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59|回復: 0
收起左側

王健林情況不妙?高調的王思聰消停了100天(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19 08:03: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王思聰已經107天沒有更新微博了。


這100多天發生在微博上的大事,除了中印邊境沖突,就是《戰狼2》的票房破破破破20、30、40、50億。

電影里張翰演富二代卓亦凡,當初這個角色吳京打算找王思聰來演,但王思聰拒絕了,說是沒時間。沒想到拒絕了吳京之後,王思聰反而有大把時間了。

6月份王思聰和林更新一起玩絕地求生,一起“吃雞”。8月3號,游戲主播小樓發了條微博艾特王思聰,感謝王思聰在絕地逃生游戲里送了她一套絕版戰服。這套戰服一共只有20件,是特別定做的,印着熊貓TV的大logo.小樓在微博里貼心地附上了截圖,算是給熊貓TV打了個廣告。

這些天王思聰雖然一條微博也沒有發,你還是能從別人的微博或者直播那裡得到校長出席活動,或者和他們在一起的一些證據,說明校長沒事兒。

戰狼2上映和ChinaJoy 撞在了同一天。王思聰來到盛大游戲的展台,說想看看Show Girl ,導演馬上安排全體Show Girl 一起亮相,面向王思聰45°深鞠躬,讓他能看個過癮。

但是王思聰有點尷尬,他覺得這是讓人“向權貴低頭”。這點他和父親很不一樣,王健林所到之處,就是讓所有人都低頭,讓員工都像高考一樣。

《戰狼2》和China Joy,分別是父子兩個人的舞台。

熊貓直播的展台,Show Girl 的質量就能體現出王校長的重視程度和品位。但是游戲這門生意里,掙大錢的還是騰訊、網易。

萬達也有參與是《戰狼2》的聯合出品方,勉強喝口肉湯。出品方名單里,無論是橙子映像、優酷土豆,還是光線傳媒,都是阿里系。

過去幾年,大家都叫馬雲爸爸,叫思聰老公。對於王健林來說,這個還不算跌份兒。

但是王思聰的前女友雪梨也在上個月宣布訂婚了。對於淘寶上一年銷售額20億的網紅來說,王思聰已經不是老公,但是馬雲依然是爸爸。

和雪梨在一起的時候,王思聰還是那個口無遮攔、鮮衣怒馬的五陵少年。

王思聰最後一次在微博上和人懟,對手是柯潔。柯潔在和AlphaGo 終極一戰之前,王思聰好死不死地講了一句之前的囂張勁兒哪裡去了。讓一向愛看王思聰真性情人設的吃瓜群眾全都站在更真性情的柯潔那裡。

但是這在王思聰懟天懟地對空氣的微博生涯里,並不是最失敗的案例。

2011年李開復為新書《微博:改變一切》發微博打廣告,潘石屹友情轉發宣傳,王思聰轉發說了句,李開復現在就靠寫點書養家糊口了么,有點往潘石屹那發展了。李開復的新書封面印着他的照片,王思聰看熱鬧不嫌事大,又補了句,其實我一直鄙視書封面有作者大頭貼的,還要不要臉了?

他沒想到幾年後王健林出了一本《萬達哲學》,面向全球發行四種語言版本,一共賣了127萬冊,每一冊封面上都印着王健林的大頭照。

他也沒想到的是,這種替企業家立生、祠歌功頌德的書沒什麼,機場上到處都是,大家也多有習慣。

無論是王思聰,還是他爹,都有點尷尬了。

只能說,賣人設的遲早會崩。

王健林過去的人設是首富,後來變成了會唱《一無所有》的首富。去年接受陳魯豫采訪的時候,王健林還主動展出了自己收藏的字畫,想展現自己還是一個有文化的首富。

他的辦公室里擺着好幾排書。有次馬雲跟王健林上節目,馬雲說,

“前段時間有人批評我和馬化騰沒有文化,很少看書,跑進辦公室裡面書架上沒有書,辦公室擺很多書是給自己看的嗎?是給別人看的。我一進辦公室裡面看別人擺很多書,我基本可以知道,十個裡面八個是騙子。”

坐在馬雲旁邊的王健林跟柳傳志沒說話。馬雲想了想趕緊圓場,

“我說十個裡面有八個是騙子,還好有兩個,這兩個例外啊。”

王健林不是騙子,每年萬達年會,他都要給全體員工推薦一本書,但十有八九是心靈雞湯勵志成功學。

甚至王思聰都有點看不上他爹,他說過一句話,“現在的大學生都太蠢了,完全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就知道起鬨,被心靈雞湯騙、被人生導師騙。真着急啊”。

王思聰是看褔柯的,11年的時候他曬過床頭書,有梁鴻的《中國在梁庄》、福柯的《規訓與懲罰》、南懷瑾的《莊子諵譁》。除了讀書,在溫徹斯特公學和UCL 的歲月里,王思聰也早就掌握了議會制辯論的精髓,“我的收獲是我會說英語,我學習且了解了西方的文化。”

王健林是軍人出身,15歲開始當兵,當了七年偵察兵,英語水平可想而知。所以王健林接受采訪的時候說,“我說什麼話他不聽,不服我,覺得我沒什麼了不起,英語也不會講,啥啥也不懂。”

王健林曾經通過美國夢工廠的創始人卡森伯格牽線,想約妮可·基德曼和湯姆·克魯斯見面。萬達買了美國第二大院線AMC,兩位明星很給面子答應出席。當天王健林遲到了一個小時,卡森伯格問王健林原因,王健林回答,我的私人飛機停太遠了。卡森伯格懟了回去,是么,我的私人飛機們也沒有停得很近。

這事兒成了段子在財經界流傳,王健林成為炫富失敗的土豪代表。

王健林書看不過王思聰,但是走的路比兒子多,他跟王思聰說我的朋友你別罵。王思聰說,你朋友實在是太多了。所以王健林後來又說了一句“實在要罵人就別指名道姓了”。在王健林看來,王思聰低估了互聯網的負面影響,要三四年才能適應國內的環境。

15年BBC采訪王思聰,問了不少問題,“那幫人給我挖坑兒,發了我100 個問題,我只回答了15 個,其他問題根本回答不了,什麼你對現在領導人和毛時代風格的對比,往左還是往右的,這怎麼回答?”雖然王思聰在微博上懟雷軍懟京東,但是人民內部矛盾跟敵我矛盾,王思聰還是分得清的。

王健林說過,95年到2004年的時候,萬達在大連過得很難受,當時大連某個喜歡足球的領導不喜歡萬達,萬達拿不到地,很多地,他都是從別人手裡加一層價格盤過來的。

所以04年之後又過了十年,當時有傳言說王健林和大連老市長有瓜葛,被限制出境,他安然度過去了。造謠的人不懂,但是王健林懂。

只是沒想到,15年王健林在哈佛大學演講,現場有人提問,萬達海外並購的競爭力是什麼?王健林回答:首先,有錢。”那時候王健林是中國首富,萬達在海外瘋狂收購,一出手就是10個億。王健林的名言是,我們辛苦自己賺的錢,愛往哪兒投就往哪兒投。”

後來的事情證明,他產生了一種錯覺,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王思聰是學哲學的。他在很多次采訪以及分答的回答上流露出非常強烈的思辨特徵。其中的宿命論和禁慾主義傾向讓人想到斯多葛學派。當然,這個禁慾對王思聰來說不是禁止享樂的慾望,而是刻意禁慾,刻意改變自己首富之子身份的慾望,“有才的就應該寫書,有錢就應該投資,天經地義……我就生在這樣的家庭……當然沒有我爸媽就沒有我”。

斯多葛學派的代表人物愛比克泰德曾舉過一個例子,“當你去澡堂的時候,你首先要想到,有些人會推搡,有些人會罵人,有些人會偷東西。所以在去澡堂前,你要對自己說,我要去洗澡了,我已經了解這些事情的發生是自然的。這樣,當你真正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就不會受到這些事情的打擾。”

很多古羅馬貴族都是斯多葛學派學者,他們手握財富,堅信財富是無法控制的,所以要做好最壞打算。首富之子王思聰,有着跟古羅馬貴族一樣的擔憂。15年時他說,在中國,邊界在哪裡是值得懷疑的,我們並不知道邊界在哪裡,法律是不那麼明確的。

兩年後,王思聰一語成讖,法律確實是不那麼明確。

8月14日,《人民日報》點名批評了萬達,莫把工具當目的。

伏筆在六月份就埋下了。那時候銀監會對萬達下了禁貸令,要求銀行對萬達的境外投資進行風險排查。

7月15日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非常時期,資本要站好隊、聽指揮、少添亂。”

8月4日,黃奇帆三萬字專題報告出來,又把矛頭指向了萬達,你一個幾千億的公司,國內幾乎沒多少資本,真正幾千億的資本都在國外。

山雨欲來風滿樓,曾經說我們賺的辛苦錢想投哪兒投哪兒的王健林現在說,“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我們決定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其實一開始萬達到海外投資,也是響應國家“中國企業走出去”的號召。

16年年會上,王健林說,外界老說萬達買買買,那我們就繼續買。響應“中國企業走出去”號召是對的,但王健林對政策的理解還是沒到點子上。央行行長周小川就說了,“有些對外投資和產業政策不符合,比如俱樂部和娛樂等,對中國沒什麼太大好處,在國外引起了抱怨,對此進行一定指導是有必要的。”

在央行的指導下,萬達放棄了對西班牙大廈的後續開發,收購美國DCP公司的計劃也流產了。七月份開始,萬達所有的海外項目更是全面急剎車。

兩年前新華社就有雄文《不要讓李嘉誠跑了》。走過世界上最多的路,王健林真的毫無知覺?

他不是沒有想過在國內投資。2015年美團的王興在linkedin上收到獵頭的邀請,“王總您好,萬達集團xxx,想邀請您作為萬達電商CEO的職位,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接觸一下?”

這個成為了業界笑談。畢竟萬達電商已經不知道折騰了多少回戰略,不知道換了度少個CEO。王健林去找過馬雲合作,但是馬雲拒絕,說萬達沒有電商思維。最後和李彥宏、馬化騰握手組成騰百萬,但是兩年後還是一地雞毛。

實在是干不過馬雲啊,在互聯網上,他就剩這一個寶貝兒子能掀起波瀾。5個億小投資,拿回來40億,發一條微博能帶火一個產品。

所以王健林徹底轉向中國迪士尼之夢,說,“文旅全球品牌只有三家,迪士尼、環球影城、海洋公園。萬達要努力成為第四個,也是中國首個全球文旅品牌。

只是就這個小夢想,也要看兩位馬爸爸的臉色。中國的迪士尼你很難想象騰訊會缺席,在娛樂圈廣結善緣的馬雲,也早就有一張路線圖瞭然於胸,要做讓中國人快樂的生意。

留給王健林的時間不多,他手裡只有銀行借給他的錢,必須冒這個風險,海外並購,曲線救國。

但是到了今年,這扇門徹底關上了。為了降低負債率,萬達把13個文創項目交給融創,77個酒店項目交給富力,簽約儀式險成一個鬧劇。

王健林在書房裡掛上了一幅寫的詩,“商戰經年財富雄,向來萬事皆成空。唯有餘生管行善,一片凈土十世功。”

萬事成空之後,家庭可能才是王健林跟王思聰的最後一片凈土。

15年王健林接受《新京報》采訪,說王思聰叛逆期的時候不服他,但這兩年他跟王思聰溝通多了,王思聰開始做生意了,認識到生意不是那麼容易做的,他老爸做這個生意還不是那麼簡單。看起來王健林王思聰這對父子在慢慢和解。

在陳魯豫的采訪里,王健林講到父子的關系,就是“互相洗腦,有時候他說服我,有時候我說服他”。講到孩子的投資業績,王健林還是很欣慰的,連用靠譜,不錯來形容。甚至已經想好了怎麼讓王思聰接班。

關於過去的100天,你可以想象有一對父子完成過一段再尋常不過的對話:

“爸,家裡出了什麼事兒嗎?”,

“沒啥事兒,快處理好了。你該吃吃,該喝喝,就是低調一點,微博最好不要發了”。

過去兒子聽不進去,現在聽進去了。

這樣的對話可能發生在所有家庭遇到變故的父子身上。可惜吃瓜群眾,對於王家父子的印象,永遠是1億小目標,王家的錢,王思聰的狗,網紅女友。

2016年年初,有人在百度王思聰吧發了個帖子,標題是:為什麼就只有王思聰可以年少輕狂口無遮攔,我們發條帖子都要被刪?

2016年年底,有人在雪球上說,現在去銀行換個美元像罪犯受審一樣,那麼多公司在海外幾十億美元幾十億美元投資,怎麼就沒有人管。

終於,王思聰也不發微博了,王健林也不換美元了。

首富之家也不過如此啊,這個世界真是公平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