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067|回復: 1
收起左側

陳禮銘:“無產階級專政——巴枯寧的洞見和馬克思的辯解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4-4 08:53: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摘自卡爾·馬克思《巴枯寧“國家制度和無政府狀態”一書摘要》,(1874年—1875年初)

【巴枯寧】我們已經表示深深厭惡拉薩爾和馬克思的理論,因為這種理論建議工人建立人民國家,即使不是把這看做最終的理想,至少也是最近的主要目的。按他們的解釋,“人民國家”不是別的,而是“上升為統治階層的”無產階級。請問,如果無產階級將成為統治階層,它將統治誰呢?就是說,將來還有另一個無產階級要服從這個新的統治,新的國家。

【馬克思】這就是說,只要其他階級特別是資本家階級還存在,只要無產階級還在同它們進行斗爭(因為在無產階級掌握政權後無產階級的敵人還沒有消失,舊的社會組織還沒有消失),無產階級就必須採用暴力措施,也就是政府的措施;如果無產階級本身還是一個階級,如果作為階級斗爭和階級存在的基礎的經濟條件還沒有消失,那末就必須用暴力來消滅或改造這種經濟條件,並且必須用暴力來加速這一改造的過程。

【巴枯寧】例如,大家都知道,賤農是不被馬克思主義者賞識的,而且是文化程度最低的,他們大概要受城市工廠無產階級的管理。

【馬克思】這就是說,凡是農民作為土地私有者大批存在的地方,凡是像在西歐大陸各國那樣農民甚至多少還占居多數的地方,凡是農民沒有消失,沒有像在英國那樣為雇農所代替的地方,就會發生下列情況:或者農民會阻礙和斷送一切工人革命,就像法國到現在所發生的那樣,或者無產階級(因為私有者農民不屬於無產階級;甚至在從他們的狀況來看他們已屬於無產階級的時候,他們也認為自己不屬於無產階級)將以政府的身分採取措施,直接改善農民的狀況,從而把他們吸引到革命方面來;這些措施,一開始就應當促進土地私有制向集體所有制的過渡,讓農民自己通過經濟的道路來實現這種過渡,但是不能採取得罪農民的措施,例如宣布廢除繼承權或廢除農民所有權;只有租佃資本家排擠了農民,而真正的農民變成了同城市工人一樣的無產者、雇傭工人,因而直接地而不是間接地和城市工人有了共同利益的時候,才能夠廢除繼承權或廢除農民所有制;尤其不能像巴枯寧的革命進軍那樣用簡單地把大地產轉交給農民以擴大小塊土地的辦法來鞏固小塊土地所有制。

【巴枯寧】或者,如果從民族觀點來看這個問題,那末假定對於德國人來說,斯拉夫人將由於同樣的原因對勝利的德國無產階級處於奴隸般的從屬地位,正如德國無產階級對本國的資產階級處於奴隸般的從屬地位一樣。

【馬克思】小學生式的胡說!徹底的社會革命是同經濟發展的一定歷史條件聯系著的,這些條件是社會革命的前提。因此,只有在工業無產階級隨着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在人民群眾中至少佔有重要地位的地方,社會革命才有可能。無產階級要想有任何勝利的可能性,就應當能夠變通地直接為農民做很多的事情,至少要像法國資產階級在自己革命時為當時法國農民所做的事情那樣多。想得真妙,工人的統治竟包括對農業勞動的奴役!但是這里恰好暴露了巴枯寧先生內心深處的思想。他根本不懂得什麼是社會革命,只知道關於社會革命的政治詞句。在他看來,社會革命的經濟條件是不存在的。由於在此以前存在過的一切發達的和不發達的經濟形式都包括了對勞動者(不論雇傭工人、農民等等)的奴役,所以他認為,在這一切形式下,徹底的革命同樣都是可能的。不僅如此!他希望,建立在資本主義生產的經濟基礎之上的歐洲社會革命要根據俄國或斯拉夫的農業民族和游牧民族的水平來進行,並且不要超過這種水平,雖然他也看到,航海造成了兄弟之間的差別。但只不過是航海而已,因為這是一切政治家都知道的差別!他的社會革命的基礎是意志,而不是經濟條件。

【巴枯寧】如果有國家,就必然有統治,因而也就有“奴役”;沒有公開的或隱蔽的奴役的統治,是不可想像的,這就是我們要與“國家”為敵的原因。

“上升為統治階層的”無產階級是什麼意思呢?

【馬克思】這就是說,無產階級不再在個別的場合同經濟特權階級作斗爭,它已經獲得了足夠的力量和組織性,能夠在同這些階級作斗爭的時候採取一般的強制手段;但是,它只能採取這樣一些經濟手段,這些手段將消除它作為雇傭工人的特性,因而消除它作為階級的特性;隨着它獲得徹底勝利,它的統治也就結束了,因為它的階級性質已經消失了。

【巴枯寧】難道整個無產階級都將成為統治者嗎?

【馬克思】舉例來說,難道在工會中,它的執行委員會是由整個工會組成的嗎?難道在工廠中一切分工和由分工而產生的各種不同的職能都將消失嗎?難道在巴枯寧的“自下而上”的結構中,就一切都在“上面”嗎?如果那樣,豈不就沒有什麼“下面”了。難道公社的全體社員將同等地管理一個“區域”的共同利益嗎?如果那樣,公社和“區域”之間也就沒有任何差別了。

【巴枯寧】德國人大約有4000萬。難道4000萬人全都將成為政府成員嗎?

【馬克思】當然啦,因為事情是從公社自治做起的。

【巴枯寧】全民都將成為管理者,而被管理者也就沒有了。

【馬克思】如果人自己管理自己,那末按照這個原則,他就不是管理自己;因為他只是他自己,而不是任何別的人。

【巴枯寧】如果那樣,就將沒有政府,沒有國家,如果有國家,就會有被管理者和奴隸。

【馬克思】這只是說:階級統治一旦消失,目前政治意義上的國家也就不存在了……

【巴枯寧】這個二者擇一的問題在馬克思主義者的理論中解決得很簡單。他們所理解的人民的管理,就是人民通過由人民選舉出來的為數不多的代表來實行管理。

【馬克思】蠢驢!這是民主的胡說,政治的空談!選舉是一種政治形式,即使在最小的俄國公社和勞動組合中也是這樣。選舉的性質並不取決於這些名稱,而是取決於經濟基礎,取決於選民之間的經濟聯系,當這些職能不再是政治職能的時候,(1)政府職能便不再存在了;(2)一般職能的分配便具有了事務性質並且不會產生任何統治;(3)選舉將完全喪失它目前的政治性質。

【巴枯寧】由全民選舉人民代表和“國家統治者”的普選權

【馬克思】和目前意義上的全民是一樣的東西,都是幻想

【巴枯寧】——這就是馬克思主義者以及民主學派的最新成就,——都是謊言,它掩蓋着少數管理者的專制,更危險的是,它好像是所謂人民意志的表現。

【馬克思】在集體所有制下,所謂的人民意志就會消失,而讓位與合作社的真正意志。

【巴枯寧】因此結果是:少數特權者管理絕大多數的人民群眾。但是,馬克思主義者說,這個少數將是工人。

【馬克思】在哪裡說的?

【巴枯寧】是的,大概是過去的工人,但是一旦他們變成了人民的代表或者人民的統治者,他們就不再是工人了。

【馬克思】就像目前的工廠主並不因為當了市政委員會的委員就不再是資本家了一樣。

【巴枯寧】他們將從“國家”的高度來看一切普通的工人:他們將代表的,已經不是人民而是他們自己和他們想管理人民的“野心”。誰懷疑這一點,誰就完全不了解人的本性。

【馬克思】如果巴枯寧先生哪怕是對工人合作工廠的管理者的地位有所了解,他關於統治權的一切狂想就徹底破滅了。他會不得不問自己:在這種工人國家(如果他願意這樣稱呼它的話)的基礎上,管理職能能夠採取什麼形式。

【巴枯寧】但是這些當選人將是具有堅定信仰的,而且還是博學社會主義者。

在拉薩爾派和馬克思主義者的文章和演講中經常使用的這些名詞

【馬克思】——博學社會主義這個名詞從來沒有使用過,科學社會主義也只是為了與空想社會主義相對立時才使用,因為空想社會主義力圖把新的囈語和幻想強加於人民,而不把自己的認識領域局限於研究人民自己進行的社會運動;參看我反對蒲魯東的那本書——

【巴枯寧】本身就證明,所謂的人民國家不是別的,而是由真正的或冒牌的學者所組成的一個新的人數很少的貴族階級非常專制地管理人民群眾。人民是沒有學問的,這就是說,他們將完全從管理的操勞中解放出來,將完全被當做被管理的畜群。多麼美好的解放呵!

馬克思主義者感覺到了這個矛盾,由於意識到:學者的管理是世界上最沉重、最令人難堪的、最令人屈辱的管理,它盡管具有一切民主的形式,但將是實實在在的專政,因此人們便想這個專政是臨時的、短暫的,以此來聊以自慰。

【馬克思】不,我的親愛的!工人對反抗他們的舊世界各個階層的階級統治必須延續到階級存在的經濟基礎被消滅的時候為止。

【巴枯寧】他們說,他們唯一的心願和目的是從經濟上和政治上教育人民,提高人民〈咖啡館里的政客!〉,使人民達到這樣的程度,以致任何管理很快都將變得不需要,而國家本身在喪失了政治的即“統治的”性質以後,也將變成一個經濟利益和公社的自由組織。這是一個明顯的矛盾。如果他們的國家真正是人民的國家,那末為什麼要把它廢除呢?如果為了人民的真正解放而必須廢除國家,那末他們又怎麼敢把它稱為人民的國家呢?

【馬克思】撇開想在李卜克內西的人民國家(那完全是用來反對“共產主義宣言”等等的一種胡說)這個問題上做文章的企圖不談,這里只有一個意思:由於無產階級在為摧毀舊社會而斗爭的時期還是在舊社會的基礎上進行活動的,因此還使自己的運動採取多少同舊社會相適應的政治形式,——所以,在這一斗爭時期,無產階級還沒有建立起自己的最終的組織,為了解放自己,它還要使用一些在它獲得解放以後將會失去意義的手段;由此巴枯寧先生便得出結論說,無產階級最好不採取任何措施,而只等待……普遍清算的日子——末日審判的到來。通過同他們的論戰〈這場論戰顯然早在我反對蒲魯東的那本書和“共產主義宣言”問世以前,甚至早在聖西門以前,就已經進行了:好一個逆序法!我們使他們認識到,自由或者無政府狀態(巴枯寧先生僅僅是把蒲魯東和施蒂納的無政府狀態翻譯成野蠻的韃靼方言罷了),即工人群眾自下而上的自由組織(胡說八道!)。

發表於 2015-4-19 14:27:52 | 顯示全部樓層
       所謂的人民國家不是別的,而是由真正的或冒牌的學者所組成的一個新的人數很少的貴族階級非常專制地管理人民群眾。人民是沒有學問的,這就是說,他們將完全從管理的操勞中解放出來,將完全被當做被管理的畜群。多麼美好的解放呵!——歷史和現實證明了這一論斷的無比偉大與正確,且中共國仍在繼續證明。

另:“學者”一詞似乎翻譯有誤。早年曾讀過馬克思批判巴古寧的文章,記得大概是說管理者或威權(掌權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