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593|回復: 0
收起左側

謝盛友:東德共產黨帶來的新思考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4-12-10 14:51: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謝盛友:東德共產黨帶來的新思考

【阿波羅新聞網 2014-12-10 訊】

作者:謝盛友


奧巴馬手按林肯當年宣誓時所用的《聖經》宣誓就任美國總統,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在旁公證。歐美公開宣誓,歐美就是按照《聖經》治理國家。而中國共產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鍾”,既不按照《共產黨宣言》,也不按照《論語》或《道德經》。東歐與中國大陸最大的不同還有,東歐國家哪怕是在共產黨執政的時期,私有財產是受到保護的,不但教堂沒有被摧毀,農民的耕地有地契,公民的私有房產有房契。

德國圖林根州左派黨(Die Linke)拉莫洛夫(Bodo Ramelow,1956年出生)2014年12月5日以一票之差(46 von91)當選州長,成為前東德共產黨下台後第一位極左派人物擔任的州長。左派黨的前身是東德執政黨——統一社會黨。左派黨成員在德國多個州政府中擔任重要職務,但是從未曾擔任過任何一州的州長。
拉莫洛夫發布推特說,左派黨和社會民主黨及綠黨達成協議,組成“紅-紅-綠”聯合政府,圖林根政府將以“務實、和解”作為施政政策。聯合政府協議為5年,政治分析家指出,其他州的選舉,甚至是聯邦選舉也可能會出現類似這樣的聯合執政模式。
德國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曾是牧師,前東德民權人士,東德秘密警察檔案館聯邦專員。高克表示,曾經在前東德共產黨統治下生活過的人,可能會“難以接受”一個由社會主義者領導的州政府。
民主就是如此。柏林牆倒塌25年後,左翼黨在德國東部仍然受到尊重。其他政黨與左翼黨聯合,以獲得執政地位。民眾則視之為照顧他們的政黨。此外,選民的懷舊心理也扮演着某種角色。這一切都使得東德統一社會黨的後繼者持續被接納。左翼黨在東部地區是一個政治因素,制度的更迭使其受到削弱,但並未陷入邊緣化的境地。
拉莫洛夫並非典型的左翼黨人,他身上沒有任何東德統一社會黨的歷史負擔。他來自德國西部,是新教基督徒,在經濟政策上持保守主義立場。他打破了一切對左翼黨的成見,卻理解東德的過去。德國聯邦憲法保護局曾長期關注拉莫洛夫,這位來自黑森州的反叛者,14歲就學會了打領帶。這是怎樣的一部東西德歷史!如今,他在埃爾福特當選州長。這令保守派憤怒。
在柏林牆倒塌25周年之際選民憤怒地問:拉莫洛夫的左翼黨還隱藏着多少德國統一社會黨的元素?這關繫到對左翼黨的信任程度問題。根據媒體資料了解到,圖林根州議會的左翼黨議員庫舍爾(Frank Kuschel)曾服務於前東德國家安全部。洛伊克費爾德(Ina Leukefeld)曾作為前東德刑事警察向國家安全部匯報有意圖出境者的情況。他們以及其他人成為左翼黨的歷史負擔,即便在東柏林政權倒台25年之後,仍有消極的影響。
而社民黨人如今作為圖林根州紅紅綠聯盟中的夥伴,必須面對這樣的一座舞台。迄今為止,這一話題被盡量低調處理。因為社民黨支持左翼黨,至少在政治上是有風險的。在前東德,社民黨人認為自己是異見人士和德國統一社會黨的反對者。但社民黨人希望,這既是風險,也是機遇。因為長期以來,紅綠聯盟早已不足以贏得多數。與聯盟黨聯合執政似乎成為社民黨人唯一可行的途徑。因為社民黨“大眾性政黨”的身份已經打了一半折扣,必須適應25%的選民支持率。在可預見的未來,如果社民黨希望在聯邦層面執政並任命總理,紅紅綠將成為唯一的可能。這樣的聯盟選項,對大多數德國人而言或許是一場噩夢。但這就是民主。
國民黨與共產黨的不同
傑佛遜說過,民主政治是建立在對人性不信任的基礎之上的。台灣選舉,民進黨、國民黨沒有輸贏,最大的贏家是手握選票的台灣人民。
1994年在台灣政治大學大陸研究所座談時,我說,盡管國共兩黨在組織形式上完全遵循蘇聯列寧政黨模式,但是,兩個政黨的立黨思想根本不同。孫中山當年的立黨根本是:軍政、訓政、憲政,有“還政於民”這一條。有還政於民的目標,那就說明政權現在是向人民借來使用的,將來等到機會成熟後,會還給人民。有借才有還。沒借當然不用還。這是國共立黨不同的根本。
馬克思發明了無產階級專政,這是他的理論的核心,但是無產階級作為一個階級是不能直接專政的,無產階級專政必須通過黨來實現,列寧獲得這個發明權。列寧要把黨建成一個“有組織的部隊”,一個“組織嚴密的、有鐵的紀律的黨”,並且把黨的領袖打造成獨斷專行的統治者。毛澤東則說:“工農商學兵,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蔣經國是新教基督徒,不然他不會有這么大的胸懷。根據張祖詒先生的紀念文章,“經國先生並非聖人,豈能無過?但他有認錯的謙卑,有改過的勇氣!。。。”張祖詒引述蔣經國的話說:“權柄,很容易去用它,難的是,什麼時候不去用它。”可見蔣對權力的使用多麼慎重。張祖詒回憶說,有一天,他陪同蔣經國驅車經過台北街頭,看到一家修改服裝的店鋪,掛著一幅市招,上有四個大字:“修理權威”,蔣大為贊賞,認為應得最佳廣告獎。
蔣經國先生對所謂“威權”的價值觀,不但沒有權力傲慢,而且認同“權威”是可以“修理”的。
幾十年來,台灣媒體針對中華民國歷任總統的貢獻作過多次民調,經國先生總是名列第一,滿意度曾經高達七成。他至今最令人懷念的,除了推動十大建設,改善台灣人民生活,締造經濟奇跡,使台灣“升級”之外,就是解除戒嚴令,開放報禁、黨禁,並替未來政治全面民主化鋪路。開放大陸探親,打破兩岸中斷近四十年的隔閡,促進改善兩岸關系。
蔣經國先生一生努力思考和實踐,他晚年的感言,非常值得我們後人思考和實踐,他說:“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因應這些變遷,執政黨必須以新的觀念、新的做法,在民主憲政的基礎上,推動革新措施。
中國大陸沒有蔣經國,中國共產黨不可能像國民黨一樣地和平演變。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訪問台灣,跟李登輝的智囊交談,他們說,國民黨敢於放開民選總統,國民黨內部的確認真研究過,第一次民選總統,政權仍然還在國民黨手裡。不管你如何罵李登輝“台獨”“毒台”,他畢竟寫了歷史:在中國人治下的地方完成了政黨輪流執政的第一人。不管李登輝怎麼樣,他這點自信和功勞是寫在中國人的歷史上的。
戰後1947年3月,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國情咨文,曾經表示過,要把和平演變的希望寄託在中國第四代第五代甚至第六代人身上。
東歐共產黨與中國共產黨的不同
東歐蘇聯為什麼能發生巨變,恐怕最大的因素是這里有宗教情懷。天主教東正教本來在歐洲就存在,馬克思列寧的思想是後來的,蘇東坡並沒有“巨變”,其實是恢復本來。在中國,基督教是外來的,五四中國人丟了孔子,而基督教也無法真正進入中國。
奧巴馬手按林肯當年宣誓時所用的《聖經》宣誓就任美國總統,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在旁公證。歐美公開宣誓,歐美就是按照《聖經》治理國家。而中國共產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鍾”,既不按照《共產黨宣言》,也不按照《論語》或《道德經》。
東歐與中國大陸最大的不同還有,東歐國家哪怕是在共產黨執政的時期,私有財產是受到保護的,不但教堂沒有被摧毀,農民的耕地有地契,公民的私有房產有房契。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關於私有財產范圍的規定:十三條規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合法的”?詮釋者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