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71|回復: 0
收起左側

【未普評論】 班農出局,對美中關系是禍還是福?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24 08:43: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aecf28ae-90e4-4d87-b068-a60c72553318.jpeg

8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白宮度過最後一天。有網站說,班農出局,“中南海長舒一口氣”。

如果中南海真的長舒一口氣,那肯定是高興的太早了。就在班農下台的同一天,美國正式對中國發起單邊貿易保護“301調查”。這是沒有班農的班農路線,也是班農下台前提的建議之一。這表明,班農的離去並沒有改變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貿易強硬路線。

班農是特朗普團隊中非同小可的人物,《時代》周刊稱他為“偉大的操控手”,為特朗普入主白宮,立下汗馬功勞。《金融時報》稱班農“是特朗普政府唯一接近於擁有戰略頭腦的人”。事實上,在美中關系問題上,班農可能也是一個“偉大的操控手”,並且是個“擁有戰略頭腦的人”。

筆者對班農的民粹主義主張和白人至上主義傾向非常不贊同,但認為他的美中關系的一些看法及其社會反響,值得關注。

首先,班農認為,中國和伊斯蘭一樣,是美國的“最大威脅”。他主張在經濟上全方位對抗中國,亦主張美國重新在亞洲扮演要角。他認為美國必須組織國家權力的所有要素,在各個領域對抗中國,稱這是一場文明的挑戰。他警告說,如果中國超越美國,“他們將獲得重新設計世界秩序的特權。”班農還認為,美國需要一個長期的戰略來維持對中國的優勢,就像馬歇爾幫助蘇聯制定的一樣,但他同時也承認,面對中國的挑戰要困難得多。

其次,特朗普政府內的對華鷹派和鴿派,其實勝負未定。班農出局,鷹派暫失一局,但特朗普政府中的對華強硬派依然大有人在,如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全國貿易委員會主席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和剛被提名出任副貿易代表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副主席丹尼斯•謝伊(Dennis Shea)等,他們仍在推動激進舉措,以縮小美國與中國的貿易逆差。不過,鴿派肯定是贏了一局,但能否最終占上風,還需觀察。

根據《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文章,在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幫助下,中國政府與特朗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和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建立了密切聯系。庫什納和基辛格認為,美中關系實在太復雜太重要,因而不能冒風險使其陷於混亂。他們主張合作而不是對抗,主張整合而不是孤立;中國同意這一觀點,希望在相互尊重和不幹涉的基礎上,提出一個新的大國關系模式。

第三,班農的對華主張正引起美國自由派媒體的重視。就在班農出局的同一天,《華盛頓郵報》的羅金撰文“班農出局對美中關系有很大影響(Bannon's departure has huge implications for the US-China relationship)。他認為,在班農出局的時候,那些反對他的中國政策的人“有能力重新控制這種關系,扼殺了許多班農的關鍵舉措,”這可能對中國政府有利。羅金認為,班農對中國的診斷是正確的。《彭博社》也認為,班農主張對中國經貿行為採取更為強硬的舉措,是正確的。

第四,中國問題越來越嚴重,這正成為一種共識。班農說,他可以激發越來越多的共識,即中國問題越來越嚴重,而美國對華戰略飄移不定。他還說,如果“全球主義者”沒有看到他指出問題的嚴重性和提供的替代解決方案,那麼最終不得不與中國對抗時,他們肯定會採取對北京有利的方式。班農認為,自二戰以來美國領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已不再符合美國的利益;把中國納入這一架構並促使中國轉型的理論已經失敗,現在中國政府濫用這些制度,從美國及其合作夥伴那裡吸取大量財富、技術和專門知識等。這些看法並非班農專屬。美國學界、政界和外交界不少專家都持這種看法。

班農的對華診斷正獲得越來越多的人的贊同。有意思的是,《華盛頓郵報》是特朗普眼中集“假新聞”之大成的自由派報紙,它的網友們大多數不贊同班農的極端想法,不喜歡特朗普部門所做的一切,但他們認為班農對中國的看法是正確的。

總之,班農出局,對中國而言,充其量是暫時的“福”;對美國而言,可能也是暫時的“禍”。白宮內部對華鷹派和鴿派的較量,對中國問題的美國共識,可能才是決定美中關系走向的決定性因素。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