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6942|回復: 7
收起左側

共產魔教一大特徵:擅長欺騙,給予人們虛假希望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4-11-13 17:57: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共匪一向擅長欺騙,說一套做一套,玩兩面派,例如:

1. 抗日戰爭時期,共匪高呼“國共合作、一致抗日”,同時與日軍密切合作,共同打擊國軍;

2. 共匪未奪權前,大喊要民主,並且在延安匪統區讓不識字的農民們實行了民主普選,讓人們以為共匪真要搞民主;誰知共匪奪權後,便大搞極權專制,又泡製出各種“國情論”、“文化論”、“素質論”、“收入論”等等,以論證中國不能民主;

3. 六四之後,仍有不少六四倖存者對共匪存有幻想,原因之一是他們認為共匪頭子里“還有好人”。因為有胡耀邦、趙紫陽出來充當“好人”的角色,又有人信誓旦旦地保證“不會鎮壓”,所以即使在被鎮壓、被屠殺之後,仍有人相信共匪頭子里“還有好人”、仍然不能堅決反共。

4. 有熟悉香港共諜內情者透露,香港共諜的人數非常驚人,很多著名的民主黨派人士,平時表面上反共,其實都是共諜。他們內部有個抽簽,決定誰演“好人”、誰演“壞人”,然後在香港政壇上一直“互相鬥爭”,欺騙香港民眾。

5. 一些被共匪抓了放、放了抓,最後移居美國的“著名民運人士”,其實也是共諜,與共匪合演苦肉計,以滲透並控制海外民運。真正沒根沒底的民間民運人士,可能被共匪一抓就直接“蒸發”了,連名字你都不會知道。

以上只是稍舉幾例,類似的事例多不勝數。通過這些事例我們應認識到,共匪一直擅長玩兩面派、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給民眾製造虛假希望,使人們存有幻想而不能堅決反共。

共匪歷任頭子們都是比金像獎影帝更厲害的頂尖演員、頂級騙子。他們可以大庭廣眾之下、振振有辭地撒謊,而面不紅心不跳;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顛倒是非、黑白、善惡,堂而皇之地把他們的邪惡行為正當化;他們可以給外國領導人“坦率”、“真誠”的印象,同時毫不留情地狠狠鎮壓國內民眾......

所以國際社會和海內外華人都要吸取教訓,對於共匪,我們不要理會他們怎麼說,要看他們怎麼做;甚至對於共匪的一些“開明做法”,我們都要保持警惕(例如戰時延安地區已實現民主普選)。我們不能幾十年一直被共匪欺騙還不醒覺。


 樓主| 發表於 2014-11-13 17:58:31 | 顯示全部樓層

共匪還有一個慣用手法:拖。先許諾一個“美好未來”,然後一拖再拖,若干年後你會突然發覺,你離那個“美好未來”並沒有變近,反而變遠了。

例如共匪說:真正解決腐敗問題要多少代人、多少個十年;允許香港有公民提名需要 2017 之後再 50 年;等等。

但事實是:

中國大陸某鄉村,由於村民自發成立了監督組織,制約着村政府,已經根除了腐敗!

共匪奪權之前,在延安地區,已經讓完全不識字的農民們,用擲豆子的方法,實現了民主普選!

而相信了共匪的“畫餅”,耐心等待的結果如何?請看以下事實:

卡特中心的項目之 一是選舉觀察,包括中國的鄉鎮選舉。從1989年開始,他們在33個國家的81次選舉中派出了觀察團,每團有30到100名受過訓練、中立的觀察員。作為選舉的觀察者,觀察員分析選舉法,確認選民教育和選民注冊,評估競選的公正。中立觀察者的存在,可以阻嚇對選舉的干擾和選舉中的舞弊,讓選民覺得可以安全和秘密地投票。

觀察團只在受到被觀察國的邀請時才去觀察,他們也只在主要政黨歡迎時才會去。觀察團不會影響和干擾選舉過程,也不代表美國政府。但即使這樣,走過場的選舉如中國的所謂“鄉鎮選舉”,在上百專家的眼皮底下,還是露出了真面目。其實,了解中國和中共的人們都知道,卡特中心的選舉觀察團,不可能真正在中國工作、確認公正的選舉。因為在中共治下,這連門兒都沒有。

果不其然,這個享譽國際的選舉觀察,最終還是在中國碰了釘子。那天跟卡特中心的一個華裔研究員聊天兒,他說,中國鄉鎮選舉觀察從1988年開始,但4年前就不做了,因為做不下去了,中共政府根本不讓真正的去做。

共匪一邊許諾還權於民,一邊做着相反的事:加強愚民洗腦、加強專制、加強打壓民間維權人士。

共匪的這種“畫餅”手法,就是為了給民眾製造虛假希望,讓民眾心甘情願地與共匪“一起奮斗”,即使發覺被騙,也仍然對共匪存有幻想,不能堅決反共。共匪把“美好未來”的實現日期一再拖後,其實共匪根本沒打算兌現諾言,只想無限期地拖、無限期地騙下去!

事實上,在多黨制、議會制國家,政客一屆干不好,立馬就被選下去了,哪容他再賴在台上,拖幾十年、幾代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1-14 22:32:51 | 顯示全部樓層

從形而上的高度來看,欺騙,是惡魔的主要技能之一。在西方文化中,魔王撒殫的稱號之一就是「欺騙者」(Deceiver)。

共產魔教的最大騙局,當屬其宣揚的唯物無神的「共產主義天堂」,而貫穿於此最大騙局之中,則有數之不盡的大中小騙局,如“社會主義初級階段”、“X國特色”等等。

共產魔教的頭子們,個個都有極高的邪惡“天賦”,欺騙的技能是其中之一。而且他們使用這些“天賦”來行惡時,是完全理直氣壯、毫無愧疚的,因為共產魔教本身就是明目張膽地反道德的:
馬克思說:“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

《共產黨宣言》第一節寫道: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們(無產階級)看來全都是資產階級偏見,隱藏在這些偏見後面的全都是資產階級利益。

《共產黨宣言》第二節寫道:
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進程相矛盾的。

著名的共產國際導師,馬克思的親密戰友 Bakunin 說過:
“在這革命中,我們必須喚醒人們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們最卑鄙的激情。我們的使命是摧毀,而不是教誨。毀滅的慾望就是創造性的慾望。”

列寧說:“我們必須使用所有詭計、陰謀、欺瞞、狡詐、非法手段、隱蔽手段,並掩蓋真相。”

恩格斯於1847年被選為共產主義者同盟的委員時,恩格斯自己說:“推薦一個工人只是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薦他的人則投了票給我。”

凡信奉共產魔教者,皆道德淪喪、毫無底線,詐騙、背叛、出賣、淫亂,無所不為,包括共產“導師”馬克思、列寧、斯大林、毛澤東,以及“左王”鄧力群、劉雲山等人,無一例外。

應當認識到,共產魔教徒們的這些惡行,不僅僅是個人道德問題,還是魔教教義的要求。

共產魔教源自地下的撒殫教會,此教會要求信徒們必須犯天主教教義中的七宗罪,並永不做好事。他們通過故意犯罪、縱欲、淫亂等方式,求得與惡魔通靈。

所以,馬克思當領賞告密者出賣革命同志、斯大林毛澤東搞血腥大屠殺、中共官員們公款大吃大喝、共用情婦等問題,絕不僅僅是他們的個人道德問題。他們是在有意或無意地實踐撒殫魔教的教義,從而有意或無意地與惡魔通靈!
公款大吃大喝,正是七宗罪之一 --- 暴食。

共用情婦、共產共妻,正是源於馬克思所參加的地下撒殫教會,且正是七宗罪之一 --- 淫慾。


魔王撒殫的另一稱號是「引誘者」(Tempter)。

共匪從起家到現在的所作所為,證明它對這一稱號“當之無愧”。

共匪奪權前,用“打土豪分田地”、“民主自由”來誘惑民眾,當政後卻實行極權專制、剝奪全民財產;

共匪現在,用錢財來誘惑世界各國,針對世人的慾望,以各種花招引誘人們為其效力,在全世界擴張勢力;

有多少人,能看清共匪的真面目,能拒絕共匪的誘惑?

從前被共匪以各種奸詐手段奪去政權的中華民國,有沒有吸取教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1-14 22:34:56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1-14 22:35:47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30 06:44:04 | 顯示全部樓層
殺人指標再次證明共產黨是魔教。共產黨用人血來祭惡魔

http://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5/01/201501290859.shtml

近日,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歷史學家宋永毅主編的《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在美國出版。這部數據庫收錄了9089篇當時的原始文獻,原生態呈現了1949年中國大陸權力鼎革之後的變化——政治上的清洗,財產上的瓜分,道德上的虛偽,人倫上的扭曲。透過數據庫里的文獻,透過那些極權主義領導人冷血無情的講話,指示,報告,批復,透過報紙殺氣騰騰的社論,空洞無物,虛假造作的宣傳報道,透過內部參考,內部請示材料,透過數據,我們看到了一個淪陷的時代,無數人在絕望中掙扎的同時,一大批得勢的新貴如何蘸血狂歡,彷彿如同叢林中的土著得勝之後執掌死人的頭骨癲狂舞蹈,也如同《魔戒》之末日山下,黑暗魔君索倫整合的強獸人,半獸人的部隊,戈鋌如血,步聲勾魂,地獄的烈火把魔鬼們的兵器映照得通紅。

殺人如草不聞聲。在1950年代初,殺人竟然有了指標。當代網友們經常調侃中國有計生委,還應該有“計死委”。其實,“計死委”在1950年代就實際地運作着,只不過極權主義者永遠不會把謊言的實質撕開,“計死委”一定會包裝在諸如鎮反委,公安局之類堂皇動聽的名目下。宋永毅教授在該數據庫的總導言中指出:盡管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受難者數以千百萬計,但中共對於具體的數目卻一直是遮遮掩掩,含糊其辭。以1951年到1953年的“鎮反運動”為例,在公開的史料中我們只能模糊地得知:毛澤東最初定下的殺人運動的指標是全國“千分之一”的人口,結果很快超越,大約殺了七十萬人。但是在中共的絕密文件中,我們卻可以看到其實遠遠不止這一數字。

1955年7月1日,公安部在《1955年到1958年全國逮捕反革命分子和各種犯罪分子的計劃綱要》中承認:“歷時三年的鎮壓反革命運動期間共捕了3,585,432名,殺了753,275名”。鑒於鎮反其實並沒有停止於1953年,“到1955年第一季度為止、、、、、、共殺了765,761名。”關於真實的受害者人數和殺人比例,可能還不止上述文件中披露的數目。我們可以在1951年4月20日毛發給各大區領導的絕密電報《關於殺人比例的指示》里發見:這殺人一指標上已經升為“千分之二”了。按建國初期中國人口約四億五千萬到五億計算,應當大略有九十萬到一百萬的“反革命”被處決。這里還要指出的是:這近百萬的被殺害者還只是被公安機關經正式審判後處決的,並不包括在羈押中刑訊致死、群眾運動中私下處死和被迫自殺的人數。據《西南公安部關於第四次全國公安會議後8個月來西南鎮反基本情況及今後意見的報告》(1951年7月21日)中的統計:八個月“已殺23000”,而“連前打擊及未捕而病死、自殺等約25000”。換句話說,在不少地方非正常死亡的人數還要高於被正式處決的人數。鎮反中的受害者人數完全可能高達兩百萬人。

殺人竟然有指標,殺人指標竟然有批示,暴君和暴政千古皆有,但以冠冕堂皇的主義的名義,按比例殺人,應該是共產主義運動的獨創。在俄國文豪索爾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島》中提到蘇俄也有殺人指標,殺人指標以電報的形式在郵局間傳遞,但以暗語:肥皂指代。送多少箱“肥皂”來,即處決若干名人犯。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和科學社會主義還真是20世紀一根極權藤上的兩個瓜,納粹的集中營里焚屍爐煙火正旺,人體做成了肥皂/人皮燈罩,共產主義的古拉格/夾邊溝/勞改營處決人犯也是小菜一碟。

數據庫不僅按年代,而且按主題,可以搜索到1950年代中國的政治運動原始文獻。在主題“亂打亂殺和殺人比例”下,看到毛氏對各省鎮壓反革命的批示比比皆是,可見毛對這一工作抓得緊,抓得細,抓得深。看這一“殺人諭旨”,比研究康雍乾時代的諭旨硃批,更能窺見中國暴君們如何既要立牌坊,又要行暴政之實。從文字表面看,雖然毛氏也強調不要殺錯了,可早殺可晚殺的寧可晚殺,也去信給所謂民主人士黃炎培通報殺人狀況,但總體而言,殺字當頭,殺星高照,毛氏政權的殺人比例,比張獻忠屠川,氣派大得多,手筆大得多,人數多得多,總數目比之蒙元屠常州,長沙,比之滿清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廣州屠城,遠遠超過。

小平,漱石,子恢,劍英,仲勛同志並告一波,高崗同志:

茲將西南局4月10日電發給你們,請對其中殺人比例的問題和將殺人捕人批准權提高一級的問題提出你們的意見電告中央以便中央討論和決定。

殺人比例問題二月中央會議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殺此數的一半,看情形再作決定。現在西南已達到千分之一,中南和華東的某些省區也已達到千分之一個別地方且已超過,一般地看來華東中南及西南三大區似乎均須超過千分之一的比例才能解決問題,但超過得太多似乎不妥。-----貴州省認為不殺千分之三就不符合“准”和“狠”的原則,我則覺得按貴州人口一千萬已殺一萬三千省委要求再殺二萬二千至二萬五千,我們可以允許他們再殺一萬多一點,留下一萬多人不殺已經超過千分之二的比例已是按照貴州這樣的特殊情況辦事,已經算得上“准”和“狠”了。(引自數據庫:《毛澤東對鎮反殺人比例的指示》)

研究毛澤東的殺人指示,還應該考慮兩點:其一,似乎毛的指標比起貴州省提出的殺人千分之五的指標,顯得仁慈,但是古來暴君尤其是清朝皇帝在大案要案時,都會暗示慫恿朝廷親貴擬定對囚犯最嚴重刑罰,然後由皇帝恩准減輕一級,以示皇恩浩盪,老毛熟知古代厚黑術,這種示恩手法,焉能不知?其二,毛比起他的下屬們,眼光不僅停留在殺人立威,鞏固新政權上,也看到了帝國需要奴隸勞動力上,人都殺光了,奴隸不就少了嗎?如按千分之五殺,“西南,中南,華東三大區就有15萬人以上,是一批很大的生產力”,損失這樣一批勞動力,毛認為不值。暴君的算盤和賬本當然不會這樣算的,人頭和人血都是自己賬本上的收入和支出,得估算好平衡點/盈虧點。

人世間的謊言或許還會鍍出金邊來,但在歷史和時間的洞察下,許多謊言都會顯示其原形。殺人指示不僅讓我們洞察暴君的心態,而且還可以看見“小平,漱石,子恢,劍英,仲勛同志,一波,高崗同志”等暴君的戰友與隨從,是如何在這一暴政的大戲中演出自己“忠誠的劊子手”的角色,別忘了,在毛太祖安然躺在水晶棺的時候,他的戰友與隨從們正在分享血酬。這一殺人指示的涉及者後裔,也打造着當今中國的政治版圖,雖然高崗和饒漱石已經自殺,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在權斗中身敗名裂,但政治報償,對於其他人都是極為豐厚的。

1950年代是一個恐怖時代的開端,百萬亡靈淪為政治權力和極權實驗的犧牲品。他們大部分已經屍骨無存。他們倒斃在極權隆隆碾過的戰車後,他們的家屬/妻子兒女也大多過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許多人親人反目、父子成仇、夫妻舉報、、、、、、無數人倫慘劇伴隨政治慘劇而生。

殺人如草果然不聞聲嗎?在歷史與時間之河的黑暗深處,一定有人去追尋真相,還原史實。任何燭照極權穴窟陰森白骨的火光,任何“抓住那殺人犯/謀殺犯!”的吶喊,都會讓那些以革命的名義踐踏人權/以主義的名義推行暴政的劊子手們心驚肉跳,夜不能眠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13 16:55: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kula 於 2015-2-24 02:43 編輯

[轉貼] 東海一梟批馬克思主義


【儒眼】唯物主義哲學是一狗娘,養出了種種下位的主義:價值觀的物質主義、利益主義、利己主義、拜金主義、暴力主義;政治上的極權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有左右之別,左道側重於嗔,斗爭主義,右道側重於貪,經濟主義,都是昧於道德真義、政治正義的愚痴。

【看中國】中國的腐敗問題,根源在制度包括黨主制和公有制,更在文化即馬主義。制度之惡也根源於文化之惡。任何文化和制度都有貪官,但是,馬家文化和制度之下,貪官會特別多特別大特別黑。馬幫官員必然世界觀低劣,人生觀扭曲,必然頂不住誘惑墮入深淵---除了極少數一小撮有儒家修養者。

【儒眼】“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頭萬緒,歸根結底一句話:造反有理。”此言堪稱毛思想的結晶,並一針見血地揭了馬主義的老底:為造反提供理論依據。一切反文明、反文化、反道德、反人道、反人類的造反惡行因此而“理直氣壯”起來,各種亂臣賊子地痞流氓舉起了“光明正大”的旗幟。

【答客】打破馬主義的主導壟斷地位,是摧邪顯正的現實必要,也是物極必反的歷史必然。馬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和所謂的科學社會主義,原則錯誤漏洞百出,在大半個世紀的實踐中罪惡累累,成了中國各種政治罪惡人道災難的思想根源。

【看中國】在馬國,善是偶然,惡是必然;善是特殊,惡是普遍;善是相對,惡是絕對;善是曇花一現,惡是根深蒂固。信仰馬主義者就是馬賊,置馬主義於憲位的國家就是馬國,就是畜生國豺狼國魔鬼國。馬家在憲,所謂尊儒只能是巧言令色;馬賊當道,所謂愛國一定是自欺欺人。

【儒眼】文革有其文化背景、思想依據、制度基礎和社會土壤。大量愚民暴民的存在是其社會土壤,黨主極權制和公有制經濟是其制度基礎,集馬列商韓之大成的毛思想是其思想依據,馬主義及唯物論是其文化根源。馬主義不僅是文革、也是現中國一切內憂外患最大的思想文化根源,第一災難源呀。

【儒眼】馬克思主義者反極權反暴政,最是無知無聊。選擇馬主義,就是選擇黨主制和公有制,就是選擇唯物主義信仰和集體主義政治(所謂的社會主義道路)。這些東西就是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指導思想和政治制度。選擇馬主義,強則為賊,馬賊;弱則為奴,馬奴,這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

【答客】或問:能否說說馬克思如何鼓吹“拜權拜金利益至上”?答:馬家政治是黨天下,唯物哲學是拜物教,拜權拜金利益至上是其邏輯之必然,也是事實之已然。馬學昧於宇宙生命的本質,其唯物主義世界觀,必然導致物質主義價值觀,也必然推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等政治理論。

【主義5】或說:社會主義只是個名相,何必與之較勁?完全可以用儒家及現代的價值觀把它架空,借社會主義之名,行儒家憲政之實。答:名不正則一切不正。社會主義有其特定的哲學背景、思想基礎、政治框架和制度模式,與馬主義、黨主制和公有制水乳交融。不改社會主義之名,必無任何憲政之實。

【主義6】作為主體文化和指導思想的、擁有憲法地位的主義如果惡劣,必然導致政治無道、制度不良、社會病態和國民缺德,導致一切惡化和反常。馬主義是吾族吾國的災難源,一切內憂外患人禍天災的第一根源。驅逐馬主義,是復興儒家、拯救民族、重建中華、道援天下的前提。

【看中國】中辦國辦要求加強高校宣傳思想工作,把馬克思主義工程重點教材使用情況作為教學評估內容。這是思想領域的大倒退,這種倒行逆施,有力抵消和徹底架空了習近平有關尊孔尊儒的講話精神。古人詩雲:或有餓狼不吃人,絕無馬賊真尊孔。然哉然哉。

【儒眼】人的文化身份由信仰決定,信仰乾元為儒者,信仰佛教為佛徒,信仰上帝為神徒,信仰馬主義唯物論為馬賊和拜物教徒。唯物主義是洗腦利器,有了物質第一性的世界觀,就有肉體第一性的生命觀、物質第一位的價值觀和生產力第一位的歷史觀,就會認同社會主義邪路和共產主義空想…

【儒眼】信仰馬主義唯物主義者組成的幫派為馬幫,這是古今中外所有盜賊團伙中最可惡也最可怕的,其邪惡黑暗程度和危害的嚴重程度,一般邪教惡勢力和黑社會統統望塵莫及。馬幫在野,容易引起內亂或招來外患,在朝就更不得了,會把整個國家變成盜賊之邦和豺狼之國,無休止地坑蒙拐騙自相殘殺。

【答客】或說:讓馬克思與孔子相結合,讓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社會主義特色化,就是在努力改良馬克思主義,儒家應該支持這種改良。答:馬主義的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社會主義理論存在原則性錯誤,是不可修正和改良的,馬儒兩家的信仰、三觀、政治本質、制度模式和理想追求都存在水火不容的矛盾。

【答客】馬克思主義儒家化的努力,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馬主義的危害性,但這只能是權宜之計。以權力將儒與馬勉強拉扯在一起,將正邪善惡強制性燴成一鍋,結果是馬不馬,儒不儒,政治精神分裂,思想混亂不堪,官民無所適從。名不正,一切都無法歸正。

【看中國】馬邦人的通病是唯物質主義,輕精神而重物質,輕道義而重利益,輕責任而重享受,輕付出而重回報,甚至對親人、對兒女也是重在索取。“生兒不如生女”的說法流行,就是這種通病的一大症狀。生兒不如生女,無非是因為生女物質回報明顯或者可以多多索取耳。如此物眼,人味稀薄,枉為父母。

【看中國】傳某人回應王岐山警告時暗示,反腐實質是“搞黨內由上而下清洗”,深化改革是要“推倒”馬主義毛思想以及三個代表。王岐山應理直氣壯回答:沒錯!當今中國需要反洗腦,以中西優秀文化洗滌馬主義毛思想的毒素,反洗腦的前提就是由上而下清洗掉一批頑固不化、怙惡不悛的馬賊毛左。

【儒眼】儒門或有小人,馬家絕無君子。馬家門下,最多極權的暴君惡主和拜權的奸佞亂賊,最多傳播歪理的知識人和崇拜邪惡的老百姓,最多草菅人命和草菅己命的恐怖分子,唯獨沒有正人君子。這是拜物教的性質所決定的。真信仰馬主義者,即使有好人,也是缺乏仁智勇的小好。

【世界觀】不識道體和本性,是唯物主義與生俱來的宿疾死穴,所以只知意識的能動性,不知良知的主動性,所以唯物唯產,將物質、物產、生產力的作用放在決定性的地位。以無產有產區分階級和好壞,以共產主義為理想,着眼點都在於“產”字;社會主義道理和公有制,無非拿“產”做文章。

【儒眼】馬主義左右兩條道都是極權主義,然同中有異,左道“階級斗爭為綱”,側重於爭權;右道“經濟建設為中心”,側重於奪利。白貓黑貓論和悶聲發大財兩句話,不愧為經濟主義和物質主義的形象表達。作為最高領導人這么說,必然誤導官民,誤盡蒼生,惡果累累,後患無窮。

【儒眼】人們批判貪官惡吏時喜歡引用一句名言:滿口馬列主義,滿腹男盜女娼。這是將馬列主義視為政治正確或者等同於仁義道德了。殊不知馬學是最為邪惡反動的學說,反道德反仁義最為徹底。口中馬味重者,必無人味,更無儒味。男盜女娼是馬學洗腦的結果,滿口馬列主義必然滿腹男盜女娼。

【答客】或說:管它崇儒崇馬,只要以人為本就好。答:這無異於說,管它是君子還是盜賊,只要與人為善就好。馬家不可能以民為本,就像盜賊不可能與人為善一樣明擺着。馬主義哲學以物為本,政治以黨為本,說以人為本,既無文化道德支持又無制度法律保障,只能是巧言欺世而已。

【世界觀】決定意識的不是物質,而是良知。唯有良知不明,物質對意識才具有決定性。決定生產關系的也不是生產力,而是指導思想。無論生產力高低,只要樹立了正確的指導思想,就可以擁有良好的生產關系。

【辟馬】崇馬是最大的思想反動和政治錯誤。在馬主義的指導下,國民物化、社會異化、政治惡化就是必然的結果;在馬主義的指導下,任何好制度都無法建立,任何理想都只能是鏡花水月。“崇馬工程”作為新一輪的洗腦工程,危害巨大後患深重,不僅造成人力物力的巨大浪費而已。

【擊蒙】或說“現今馬主義只是招牌和工具而已”,而已二字好輕松,殊不知馬主義招牌緊插在黨主制和公有制之上,前者意味着權力私有化,後者意味着財產公有化。兩者緊密結合,就是人民的災難。這塊招牌是政治制度文明最大的攔路虎,無論禮制還是民主制,都被從源頭上攔截了。

【世界觀】一旦確立唯物主義世界觀和偽信仰,這個人本質上就物化了,變好很難, 變壞很容易,壞起來沒有底。幾乎所有馬官都不走正道,都“經不起糖衣炮彈的襲擊”,除了制度的鼓勵縱容,也有它們自身的原因。它們本質上早已昧心和非人化了,本來就充滿貪嗔痴,一有條件,必然三毒大發,腐惡到底。

【儒眼】五四掀起的民主主義思潮,與民主自由格格不入,滑向民粹主義是必然的。馬列主義則是極權主義和民粹主義最完美的結合,人民的旗幟舉得特別高,平等的口號叫得特別響。面對這種自成體系、自圓其說的邪說,文化品質不高的三民主義,根本無法開展有效批判,反而被惡狠狠地利用了一把。

【唯物】唯物主義視物質為第一性、第一位和第一重要,昧於形而上學,昧於“性與天道”,所以必然缺乏超越性,不能超越物質及一切存在和現象,不能正確對待它們。唯物主義者既缺乏正確的三觀,也缺乏正確的物質觀、利益觀和權力觀,目為物障、身為物役、心為物化、人為物奴、以身殉物就是邏輯的必然。

【唯物】唯物主義有三蔽:一是蔽於物而不知天,被物質遮蔽了,物障深重,不明天道、天命、天性和天理;二是蔽於習而不知本,被習性遮蔽了,惡習深重,不明本性之善和良知之真;三是蔽於現象而不知本質,錯認物質現象為本質,對宇宙生命真正的本質一無所知。

【儒判】人心敗壞,道德崩潰,很多本來不成問題的事情,都會成為問題,小問題變大問題,大問題成災難性,各種大案要案、突發事件防不勝防,警力最多也不足。而且越來越多的警察也會成為問題和麻煩製造者。在馬主義文化制度框架內,中國政治社會問題是得不到根本性解決的。

【儒眼】總有人將共產主義與大同理想相提並論,肯定共產主義的偉大。其實 “共產”這個概念就暴露了其“理想”的低劣。馬家千經萬論搞來搞去,無非圍繞着“物”和“產”兩個字轉悠,連最高理想都要以“共產”為中心。說是農民的空想都是對農民的侮辱,只能稱為三民(愚民刁民暴民)的夢想。

【看中國】比起毛家幫,什麼東突,埃塔,塔利班,紅色旅,光輝道路,基地組織,isis,奧姆真理教,泰米爾猛虎,統統都弱爆了。毛氏發動的文革和紅衛兵運動,應該正名為紅色恐怖運動,那些挖墳掘墓、打砸搶殺、草菅人命、弒師滅親的大大小小紅魔,應該正名為特恐怖分子。

【儒眼】全世界覺醒已久,唯獨中國還在迷迷糊糊喝馬尿,但遲早是要覺醒的。馬幫產生意識形態嚴重危機,是好事,說明民智有所回升,對馬主義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而馬主義的欺騙性煽動性有所降低,馬幫欺壓民眾、危害民族的作惡能力必然隨之降低。

【儒眼】絕大多數共官,兩頭中間一樣假,有權無權一樣壞,所以比較而言,“兩頭真,中間假,無權好,有權壞”的人物,值得肯定。但這種人靠不住,不可靠,依靠他們,良制良法永遠建立不起來。我們更需要這樣一種人:兩頭中間一樣真,無權有權一樣好。這才是中國的脊樑、棟梁和希望。

【儒眼】在馬邦,有權而不變壞者罕見罕聞,所以很多人就想當然的認為,一有權就變壞是人之常情。殊不知,在西方社會,有權而不變壞是官之常態;學而優則仕更是儒家政治的應然,權位越高、人品越好者,歷代儒家王朝都司空見慣。一有條件就變壞,說明人格本不健全,本質不好。

【看中國】瀏覽《讓“中國式的聰明”滾出中國》一文。“中國式的聰明”實為馬賊式的聰明,為傳統社會市井小人所不屑,只有經過馬主義熏陶培養的唯物賤民,才會不以為恥而津津樂道。這種聰明,其實是愚昧透頂,受到正常人正常社會的厭惡鄙棄排斥。

【看中國】一些人開始雙重覺醒:知道拜物教是邪教,這是思想覺醒;知道又敢於說出來,是道德覺醒。可是覺醒仍不夠徹底,把拜物教等同於邪教,太也輕描淡寫。試問古往今來,那一種邪教能夠像拜物教那樣貪婪殘酷血腥瘋狂無恥到極點,那樣自相殘殺地害死數以億計的同胞,那樣挖孔子墳掘聖賢墓?

【答客】或問:東海若為官將如何?答:如果習王有志於驅馬去毛,尊孔立儒,以仁為本,重建中華,別說做官,做侍衛我都樂意。如果要在馬主義框架下,與唯物唯權的馬賊們為伍,就算東海丟得起這個臉,歷代聖賢饒不過我,列祖列宗饒不過我,天理良知饒不過我!

【儒眼】或說:“搞經濟學的人有一個結論說,凡是不可賣的,都是因為對方出價不夠高。”這種經濟學家,應該正名為經濟主義、拜金主義者。人世間比金錢重要得多、出價最高也買不到的東西太多了。就拿我自己來說,最多的錢買不到我的一句違心之言,甚至買不到我的沉默。文若在茲天有命,盜賊雖狂奈我何。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1 08:12:42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