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449|回復: 0
收起左側

認知(十)土地公有制的不義與極權謀利者的隱患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0-17 04:40: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認知(十)」土地公有制的不義與極權謀利者的隱患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極權制度之於我們除了無盡的苦難,我們還能擁有什麼?我們既不能掌控子女的安全,也無法獲得社會為他們提供的公平環境。也不能將自己的財富轉交他們傳承,我們犧牲的青春,一生的辛勞換來的只有土地的使用權,與連蝸牛都不如的房屋七十年產權。惡棍們這種損害我們利益的制度設計,將我們置於奴役的悲慘境遇。華麗的辭藻,編織的謊言並不能使他們獲得合法性,也無法掩蓋罪行昭彰的邪惡,更難以掩飾竊取權力居於廟堂之上的心虛。惡棍們形同搶劫的土地國有簡直就是強盜邏輯的加強版,它經不起絲毫的推敲,也無法找到合理的依據。土地如果不屬於個人所有,那全體國民的境遇跟養豬場的畜生將無二致,區別只不過是范圍大小不同而已。

  土地是人類最原始的生存資源,而對土地的擁有權,最初也是先於群體,更早於政府。但因為生產力的落後,石器時代的人們為了自己的生存與幸福,以群體生產的方式勞作以維持自身的生活。群體的生產方式她不是目的,而是為達到自身幸福的手段。隨着鐵器時代(註:銅器時代根本就不存在,銅做為貴重的稀有金屬,在古代只應用於貨幣與禮器。沒有那個土豪會用來做生產的器具)的來臨,這種生產方式自然的走向了消亡。這絕對不是來自於惡棍商鞅,暴君贏政的貢獻與賜予,而是來自生產力進步自然選擇的實踐。這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個循序漸進實踐演化的過程。我們沒有必要對殘民以逞的暴君充滿感激,反而應該深切反醒扼殺自由的秦政傳統。


  但是極權制度連帝制時代殘留的土地私有權也要剝奪,這不但有違於最原始的自然權力,也與我們土地私有的傳統相悖。繼承祖輩土地、房屋的合法所有權,並做為世代傳承的財產,裡麵包含了勞動者的成果,而累積的成果個人有權將它做為遺產留給兒孫以改善他們的生活。兒孫繼承遺產的權力不但是合法的,也是合理的,除了自己的至親,還有誰更配享有這前人的財富?除非財產擁有者明確指定繼承人,要不然誰都無權剝奪這自然所賦予的個人權力。#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並沒有為前人的勞動成果做出任何貢獻的政府,他既沒有染指的合理性,也沒有繼承的合法性。以虛幻的國家或群體的名義剝奪個體的財產,其行為與盜賊並無二致。因為政府的統治權並沒有被賦予繼承他人財產的合法權力,他也不具備更改前人意志的能力。他人物品個人有自由的處置權,這是不言而喻的公理,除了禽獸與執念宗教的異教觀,沒有人會對此提出質疑。如果有組織形式的國家有剝奪他人合法財產的權力,那盜賊有組織的群體犯罪行為將具有同等的合理性。

  如果土地不屬於個人所有,那耕種的勞作者就不是農民,因為農民擁有土地的所有權,並且身份因職業的變更而自動轉換。他也不符合等而下之租地種的佃農,雖然佃農只有土地的使用權,但他並不依附於擁有土地的所有人,他們是基於契約的對等關系。兩者之間也許存在地租問題的分歧,但仍有協商妥協的餘地供其選擇,而佃農的身份也是可以轉換的,因為他的身份源於租賃土地的關系,這跟租賃房屋被稱為租客一般的正常,只不過租賃房屋本身並不能像土地一樣創造價值。農民與佃農都不是烙印般的階級定位,而是從事工作的職業稱謂。


極權制度的土地國有化實際上是用非法的手段,剝奪了個人對土地財富的所有權。抽象化的國家不過是野心家為實現自身骯臟目的,並無高明可言的政治托詞。他既不神聖也不崇高,充其量不過是使用過的手紙。國家是保障個人自由權力的組織形式,如果沒有外敵入侵急迫性的危險,任何人或任何政治團體使用國家的名義讓個人做出犧牲,都是極為可疑的行為,我們必須對此慎之又慎。“國家”(極權政府的自稱)如果瀆職違背了自身的責任,以至於得寸進尺的侵害我們作為公民的個人權力,人們就有責任改變非自由被壓迫的奴役狀態。


  被極權剝奪得一干二凈的我們,除了無尊嚴的生命與制度不公暗淡的未來以外,我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在朝不保夕的奴役狀態,我們到底還有什麼可擔憂的?即便他們武裝到了牙齒,相差的實力十分懸殊,我們也不應自暴自棄的怨天尤人,自由從來不會從天而降,更不會是來自暴君的賜予,而是前人不斷進取,後人接力鞏固的結果。當暴政侵害我們的自由時,推翻他將是我們的義務。從道義立場出發國家不能躲在主權後面迫害人權。而法律的立足點證明這屬於有組織的群體犯罪。他們施加的不義只要沒有停止,人們就不應選擇妥協,更不應該選擇忍受。#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雖然我們的處境不容樂觀,但我堅信自由一旦紮根,它就一定能破土而出。但我不相信所有出自我們中間的黨衛軍,都是甘心為犬的禽獸。我更不相信匡扶家國的軍人熱血,在他們中間沒有一絲的殘存。鐵石心腸以鎮壓父兄為榮的禽獸能有幾人?試問誰願像螺絲釘一樣被人使用,乃至報廢?退伍軍人被強拆、被打壓的殘酷現實,可以很好的說明為此付出所得的回報是什麼。獻了青春,顯子孫的愚蠢,真正的軍人應深以為恥。

  槍口對准同胞的冷血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萬世流芳還是遺臭萬年,正是軍人要做的決擇。槍在手劍在腰,當不令為賊服也,怎能甘為鷹犬而不知恥!為虎作倀,爪牙、部曲的屈辱豈能配的上守土衛民的職責。民眾無助的悲慘,祖國危難中殷切的召喚,正是軍人濟則為國爭光,不濟以死濟之之時。檢驗軍人,體現價值正在斯時,你們的倒戈對極權的打擊將是致命的,也將是成本最低最行之有效的。而保障個人權力民主化的中國,軍人盡到自己的職責後,不管他是現役或退役,他都會享有自己的榮耀,與人們發自內心由衷的尊重。望我軍人體念國民之艱辛,終結民族之危難,父兄姊妹引頸長盼久已!

  有尊嚴的官佐建功立業,名耀青史就在當下,身不由己的污點並不重要,你們的功勛足夠彌補這份缺憾,憲政民主的新政府定會通過法律程序特赦這不光彩的過往,並既往不咎曾經所犯下的罪行。享受着極權時代的非法所得,受到憲政民主社會的贊譽,你們只會有所得,將不會有所失。極權制度下你們雖有貪腐的便利,但絕無保有你們所得的安全狀態。極權制度能給予的,它隨時都能收回。

  林彪、彭德懷不可謂不位高權重,但為虎作倀的結果雖不能令人同情,但卻也不免讓人唏噓。周永康、郭伯雄更是殷鑒不遠,他們那個也非等閑之輩,論智力更非白痴。在極權運作中即便是位高權重,你也很難找到一個保全自我的平衡點。北京副市長吳晗在文革中可以算相當識實務了,但拍馬屁拍到了驢蹄上照樣被驢踢死,落的個遺笑後人的可恥下場。郭沫若即使如此作賤自己,將尊嚴良知盡數拋棄,裝瘋賣傻的結果竟是愛子郭世英、郭民英橫死的悲痛。身陷囹圄的令計劃,及其兒子令谷撲朔迷離的車禍身亡,都印證了極權無常與絕對權力雙刃的可怕。

  今天還是語錄不離手,萬歲不離口的親密戰友,誰也不敢擔保明天就不會被污為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的叛徒公賊。奴才們的榮辱存亡從來就與忠誠無關,它更多的取決於獨裁者心理變態的疑神疑鬼。極權制度雖讓你們居於廟堂之上,但卻讓你們活的連狗都不如。沒有人比你們更清楚它的邪惡本質,也沒有人像你們一樣活的如此下賤。你們不要以為狡兔三窟的海外後路就一定安全,即便不會有摩薩德般的暗殺,文明國家對你們的罪行昭彰,也不可能視而不見。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逃亡到流氓國家,但恩威並施的政治交換足夠將你們置於死地。不要忘記,當年查理一世可是通過利益交換被送上斷頭台的。是名利雙收的擁抱自由,還是冥頑不化的給極權做陪葬,這完全取決於你們最終的選擇。#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極權體制不但不會使任何人獲益,反而使用它的人也有被反噬的危險。將其覆亡如同切除身體上不斷蔓延的毒瘡,出現陣痛的短期紛亂在所難免。但這不是制度變更所引起的,而是極權制度所導致的。這好比是毒瘡的病灶危害健康,而祛除的疼痛是為病疼付出的必要代價,目的是為獲得健康一般。如果剜肉之痛不願接受,那就等毒瘡惡化壯士斷腕好了。明智的選擇是根治的時間越早,為疼痛付出的代價就越小。

  僥幸心理換來的是權力掠奪的制度腐敗,早已走入歧途的經濟畸形,國民財富被惡意加印鈔票的稀釋蒸發。權勢者斂財的苛稅搜刮將人民置於貧困的悲慘,而寧予友邦不與家奴的大撒幣,卻將人民所累積的財富以外交的行式浪費殆盡,後果卻要庶民勒緊褲腰帶。金融黑洞伴隨着資產外逃如毒瘡腐爛一般不斷的惡化,災難正在這一階段不斷發酵。他像懸在每個人頭上的定時炸彈,沒有人知道他何時會被引爆,時間已經越來越近確是無疑的殘酷現實。

  無責任心的極權制度為我們埋下的災難伏筆,惡棍們沒有解除的對策,反而愚蠢的不斷為其添加炸葯。越早解除這顆踐踏個人權力,戕害民族健康的極權炸彈,我們為此付出的傷痛代價就越小,想完全規避由極權體制所帶來的傷痛是極不現實的。無論是一廂情願的改良,還是變革天命的唯一途徑,都無法逃避極權體制遺留下的經濟與社會的整體危機,這不是變革天命所導致的結果,而是極權體制所引發的必然。

  沒有人願意為紛亂付出自身的代價,但極權體制卻讓所有的人為其付出代價。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卻因惡棍們的態度正不斷在惡化。與國民的准戰爭狀態,使他們與執念宗教反自由得心態有着微妙的相似性,如果沒有外部壓力,他是絕對不可能舍棄自己的利益,做出任何的妥協。土鱉的遺傳基因與貪婪的極權主義,可以說是垃圾的完美結合,除了反文明的執念宗教能與其媲美,再無與其匹敵者。


  我始終堅信只要我們堅守不侵害他人自由權力的自由原則,不犯政治正確敵友不分的愚蠢,民主制度就一定能讓我們再次偉大。保障個人自由權力的民主制度雖不能使人變的富有,但卻能為獲取財富創造平等機會與不受侵害的安全保障。這種自由的狀態不會自動增加個人的財富數量,卻可以為所有人提供相同的平等機會。無論人們財富數量幾何都能得到絕對的保障,沒有被無故侵害之虞的喪失危險。我們的積蓄也能以自己的方式傳承下去,而不會被巧立名目的惡棍所吞噬。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2017.10.17

拙文《認知》將不定期改新下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