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63|回復: 0
收起左側

皇帝名下的酷刑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24 09:06: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 張鳴

古代的刑事案件,地方官是可以用刑的。因為,所有案子,結案都需要口供,只要人犯不招,就得上刑。通常是打板子,即把人犯的褲子褪下,由皂吏拿着大杖一五一十地打,重一點的,用夾棍,夾在腿骨上,一用力,痛入骨髓。如果是女犯,則用拶子,夾手指。

這樣的刑具,對付一般人是沒有問題的。但有些老江湖,或者硬漢,死活不招,這些刑具就無能為力了。所以,地方官和胥吏們,就會發明一些新的刑具,使得用刑更具有酷刑的意味。各個朝代,朝廷法定的刑具之外,額外加刑的刑具,五花八門,從傳統的炮烙,到武周時代酷吏周興燒紅的大瓮,不一而足。明代則有滾釘板,剝皮,滾水澆身,清代有匣床和腦箍。

顯然,由於審案的地方官的水平不一,偵查手段的簡單,好多疑犯不肯招供,其實本身就是冤枉的。更何況,有些人,根本就可能是地方官或者吏役有意製造的冤案的受害者。然而,法外施法,施用法定刑具之外的酷刑,三木之下,屈打成招的可能性,是大大增加了。但是為了增加結案率,免得考核不合格,地方官施用法外重刑的積極性,還是相當高的。

當然,這種酷刑,多少還是有點限制的。酷刑有被發現的可能,而且也有人犯熬刑不過死的可能。這樣的事兒,皇帝和上司知道了,都是麻煩,遮掩不好,就可能丟官。但是,在皇帝名下的詔獄,這樣的事兒,卻稀鬆平常,無論怎麼折騰,都沒有事兒。換言之,皇帝名下的酷刑,就不算酷刑。

不能不說,這樣的爛事,除去武周時期周興來俊臣得志的一個短時間之外,明朝最多。明太祖朱元璋登基之後,猜忌心大盛,對以往打天下的夥伴,一個都信不過。如果你不自己趕快死掉,那麼,就會被捲入詔獄被折磨死。僅僅一個胡惟庸案,一個藍玉案,就殺了五六萬人,朝中為之一空。這樣的詔獄,朱元璋不用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這三法司,直接用他的錦衣衛來辦。使得原本一個禁衛軍,變成了特務機關。這樣的案子,根本不需要什麼證據,懷疑哪個,就直接抓,抓了就上刑,除了日常刑具之外,什麼剝皮,抽腸,刺腦,一一都來。逼你招出同黨,然後再抓來同黨照樣用刑,自然是越抓越多。你的口供,同時成為你有罪的最好證明。直到朱元璋覺得差不多了,才會收手。

這樣的特務機關,到了朱元璋的兒子朱棣那兒,進一步演變成了太監主掌的東廠,而後,又陸續添了西廠,內行廠,但以東廠最為常見,與錦衣衛合稱廠衛。有明一朝,廠衛一直存在,凡是皇帝比較昏的時候,廠衛就囂張。雖說像朱元璋時代那種運動似的詔獄是沒有了,但中等規模的掃盪,卻也時有所見。魏忠賢當家的時候,打擊東林黨人,一抓也是一串串的。其酷刑,是愈出愈奇。無論怎麼折騰,朝廷法律管不了,司法機關不能過問,再怎麼慘無人道,都是以皇帝之名乾的,誰也管不了。

特務機關跟司法機關不一樣,有眾多的耳目,而且鼓勵告密,哪怕告密者犯了十惡的天條,比如兒子告發老子,奴婢告發主人,都沒有事兒。被告的人,照樣被治罪。北京最為恐怖,哪怕是街頭耳語,被人聽到,照樣剝你的皮。據《明史·魏忠賢傳》,一次四人在密室飲酒,一人醉酒,大罵魏忠賢,其他三人不敢應聲。突然有番役(東廠的臨時工)突入,抓四人去見魏忠賢,魏忠賢當場把罵他的那個人剝了皮,剩下三人放了,嚇得那三人差點瘋了。

東西廠不僅有正式的太監員工,還有大批的臨時工番役,這些人,大權在握,到處巧取豪奪,敲詐勒索。京師的商戶,只要敢不給他們進貢的,或者進貢令他們不滿意的,就以詔獄名義抓人刑人。到了魏忠賢時代,東廠的觸覺,伸向了全國,所到之處,不惟雞飛狗跳,而且最終是一片焦土。皇帝名義下的權力濫用,暗無天日,無法無天。最終呢,皇帝的天下,也跟着沒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