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257|回復: 0
收起左側

給中國音樂界一記耳光:聶耳不是作曲家!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30 21:09: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給中國音樂界一記耳光:聶耳不是作曲家!
| 王西麟
   謝謝主辦方面這次邀請我來這里參加紀念聶耳百年誕辰。我兩次提請發言了,現在會議快要結束了,我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我想通過這次會議,為歷史說一些全新的話而推動歷史。我提的都是新問題,希望能夠引起大家的思考和討論而不求認同。
   作曲家這個名詞,在國際(英語)是composer,譯為作曲家:這是一種藝術稱謂,其國際共識的觀念和傳統西方音樂史的觀念是要寫作交響樂,歌劇,室內樂等等古典音樂作品的專業作品的作者。而僅僅寫歌曲的作者,國際(英語)稱為songwriter,中譯為歌曲作者,就是如美國的福斯特這樣自己能寫作鋼琴伴奏的作家。
   國際上是不知道簡譜為何物的。只有中國直到今天還在用簡譜。1994年我提出堅決的廢止簡譜。但是沒有響應。
   我們幾十年來以歌曲作品和作者為主體的音樂評價體系,造成了只有歌曲作者的音樂地位最高,才是作曲家。只要一首歌被“看中”了,就陞官、晉京,是無產階級作曲家,當上主席,理事,等等。卻把會配器的,會寫交響樂的視為為歌曲作者配器、整理、打下手的“傭人”,是資產階級學院派而打入另冊的。我就做過許多的這樣的下手活兒,文革結束前,沒有人把這樣的作者稱為做作曲家。
   當然,的確也有不少好的歌曲作品,我最為尊重的歌曲作家鄭律成和沈亞威先生!還有如時樂蒙先生等等我認識的很多前輩!他們的確寫過很多好歌。但是也有更多更多的僅僅會寫簡譜歌曲而不會配器不會寫交響樂的人多年來都被稱為作曲家。這是一個歷史現象,今天不應該再繼續了。
   因此,我認為可以用香港的辦法,可以把兩類藝術現象分別稱為《歌詞歌曲作家協會》和《作曲家協會》,兩者分別,流行歌和交響樂不能混在一起,流行音樂和古典音樂不要混在一起。這樣也就和國際文化觀念相統一了。
   聶耳不能被稱為作曲家,這個歷史的誤會已經60年了!今天還在繼續!國際社會難以理解中國把寫過30多首簡譜歌曲、還不會為自己的歌曲作鋼琴伴奏的作者就稱為作曲家。因為國際的作曲家composer,都是以交響樂作品多少,室內樂作品和歌劇作品多少和水準來衡定的。
   聶耳沒有寫過交響樂作品,沒有而且也還不會為自己的歌寫過鋼琴伴奏,也沒有學過四大件等任何音樂理論。他是一位業余的歌曲作者,更是一位真正的有特殊藝術才華的歌曲作家!但是仍然不是國際所稱的作曲家composer
   西方音樂在1900年後才傳入中國,那時的中國還沒有也不可能有自己的成熟的交響樂作品和作者。黃自先生1929年的交響詩《懷舊》被認為是中國的第一部交響樂作品,還極少為國人所知。簡譜歌曲成為當時中國主要的音樂工具和主要的音樂現象。
   聶耳的歌曲僅僅寫在1931-19332-3年中,可他幾乎每首歌都很不錯!都有靈感!我很尊重聶耳!痛惜他23歲就故世了!他創作的歌曲對民族救亡作用巨大!聶耳在中國的特殊歷史上具有特殊的意義!他是卓越的,為那個時代作出了偉大的貢獻。他有些歌曲如《大路歌》就呈現出交響性思維!我和朱踐耳先生都認為這是很有意思的現象!
   30年代是自由的文化社會,聶耳生活在那樣的自由文化環境中,才有了那樣的創造!我看了玉溪的聶耳博物館,很追慕那時代!但是現在的這個會議卻全沒有那樣的環境了!
   比如:這次會議應該是學術會議,但是做法都是政府會議,排名發言都是官位,清一色官場做派,沒有自由發言的可能。我提出發言二次都不理。而且我聽到的所有發言大多是60年的老話、套話、官話,而且互相抄來抄去沒有新意。
   我是想報答主人邀請之盛情,為我付機票請我來,要報答主人的盛情,所以不得已插入講了幾句,應為我已經聽到把聶耳和馬勒相比的的發言了!我一定要說出不同的意見!我認為這才是實事求是的負責的學術態度,否則聶耳不是作曲家的問題還要拖到哪年去。
   我認為我們需要尊重歷史,這不但無損聶耳的卓越功績,反而讓他贏得更多的尊敬,讓聶耳的英名長存。但是不要人為的拔高,更不要把文化觀念混同,如把聶耳和馬勒相比,是根本不妥的,甚至是製造混亂,要鬧出國際笑話的!
   我還有這樣的思考,不能用政治手段來解決藝術問題,把政治當成一根棍子虎視藝術。
   如1957年把批評聶耳和星海的三個有才能的上音學生汪立三、劉施任、蔣祖馨打成右派發送北大荒勞改20年的痛苦歷史,不但再也不能重現而且要深刻反思!現在的反思太不夠了!
   由於把聶耳稱為作曲家,也造成了很大的負面的混亂現象,這就不但不是聶耳本人的責任,而且是對聶耳精神的嚴重曲解。因為聶耳深知自己專業技術的不足,並且正是為此而要去蘇聯學習的!
   但是從來不談他的這個藝術的追求,反而把推廣和學習音樂理論技術的統統打成“資產階級學院派”“單純技術觀點”而大加韃伐,數十年打出了多少右派,整死了多少人!
   更不要把聶耳人為的樹立為音樂尊神,好像一首國歌就能解決中國全部的根本的音樂問題而無限擴大。我們不要認為一首國歌就是一個國家的最高水準的音樂現象和全部音樂事業的最高典範!如前蘇聯的國歌作者亞力山大洛夫,他有交響樂作品,是紅旗歌舞團少將團長,也是一位作曲家,但是被認為是二流作曲家,而代表蘇聯作曲家的仍然是受尊敬的蕭斯塔克維奇,普羅科菲耶夫等,他們都沒有寫過國歌。
   這次會議使我看到雲南玉溪把聶耳的歷史收集的如此詳盡,辦的聶耳博物館,使我看到他和在30年代的中國電影界的許多代表者的活動的合影,有黎錦輝,黎錦光,任光,蔡楚生,孫瑜,費穆,金焰,王人美,黎莉莉、白虹等等前輩!真是感動!雲南和玉溪做了很好的歷史資料收集工作!我向他們致敬!
但是作為學術著作的《聶耳全集》、《百年聶耳》等書,以及博物館展品的說明等等,我看到一些問題:
1,其中的歌曲的鋼琴伴奏,都不是聶耳作的,都是別人以後配上去的,但是有的註明了,而大多數都沒有署名,好像都是聶耳做的,這就造成混亂,而且侵權。還有《義勇軍進行曲》以後立為國歌,那和聲和管弦樂配器作的很好,但是作者是姚錦新教授,現在任然沒有署名,而且從來也不署名。這是學術上的不嚴謹,不尊重在專業界深受尊敬的姚錦新先生。
2,還有出版的《聶耳全集》每冊2寸厚 ,上中下三大本,有6寸厚了!既然是全集就只能是作者自己的作品,可裡面有多少是聶耳的作品?論文?其內容大都是紀念活動的講話和照片,統稱為“全集”,我認為不但有失嚴謹,而且大有無限擴大之嫌。可以分別稱為《聶耳作品》和《聶耳紀念文集》。
至於對聶耳的藝術道路的研究我認為真正還是空白:如他的藝術思想是否學過或受到過俄國民族樂派的影響?他聽過那些古典音樂作品?等。好像還從沒有或少有涉及。
再說一點,《聶耳音樂基金會》的功能要有新的觀念。我建議:
1,不只要僅僅唱聶耳的合唱作品,那樣太少了!合唱的作品曲目要廣泛,而且應該在玉溪或昆明建立一個《聶耳音樂學校》,使學鋼琴的兒童能有鼓浪嶼或深圳那樣多,聶耳一定會高興的。
2,建立和完善昆明或玉溪的交響樂團,支持不規定創作題材廣泛自由的交響樂新作品,
3,關注有特殊困難的音樂家,如音樂家梁和平先生最近不幸車禍,我呼籲請求深切關注!
此文為:2012,7,17,在雲南玉溪紀念聶耳百年誕辰會的發言 730日整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