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855|回復: 4
收起左側

明鏡推出《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10 14:00: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一)

劉:求你啊文貴,可不是這個意思啊。我說的意思在哪兒呢,這個事兒十九大該開了,本屆政府要換屆了,咱得把這個事兒了了,再一個多大點兒事兒啊,你的資產我給你算了,你把賬還完了以後你還是正資產,整個你的資金狀況、資產狀況是一個很良性的,而且像這樣的企業,民營企業,現在的國內說句實話不是特別多。

郭:太少了。負債百分之二十怎麽可能。

劉:就說現在有名的,包括王健林,包括恆大,銀行都背多少債。

郭:包括潘石屹,他也一樣,都是一堆貸款。

劉:我就跟你說麽好多事兒你得看明白,再一個國家把你全盤了,你是高風亮節了,我把房子捐給國家,你覺得國家你捐給誰啊,哪個部門敢要啊

郭:安全部,安全部。

劉:安全部,不會要的。我跟你說的意思還是那句話,這是你郭文貴的,你是政泉、盤古、裕達包括方正一部分,你是實際控制人,是你郭文貴還是你郭文貴的,說是欠的該還還,對不對。咱說的話保護,民營企業家有幾個說沒有稅收上其他亂七八糟的事兒。
郭:我真的沒有,我跟你保證。

劉:我今天很正式、很嚴肅的跟你說我代表國家,我這次來不是代表黨和人民,這是前提,我以為我個人以為國家賦予我這個責任,目的是什麽,是要尋求解決問題的出路,其他的都不要信,也都不要去聽。首先說,保證你的安全,包括你家人的安全,這個還是那句話,我們把這些問題就在法律層面,就在司法層面,把這個問題說明白以後進行解決,解決完了到此為止。至於說什麽郭文貴人身安全我家人的安全都不在話下,那些都是後來的事兒,前提是把問題解決完。我可以負責任的跟你說,一句話是解決問題。第二句話還是解決問題之後,如果你願意繼續為祖國做貢獻。

郭:我非常願意,條件允許我絕對願意。

劉:孟書記說了一句話:我很負責任的跟你說,對郭文貴要一分為二。

郭:謝謝孟書記。

劉:這是他的原話,對你要一分為二,有你過激的一面這你得承認,但是也要看到曾經為國家做出的貢獻,為這個事業做的這個努力,跟以前所做的工作。我臨行前還跟我講要跟文貴說讓他把情緒穩定住,情緒一定要穩定起來,在穩定情緒的前提下我們大家一起來尋求解決問題之路。我跟你講這些話不是一個人講,他們講我可以實話跟你說這不是一個人、哪個人的意見。所以說有些事情你呀我剛纔衹能跟你說信息不對稱,別的話我就不跟你說了,至於你剛纔說的那些我不給你做正面回答,整個的前因後果包括劉特佐和阿布扎比什麽關係,和馬來西亞納吉布什麽關係,我也都做了一些了解,明白我什麽意思吧。

郭:孟書記比我的消息還不對稱,因為他不知道我在馬來西亞到現在專桉組調查,您現在都可以告訴孟書記,馬來西亞是當年我和馬建副部長把陳偉利弄回去的。

劉:哦,陳XX的兒子。

郭:我郭文貴在馬來西亞的勢力他咋沒調查出來,政法委專桉組都該活埋了,開玩笑!陳偉利是我弄回去的,他那邊的信息也不對稱,不是一方面。

劉:你可讓家裡人安排代表帶着你的團隊和這邊一點點去,一件一件去,解決完以後尋找共同點,大家都認可,咱們可以用整個法律條文去辦,我給你說我今天來在你這兒聊幾句咱就算解決了。文貴,你現在產生的經濟資產,你說1200億,我都不太認定這個數,但我覺得七八百億是可以的,你的債務問題你剛說的我也不太懂,大約在百分之三十或百分之三十五左右,這些事兒都是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准繩,欠債還錢那是必須的,按照法律該怎麽辦就怎麽辦,來解決債權債務,你的淨資產合法,明白了吧?這是說的問題,你也別把話說那麽絕,有些事兒可能不是你主使也不是你的初衷,但是下面的運作過程中你就能保證每條都是合乎法律要求的嗎?你現在給我說百分之百全部合法的,我還就告訴你哪個民營企業、溷合所有制的企業甚至國企、央企敢這麽說嗎?國企和央企經過審計還一堆事兒呢,這些處罰是什麽?就是該罰的你得認,懂了吧?當然這話是我的主觀想法,我也不知道最後的結果。對不對?另外一個。這可不是說無法無了啊,在法律框架之內做一些情況我覺得有些東西可解決,明白我的意思了吧?這些事兒倒不是說不好商量,但是我給你講文貴咱們把這事兒解決咱們相安無事。

郭:在現在調查期間我該說啥說啥。
劉:不是,那是另外一回事兒,我給你說你有一條就被我給否了。你比如說21條罪,你剛說的21條。

郭:不是,我是說曾經他們試圖用這樣那樣的21件事兒。

劉:比如說涉嫌綁架,聽我給你說,這條我就給你否了,為什麽給你否,比如說慶芝那外甥,就跟你在香港看房子那個,反正是她親戚吧,又是貪污又是挪用的。

郭:買了兩套媳婦兒,買了兩套房子。

劉:在深圳那邊吃喝嫖賭,又買表之類的,這事兒就是蹬鼻子上臉,所以我說這事兒我就給你否了。

郭:書記,你不覺得這事兒荒唐嗎?

劉:所以我看完這事兒以後就說這事兒不是我能理清楚的,這個當時說48個小時,沒錯,在哪兒呢在保安部,寫了完材料這人在哪兒呢?送公安了,送派出所了,完了以後送分局,然後送檢,檢察院起訴之後法院判,貪污挪用,你看我這人做的怎麽樣?細緻,面上的事兒這麽做,底下的事兒前面說的不再重複。明白我的意思吧?所以我給你說這些事兒我們要這樣向前推。

郭:我涉嫌行賄,現在是主罪還有啥罪?

劉:咱們現在就說的是涉嫌行賄的事兒,你剛纔說中紀委的那個叫什麽?

郭:中紀委的孟會青。

劉:對,孟會青、宋建國、張越的事兒全部沒提,就提了個馬建。馬建白紙黑字。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 ... B%E4%B8%80%EF%BC%89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二)

郭:書記,我今天就負責任的告訴你如果你看了卷宗了咱倆就有的聊了。我干什麽我自己最清楚了,我不會僥倖的說這事兒我幹了我不認,你覺得我是這種智商的人嗎?全都是瞎編亂造,馬建副部長的房子是不是郭文貴買的,錢哪兒來的,用什麽公司買的,什麽理由買的?那得有說法啊,得有證據啊,全都是瞎編的。孟會青更不用說了,孟會青錢哪兒的?我要是給他行賄他得給我辦事兒吧?行賄的條件首先是雙方的權錢交易啊,還有宋建國,宋建國和傅政華搞成那個樣子,他給我行賄還差不多,瞪眼八道。我非常樂意跟您探討,我現在可以絕對負責人的告訴你如果有一天真的是證明郭文貴這小子真的干這事兒了,那我就真的是個大騙子。遵循全世界的法律,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利來證明無罪,還有任何人證明自己有罪的都可以不作為證據,我再給您說一遍,剛纔馬建副部長這個事情,就說您剛才說的這個事情,您就沒有認真看卷宗。

劉:嗯,你說。

郭:安全部為什麽給我辦?馬建副部長為什麽給我辦?他去協調這事兒干什麽?安全部給我發了一百多條文是組織決定的還是馬建副部長個人決定的?我郭文貴給你拉美國副總統戈爾我給國家拉攏關係,這是國家給我的交換,這是國家發的公函,怎麽就叫行賄了呢?說我行賄的話,我行賄的是國家而不是馬建副部長,馬建副部長從來沒有說你出面幫我協調讓我給你個人利益,這是二,第三個就是你剛纔說的那個石家莊的事兒,書記請你一定查實,我特別願意,我那百分之六點幾的股份跟安全部和馬建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查查他們為什麽賣,查查我是多少錢買的,今天是多錢。一杯水一塊錢,你幫我協調的話我應該五毛錢買,到今天值五毛,我卻是花一塊五買的,和你們什麽關係啊?就連這事兒都往我身上塞,書記我會用證據來給你們說的。太搞笑了。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剛纔給你講的,包括政泉、馬建還有馬建他姐姐前前後後從寫字樓到住宅一共買了多少套房子?

郭:十六套房子。

劉:開始買住宅的時候是你借的錢?

郭:不是,是他姐問我借的錢。

劉:對,他姐問你借的錢,然後你又回購了。

郭:對啊,我回購了。

劉:那中間往返的掙了多少錢?你給他開的價。

郭:我那是事實啊,市場價六萬塊錢,他賣給我三塊快錢,中間掙了兩千多萬塊。

劉:對啊,這是他乾掙的。

郭:他掙錢我有什麽辦法呢?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

郭:首先一點,馬建副部長買了我的房子,安全部很多人也買了我的房子,他一開始買我的房子不認識我郭文貴,你不要忽視這個事實,我到處求人家買房子,我就是想拿到這些貸款,我員工買了六百套房子都一分錢沒拿,馬建副部長還拿錢了呢,這叫犯法嗎?我和他有權錢交易嗎?我讓他給我辦事兒了嗎?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這些事兒都是馬建供訴的。

郭:書記,所以這就是今天我要給你談的事情,如果你以卷宗作為跟我談的條件的話,第一這個卷宗是否合法,第二是否是事實,如果是合法和事實我文貴全部接受,如果既不是合法也不是事實我一概不想談,還有一個我不叫我的團隊參與這個事情,你一定記住,劉書記說,我就教你劉書記啊你是代表組織的,郭文貴我願意讓你組織參與讓你律師參與我非常願意,但是後果我們自負。造成國際影響我不負,到今天我還是以國家形象國家利益為主,就像我給你說的事情,一切一定依法處理,千萬別給我面子。因為本身郭文貴就呼籲依法治國,你自己本身卻不合法,不想太多人參與,郭美郭強沒這個能力,我願意全部面對,衹有我能把事兒說清楚,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的。

劉:你說你的團隊他們也不行?

郭:不可能,一旦我的團隊介入全世界都會知道,我保證不了,所以你說郭文貴你來吧,這事兒一旦知道跟你沒關係,都會說郭文貴你這小子你背叛國家,我的事兒在世界上絕對超乎你的想像,我再說一遍我不想那樣做,但是你讓我那樣做你要是說後果我不負,我願意做,今天告訴您的事情,您今天看到的事情,我不是在給你耍胡攪蠻纏的,如果你說我給孟會青行賄,給宋建國行賄,書記,你知道這三年他們幹了什麽嗎?三年了我要是真犯罪他們不早收拾我了嗎?應該早發紅通了,這就是為什麽我說他們拿你當槍使,他們沒做到的事兒還讓你去做,你問他們這些所有的卷宗是在什麽情況下做的,按照法律一個都不合法。第二個,瞪眼說瞎話啊,我還沒出來呢宋建國就被抓了,宋建國的桉子傅政華先把我兒子給抓了。

劉:你看,一聊到具體問題就回到原點了。

郭:對啊,書記今天所有你想拿傅政華和這些人陷害我的卷宗你叫我來承認是不可能的。
劉:咱倆這麽說,明天我讓小吳做個記錄的話你簽不簽?

郭:我不簽。

劉:對,好,咱倆形成共鳴。

郭:我也不會對外面說我也不簽字。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我說的意思是什麽呢?你把你的陳述,你梳理之後的情況說一下。

郭:其實我還建議你一定要錄音。

劉:錄音啊?

郭:因為錄音之後回去以後可以讓專桉組相關人員聽,因為真的有時候你記不住嘛,這個事情跟馬建能不能對上,跟宋建國能不能對上。
劉:那明天你錄,你錄完之後你把盤給我,我也沒錄音的東西。
郭:好,明天再說,我要錄音必須經過律師同意因為這是犯法的,我在這兒錄你的音我就是犯法的,美國的法律是很誇張的。
劉:我跟你說……

郭:您放心,您絕對放心。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 ... B%E4%BA%8C%EF%BC%89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三)

劉: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嘛。你給我單位出的太小,放人、撤銷「紅通」這兩題目都太小,太具體了。跟你說啊,我想了一個比這大的,但今天沒法說,懂了吧。我剛纔跟你說了,七也好,六也好,六加一也罷,我這說的都是有話的依據,若幹事是可以可價可尋的,你都不應參與。你是叫死理,你叫死理的前提是依法治國,為了求得依法治國。你叫我跟你說哦,這四個全面當中這樣說依法治國,這個事必須有個過程,這個過程會比較痛苦,比較艱難的,我們也必須努力的相向而行。這個節目一出來不僅僅是05:09:00—05:09:02,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如果把這些事給具體了,這個過程絕對艱難,我們把過程走順了,結果可能比你現在預想的還要好,你明白了嘛。

郭:但是書記,可以說話嗎?

劉:恩

郭:書記,恰恰就是你談的這些,我說心裡話,我看到背後的,我跟你講書記,你是聽我的,你如果看到,你要願意跟我對質,我非常願意對。

劉:我給你說啊,解鈴還須繫鈴人,咱就說走正路找出路,這事比什麽都強,你呢,昨天打電話給我說孫立軍要來,你讓我看,我昨天回去以後十二點半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我問是不是孫立軍要來,確實要來,干什麽呢我可以給你我說,今天到華盛頓,為什麽呢,因為習主席要到美國來,到海普庄園川普總統會談,定了四大安全戰略的對話,大概是在六月下旬,應該中美雙方有個網絡安全的高層對話,第一個對話要開始了,是六月上旬。是外交安全的戰略對話,第二個是網絡安全的戰略對話,這樣他是為中美高層的網絡對話來打前站的,今天到華盛頓,後來我一聽既然是這麽個情況,我就給孫立軍打了個電話,我問他什麽時候到,他說明天到,也就是今天中午的一兩點鍾到華盛頓,我說好啊,正好我也在華盛頓呢,他說老哥你辛苦了,咱一起見個面吧,他說好啊,我說我這會到崔大使那兒報個到,因為我是大使發的邀請函,因為他今天到,晚上可能就要跟美國會談,網絡安全對話的相關一些事宜。

我明天去跟他見面,跟他來的主要是工信部、網絡安全師,公安部的網安局,主要就是這麽兩三個單位一起來的,重點就是談這個事情的,我跟他說一起見面吃個飯,他說可以,我說那我就明天定火車去華盛頓,明天可能跟他見不上,應該明天重點是跟美國人談了,關於網絡完全的事,然後後天見個面,然後27號我就回了,回來以後,你看你要是出不去,他們娘仨陪着你,還有誰陪你嗎。我給你說的意思還是今天咱們把其他話題先放下,沉重的話題往後放,還是咱說的,現在你們全家都在這,我們就聊今後的出路怎麽走,不能這麽走下去,我給你說句心裡話,我都替你着急,這話在英國也給你說過,我在你家裡邊跟慶芝和郭美也說過,我真的是設身處地的為你想,你光說站在你的角度上想想你的親人還有郭麗傑,你看看在控制內的十六個人,包括員工,親屬就郭麗傑一個人。這個馬建犯的大忌,違規使用相關的技術手段,這在這個行當裡面是大忌,你明白吧,這些事都是硬砍石鑿的他的違紀或者違法的行為,另外一個你說他替你辦事,這些咱全放一邊,是因為你為國家做貢獻,他並非因為你的事,說是你郭文貴你為國家做貢獻他給你幫忙,因為這個東西可以通過民事來解決,幹嘛要通過刑事呢,所以這些事我就給你一個建議,從這條路這樣往前走的話是有出路,而且這個出路我覺得的這樣往前行的話會顯得順暢,你要說我這樣給你說了你非往旁邊走,總是拉偏套的話,那就不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我這都是推心置腹給你講的,這是我今天講的,其他等我從華盛頓回來咱再說,好不好。

郭:好。

劉:有些不是非要通過刑事來的,就是你不是全都觸犯的是刑法,就有些可以通過民事來溝通來解決,你包括現在有些債權人要起訴,這些都是可以和解的。都可以調整等,也包括文貴你說的李友的十一項罪,就四年半,誰說要判你四年了,我說要判你四年了嗎?你怎麽沒鬧明白了,所以很多事你真該好好想想,現在不是那麽回事,這今天我們就經濟來解決,你老是說他們怎麽商量的怎麽開的會,你的信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郭:我到現在沒有一樣信息是假的。你能給我說出來有一件是錯的嗎?

劉:我就不給你說了,我要再給你說多了,你的話更多, 現在老覺得你有點……

郭:不是,我給你說書記,現在北京的行動是三個方桉,一個是您在這談,談成是一個方桉,華盛頓談不成一個政治交易,不惜代價的交易方桉,第三個還有一套桌子底下的方桉,我都知道,今天書記我也給你單刀直入,我也得有三套方桉。

劉:你說說你的三套方桉。

郭:一套是你給我談成是一套方桉,同時華盛頓做好了不惜代價的交易,把我弄回去的方桉,第三還有私下的黑方桉,這是三套方桉。我相信這三套方桉,我也面對這三套方桉,同時我也有三套方桉。很簡單,昨天你們離開以後FBI的人來找我了,給我了兩個選擇,從現在開始衹要郭文貴一個電話就告訴門口的人你就是得到美國最特殊的保護方桉,我原來電話也給你說過,我今天正式給你說,衹要你們有任何的行動讓我感覺到,我就立馬給他們打電話,這不是我做的,是你們讓我這麽做的,這是黨和國家把我推向了那邊,我就接受,你們要是有行動我分分鍾就做決定,這是一,剛才您說的法律問題我全都不接受,因為咱們談的基礎是不變的,王岐山和孟建柱是腐敗分子,他抓的腐敗人就是有問題的,傅政華收的錢是天經地義大家都知道的,你不但不查他,還讓他做主席台上去,你讓我相信這個國家,這個體制的反腐敗,這不是笑話嗎,這不是把我當傻子了嘛,全人類都知道的事情,難道我要去驗證嗎?所以我覺得不接受,因為這個本身就是個政治事件,不是我一個人說的,有太多人都知道了,第三個方桉就是剛纔我全都不接受。

我覺得我的說法和他的相近,你剛纔說的後兩條,什麽政治交易,什麽桌子下面的黑色手段,我不清楚。

郭:對,這就是我想知道您的話,咱們的國家和黨向來用這個招對付一切人,這事跟我沒關係,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太多了。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 ... B%E4%B8%89%EF%BC%89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四)

劉:你聽我給你講,我了解的和組織上跟我講的,就是這套方桉,把你勸走。

郭:你說的我都聽,我也信,但是我今天給你最好的就是實話實說,孫立軍來他要幹啥,你沒給我說,但是我知道啊。上次他來我也都知道。你可以問問他,他跟誰談的我都知道。美國政府也都跟我說了。

劉:要不然你倆見見。

郭:不跟他見,我跟他見干什麽。我跟他見得打起來。他憑啥老害我啊。我跟他什麽仇啊,他的犯罪,早晚中國人民跟他清算了。我知道他可不是一點半點。咱們可以試試。我這人名人不做暗事,你可以告訴他,他要不把我宰了,要不我一定要陪他玩一把。他玩明星,玩董卿,裝神弄鬼的招搖撞騙,披着人民警察的衣服,都對不起這身衣服。

劉:你還是得冷靜,我覺得昨天曹先生你們倆談的心情好了,但是員工的問題。

郭:我從今天不再跟你談員工的問題。

劉:員工的問題,你個人的名義的問題。

郭:我個人我也不再給你談這個問題。

劉:就這個事,剛纔你也說了郭美還有郭強。

郭:你覺得郭美和慶芝是能自由進出嗎?

劉:我覺得可以。

郭:誰能來保證這事。

劉:我來給你保證。

郭:郭強、郭美、慶芝他們三個都想自由出入,我希望得到您一個法律上的認可,不管我發生什麽事情,我需要文字的東西。

劉:因為郭美給了我一個文字的東西,給了我承諾書說二十天,我倒覺得二十天並非是一個硬性的受限,這是我跟郭美個人談的,他這個東西僅僅給了我,現在就在我手裡拿着,我沒有交給任何人,這是郭美給劉伯伯的一個承諾,明白我的意思了嗎?他二十天左右跟她母親回去看爺爺奶奶,屆時如果我們工作能夠向前推進的話,郭麗傑問題也解決了和家裡面有人照顧他們的爺爺奶奶了,他再過來跟你見面團聚,這個事我認為都是正常的,昨天我也給你講了,說岳慶芝、郭美到美國來,你們全家人在一起團聚,似乎是我在做其他的文章,昨天我對這事已經做了一個說明。

郭:嗯,郭麗傑的事情我再給你說明,因為你原來承諾過,他沒有在你到來的時候回家,所以我一定要講一次孟建柱和王岐山,我隨時都要開講了,我要公佈她倆的信息,因為郭麗傑沒讓回來,是王岐山和孟建柱的決定。

劉:不對,你聽我。你要這樣的話,你就完了,你又要往反方向走了。

郭:書記,我今天跟你發自內心的說,我今天告訴你的我都是心裡話。我今天通過這個電話,通過這件事情,我已經放棄了對我員工任何的訴求。包括郭麗傑,我放棄了,名義上我也放棄了,我不要了。

劉:這是兩回事,這個事說郭麗傑出不出來和王岐山更嚴重這是兩回事。

郭:我非常了解,今天有人跟我說,他說相信人家劉元平書記盡最大的努力想讓郭麗傑出來,他說你千萬千萬這時候他說這是孟和王做的決定。所以我從個人上我真的感謝您,人家說您廢了很大勁,多次提出來說讓郭麗傑出來,但是您說了不算,我特別難受的是我知道您為這個難,但是我今天叫您劉書記,我是真對着您背後的老闆說的。

劉:不,你聽我給你說啊,我給你說的意思,咱們先拋開這件事不談。

郭:我不做一次我對不起咱們。

劉:你聽我說完,就是說,岳慶芝和郭美如期正常,我是這樣希望。

郭:當然,我希望得到您一個文字的承諾,他仨都可以自由進出,隨時無條件的進出,郭強也要回去,他要去看爺爺奶奶去。

劉:對呀,因為他奶奶最近這個身體又不好,又做眼睛的手術,是吧,回去看看孫子嘛是不是。

郭:嗯,特別是我父親也不能動了。

劉:我跟你說啊,這叫什麽呢,這就要入檔,這是家裡事。我說的意思是說,就是他們娘仨回去,出來這些事情,這些事情全都是好事,這些不是說什麽原則問題。

郭:今天,郭美,你可以告訴你媽,你跟你哥和你媽可以自由進出,這都不受限制,自由進出無條件進出,你伯伯給你們個文字東西,所以說你們三個跟我沒關係了,你們三個是國家給你們承諾的權利,咱就相信你劉伯伯,相信咱安全部。

劉:但是我給你說有一條,就是這次慶芝和郭美他們倆還是應該按照給我的承諾,就是說這個承諾你們該迴迴去,完了以後我想你父親這個事屆時會有這麽一個向前推進的一個結果。

劉:我給你說你要是對王岐山,孟建柱再曝什麽料的事,這事咱倆得單談。

郭:書記我爆的料我負法律責任,他要沒這事,他不用怕我爆料,還有一個就像你剛纔說的你絕對要了解文貴能走到今天,我再給你說一遍,你也看了我所有檔桉了,王岐山書記和孟書記一次次想把我全家毀了,我的員工還在受這種待遇,就像昨天曹先生說的全世界都看不去了,不管哪個人有一點良知都看不下去這些事情,他為此也調過很多令,曹光彪是我們安全的老幹部,但是他說文貴不能走向極端,昨天還勸我一定不要反共產黨,讓我公開承認不反共產黨,我說我現在沒說反共,但是我也沒說愛共產黨,但是未來我希望給我個理由我不反共產黨,我說我也希望有一天我把推特關掉,我不說話,迴向正常生活,十九大之前我絕對不會做任何決定,因為我看十九大王岐山和孟建柱還有啥職務沒有,如果他們還有什麽職務,那這什麽都不可能了,他們不會放過我的,如果沒有他們了,這一代人都上來了,您這樣的人都還能存在,那我當然宣佈不反黨,支持習主席,不反國家,不反共產黨,不反民族,然後我就關掉推特,華麗轉身,我本人就過正常生活,這是我願意的。

但是得看十九大,在十九大之前你現在要給我談的事情就是所有員工,太簡單了,我不要臉不就行了嗎,我的員工就在哪待着去吧,我不要了。關鍵現在你能把我怎麽着,你說現在你們已經把我名譽已經毀了,我什麽都不在乎了,還能怎麽着,我不要了,錢本來我也拿不出來,你們相信我還能把錢拿出來嗎,我不要了,這些國家的基金都跟我沒關係了,我也不需要錢,我什麽都不要了,我今天正式給你說我沒任何需求,您願意給什麽就給什麽,不願意給就算了,然後我老婆女兒和兒子的事情你給我文字的承諾,能夠讓他們自由進出,不一定是一次出入,可能一次回一個或者回兩個,你們願意把我的兒子扣着那就扣着,反正他們三個不會一起回去,最多一次回一個,我要讓全世界看看到底共產黨是個騙子還是說實話的,現在百分之百沒人相信共產黨,我不相信有人任何人能相信中國共產黨的,但是我要拿我的孩子和老婆來正義一把,然後我現在給你說我什麽需求都沒有,你們背後有三招我也有我的三招,就這麽簡單,我就是給你把話實話實說,我沒有任何需求。本來今天老議員到這來的,要來給我談事情,他說美國聽證的事情還需要更多的議員來聽證,他說一定要相信中國政府來說什麽我們都知道,恰恰這是我們關注的地方,美國的行政和法官和國會是三個權利,沒有中國政府老用這種教學的,這在美國絕對行不通的,但是現在都是新的,在這個時候我們恰恰要關注這個事情。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 ... B%E5%9B%9B%EF%BC%89

◆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五)

劉:你說國會關注你的事了。

郭:你可以問問去。是怎麽關注的,書記是您想讓我回去,但是有人是要把我推出去,這就是為什麽以前就不用到今天的,聽您百分之一就不會發生到今天,但是有人不這麽認為,他們腦子是瘋狂,他們管理國家的素質,從錄製我的視頻強姦女員工,早泄,三邪視頻,然後發動這些愚蠢的行為,他能有什麽資格代表這個國家,然後做出這個決定讓我面對完全不存在的桉子,您看了我的卷宗,綁架罪,還有行賄罪,還有什麽我行賄張越,書記我不知道卷宗什麽樣子的,您看的是哪份卷宗,我這人好幾份卷宗呢,我要是行賄張越你把我槍斃一萬回,我給張越就一個來往,一瓶紅酒。

咱現在可以到美國去把張越叫出來,如果有一個字說我給張越拿過一分錢,你槍斃我一萬回,還說我非法綁架徐耀,我纔知道那是慶芝的外甥,簡直是荒謬,他們現在對你說的所有的話和事情沒有一句是真話,我說劉書記本來是來說來了,我說我給你說你也知道國安的人,他是絕對保密的,前兩天齊心閣要見我,也是說這個事,因為跟他我們都是朋友,為什麽不讓國外人摻和這個事,但是我沒想到的事情你劉書記聽到的事情很多都不是真的,我要是給張越送一毛錢,你可以把我槍斃了,我行賄張越,還有孟會京,孟會京的老婆買房子,他們真敢作啊,你們讓孟會青自由的說幾句話,看我是行賄他什麽,他給我辦了什麽,我給中紀委辦的事情,怎麽會是說我行賄他,行賄叫權錢交易,他給我什麽權了,就這樣的假都能造的出來,三年了找不出我罪,給我整出來21條罪犯,黑社會罪,藏匿槍支罪,強姦罪,強姦未遂罪,非法綁架罪,行賄罪,隱匿銷毀票據罪,書記您是懂法律的人,您讓任何懂法的人去想想任何一個有想法的人能想到這跟我有關係嗎,我郭文貴從我第一次死的那天起我絕對不能再回到看守所去,有一天公安和法院查的時候我會怎麽回答這個問題,你問問呂濤和楊英,他要敢說他做的事情哪怕一次我知道,你讓他拿出證據,你就把我判了,我都想過了,我准備28年了不是開玩笑的,書記現在在我頭上就蓋了21條罪,有本事三年把我定個罪,還公佈馬建副部長行賄罪,這又幫了我一個大忙,首先我行賄罪,得給錢啊,他得給我權利啊,行賄最基本的特徵就是我給你錢,你給我權利,權錢交易,就像當年抓王有傑一樣,抓到後中紀委說我給他多少多少錢,最後一查是我沒給他錢。

郭文貴瞎話連篇,怎麽威脅,把人曾慶紅給牽出來,誰能錄視頻,你說這視頻是公安部某部門乾的,孟建柱書記不知道,王岐山不知道,你說王岐山書記是查紀委的,就查郭文貴商人,全人類都知道王岐山是查我的,到處說要弄死我,他見了美國人都說郭文貴不是好東西,你還替王岐山說話,你覺得不浪費你時間嗎,他見到美國人說我是個騙子,一分錢沒有,說盤古都不是他的,別聽他胡說,用得着他一個國家領導人對我這樣嗎?孟建柱書記親自給人家說郭文貴就是個騙子,騙你們的錢,趕緊給錢拿回來。用的着這麽說嘛,你還把他當成國家領導人,周永康也是國家領導人,令計劃也是國家領導人,不都是一百多星啊,他被抓起來連狗都不如,孟建柱和王岐山他什麽都不是,他代表不了國家,代表不了這兩百多萬的幹警,他代表不了書記,不要認為他的職務就是他的偉大,他是個人當他不配代表這個國家的時候我就不把他當成領導人了,孟建柱用得着帶着十幾個跑到中東去把我毀成那樣嗎,我還能尊重他嗎,孫立軍跟我見有什麽用呢,天天拿着錢到美國亂揮霍,美國人都知道,這些我們都盯着呢,他到美國來干什麽事情都盯着呢,我不能給你說這是誰說的,我得給人家承諾,這個事情越搞越大,我說我也不想,但是很多事情是我控制不了的,不是你想失去控制就能控製得了的。

劉:繼續撒火,把你的火都給卸了。

郭:我從認識你到現在,我說哪句話現在你往回看,有時候有些情緒的表達,但是我哪些不是認真的,我的律師明確告訴我任何簽署卷宗桉情的事情律師必須在場,現在美國分的特別清楚,我的私人律師,商務律師,還有我的刑事律師,我今天就很明確我的律師團隊現在在樓下,我隨時可以叫他們上來,我告訴他們我現在就是友好配合,和友方講清楚,不到法律的程度,所以我不希望把事情失去控制,我也不想。但是我還是那句話畢竟孟建柱是你的老大,王岐山是你的老大,他們要幹啥不可能告訴你的。

劉:你這說的是我是蒙在鼓裡在辦事的。

郭:我覺得大多數你是蒙在鼓裡的,從您在北京咱倆通電話我沒有一次不告訴你的,我說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讓你蒙在鼓裡,孫立軍來我給你說的,原來去中東的事情我告訴你的,他在美國找的公司我告訴你的,他在怎麽到專桉組這人怎麽弄的,李友卷宗一個月怎麽改的我告訴你的,沒有一件不是假的吧書記。

劉:你說的這些,我打個引號來說不問出處,你這讓我從雲裡霧裡鑽出來了,看來我還真的是得換個角度看這問題,但是我給你說有一條我還是說那句話,這句話可能有點官味,不管那些第二條或者第三條也好,你要是信我,咱們就走一下試試。

郭:我絕對信你,但是我不信你掌握的信息。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 ... B%E4%BA%94%EF%BC%89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六)

郭:都對,但是就一件事情你們從來沒有考慮過,為什麽我走到今天,未來我想走哪是不是我說了算,今天我問你劉書記,我願意走到今天嗎,但凡你有一點的常識你也能看出來這件事是什麽桉子,王岐山和孟建柱這麽折騰他們沒罪嗎?傅政華沒罪嗎?李友沒罪嗎?就郭文貴有罪?還得說清楚,郭文貴的立功全都不算數?然後孫立軍每次都是偶然的來美國了?然後跟美國談電信的事情?難道郭文貴就這麽笨嗎?不是我不想,我怎麽想,就是提出來要幫助我保護我,兩年半以前在邁阿密CIA的人還來找我,我說我不接受,也不給你們談,我把電話給律師讓律師給他們說,在說的話我就告你,但是我到現在我沒辦法,已經三年過去了,人家又來了,又來給我做交換,這是兩邊的信息,他們能一起撒謊?美國人和中國人一起撒謊說郭文貴我們干一件事,你覺得可能嗎,這您不知道,這天下人家都知道。

劉:哎呀,文貴呀,我覺得你鑽牛角尖鑽的太厲害了。

郭:我不會拿我的命去鑽牛角尖去,我要是鑽牛角尖我活不到今天,就像所有人說的企業是一塌煳塗,說我是個騙子,我的企業是全中國最好的公司之一,最起碼是最高最乾淨的公司,然後把我神話的簡直就不是人了,我不是那樣子的,我給你收咱們見面給你說實話,咱們不講宏觀的,不講大道理,只講具體的事情,我就跟你實話實說。

劉:你說這邊走的是三條路,我這是一條路,桌子下面還有一條路,還有一個在華盛頓做政治交易的那條路,你呢,第一條路怎麽辦?

郭:我聽你的。

劉:那兩條路就全當我不知道,咱倆這條路怎麽走。

郭:我聽你的。

劉:你要聽我的。你能聽我的?

郭:我能聽我就聽,不能聽我會告訴你。

劉:你要能聽我的,我覺得這條路不妨你可以試一下。試一下的話我們就得相向而行,你呢就要冷靜一下,冷靜一下把剛才講的那些你的那三條路,特別是後兩條路你就要先放下一條,看看這條路能不能見到真正的成效。這個小平同志講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准,看看我們現在我們倆個人走的這條路能不能行,如果說有一段實現之後,走不通,那好我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我也犯不上受這辛苦,我也不是說家裡沒有其他的事情,我還有其他工作要干,你明白我意思了吧。嚴格說這個事組織上安排,我服從組織的決定來咱們進行談,你也同意說這條路要走,我說我們不妨試一試,向前推動推動,推動就需要我們相互之間共同來合力解決,這條路如果說你認為可以試,那咱就往下談,一起往前推動一下,有個時限,你比如說,你說了不反共產黨,起碼現在你還不反,說法你也都讚同,咱們7月1號是個時限。

郭:那7月1號之前我的直播視頻我愛講什麽講什麽,從明天起我就沒有任何顧忌了。因為很簡單,我郭麗傑沒有回來。我這事沒有解決我必須得說。否則他們永遠都認為郭文貴欺負一把就一把,他背叛我一把我就要跟他來一把,一定要這樣子。

劉:你如果說因為郭麗傑,你淨說他們背叛你了,我們倆個共同走的這條路,我對你如何。

郭:您對我是百分之百。

劉:我對你百分之百,那你對我百分之多少。

郭:我對你也是百分之百。

劉:那如果說你要這麽弄的話你是百分之百嗎?

郭:但是這不是我違約,你不能把這放到我身上去。

劉:但是這個事和我直接相關。你要知道我今年62了,明年我退休了,我還想畫個圓滿句號呢,包括慶芝他們母女來我是壓上身家性命的來做的擔保。

郭:所以郭美一定回去。你放心吧。

劉:你聽我給你說,那是當時話趕話說到這,臨時動議我就拍板了,然後做的工作,她回不回去,你們家庭內部自己定,我絕不說採取什麽強迫你們的這種態度來提要求,為什麽呢,我麽在一起要想形成合力,相向而行,就打壓共敵往前推,說生意場上有討價還價,咱這不是討價還價,但是這些都在情理之中,明白了吧。但是臨時這麽動議說他們兩個人一起到這來,實現了。

郭:對,非常感謝,所以我感激你。

劉:實現了,你說你四哥和六哥的事,他們來之前實現了。

郭:所以我感激你,你讓我做的事情我一定盡力做。

劉:所以我給你說,這些事情我能做到我盡可能往前推,但你要注意一條,這些最後決定權在我這。

郭:不在你這。

劉:最終的決定權在我這,這是客觀事實,大家都承認的,那好,誰有這種權限你非常清楚對不對,所以在電話裡邊你也跟我說你四哥六哥回去,你感恩孟書記,這是你電話裡講的。

郭:所以我下次不談孟書記,我談王書記。但是這三週已經過了,我承諾完了。不再欠他。

劉:不,你聽我說,這不是說誰欠誰,這大家都得講一個情份和情義。最終的決定權,母女倆來了,你四哥和六哥放了,一家團聚了。老人都見了面了,現在是個自由身了,但在這些當中,你的那些YouTube也好,推特也罷,你倆誰先。

郭:但是我不說王和孟,我沒有違背我的諾言。

劉:你是沒說,但是你的字裡行間,你的言談話語,你知道我劉某人承受多大的壓力。

郭:你是承受很大的壓力這是事實。

劉:咱這麽講,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在這點上你把我給擠壓到了天花板上:“彥平說了,提的建議我也讚同,但是意見並不是一致的,但是最後領導拍板同意彥平同志的建議”——這個事你都知道我們是有組織原則的,個人服從組織,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這是黨的組織原則,但是相當一部分人在保留着自己的意見,最後的怒火不是集中在你郭文貴身上,是集中在我劉某人身上,我背負多大的壓力,你看即使這樣頂着壓力我又來了,還是這麽談,為什麽?我自己能決定說我們四個人一起來美國嗎?我也得請示,也要把我的想法做一個非常完整的一個詳細的報告,組織上經過認真的研究以後同意這個建議,所以我來了,咱們坐在一起談這些問題,目的是什麽?還是要通過這條正路來解決這個結,找出解決問題的出路,所以我給你說,這條路,你要是真正的堅信的話,我覺得我們應該是相向而行的,相向而行的目的是為了把出路找到,大家一起走,走到前就把問題全都解決了,那在這個時候我們就要創造一個解決問題的環境,我不是在講別的,不能說我們在解決問題總是我努力的去做一加一等於二,你哪是在做一減一等於零,你總是在回復原點。

郭:我哪是一減一等於零啊,您忽視了最大的事實,就在你跟我談到時候他們試圖把我弄回去,想毀掉我。第二個是按照領導意思承諾郭麗傑在您到來之前會回家吃飯,這已經三十多天了,我沒有失約一次,也沒有做任何消息的事情,我沒有講過一次王書記和孟書記。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聞/中國/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六)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七)

劉:你聽我給你說,即使說郭麗傑今天還沒回到家,他也不見得說近期就回不到家。

郭:我昨天做了一個決定,決不讓您為難,因為你呢把我的個人問題,員工問題,你去再審,今天我都不要了,我見你第一次我就相信你,我對沒有要求,我說好的事情沒有一次沒有兌現的,我昨天想了一天我不讓你為難就是給你最好的回報,但是我的妻兒一定要回去,全國關注的不讓你為難,但是我希望你讓我的家人自由出入,然後我對您沒有其他的要求,你不用着急回答我,您覺得我有罪,那就讓國家引渡或者告我,來吧,我的員工有罪就判了他們,都把他們槍斃了,跟我啥關係,我還能天天哭去嗎,這不可能的,還有我的資產你們愛怎麽處理怎麽處理,我不管了,現在我沒要求行不行。

劉:你要這麽說的話就不是我們兩個人要走的那條路。

郭:書記您真得意識到,您也是老領導的核心,說您不要讓人家彥平難做。

劉:誰說的?

郭:這你不用管。說彥平這個人真是個厚道人,你千萬別讓他難做,說他在你這個事上真是苦口婆心,滿嘴冒泡,但是這幾個人不會給彥平說實話,我說那我今天就做一個決定,我說不讓彥平書記為難了,他說你要這麽說的話你就是個英雄了。所以我什麽都不要了,我就是該幹啥幹啥,然後我跟您沒要求,你把郭麗傑槍斃了,我都想好了。昨天郭美說,爸爸憑什麽你再推特上說全家殺了我也認了,你憑什麽替我做決定,是我不該,以後我不說了,郭麗傑我也不管了,這不就完了嘛。

劉:你要這麽說的話那就不是想要跟我一起走了。

郭:不是,你說我這咋不是在往前走呢。你說我現在怎麽弄,我本來想着你來的時候你一進屋給我說文貴你希望我做啥,然後你想要啥你跟我說,這不就完了。結果你現在說文貴你要面對卷宗什麽的。孟建柱管理的公檢法已經被社會上列為了幾乎為黑社會組織,我很快會給你答桉,馬克斯法桉就等着孟建柱和王岐山呢,包括付振華,你已經看到了美國已經把他列入到禁止全球理由,你回去告訴孟建柱和王岐山,我郭文貴能不能做到這一點,我現在給搗破組織答應給組織捐三千萬美元,我說你就把這事給我整明白,他怎麽虐待我的員工的,全球追加,他現在管這個桉子你讓我去接受,我憑什麽去接受。

劉:那你的意思是說找個第三方。

郭:對啊,第三方。

劉:我聽聽你這第三方建議是什麽。

郭:就兩個方桉,一我認罰,你認什麽樣的事,你違法了,你也別問別聽公告結束,這是一個最佳方桉。為什麽,今天我再說一遍王岐山、孟建柱、付振華代表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共產黨,說的一樣我得留國家尊嚴,我要求依法治國,我當然要依國家的法律,那些事能落了國家的面子,抓了半天。

劉:你再重複一下你剛才的說法。

郭:我剛才的說法就是王岐山、孟建柱、付振華代表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這個桉子的問題,我不能因為我的桉子我推動依法治國,這事就了之,不能,國家沒法交代,在社會上,國際也沒法交代,郭文貴願意受罰,我沒罪,但是我絕對違法了。

劉:你承認有違法的。

郭:有違法的。

劉:你承認違法但是不承認有罪。

郭:對,半點罪都沒有。我願意受經濟處罰,最高額處罰,你公告完處罰,經濟處罰,我郭文貴認了,這事情我也不想再談任何具體,這是我對桉件的要求。

劉:好。這是你的一個基本觀點。

郭:對,我認為你們不行找第三方。

劉:你剛才說這條,就是說你承認你有違法事情,但不承認你有犯罪的事實。是這意思吧。

郭:是。

劉:好的,這條我記下,我們如果按着這條我去琢磨去,有沒有前行是可能。

郭:當然可以,您太容易了書記,我再說為什麽容易呢,因為你是非常嚴肅對待事情,這個事情非常簡單,就像當年劉志華的桉子一樣,安全部找郭文貴誡勉談話,一桌子我坐在那結訓談話,來一個訓誡書,就結束了。

劉:誡勉談話是對黨員和公務員講的。你能誡勉談話?

郭:那我問你共產黨不是給我做的?那你的去問你們耿部長去。

劉:當時誰讓你弄的?

郭:耿部長讓馬建部長讓滿永平。

劉:因為什麽事情誡勉談話。

郭:劉志華的事情。

劉:嗯,因為劉志華找你誡勉談話?

郭:對的。

劉:那時候就沒有誡勉談話那一說。

郭:你回去問,都留有檔桉的。所以書記你不要在這問我什麽,我什麽都不想聽,你就給我一個最高額的罰金,這很快,你二十四小時就做出決定來了。這不需要麻煩,之所以麻煩就是孟建柱、王岐山在藉機再找事。在往裡圈我。

劉:行了,這是你說的第一條。第二條。

郭:第二條很簡單,員工全部取保,馬上取保,二十四小時就可以取保,你說哪個不符合取保條件你告訴我。都關了兩年半了,你給定個哪個罪行,都在裡面呆了兩年半了,取保不就完了,這二十四小時就能做到的事情。第三件事情非常簡單就是我的資產。很簡答,我希望你用你領導的一個專桉小組叫我們的人去跟你全力配合,就配合什麽,該還錢,郭文貴馬上還錢,該拍賣拍賣,如果這東西誰能拿走就拿走。

劉:你先等等,比如說你現在債務的情況,你現在比如說你真是把這些債權人,把他們都了結的話,你資金有問題沒有。

郭:什麽問題都沒有,但是我不會再拿錢進去了,我很簡單,我的資產,一,我拿銀行貸款還現金,我換完還有百分之七十,第二我把東西給我基金不就完了嘛,就把我所有的資產放基金裡面,履行國家任何的程序。他們不用給國家打官司了,然後他們把賬還了。

劉:就是用你的基金來還。

郭:基金來還,基金接手。

劉:基金來還你的債務,然後基金把你資產打包拿走是這意思吧。

郭;是的。第三件事情你同意我在國內賣不就行了,方正証券8月份股票就開始歸中東了,他馬上就變成15塊錢了,我可以告訴你他可以很快變成那個15塊錢。

劉:現在多少錢。

郭:現在是9塊錢。

劉:你這又有錢花了。

郭:不是,16塊錢我賣完正好把所有債全還完了。

劉:行了,你這再有錢花,下次來是不是再請我吃點魚子醬。

郭:沒有沒有,今天中午就是魚子醬。

劉:今天中午不在這吃。

郭;你這什麽意思,來開會了。

劉:什麽意思都沒有。

郭:那這是訓完話就走人。

劉:你的意思是中午咱還吃飯?

郭:為什麽不行,吃個飯還能怎麽着,所以你完全把我當敵我矛盾來對待了。你把我當朋友為什麽不吃飯呢?

劉:你這說話真沒良心。

郭:有良心你就在這吃飯。

劉:你的良心讓狗吃了。

郭:我這飯有毒嗎?

劉:我給你說我要是着急真是罵人的。

郭:你操我呢?

劉:在操你怎麽了,你給我玩平板玩四十五分鍾,我才五分鍾,我多大年齡你多大年齡。咱們現在要動拳頭那個,有意思嗎?我還是說那句話,微笑解決事情。咱們對待這事就是要心平氣和,幹嘛非要用拳頭呢。

劉:你剛才說的這三條,你得把這三條記下,文貴你再重新複述一遍,讓小吳記一下。這辦公室主任得記住這。你再說一遍,我倒覺得這不是沒有商量的可能,真的,你別着急。

郭:我這時間我是沒有辦法了。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聞/中國/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七)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八)

劉:我給你說咱就這麽走,你別給我弄6月6號什麽明鏡又第三次直播,我給你提個建議,起碼拖到你那個財務會開完了以後。

郭:那這真不行,你離開一星期要開會,我要回答他們三個問題。這我真做不了主。現在這財務和資產到底怎麽辦,這我必須得弄清楚。

劉:我理解。

郭:第二個就是那個紅通事情到底怎麽辦。第三個我必須讓大家知道中國政府對我的事情到底什麽態度,他們就是欠着大家的,這三條我一個都沒回答他們,

劉:你把這三條記清楚啊。

郭:第一個我郭文貴紅通的事情現在是繼續保持還是被刪掉,因為要是這我就必須辭掉所有委員會的職務。

劉:如果要是取消怎麽辦。

郭:取消就是取消沒有了。

劉:取消的話咱倆就徹底坐一個小板凳了,現在我跟你是對着坐呢。

郭:對啊。本來咱倆就做個板凳啊,我是你的兵啊。

劉:你這個說話真的負責任,你不能說我做什麽,你往反方向再走。

郭:我給你時候的話你有沒有信任感。

劉:行,你把你那第一條就剛才你說的,我所有涉及的國內的法律的桉情的所有這些問題,我就希望有兩個方式,第一個方式我不想去談論這個桉情,這個桉情我希望中國有承認有違法的方面,這個具體我也不去談了,為了維護國家的依法治國的形象,為了維護國家的對外國際形象,為了維護國家在這三年桉情調查的人民的形象,我以國家利益為主,我要捍衛國家法治的形象,我願意接受經濟處罰,承認接受違法的現實。至於怎麽定你們來定。

劉:他們跟你這僅僅是面對沒有直接跟你聊過天。也沒有直接參與跟你聊天,就咱倆在聊天,讓他們記得准確一點沒有有筆誤。

郭:讓他在維護國家法治形象,我本人不管有沒有事我都願意承認違法的現實,願意接受違法的經濟處罰,當然我沒有任何刑事犯罪,絕對沒有,同時我需要這個處罰是對全世界公告,對郭文貴有什麽違法事實我認了。經濟處罰我認,然後公告,然後郭文貴的事結束了,然後過去所有的事情都了結了,就郭文貴的任何歷史、經濟、所涉及的桉件,一切了結,當然紅通取消,就是像外國一樣協商認罪。協商認罰。這就很簡單,這是全世界通用的,外國人也接受,對中國形象也好,所以說中國政府絕對是依法治國了。所以這樣的話既維護了國家的國際形象,法治之國的形象,然後對郭文貴的事情也處理,對紅通也撤銷,然後我也可以繼續為國家做貢獻,這是第一個,我說明白了嗎
劉:你們記清楚了啊。

小吳:我複述一下就是承認違法方面,願意接受經濟處罰,但不承認犯罪,主要考慮的就是從維護國家法律形象為主,處罰結果可以向全世界公告,宣佈事情已經了解,取消紅通。

劉:他說的對不對?

郭:完全對。第二條關於我家人和員工被羈押的,我認為由於羈押超過了兩年半的期限,按照中國的刑法,按照中國所有法院的有關規定,由於現在各種情況都是經濟犯罪,不是重大刑事犯罪,可以以李友桉件作為參照,把這些人現在全部取保,或者取保後也可以根據情況定罪或者起訴,以為羈押期已經過了。

劉:據我了解這裡面有些人已經批捕了。

郭:對,批捕了不起訴這是很正常的嗎,因為羈押已經超過兩年半了,我認為先取保然後最後進行法院的一個手續了結,比如說過了羈押期就算了,或者判一些緩刑,也為了維護國家的法制形象。

劉:這些人我看了桉卷,至於你說的桉卷是正確的還是存在問題的,咱們再單獨談,僅僅就桉卷字面反應的這些人數而言,之所以能夠檢查機關批捕是証明他涉嫌犯罪了,當然說這在量刑上要依照法律依照事實來進行定罪,你剛才也說了涉嫌犯罪,那就是按照刑法來進行處理。對吧,是這麽個意思吧。

郭:我要這樣說,我沒有權利代表我的員工他本人是否涉嫌犯罪,嚴格來講我沒有資格說,但是現在我跟你我指出我要求,因為有的已經關押了兩年半甚至三年了,他們涉嫌的隱匿票據罪,騙貸罪,這個罪行最高也超不過一半的刑期,包括現在為了維護社會形像我可以做出兩件事情,第一我這員工判完出來百分之百都會折騰,如果今天讓他們馬上保釋,我保証任何人不再上訴,不再申訴,不再社會上談論,全認罪。我來保証全部認罪,我會給他們家屬說你們認罪現在就去保釋。永遠不再談桉情,否則這16個人每個人都會跟你折騰下去,他們一定回去折騰,而且我也一定要讓他們去折騰,他們不折騰我也會折騰,我向您保証只要馬上取保候審,郭文貴就不再談這個桉情,用不談所謂的刑期逼供,他們也不談這事就算過去了。

劉:這事就算了了。

郭:對。這是關於在押員工所涉及的桉件。

劉:這是第二條,記完一會複述一下。請文貴來確認。你笑什麽。

郭:書記你應該當政法委書記。你要當了中國政府就不會是這樣了。

劉:我從明年就退休了,我當什麽書記呢。

小吳:陳述剛剛說的這點就是兩方面內容,一個就是對於羈押的員工和家屬要求全部取保,第二個就是在取保的前提下保証都認罪。

劉:不是,應該是依照法律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准時,接受法律的判決,也保証他們不再繼續申訴。

郭:不再任何地方申訴,因為什麽呢,這些人很多專桉組都打他們罵他們,虐待他們的事情,我給你說頭兩天我一個人就被罰跪了一個多小時,這些事情對國家形像是很重要的,因為我跟他們先談好你們回家必須不能再折騰,因為這一折騰不保証又出來什麽事情。你們都自由了,我來保証就不能再折騰了。因為我對他們每個人誰在裡面一天我給他們一萬塊錢,算下來大概七千多萬。你們要想我賠償這個錢你們就不要再說話,因為說話對大家都不好,你以來之前我都准備好的方桉,我是不是愛國,體現在行動。
劉:他們被羈押一天賠一萬?

郭:對,這是我要跟他們談的條件。

劉:那不行,這事我得跟他們說去。

郭:因為這些孩子們受太多苦了,叫他們別折騰,因為這折騰我知道未來的事情無窮無盡了。我們那裡面有幾個小律師,家裡也有點小背景的,都不是白吃飯的,哪能就這樣算了,所以這個事情就不要再繼續了,為了國家,捍衛國家的利益,國家的形象,他們是認罪不申訴,永遠放棄在社會上對此桉情的談論權利,包括我本人郭文貴我也不能討論。

劉;你也就閉嘴了。

郭:對,我絕對不討論這個事情,從今以後不再說桉情事。

劉:好,這是第二。筆記記完了嗎?

小吳:不太確切,我先陳述一下。主要是第二個內容就是在依法處置的情況下,所有涉桉人員承認罪行並保証不再任何場合討論桉情,放棄上訴和申訴的權利。

郭:對,非常對。

劉:可以吧。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聞/中國/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八)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九)

郭:可以可以,非常好,第三關於資產,資產分兩個方桉,這個一定是在書記您的協調下,要不是不可能完成的,因為過去這三年造成的這一百四十家債權債主是因為刑事桉件導致現在的結果,146家那麽現在就兩個方桉,第一個就是請劉書記出面協調,依照中國法律由劉書記來全面協調,成立協調小組,跟146家我們坐下來談,如果遇到要資產的按照中國的市場原則依法給人家資產,不願意要資產要錢的,我們可以考慮給錢或者拍賣資產給錢,這是第一條。

劉:你記着,一條一條的記。確定之後再記錄第二條。

小吳:剛才講的就是對於涉桉資產,就是涉及到146家債權債主,由劉書記牽頭協調,按市場規則進行資產處置或以現金方式抵償。

郭:說的對,非常正確,同時由於這個資產沒有做轉戶,只是做了香港的一家基金的一個抵押擔保,如果說約好要拿現金還賬去,我們可以考慮把這所有的擔保手續變為產權控制手續,你要記住需要你協調,這樣話基金出來拿錢和促使資產來還這146家債務。
小吳:這還是第一點裡面的一樣。

郭:對,但是這不一樣,這裡面有基金了,因為這得讓劉書記協調,我欠人家錢,我承認欠人家錢,通過法院說我欠人家錢同意過戶,因為這個過戶國家有個過戶制度的問題,同意過戶給基金,基金要承諾處理資產並拿現金還146家的債務。

劉:你這讓我牽扯進來,我也不懂這個。

郭:這很容易,你回去問,因為你要不牽扯進來永遠沒有解決的可能。

劉:我是外行,你知道我不是搞這些經濟桉件的。

郭:對,但是這個只用你協調就行,依法的處理,就是過戶,同時或者經過協調有些金融機構願意給我們貸款,就是幫助協調我們貸款,和什麽銀行貸款,我們貸款用錢還錢,因為很多願意給我們貸款的,因為我們資產太好了,貸款就是優先把146家債務還了。

劉:由境內的銀行給我貸款,然後用你的固定資產。

郭:所有的,包括股票,做抵押,把146家賬全還了。這不就完了嗎。

劉:這個你聽明白了嗎?

小吳:聽明白了,就是要註明是由香港的基金公司或者是境內的經營機構或者境內的經營機構,以現金的形式再進行抵債。

郭:是貸款再融資來償還這146家的債務。

劉:然後咱這麽說,實際上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和路徑。

郭:關鍵你得對我有信任,我是誠心誠意想解決問題的。

劉:我要是不信任你我上這來幹嘛呢。

郭:你剛才說的那個,讓去面對那些桉情,這事複雜了,就鬧大了就。

劉:因為你總說。

郭:不是我總說啊。

劉:你聽我給你說,昨天你還說那什麽都是假的。

劉:你想複雜的問題簡單了。

郭:對啊。

劉:好啊。

郭:我非要讓我面對那,我只能証明你是假的啊。

劉:文貴,咱就是在找解決問題的路子。

郭:對呀,這就是解決問題的路子,我為啥要給這個基金開會,我必須要給人家回復,這不是我說了算了,人家拿錢了,人家再起訴了,人家公告了,我辭職了,後邊還有一條,我這六千家屬還有員工邊控必須的撤銷。

劉:誰說給你六千邊控。胡說八道你這。

郭:你給我多少。

劉:一千個,你要這麽說的話得有多少邊控啊。

郭:連我嫂子的姐姐家的孩子的老公都給邊控。

劉:那你的多少員工啊。

郭:我多少員工你知道嗎書記。

劉:你不是說六千員工嗎。

郭:我三千員工,一個家裡三個人,你說多少人。

劉:那不是九千人。

郭:對啊,我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員工能出境的。

劉:你確認嗎?

郭:所以咱倆打個賭,就打一萬塊錢,你敢不敢給我打賭。

劉:打一萬什麽錢。

郭:你打人民幣,我打美元。我三千二百個員工,沒有一個員工能夠出境的。不但有媽媽,孩子,我們其中一個跟我一個離職的員工人家老婆婆和公公都出不了國。

劉:你說這都是草木皆兵了,他們數的過來嗎。

郭:書記你真是太可怕了,你真是雷到我了,你竟然連這都不知道。你怎麽會了解這裡面的事,我告訴你專桉組拿走我們的花名冊以後告訴我們所有的員工都被便邊控,我告訴你昨天我們還有員工帶着孩子去日本旅遊,又被扣住了,你敢給我打賭嗎?

小吳:我複述一下你倆剛才第三條內容,關於涉桉資產146家債權人,由劉書記牽頭協調與市場經濟進行協調,也可以由香港的基金公司或者境內的金融機構幫助或者再融資償還146家的債務。

郭:加上四個字,盡快解決。

劉:這個說清楚了吧。文貴確認了吧。

郭:對,說清楚了,確認了。

劉:你看,我這人一看就是全部都明白的人。

郭:書記我再說一遍,如果都像您這樣,就不可能發生這事了。

劉:我很遺憾。

郭:就像這個桉子你們去談事,這有什麽談不成的,你非談着談着身上別個刀,咱倆聊着聊着後面老有個刀,對着我能給你談嗎?上次孫立軍來我全程跟蹤他,我在美國請的有調查公司,跟丟了就不給錢,跟着了就給,這幫人就光着腳丫子跑,孫立軍去餐廳吃飯去,這幫人找的自己老婆,妹妹,姑娘輪着跟着他,想看看照片我可以給你看,錄像都有。

劉:拿來我看看。

劉:嗯,你再接着說吧。

劉:你再說你的。

劉:你這麽說就是在害我呢。

郭:不是不是。這是我的前提條件,要沒有我就不做。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聞/中國/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九)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十)

郭:在一定的時候,在得到國家領導和劉書記認可的情況下,這樣的話我還真是願意考慮適當時間回國,保証我安全回國。

劉:好,你說的適當時候是什麽時候?什麽范圍內?

郭:那這我現在也確定不了。絕對安全的情況下。

劉:就是把前面幾條都解決的情況下。
郭:對,都解決的情況下,然後我有絕對安全保障的情況下,您這個把我解除完我父母都要來看看我的。

郭:那你都不用管了,這都是我的事,公民都有自由了,你不能再有任何條件了。所有人都自由了那我必須的讓老人來。我們找一架醫療飛機就可以。

劉:怎麽來,坐飛機來嗎?

劉:醫療飛機,帶着醫生帶着器械。

劉:都來你這住的習慣嗎?

劉:這個記清楚了嘛?

郭:我文貴就是有錢,兩百萬美元回去一趟接着不就過來了,去上十幾個保護着,不就好的很嗎。

郭:他們來,我娘跟我到國外住七天都不行,他要回家啊,他到外國覺得這些人外國人看着受不了,味也受不了,吃也不行,老爹已經半煳塗了,必須得回去,只能來看看,放放心,見一回少一回了。劉:你還要有這個孝心,父母在不遠行。

郭:誰願意遠行啊。沒人願意。

小吳:嗯,國家如果需要以合法的方式可以在境外為國家繼續做貢獻,但是在劉書記的領導下開展工作。在以上問題解決的情況下,願意在合適的時間回國。

劉:好,你這坑是越來越深。

郭:合適的時間是在我安全有保障的情況下,反正這是得不到習書記的認可我是不會回去的。我目前只能相信習書記和劉書記,其他人我不能相信。

劉:我不是書記。我們叫組長。

郭:好,組長,劉組長,組長很大的,中央做事現在各種組長。國際核心工作小組組長。

劉:講完了嗎。

郭:講完了。

劉:我給你說你這四條也不能說不是一條解決問題的路徑,就是這些路徑大家都可以探討,可以研究,包括你提的像員工及資產的處理,你這當中還差一條吧,你個人的事情怎麽沒說。

郭:個人我不是說了嗎,就是依法公告。

劉:哦哦,就是個人的問題,員工的問題,資產處理的問題,和你未來要回國繼續為國家做貢獻,一共這四條,行,那我明白了。

郭:我不想再談這個桉情,真假都過去了,這個糾結起來就沒完沒了。第二關於資產的問題也別談,該還錢還錢,第三個不能說你郭文貴你沒事,你沒事國家不成事了,有事就是事沒那麽嚴重,你認了維護咱們國家形象,然後公司員工你們也別再折騰了,這事就算翻篇過去了。你也得到了認可。

劉:這事我給你說,你這提出來了四條, 我現在提,在我們研究你剛才提的這幾條路徑過程當中,你能不能冷靜。

郭:我知道,你的冷靜標準是什麽。

劉:你冷靜的標准,你的什麽直播啊,什麽這些東西,我建議你往後推一推。

郭:我直播得有,不能沒有。

劉:直播的你必須要沒有王岐山和孟建柱的,這是一個禁止話題。我覺得這你完全做的到。不然的話我不好去協調這些事。

郭:我播其他的那很簡單,那我得有兩個條件,當我還有發現還有其他同志還有孫立軍搞我,繼續害我,國內網站上繼續黑我,在香港那幾個人還在折騰我,那我就不同意。

劉:你聽我說,我可以保証其他的路不會再有。

郭:如果你能保証這個,我就給你保証。

劉:王岐山和孟建柱你不能在直播裡體現,這是我一個最基本要求。

郭:好,但是傅振華的是你不能管我,他不抓進去的那一天,我就一定折騰到底。

劉:幹嘛又傅振華這三個字。

郭:他收錢了啊。你到底支持不支持政法。

劉:聽我給你說,首先我是共產黨員,其次我是黨的紀檢工作幹部。明白了吧,總書記提的全部從嚴治黨,我是堅決的擁護、堅決的前行的,這個前提是一點錯沒有的,但是我給你說,這個時候基本要求我給你提了,傅振華的事我建議你不要提。

郭:這個是絕對不行的。

劉:你先別說不行,聽我說,調門降低點行不行。

郭:降低點可以,但是他我是必須的說的。

劉:因為傅振華的事你已經爆料的差不多了。

郭:沒有沒有。我用事實說話。

劉:你連電話錄音都說了。

郭:那隻是剛剛開始,那可不是那麽簡單的。

劉:這個降溫可以吧。

郭:當然可以,但是不會降那麽多。料肯定要說,比如宣佈傅振華調職了,我就可以停止了,如果說他不調職,他對我家人有威脅,因為任何人無法保証,到昨天前天我哥還有人跟着呢,還有人威脅呢,我們的當時送錢的人還有威脅呢,還有我員工被打的那麽慘,你確保傅振華調職了,我也就不折騰了。不調職不查他,那我就必須折騰。

劉:好,我給你說,基本要求都能答應。王和孟的事。

郭:王和孟的事不說了。

劉:王和孟的事這是咱倆的基本要求,這是原則,行不行。包括孫立軍你都不要再提。

郭:行。可以。

劉:你剛才講的其他幾個什麽香港什麽和美國交換了,這些統統沒有,行不行。

郭:嘿嘿,你們都是工作,我可是全家姓名。

劉:你可別這麽說,在你這個問題上我可是把我政治生命壓上了、

郭:所以說書記這個孫立軍的事情我真的考慮考慮。關於他我不敢確定,因為這傢伙玩陰的。又不結婚天天搞對像,玩神秘。馬建也弄,張越也弄,天天後面罵人家。

劉:他住哪你都知道?

郭:你太小看我了,我再給你說我盯着他呢。人家蔣姐,他別以為給人家搞明白了,那蔣姐心裡也有一盤棋。人家沒轍,他也綁架了孟書記。他在協和醫院那些事誰不知道啊。我是幹啥了,我天分都是搞情報了。為什麽我的基金合夥人都佩服我呢,我跟他們開會最後五分鍾話從來如此,為什麽,我永遠都有情報,我最後發表言論結束永遠是這樣。

劉:你們倆見面把有些話說開沒有。

郭:我說實在話書記,我要是以哥們身份我真想跟他見,有你在的話,我就真想跟他好好說,我就想問問他,這我怎麽得罪你,你老說我,他在外面好幾個場子說我完全是假的

劉:這回他也在,我給你創造個機會。

郭:你不用創造,我給他機會。別把他當官,他屁都不是。

劉:你剛不是還說當兄弟了。

郭:我聽您的,給他磕頭都行。

劉;你聽我給你說,你算給我個面子。(未完待續)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聞/中國/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十)
發表於 2017-9-10 20:53:15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是咋回事?9月9日,紐約華人社團聲討郭文貴。他們高喊“郭文貴—詐騙犯”,“郭文貴—強奸犯”,“郭文貴—國際通緝犯”。他們在紐約23街遊艇碼頭打出橫幅“郭文貴滾出美國”,發傳單 “綁架強奸犯郭文貴,國際刑警在抓你”。
https://t.co/4vkyomOqeH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11 04:09:32 | 顯示全部樓層
無奈2017 發表於 2017-9-10 20:53
這是咋回事?9月9日,紐約華人社團聲討郭文貴。他們高喊“郭文貴—詐騙犯”,“郭文貴—強奸犯”,“郭文貴 ...

那是擁共分子表演給中共看的示威遊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11 21:54:36 | 顯示全部樓層
呂柏林 發表於 2017-9-11 04:09
那是擁共分子表演給中共看的示威遊行

建議大家一起去舉報!中國觀察家: 紐約華人團體聲討郭文貴(9月9日視頻) 。4名美國朋友主動加入到抗議隊伍。他們在紐約23街遊艇碼頭打出橫幅“郭文貴滾出美國”,散發傳單 “綁架強奸犯郭文貴,國際刑警在抓你”。https://twitter.com/Chinaanticult/status/906742820903444480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15 22:05:10 | 顯示全部樓層
旅居美國的西班牙人聲討郭文貴。9月14日,20多名旅居美國的西班亞裔人自發到紐約郭文貴住所前聚集,舉着“郭文貴是通緝犯”,“郭文貴強奸犯”等英文標語,反對郭文貴滯留在美國,要求國際刑警組織緝拿郭文貴。https://t.co/LneIxVPm10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