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88|回復: 0
收起左側

全球募捐,為邁爾斯郭先生治病!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13 20:05: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民主革命本來是一件嚴肅的事,但邁爾斯郭先生半年以來將這事搞得很不嚴肅。
    郭先生的確給死水一潭的海外民運帶來了生氣,帶來了歡樂。如今,看郭先生直播已成了民主人士的固定娛樂項目。在郭先生與夏業良、韋石等幾乎所有的海外民運大佬鬧翻時,  民運陣營產生了鯰魚效應、相互競爭。但時間一長,大家發現似乎只有郭先生才是贏家:無論多少攻擊、多少罵戰,他每天都要擺出一副微笑健身的標准Pose,來一句“親愛的推友們,你們健身了么?”,然後油頭粉面、氣喘吁吁地登場一一喝酒、吃飯、吹牛皮,開遊艇、講黃段子、縱情山水,口若懸河開始罵人,興奮異常地進行政治陰謀和性愛描述。
    不過,這些都是通過直播能看得見的,至於邁爾斯郭先生每天直播之後要吃什麼葯,大家可能就不曾曉得了。
    多年以前,邁爾斯郭先生即在香港養和醫院被診斷為“邊緣性人格障礙”。最近聽說在香港的女助理屈國嬌女士被策反,郭先生情緒暴躁、大發雷霆,其實並不僅僅是由於財務問題和沒能拿到返港簽證。根本說來,是他用來緩解狂躁的葯快吃沒了!美國醫生給的葯只治標不治本,每每想到此,郭先生便情不自禁地更加狂躁,線上線下只是一味謾罵,因為,根本停不下來!
    所以,經常有人說,邁爾斯郭先生反復無常的情緒,以及直播時的詭異氛圍令人好奇,也使人費解,但是如果大家想到他有病,其實一切就瞭然了。
    有位美國的心理學專家告訴我,邊緣型人格障礙是最難以治療的,並且如果停葯超過十天,邁爾斯郭先生的病情將不可逆轉。
    這位心理學專家還一再提醒,說仔細觀察話你可以發現,郭先生其實還有“性變態”和“表演型人格障礙”。關於這些精神疾病更具體的典型特徵,大家一定要去網絡上自行科普,以驗證我下面的描述是否正確。不過在邁爾斯郭這里,這種種精神問題恰恰結合在了一起,綜合症狀就更加嚴重了:
    1)窺視癖。其實這屬於性變態的一種。邁爾斯郭但凡與人談話必錄音、偷窺錄像成習慣,最近布萊爾、劉彥平,還有那個美國的國土安全部長Jeh Johnson都因此栽在他手裡。窺視癖尤其表現為喜歡偷看別人做愛,又稱“窺陰癖”,邁爾斯郭號稱手裡有1 8盤性愛錄像,便是他多年窺視收集的結果。愛好成癖、樂此不疲,逢人還會猥瑣嬉笑地宣稱我有誰誰誰的性愛錄像,但就是密不示人。
    2)生殖器焦慮。郭先生所有的談話,聊着聊着就會扯到生殖器,好像他手裡總是攥着那麼個玩意兒在擺弄。不管涉及哪個公眾人物,總要刻意繪聲繪色地來一段:什麼“7 8 7飛機上的高空性愛”、“玩了人家一家四代”、“帶着月經帶還要做愛”,都駭人聽聞。這也是性變態的一種,心理學上具體稱為“生殖器焦慮”,它是一種病態情結,使得無論精神發育到什麼程度,總也是繞不開這個話題。
3)安全感缺乏。郭先生的病也並非都是性變態,邊緣型人格障礙首要的症狀是缺乏安全感。病人總是有着緊張的人際關系模式,並由此轉換為對威權和暴力的極度依賴。可以看到,郭先生雖然表面風光,但根本沒有正常的人際和商業交往,其所有的交往行為都要藉助於權力和暴力掩護,只有讓強力部門、T&M偵探、保鏢和打手環顧身邊,他才敢與人說話,並且動輒就要威脅別人全家的生命安全,李友、UBS老總,還有可憐的馬蕊小姐,無數人都被他恐嚇過。   
4)情緒不穩。邊緣型人格障礙患者常常格外地理想主義、充滿快樂、令人喜愛。然而當他們被負面情緒征服時,又會感到強烈的悲痛、羞恥和丟臉,極易憤怒並且恐慌。郭先生的這種症狀太頻繁太明顯了:西裝革履、謙謙紳士,但轉念之間,屎尿臟話隨口就來;剛剛還謙遜地接受陳小平先生采訪,突然就怒氣沖冠罵人兩小時。這種情緒不穩還表現為,經常要和人賭咒發誓,極易有沖動及自毀自殘行為。所以看到郭先生一受到別人質疑,就宣稱要以“剖腹自殺”來明志,大家千萬莫要大驚小怪,畢竟,這是病。
    5)排泄物愛好。這其實是“生殖器焦慮”的延生症狀,它造成對生殖器周邊器官,例如對肛門以及其排泄物,無法忽視、頻繁提及、念念不忘。什麼夏痔瘡、張痔瘡、屎諾、韋屎,他張口就來給人起外號;什麼糞坑裡的蛆、肛門里的瘡,他時刻拿來打比方。一個億萬富豪,在每一集公開直播里都要提到肛門排泄物,連罵人都愛說:“你那張嘴都不配長一個痔瘡!"
這是何等的奇葩。
    6)露陰癖。有一個情況郭先生可能不自知,大家可以注意一下,他所謂的許晴、范冰冰、董卿、梅婷,其實都屬於同一種類型:熟女。為什麼他不提那些清新少女型的女星呢,  因為這些正是他自己性幻想的對象。他在公開直播中對她們進行性愛描述,越說越亢奮,言詞越說越露骨,正是要通過公開表演和“被觀看”,喚起自己的極度性興奮,在言語刺激的想像中迅速獲得滿足。這和喜歡在公共場所裸露生殖器和做愛是同一類病情,需要用“電擊厭惡療法"來治療。
7)自戀癖。這一般緣自從小被關心不足或寵愛過度。郭先生兄弟眾多,被關愛不足自是當然。同時他長得面目清秀、口齒伶俐,被寵愛過度也順理成章。因此產生自戀型人格是再自然不過了,郭先生的自戀症狀舉不勝舉。他連強奸馬蕊時給的理由都是:“你應該喜歡我,因為我很有魅力”。並且,他以為所有的女員工都應該喜歡自己。當然,自戀的人也往往喜歡自慰。如上條所說,他喜歡公開在鏡頭前以性幻想來自慰。
8)性飢渴。這本來不是病,但如果和自戀癖、露陰癖等結合起來,就過度而成為病了。童年的被虐待和被忽視,容易轉換為對女性的獵奇式追求。我們看到邁爾斯郭先生無休止地總是在強奸,只要興起、隨時隨地、隨便是誰,永遠需要More Sex,以滿足他反復、強烈的性渴求、性想象,僅受害女員工就達幾十人。
    9)謊話連篇。極度的自戀、極度的無安全感,加上自我認同的極度不確定,造成他時刻要以謊話來構造自己的世界,無一句不添油加醋,無一時不信口拈來,而且反應迅速鎮定,根本不需要打草稿,對着一張白紙完全就可以編出整個充滿細節的陰謀小說出來。當然,說謊是郭先生的本事。精神病人思維廣,弱智兒童歡樂多。
   《世說新語》里有個故事,說有天竹林七賢里的阮籍路過如今河南滎陽這個地方,聽說這里就是當年項羽和劉邦以楚河漢界相對峙,“大戰七十、小戰四十”的所在,於是吐了一口痰、甩下一句話就走了:“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邁爾斯郭先生,一個精神病人單挑一個國家,將來恐怕也是要留名進史書的。
    但是左思右想,還是覺得民主革命這樣搞總有些不對勁。如果弄巧成拙,在唐柏橋、趙岩諸位的扶持哄抬之下,郭先生一不小心做了民運領袖、將來的大總統,則民運豈不就成了精神病的民運?民主革命豈不成了一件很不嚴肅的事情?
為此,我覺得實有必要發起號召,建議大家來搞個全球募捐,首先得把郭先生的病治好,民運才有希望。起碼,在推翻中共之前他的葯不能停。這樣郭先生未來一個月的日子一定會好過許多,他在直播中的表現曲。才會自如和穩定許多。上自我認同的極度不確定,造成他時刻要以謊話來構造自己的世界,無一句不添油加醋,無一時不信口拈來,而且反應迅速鎮定,根本不需要打草稿,對着一張白紙完全就可以編出整個充滿細節的陰謀小說出來。
當然,說謊是郭先生的本事。精神病人思維廣,弱智兒童歡樂多。
   《世說新語》里有個故事,說有天竹林七賢里的阮籍路過如今河南滎陽這個地方,聽說這里就是當年項羽和劉邦以楚河漢界相對峙,“大戰七十、小戰四十”的所在,於是吐了一口痰、甩下一句話就走了:“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邁爾斯郭先生,一個精神病人單挑一個國家,將來恐怕也是要留名進史書的。
但是左思右想,還是覺得民主革命這樣搞總有些不對勁。如果弄巧成拙,在唐柏橋、趙岩諸位的扶持哄抬之下,郭先生一不小心做了民運領袖、將來的大總統,則民運豈不就成了精神病的民運?民主革命豈不成了一件很不嚴肅的事情?
為此,我覺得實有必要發起號召,建議大家來搞個全球募捐,首先得把郭先生的病治好,民運才有希望。起碼,在推翻中共之前他的葯不能停。這樣郭先生未來一個月的日子一定會好過許多,他在直播中的表現也才會自如和穩定許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