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511|回復: 0
收起左側

今鍾:人類學中的反宇宙主義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4-9-22 16:45: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鍾:人類學中的反宇宙主義

人與天斗始自何時?

無神論發展史(三)



一、神學教授創造無神論
巴伐利亞王國因戈爾施塔特大學(University of Ingolstadt)的神學教授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創造了《人類倫理的完成可能說》(Perfektibilismus)即完全可能性主義,後來創建“完全可能性主義者之會”,同年改稱巴伐利亞光明會。其組織源頭最早可追溯到中世紀的一些諾斯替教派的靈知主義。
二、諾斯替主義
1、鼻祖
根據基督教早期的傳說,認定“行邪術的西門”(Simon Magus)是諾斯底主義的鼻祖。西門直接的門徒中最著名的是門安德(Menander)。受教於他倆的是敘利亞型諾斯底主義建立者撒士尼努(Saturninus)。
2、史料
靈知派經典或稱為《拿戈•瑪第文集》(Nag Hammadi Library)是指一批在1945至1946年間在尼羅河上游一個名為拿戈•瑪第的城鎮所發掘出來的古抄本,其中包括靈知主義的抄本和其他抄本,這些著作的年份約為公元4世紀。它們為研究古代晚期的靈知主義提供了第一手資料。
3、組織
諾斯替主義起源於公元1世紀,比基督教的形成略早,盛行於2-3世紀,至6世紀幾乎消亡。它們在組織上互不相屬,並無統一的機構。但在教義上則大同小異,稱為“重知主義”,掌握這種真知的人叫做“諾斯替葛”(希臘文ghostlike,意為真知者。)
4、特點
這些“真知者”的特點是極端無知又自大到狂妄。中西文化中從來無人自稱自己是掌握了真知的“真知者”。西哲鼻祖蘇格拉底說:“我自知自己無知”。愛因斯坦說:“我並不假裝理解宇宙——它比我大多了。”中國的莊子說:“六合之外,存而不論。”
蘇格拉底說得更清楚:“宇宙無窮大,而且不斷在變化,研究宇宙得不到確定的知識”中西大智者都這樣清醒,無一人侈談人類並不明了的宇宙。從哥白尼至今,幾千年已逝,人類對宇宙源的認識仍然不過是兩種猜想:
一個是根據大爆炸理論,說宇宙是由一個極緊密、極熾熱的奇點膨脹到現在的狀態。
由於當前技術原因,粒子加速器所能達到的高能范圍還十分有限,因而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能夠直接或間接描述膨脹初始的極短時間內的宇宙狀態。從而,大爆炸理論還無法對宇宙的初始狀態作出任何描述和解釋,事實上它所能描述並解釋的是宇宙在初始狀態之後的演化圖景,不能回答創生的物質究竟從何而來?
所以又有穩《恆態宇宙論》。其致命的問題是難以解釋宇宙膨脹的事實,《穩恆態宇宙論》由英國天文學家邦迪、戈爾德和霍伊爾基於不同的思路幾乎同時提出。他們認為,宇宙是無限的,沒有開端也沒有終結,在空間上是無限的,在時間上是無始無終的,整個宇宙的圖景是無演化的。由於穩恆態宇宙模型不需要時間本身有什麼開端,因而不會遇到宇宙年齡的問題,也不必引入繁瑣的物理假設。但是,穩恆態宇宙論致命的問題是難以解釋宇宙膨脹的事實,也不能回答創生的物質究竟從何而來,在科學和哲學上都難以令人信服,所以穩恆態宇宙論便日居下風,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便很少有人相信它是宇宙的真實寫照了。宇宙真相無人能解:弦論、超弦論……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歷史證實了蘇格拉底名言:“宇宙無窮大,而且不斷在變化,研究宇宙得不到確定的知識”不愧為西哲智者第一人,形而上學之舵手。
但是這些“真知者”(諾斯替葛)三千年前就發昏:沒有宇宙,豈有人類?沒有宇宙,焉有他的生命?忘恩負義,無知地放肆攻擊生他、養他的宇宙,正應了蘇格拉底所言:“無知即罪惡”這些人共同特點是“對他的現實處境不滿”,這很像青年馬克思憤怒於曠世天才被社會埋沒,竟然沒人來拜訪他!遷恕於人類,狂怒地罵“沒有人來拜訪我!我喜歡這樣,因為現在的人類是[粗言穢語],他們是一群混蛋。”
“真知者”(諾斯替葛)走得更遠,更加離譜:因個人際遇,遷怒社會而報復宇宙:挑動人類大反宇宙,憤激無明,胡言亂語,腦殘得一塌糊塗:人反宇宙,人與天斗,如飛蛾投火,自取滅亡。且又毫無道理,無知到了可笑的地步!貽笑於大方之家。
5、成份
基督教前諾斯底思想(Pre-Christian Gnosis)——諾斯底主義是一個混雜宗教,有古希臘哲學、東方神秘宗教、基督教、埃及通神論、波斯神教等等思想,隨意將所採取的數據改頭換面,去適合他們的目的,並且其教義不停發展,常令人無可適從,信徒唯有依服某一位教主跟從。
6、典型
惡毒抨擊宇宙:
1)、對創世主的誣蔑
既然這個令自我感到極端陌生的世界的創造主不可能是真神,那麼,自然只是彰顯了它的低級,這種能量之神遠遠地低於高的神,甚至於人也能夠站在他的與神同類的靈的高度來蔑視他。
這個歪曲的神祇留下了行動的能量,但只是盲目的行動,沒有知識也沒有仁慈。
因此,這個世界是知識的反面的產物乃至於化身。它所揭示的是無明的、並因而是邪惡的力量,來源於自以為是的能量的靈,來源於統治與壓迫的意志。這個意志的無知就是這個世界的精神本質,它跟覺悟與愛毫無關系。
2)、對誰的創造物宇宙都不忠誠,不敬重:
但不論是誰創造了這個世界,人對他都不懷有忠誠,對他的創造物也不敬重。他的作品雖然不可思議地籠罩着人,但它並不為人提供可以確定道路的星座,它的願望與意志也不能為人確定人生道路。
3)、無法無天
宇宙的律法就是這種統治的律法,而不是神聖智慧的律法。
4)、宇宙無知黑暗,自我是黑暗之中的光明。
能量由此成了宇宙的主要方面,它的內在本質是無知。與此相對,人的本質是知識——對於自我與神的知識:這決定了他的處境是無知之中的潛在的知,黑暗之中的光明,這種關系乃是它異在於這個世界、在這個黑暗無垠的宇宙中沒有夥伴的根本原因。
5)、宇宙:敵意的秩序
這個宇宙沒有任何的可敬性:“這些糟糕的元素”,“這個創造主的小屋”。雖然它不失為一個宇宙(cosmos),不失為是一個秩序——但這是一種敵意的秩序,是與人的渴望格格不入的。
6)、宇宙、自然的缺陷正在於秩序的過分完善
自然的缺陷不在於秩序方面有何不足,而是在於秩序的過分完善。盡管它是無明,但它還是一個律法的體系。
7)、壓迫性的宇宙命運
但是宇宙的律法卻只是它的壓迫性的、阻礙人的自由的一面。——壓迫性的宇宙命運。
8)、神經兮兮一派胡言亂語:星宿=宇宙→仇視人類。
命運是由行星或者星宿之總體來分配的,它們是宇宙的嚴酷而敵意的律法的人格化代表。布滿星星的天空它以異己的能量與必然性的仇視的目光注視着人類。
9)、星宿=暴君=比人低級,最卑賤,蔑視它!
星宿不再與人同宗,但依然強大,它們成了暴君——受敬畏,但同時也受蔑視,因為它們比人低級,最卑賤的人也配稱為他們的兄弟。
10)、挑撥:
高貴、優越的人類被它包圍,被封閉,被暴露,極度孤苦!對它不再崇敬,不信賴,不屈服。
在這個無情的星空下,對於人的自由是有害的,在這個不再引起崇敬的信賴感的星空下,人逐步意識到他的極度孤苦。他被它包圍於它的力量,然而由於擁有高貴的靈魂而比它優越,他知道自己不是這個封閉體系的一部份,而是被莫名其妙地置於、並暴露在這個封閉的體系之中。
三、神學家的意見
早期神學家深信諾斯替的教理是荒誕不經和誤導人類的。
神學家普羅提洛來說:“毋庸置疑的是,宇宙是美的,是有形體者中最完善的”基督教的教父們非常反感諾斯替主義宇宙論的造物匠上帝之說,十分厭惡他們對《舊約》的宇宙論和人類學解讀。
在諾斯替主義的宇宙論中,其非宇宙主義的立場體現得最清楚不過:這個物質世界及其創造者都是無知的從而是惡的,屬於邪惡和黑暗的王國。首先,諾斯替主義物質等同於邪惡的基本觀念,和基督教信仰針鋒相對。
四、專家分析
有關諾斯替主義與現代性之關系問題的最著名的權威是政治哲學家伏爾格林(Eric Voegelin)與存在主義哲學家約納斯(Hans Jonas)。
約納斯認為:“諾斯替主義是人與這個世界之間的疏離以及親切的宇宙的觀念的喪失——簡言之,是人類學的反宇宙主義。
從世界觀的角度看,諾斯替主義所提出的神秘主義尤為可怕。
這種神秘主義主張滅絕人類自身的意識,追求從上頭而來的知識。當時的諾斯替主義稱只有擁有神秘真理的人才能真正得救。而從其創作的《猶大福音》更是以一種反動的態度沖擊了人們的視角和道德觀,被稱為“魔鬼的辯護書”。
神秘主義從深處探究,與人類的科學發展出現了嚴重分歧,因而諾斯替主義被神學家普遍視為異端。
諾斯替主義誠然是人類宗教改革史上大膽而又標新立異的觀點,但因其走了極端路線,強調神秘知識和挑戰神的權威,逐漸泯滅了人類的基本意識,被正統宗教如基督教、天主教等所不容。
在新約的使徒時期,這些所謂的異端就已處於萌芽狀態,其後反對基督教觀點,極端地自行編寫偽經福音書,並宣稱真理隱蔽的書卷,但通常被稱為“魔鬼的福音書”。另外,諾斯替主義認為肉體邪惡而靈體良善,進而提倡放縱肉體行淫,允許百姓在寺廟與女祭司發生淫亂,誤導了當時許多的基督信徒,這也是其於公元6世紀滅亡的主要原因。
五、傳入希臘
人反宇宙,人與天斗兩取滅亡!又荒誕不經,煽情露骨,傳入希臘,在西哲鼻祖蘇格拉底智慧真,道德善的影響下,形不成氣候。在善良的西人中沒市場;反天,反地,反人的陰謀在幕後,上不得前台:“戲還要繼續演下去!”
註:
1、人類學:(英語:anthropology)一詞,起源於希臘文“ανθρωπος(anthrōpos,人)”以及“λογος(-logia,學科)”,意思是研究人的學科。
2、話漢斯•約納斯(漢斯•尤納斯,Hans Jonas)(1903年5月10日-1993年2月5日)猶太裔德國哲學家。其核心觀點:“存在主義的解釋使得約納斯能夠進入到諾斯替主義的世界之中,反過來,他對諾斯替主義的研究又使他摸索到了當代存在主義核心的虛無主義思想模式,因為這兩種哲學運動盡管在時間上相隔遙遠,卻同具兩個根本前提:(1)否認宇宙是為了善而安排,(2)相信一個超驗的反宇宙的自我。與諾斯替主義的屬靈者那樣,“真正切己的個我”是超越於任何律法或規范之上的。然而,切己的個人不信仰超驗的上帝,因而可以着眼於開放的未來按照他自己“超乎善惡”的視野自由地創造價值。”(待續)(比較文化學引論之廾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