功”,得到了江澤民肯定的回復。
當時,正值全國氣功熱。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己超過中共黨員的人數。在更大的背景下,江澤民打着鄧小平企業改制的幌子,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己造成上千萬工人下崗、億萬農民失地。這種搶劫性質的企改造成民怨沸騰,江澤民焦慮恐慌,也對法輪功恨意陡增。就在江澤民想鎮壓法輪功但找不到借口、猴急之時,何祚庥的提議信等於給他送上了一把火燒法輪功的芭蕉扇。
江澤民對何祚庥信件的回復用了暗示的手法。他告訴何祚庥:法輪功的事,只有搞到能下結論的程度,才好下手。江澤民讓何祚庥在下面替他把整法輪功的事做到他需要的程度的批示,讓何祚庥熱血沖頭。手握江澤民的批示,何祚庥將個人整錢學森的基點調整為:替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當然,何祚庥知道,鎮壓了法輪功,也就打垮了錢學森。
從給江澤民寫信、領受江澤民的旨意開始,何祚庥就做了江的奴才。此後,他一門心思地幫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待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