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76|回復: 0
收起左側

晚清憲政二三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5 13:36: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 半醉漢

中國的憲政夢,在晚清就開始做了。而且有過實踐。但直到現在,一百多年過去了,仍然還是個夢。

悲哀啊!

光緒三十四年,是一九零八年。當年,憲政編查館、資政院王大臣奕劻、溥倫等會奏,進呈憲法、議院、選舉各綱要,建議朝廷在議院未開以前,逐年應行籌備。光緒皇帝與八月初一日欽命:“該王大臣所擬憲法暨議院、選舉各綱要,條理詳密,權限分明,兼采列邦之良規,無違中國之禮教,要不外乎前次迭降明諭,大權統於朝廷,庶政公諸輿論之宗旨。將來編纂憲法暨議院、選舉各法,即以此作為准則,所有權限悉應固守,勿得稍有侵越。”

從“兼采列邦之良規,無違中國之禮教”數語,可見光緒皇帝在當時便有了對普世價值的認知,並願意與國際“良軌”接軌。

早在光緒三十一年,清政權就向全國民眾宣布,將施行新政,實行“預備立憲”,並頒布了九年預備立憲詔。

可以說,這是中國民主立憲的最先開端。

與此同時,清政權模仿西方立憲制國家國會的咨議局,開始逐步在各省籌設。

由於光緒不幸死亡,立憲大政被朝廷中的保守派阻擾耽擱。

到宣統元年,面對當朝三四歲的皇帝,民主立憲呼聲日漸高漲,擱置多年的民主立憲提案,再度被各地提請。

朝廷無奈,由咨議局出面向各省咨議局頒發選舉議員公文。清朝廷沒說這個“民主立憲提案”是反朝廷的,不僅沒有鎮壓,反而下文同意,頗為讓人不解。

當時,湖南邵陽新寧縣,在當年元旦前後,接到省咨議局頒發選舉議員的公文。

知縣吳友竹,與刑名師爺陳天錫二人,經過悉心細覽研究,對於如何設立機構,如何委任人員,如何產生被選舉人,皆瞭然於心,即着手進行。參照咨議局行文精神,地方產生的被選舉人必須是當地士紳,嚴禁官吏參與。注意,嚴禁官吏參與!

嘿嘿!

因為只有這樣,才符合憲政民治精神。

而且,擔任審查、復查選舉人資格的人選,要以公正干練為准。

新寧縣此事辦理結果,初定選舉人約一千,復查其中有吸大煙者約二、三百人被剔除,實得七百餘人參加選舉議員。

其他縣與新寧無異,只是人數按比例多於新寧。新寧有人不服,要增加選舉人,知縣吳友竹以寧少勿濫未允。

國家要預備立憲,除原有之咨議局,又在各省新設調查局。

調查局下文,所調查內容,有氣候、地理、物產、人口田賦、政治民情、民俗文風,可以說應有盡有,頗具現代科學精神。

新寧縣刑名師爺陳天錫,此時正在吃緊辦理咨議局選舉一事,調查局此文下發,並附有調查表格,且限令按時填報,把他忙得焦頭爛額。

這些表格,顯然由西方引進,其中氣候(含氣溫、雨量)、人口(含生育、外流、死亡)、土地面積(含森林、荒山、水面)等數據。在斯時斯地,並沒有那些簡單的科學實驗儀器,根本無法精確統計。

因此,填表之人曾流傳笑話曰:“臨表泣涕,不知所雲。”

“臨表涕泣,不知所雲”,源出諸葛亮《出師表》。本為自謙之詞,謂自己已經思緒紊亂,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今用在此處,成為“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讓人噴飯。

最後,各縣對這些無法填報的內容,均作敷衍了事,上峰也未追究他們責任。

清朝廷推行憲政的內因,源於庚子拳亂後,堂堂大清皇室,竟然在為數不多的外國軍隊威脅下,倉皇離宮逃難,他們對此不可能沒有羞恥感。西太後逃難歸來,痛定思痛,開始革新自強。

將晚清推行憲政,說成是統治階級糊弄百姓玩弄的手段,是不嚴肅的。

一九零五年七月,清廷派出五大臣出國考察憲政,使朝廷中的高層人士看見了中國和外國的差距。他們回來後,清朝廷聽取了他們的建議,預備立憲。行文要求各省選定咨議局,朝廷也組成資政院,定在一九零八年頒布《欽定憲法大綱》。規定立憲時間預備期為九年,並決定在一九一六年正式召開國會。

朝廷諭令各省設立咨議局,明令咨議局為民治機關。咨議員由人民按照選舉法選舉,議長由議員公選,並規定不許官員參加。

此為中國人第一次有了選舉權。

民眾所選舉的議員,都是地方素有聲望,品行端正之人,連吸鴉片煙者都不能當選議員,可見把關之嚴。各地所選議員,大都為鄉紳、學子,地方名流。這些人今番能參政議政,自然能提出很多實際有效的行政建議。

後來各地咨議局對朝廷和地方官的建議太多,地方官對於咨議局已覺頭痛。惟朝廷已經准予民選之故,奈何不得,只好敷衍。

官員們並非真正尊重民意。

清朝廷亦怕議員得寸進尺,時以為慮。

後有咨議員認為朝廷以九年時期實施立憲,期限太長,主張縮短年限,並聯合各省咨議局進京向清朝廷請願,請縮短立憲年限。

清朝廷對各地咨議局,本有戒心,見這次竟來直接干預朝廷大政,更加厭惡。下文答曰,似這等立憲大事豈可兒戲?朝令暮改,成何體統?

已定年限不能更改,代表們不滿。於是就情願,但朝廷拒絕請願,更令代表們寒心。

當時,清朝廷憲法草案已成,國會已開始建築,立憲年限縮短幾年,也沒有什麼關系。這些咨議員本來大都是主張君主立憲的溫和派,哪知朝廷中的保守派,對他們溫和的建議竟不贊成,代表們很不滿。

後來朝廷發昏,竟動用警察廳勸令代表出京。代表不從,警察廳便下令強行將他們遞解回籍。

這就激怒了各省咨議員,認為政府不講民意,成立咨議局是玩弄權術。於是各省本來主張君主立憲的咨議員,後來有許多反而變為排滿的革命者了。

戊戌百日維新雖未成功,換來慈禧的九年立憲,也可以說是有失有得。

可惜九年立憲喧傳一時,終成畫餅。

咨議員以擁護君主立憲始,而以造反革命終。朝廷中很多有識之士,對此言之痛心。

後來慈禧、光緒死後,清廷皇族中其他人執意要收回皇權,消弱地方權力,這就更加冷了新派和漢人官僚的心,更冷了立憲派人士的心。

滿清朝廷,把自己人逼向反面。

本來就政權不穩,四面楚歌,這一來火上加油,他們自己提前敲響了清朝皇室政權的喪鍾。

於是,在暴力的辛亥革命到來的時候,朝廷豢養的那些文武大臣們,袖手旁觀者多,臨危受命者少。有人還幫着起鬨,甚至參加了這場革命。

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雖然廣州起義一敗塗地,只留下了七十二烈士的英名浩氣,但幾個月後的武昌起義,則一哄而奪下了武漢三鎮,大獲全勝。

繼而全國響應,幾乎兵不血刃,一舉推翻了貌似強大的滿清政府。

這一切絕不是僥幸,而是歷史必然。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