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7956|回復: 1
收起左側

上海訪民孫宏萍再致2013年中共“兩會”秘書處轉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3-3-12 15:47: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上海訪民孫宏萍再致2013年中共“兩會”秘書處轉――舉報材料
舉 報 材 料

   舉 報 人: 孫宏萍,女,因伸冤被迫失業,繫上海市長寧區華陽街道戶籍居民 身份證號:320925196612135423

   被舉報機關: 1、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阿克蘇塔門監獄

    2、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阿拉爾墾區檢察院

   被 害 人:上海市“被服刑囚犯”黃炳生及其家屬

   舉報 事項:違法作為、草芥人命、包庇罪惡、拒不交代、侵害不止

   請求 事項:立案查明死因、明確責任;嚴懲罪惡、制止繼續侵害;對我家屬作出道歉、作出賠償;把黃炳生屍骨送回故鄉安葬

   事實與理由:

   我丈夫黃炳生是上海藉人,1957年生。1992年,黃炳生因“莫須有”的股票“詐騙罪”“被獲刑”10年(主次關系,此處省略上海公檢法最初枉判的根由)。1996年,黃炳生被上海提籃橋監獄轉自新疆阿克蘇塔門監獄服刑,在獄中黃炳生一直身體健康、表現積極並多次立功,卻從未獲得減刑。但這個不公從不影響黃炳生口口聲聲要在出獄後立即為自己冤獄申訴,還自己和家人清白的決心。或許是禍從口出,黃炳生一直盼到出獄指日可待的前夕的2000年6月,等到的不是公平減刑,也不是與妻兒團聚的夢想成真,更不是實現出獄伸冤的迫切願望,而是殘酷到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一切都不明不白的死亡。

   2000年8月,我突然從旁處收到一張新疆塔門監獄以平信方式寄給黃炳生旁系親戚的關於黃炳生的“死亡通知”(附證1:死亡通知)。從通知看,我除了驚悉黃炳生早於2000年6月23日所謂的“病亡”當日被匆忙土葬,一切遺物均被燒毀外,其它一概不知。根據塔門監獄慘絕人寰的處理現象,不要說法學專家,就是具有正常思維的普通人均不相信黃炳生是正常死亡。但我姑且根據塔門監獄“病亡”所稱,立即要求此責任監獄依法為黃炳生作出《醫療鑒定》並答復本人,此監置之不理。我設法找到的此監監獄長和黨委書記,他們開始在電話里還支支吾吾推說一番,後來徹底迴避我任何方法的合法要求。因此,我懷着更多的質疑轉向塔門監獄上級監管單位新疆阿拉爾墾區檢察院要求其依法對黃炳生作出《死亡鑒定》並答復本人,但此檢察院以侯樹新副檢察長為首的監察人員拖至半年年後竟答非所要編了一份關於黃炳生的“死亡情況說明”搪塞與我(附證2:黃炳生死亡情況說明),之後,同樣拒不答復我合法訴求與疑問。

   為了維護法律尊嚴和黃炳生及其家屬作為人的基本權利,我以黃炳生合法妻子的身份向新疆政府作出緊急反映和求助,同時,依法向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檢察院、法院多次提起訴訟,可訴狀所到之處均如石沉大海。無奈,我只能走間接伸冤的上訪苦旅。又萬萬沒想到,新疆和上海地方政府一直充耳不聞,逼得我被迫放棄工作、拋家棄子堅持不斷到中央政府各職責部門窗口進行專人走訪,同時向這些各職責部門的首長去專信強烈反應。年復一年,鞋子一雙雙磨出洞,訴狀一張張遞成山;黑發早雪,眼淚流干,五臟六腑都慢慢變了形;家徒四壁、債台高築;無辜幼子的身心與學習長期倍受侵害,但各級政府接訪部門和首長均如沉睡,13年來,沒有一處給我一紙起碼該有的信訪處理回復,更不用說給予立案偵查、主持公道!

   中共“十八大”前夕,新疆兩責任機關說是出於向我解釋清楚的目的,突然共同派出一個3人工作組來上海找我,可他們在仍然說不清楚,也拿不出有效證明的情況下,不是用誠懇的態度來道歉,用實際的賠償慰籍冤魂,求得黃炳生家屬諒解,而是陰謀侵害不止,竟然一面中氣十足、字正腔圓地利誘威逼,讓我要麼接受他們出於“人道”施捨給我的10萬元人民幣,賣我簽字畫押讓黃炳生死亡事件從此一了百了;要麼就等他們回去做材料“終結”我上訪。一面暗中作祟,勾結一直迫害我上訪的上海地方政府對我實施一貫的截訪控制。

   綜上所述,黃炳生從“被獲刑”,到“被死亡”在出獄前夕,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被毀屍滅跡”,冤屈接踵絕不是偶然?因為失去黃炳生當事人,黃炳生“被服刑”的不白之冤我們家屬已無法為他洗刷,可我家屬要了解黃炳生死亡真相,請求被舉報機關作出鑒定是法律賦予我們家屬的權利,也是被舉報機關的義務。根據《監獄法》有關規定,被舉報機關處理黃炳生所謂死亡事件的“處理程序”和“處理手段”明顯違法多處,黃炳生的死亡性質是明顯是死因蹊蹺的“非正常死亡”。被舉報機關憑什麼沆瀣一氣、執法犯法、草芥人命、拒不履行義務,隨意剝奪法律賦予囚犯黃炳生及其家屬的 權利,我認為憑的是腐敗不二。今在中共新一屆中央政府召告天下:堅決“依法執政,嚴懲腐敗,不管涉及到什麼人,發現一起,處決一起,決不姑息養奸,老虎、蒼蠅一起打”的執政新風之良際,我伏請當代中央政府各職責部門的青天們維護黨紀國法,盡快查處被舉報機關違法作為的千古奇冤,希望中共主持法律公正,言必行,行必果!幫助弱小伸如所請!感戴之至!

   此呈:

   中共中央2013年“兩會”秘書處轉—

   中共中央辦公廳總書記習近平

    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

    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

    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書記會王岐山

    中共中央司法部部長吳愛英

    中共中央最高檢察院院長曹建明

    中共中央國務院信訪局局長王學軍

    中國各大媒體

   舉報人:上海市冤民 孫 宏 萍

   於2013年“兩會”時期

   附呈:附證證明2份 舉報人孫宏萍信息:暫住地址:上海市安化路111弄1號301室 郵編:200050

   固 電:021—62260590 手 機:15800598599 電子郵箱:doublelong55@gmail.com
發表於 2013-3-15 16:37:43 | 顯示全部樓層

中共聳人聽聞

跪求您和各國正義人民聲援。



    各位華人朋友,抗日英雄李書良是為保衛您我的前輩和民族才壯烈犧牲的,為了使抗日英雄能瞑目跪求您轉發本文,在此替抗日英雄跪謝您了。



賣腎為抗日英雄伸冤






二戰英雄、抗日英雄、反法西斯英雄遺產被貪腐成風的中共山東鄆城官匪勾結霸佔,中共官官相護,置若罔聞。部分證據見http://space.aboluowang.com/33856/
(本文證據確鑿,可任意轉載,作者文責自負)


http://sdtgdxz.blogspot.com

(貪腐成風的中共官匪勾結霸佔抗日英雄宅基地蓋房後租給開飯店的和修汽車的)http://tw.myblog.yahoo.com/zgtgdxz

中共還有什麼不敢貪污??http://blog.udn.com/SDTGDXZ
拒貪腐成風中共,拒統一最佳證據。港澳台民眾千萬不要跟貪腐中共喝西北風!!
哪位港澳台民眾願跟如此貪腐中共喝西北風??

請求各國人民聲援,並請求各國人民監督中共政府依法歸還二戰英雄、抗日英雄、反法西斯英雄遺產、鏟除腐敗,嚴懲罪犯。


原鄆城義和里村村長初進興86-13869717059(與匪勾結、違法貪官之一)
原鄆城義和里村會計刁秀振86-15805308760(與匪勾結、違法貪官之一)
現任鄆城義和里村書記李獻剛86-13953072999(知情人)
現任鄆城義和里村村長李念磊86-15275083333(知情人)




各位領導:
   我叫徐翠雨, 64歲,系二戰英雄、反法西斯英雄、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及其遺孀徐心坤養女(附義和里村委會證明、申廠村委會證明、1977年徐心坤遺留給我的分家遺產清單及中共菏澤地委(菏澤市委前身)、菏澤地區行政公署(菏澤市政府前身)出具的關於賠償我與李書良遺孀徐心坤被文革時作為國民黨家屬抄走;204塊銀元等財物決定書(89年)證據見http://sdtgdxz.blogspot.com/

    反映鄆城義和里村原會計刁秀振等人為了報答李金文和其父將其長女刁愛雲托關系當上教師,在鄆城西環路拆遷時(當時拆一還一、房屋作價補償原則),串通當時村委、村組、鎮政府貪污腐敗、違法違紀與土匪李金文官匪勾結,致使二戰英雄遺產被官匪勾結霸佔,侵害我合法權益。
    原任鄆城義和里村會計刁秀振等人為了報答李金文和其父將其長女刁愛雲托關系當上教師,,利用手中權力受賄與腐敗胡作非為,為李金文長子李明軒和次子、偷改檔案,與派出所、鎮政府串通致使李金文長子李明軒和次子既有非農業戶口,同時還有農業戶口,騙取宅基地和農田,嚴重違法違紀。義和里附近村村民人人皆知,在土匪李金文淫威下不敢明言。新加坡和境外記者調查同樣證實了這些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 ... 02212013133904.html
   


   具體事實如下:1915年出生,祖籍山東鄆城義和里村的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青年時期恰逢日本悍然侵略我國;在民族危亡時刻當時精通外國語言的李書良在新婚18日辭別愛妻徐心坤和父母報名參加了當時的國民黨空軍(即飛虎隊);因當時抗日戰爭形勢緊迫,人才缺乏等各種因素直到1940年李書良壯烈犧牲也未能回家探親。因此英雄李書良壯烈犧牲後無直系後人,其遺孀徐心坤無奈只得領養娘家侄孫女徐翠雨為養女, 1956年起義和里村分給我徐翠雨本人二分多谷地,徐心坤與我徐翠雨(實際是其娘家侄孫女)孤兒寡母過日子。



    因李書良是國民黨軍官空軍飛虎隊隊員,文革時徐心坤和我徐翠雨作為其養女被劃為國民黨家屬、台灣家屬等,遭到非人待遇和折磨。不分青紅皂白的紅衛兵抄了我徐心坤和徐翠雨孤兒寡母的家,鍋碗瓢盆和衣服被褥等都給拿到義和李村委會,米面給撒到糞坑了,紅衛兵在院子挖地三尺挖出徐心坤埋在地下的240塊銀元、94塊現金、 83斤糧票、一疊布票等也強行拿走了。拿不走的一些衣服和小桌子、床架子都集中到院子里放火燒掉。紅衛兵把徐心坤脖子上掛上大牌子,戴上高帽子,幾個紅衛兵, 拖著每天沿街批鬥被輪番辱罵、恫嚇、拳打腳踢毆打後,徐心坤的腰、腿、胳膊被打傷致殘生活不能自理。甚至李書良親侄女們為當紅衛兵、入黨先進也經常打罵欺負徐心坤。徐心坤妯娌們(李金文母親)和李金文為欺負走徐心坤達到霸佔其財產的目的打罵欺負徐心坤更是家常便飯。徐心坤生不如死,多次欲尋短見,為洗清丈夫李書良的清白,為洗盡李氏家族屈辱毅然堅持著。
    因國民黨軍官遺孀徐心坤文革時被作為國民黨軍官、台灣家屬被打傷致殘,生活不能自理。1976年我徐翠雨結婚後把的徐心坤接到婆家申廠村去照顧。此後;30多年來我及丈夫劉金民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借貸、賣糧食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為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遺孀徐心坤治療和養老,直到徐心坤二零零二;年去世;我及丈夫劉金民為徐心坤依照風俗將其與李書良遺物(飛行帽、手槍、匕首等)安葬在義和里村蘋果園里,為其養老送終。http://sdtgdxz.blogspot.com/
     徐心坤臨終前一再囑咐我,一定想辦法找到國民黨軍官英雄李書良遺骨和下落;同時囑咐我扒出其與我當年埋在義和里村所住的屋子裡窗檯下花罐子里193塊銀元來,一部分作為其棺材錢,其餘部分作為找尋英雄遺骨和下落的經費。其三,李書良侄子李金文種我的地多年沒給我一粒米、一口水,我19棵大梧桐樹讓李金文偷賣了,村裡蘋果園每年應該分給我的蘋果都被李金文吃了…………李書良所謂的侄子李金文太不是人,早就覬覦想霸佔其財產了,一定小心李金文,別讓李金文再把銀元和房子、宅基地給弄走了等等。
     2001年後,義和里村將安葬徐心坤和國民黨軍官李書良遺物的地塊分給何風雲(李松峰之妻)家為宅基地,何風雲(李松峰之妻)和我分別數十次找李金文商量徐心坤和李書良安葬問題和英雄遺骨和下落問題。李金文置之不理。甚至於何風雲蓋牆壓在將徐心坤和李書良墳平掉,蓋牆壓在徐心坤和李書良墳墓上,李金文置之不理。因為我本人多年生活在距離事發地;20多公里的申廠村,當時不知道。
    2001年西環路拆遷時,徐心坤遺留院子被拆遷,按照當時拆一還一原則,房屋作價補償原則,當時村委和村組未認真履行審查和監督義務,致使房屋作價補償和置換宅基地被未盡到任何義務的李金文侵佔。自此,何風雲(李松峰之妻)更感到不平衡,李金文霸佔了徐心坤和李書良遺產(包括宅基地),憑啥李金文不管徐心坤和李書良任何後事??反而徐心坤和李書良在我何風雲(李松峰之妻)院子里埋葬著,耽誤我蓋房子???從此何風雲(李松峰之妻)也不讓我清明節給徐心坤和李書良燒紙了。無奈之下我又多次找李金文商量徐心坤和李書良安葬問題和英雄遺骨和下落問題。李金文再次說“有財有名就是我大爺大娘,徐心坤和李書良無財無名………我不管,別找我了”。
     李金文為了挖取我與徐心坤當年埋在義和里村所住的屋子窗檯下灰色罐子里'塊銀元來,趁西環路拆遷用推土機挖地三尺將我193塊銀元和其他財物偷偷挖走。李金文和家人為了不放過任何一塊銀元,連夜將我與徐心坤當年埋在義和里村所住的屋子屋外的土用篩子篩過,扒走我193塊銀元。是義和里村村民人人都知道的,不可否認的事實。第二天早晨我去找李金文討說法問他為何扒走我'塊銀元之事,李金文嚇得躲了起來,打其電話不接。其母親謊稱出差了,多個義和里村村民說見李金文剛才還拿著鐵鍬在挖銀元呢。
     為完成國民黨軍官李書良遺願,三零年來我跑遍中國二零多個省直轄市,花費巨資終於在南京抗日紀念館找尋到李書良遺骨和下落。不僅完成了李書良、徐心坤,而且完成了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多年來的願望。跟蹤采訪此事的媒體報道“如果不是英雄的孝女徐翠雨多年來花費巨資跑遍中國找尋到英雄遺骨和下落,山東鄆城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乃至城關鎮、鄆城縣之英雄人物將被歷史淹沒。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世世代代將永遠蒙冤受屈。鄆城人民也將蒙冤受屈《》。英雄李書良有如此孝女徐翠雨是榮之大幸。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乃至城關鎮、鄆城縣有如此孝女徐翠雨是榮之大幸。否則,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乃至城關鎮、鄆城縣不會因英雄李書良而榮光《http://fsdtg.blogspot.com/                》。”。
    2012年8月13日,我再次(也是最後一次)帶著煙酒親自到李金文書店裡商討徐心坤和李書良安葬問題和英雄遺骨和下落問題,李金文和其妻子又說,徐心坤和李書良無錢無財產不是我大娘大爺,我不管。
    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在2011年找尋到國民黨軍官英雄遺骨和下落後,我親自上書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2位常委接見並批示;;三次上書山東省委和省人民政府,山東省政府;2位常委接見並批示;菏澤市四位常委接見並批示;鄆城縣三位常委接見並批示後,多方努力下縣民政局才將英雄遺骨安葬在鄆城烈士林園。2012年11月26日為英雄送別的義和里村村民和鄆城人民見證了30多個國家政要和高官, 一160多家境外媒體為英雄獻花見證英雄偉大事跡,同時也是我多年辛苦努力的見證。
     可以說在鄆城鎮十里八村都知道的是我比親生閨女做的只好不差。因我作為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及其遺孀徐心坤養女,文革期間我和李書良遺孀徐心坤被抄家,受盡非人待遇和折磨,徐心坤也被紅衛兵毒打致殘,生活不能自理。76年我結婚當天即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徐心坤接到婆家去照顧。幾十年來,我及丈夫劉金民不惜超體力勞動,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借貸、賣糧食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為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遺孀徐心坤治療和養老,直到徐心坤2006年去世;我及丈夫劉金民為徐心坤依照風俗操辦了葬禮,為其養老送終。我及丈夫劉金民這種精神在十里八鄉成為尊老、敬老、孝敬老人典範。由於幾十年來,我及丈夫劉金民不惜超體力勞動,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借貸、賣糧食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為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遺孀徐心坤治療和養老,伴隨着我及丈夫劉金民年齡增加,身體已經累垮致殘,並患有多種疾病,完全喪失勞動能力。



     我徐翠雨雖為李書良和徐心坤養女,但對英雄遺孀徐心坤是活養死葬,我花費巨資、費盡千辛萬苦找尋到英雄李書良遺骨和下落,並花費巨資為英雄正名,協助政府將英雄遺骨安葬在烈士林園。有人說“親閨女不見得做到這樣。”然而其侄子李金文只霸佔財產,未給其一個饅頭、一碗水;更未出一分錢、耗一小時來找尋其大爺李書良遺骨和下落。尤其是徐心坤和李書良遺骨被何風雲壓在牆下多年;何風雲數十次揚言要將徐心坤和李書良遺骨撒掉,李金文置之不理也是眾目共睹的。還是我多次找到縣委、縣政府和市委、市政府以及民政局領導,民政局才多次通知鎮政府和義和里“撒掉國民黨軍官英雄李書良遺骨誰也負不起責任”。才制止了何風雲。
    綜上所述,無論法理,還是民俗,乃至目前已經完全了解國民黨軍官李書良身後事件的鄆城民政局、鄆城縣委、縣政府、菏澤市委、市政府、市民政局、山東省委、省政府民政廳領導和負責同志,乃至國外政黨領導和負責同志和了解此事的媒體和民眾,尤其是為英雄獻花的30餘國家政要和高官等皆一致認為我徐翠雨系徐心坤和國民黨軍官李書良第一繼承人。證據見http://tw.myblog.yahoo.com/fzgsdtg
    當下無論如上談及的、了解國民黨軍官、抗日英雄李書良身後事的國內()政府部門領導和負責同志和媒體 ,還是國外了解李書良身後事的政府部門政要和負責同志和媒體皆一致贊同並支持我討說法。因此我請求義和里村委對於建西環路時拆除徐心坤和李書良宅基地後置換的宅基地(當時稱拆一還一,房屋作價補償)和房屋作價補償被李金文佔用一事等給我本人一個說法。請調查核實為盼。

………………
二戰英雄、抗日英雄、反法西斯英雄李書良及其遺孀徐心坤養女徐翠雨, 64歲,
TEL︰86-05306650290郵箱fzgtgdxz@gmail.com
現住址,中國山東省鄆城縣鄆城鎮申廠村
郵編;274700     

2013年3月13

   





   


      (昨天霸佔英雄遺產的土匪李金文囂張的給我打恐嚇電話說“鄆城法院幾個領導都收了我好處,不會給你立案的。你告到哪裡也白搭,姜異康  姜大明  趙潤田  孫愛軍 王永華算什麼東西啊?上面來調查都替我打掩護。我李金文開書店有錢,鄆城鎮政府書記和鎮長都是我哥們,沒有我同意大隊是不會給你出資料的,都不敢得罪我李金文。要不然我兒子怎麼會既有非農業戶口,還有農業戶口啊。沒關系誰敢給我兒子辦雙戶口。。中共反腐和政治改革都是走過場,。再告我僱人打你,敢上訪我就讓鄆城鎮政府派人抓你。你不是不知道最近鄆城鎮政府拘留和勞教了幾十個上訪的,有些上訪的抓到精神病院關起來,反正我給鎮政府領導花錢了,你能把我李金文怎麼樣啊,你要敢上訪我就讓鄆城鎮政府拘留和勞教你”----比李雙江、李天一還猖狂的李金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