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438|回復: 1
收起左側

擊殺訪民和法官離職潮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6-8 17:06: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刊於香港《開放雜志》6月號
                             擊殺訪民和法官離職潮
                                                       作者:鄭恩寵
     全國龐大的信訪系統實際上取代公檢法,是很不正常的現象。等於第二次砸爛自己的「公檢法」。習近平卻對黨內外批評「黨大於法」的巨大聲浪,斥為「政治陷阱」、偽命題。各地法官紛紛離職。司法改革舉步維艱。

5月2日,黑龍江訪民徐純合帶82歲母親上訪,在慶安火車站與警察發生爭執,竟被警方開槍擊斃。
     五月以來,國務院每天發一份重磅文件,幾乎都是應對民怨沸騰的「老大難」問題,主要是城市落戶難、基層公務員晉升難、看病貴、寒門出貴子難、政府門難進事難辦、打車難和網速慢、網費貴等。李克強多次怒批中國是「處長專政」,任何中央文件到處長一級都被拖延或「自選節目」;中紀委高官還怒批「科長專政」。其實鄧小平、朱鎔基在位時,也曾怒批「處長專政」已屬常態。
    據官網五月十一日報導:《習近平關於全面依法治國論述摘編》已出版,首次公開了習講話報告、批示、指示等三十多篇。其最核心內容是今年二月二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專題研究班上講話》。習斷然超越中共以往領導人一直迴避的「黨大還是法大」問題,認為這是個「政治陷阱」,是一個偽命題,處理得好黨興、國家興;處理得不好,則黨衰、國家衰。習的原話是:「黨大還是法大,是一個政治陷阱,是一個偽命題。對這個問題,我們不能含糊其辭、語焉不詳,要明確予以回答。」
    習講話後,眾多官媒認為,提這個問題是「向黨發動進攻」;「妄圖否定共產黨領導」。今天中國大陸絕大多數國人和中共黨員,包括法官在內都在關注並言談「黨大還是法大?」無疑這是習在自己政治生涯中一大敗筆,與大多數人對立起來。

事件引起北京訪民抗議。中國有數千萬訪民,各地龐大的公檢法不能解決問題,這是全世界沒有的黨大於法造成的怪事。
                                                     法官大量流失,信訪代替公檢法   
     近五年來,中國大陸流失法官達九千人,上海平均每年流失法官六十七人。2013年流失74人,2014年為86人,而這部份法官通常是40至50歲的業務骨幹。2015年一季度,上海法院有105離職,其中法官18人。
    上海政協委員裘索博士在今年「兩會」時提出,對法官要大幅度不低於上海市政府廳、局級幹部薪酬的一點五倍制定法官薪酬 、待遇。裘委員稱,調查了全球法官薪酬待遇,美國法官是公務員的五點一倍,英國是六點四八倍到十三倍,日本是二點一五倍。中共要求法官固守清貧,為生計而奔波的同時,公正高效行使國家審判權,無疑是加速法官離職的原因。
    據《南華早報》二月九日文,2008-2012年間北京招錄了法官2052人,但流失348人。江蘇更為嚴重,同期共有2000多法官辭職。廣東同期有超過1600名法官離職。據四月《21世紀經濟報導》,今年將有200名北京法官離職。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黃斌稱,2014年北京有100多法官離職,2015年離職法官超120人;2016年,仍將有180人。
    江西省自2008年以來,有500多名法官離職,福建省每年至少有一百多名法官離職。江蘇省南通、徐州、揚州等地,一些郊縣法院工資低於市區法院3-5成。2012年來無錫共有20多法官辭職。陝西省大批法院招不到法官,最終通過省委組織部選調才解決「法官荒」。
中國為何法院立案難?「民告官」勝訴難?這也與法官大量「怠工」和「罷工」有關。中共大規模開設了「信訪」,實為上訪管道,導致民眾「信訪不信法」和「信上不信下」。中共此舉事實上第二次砸爛了自己的「公檢法」,上次是在「文革」期間。法院以不受理,少受理案件,將矛盾推向政府的信訪部門並看其笑話,你信訪官的收入比我高,晉升比我快,權力比我大,看你有多大能耐解決社會矛盾?法院即使受理了案件,還是要按上級的意圖判案,許多當事人拿了判決書就上訪。法官在旁看其笑話並「坐山觀虎鬥」,看當事人如何與政府博弈?當政府難以應對數千萬人上訪時,當局又將「洪水」推回法院。
                                            法院30天「有案必立」改革沒法落實

    2014年11月,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全面依法治國的決定》。要求:改革法院案件的受理制度,變立案審查制為立案登記制。最高法院於當月成立了立案改革調研組,先後到北京、山東等地,召開有二十多家高級法院、十七家中基層法院參加的五個座談會。聽取了地方法院法官、法學家、律師的意見,徵求了全國人大、中央政法委、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中國法學會等單位意見。調研情況並不樂觀,各級法院法官壓力本來就不小,有的法院一年就有幾百件積案,但法官一年也就二百多個工作日。
    今年四月一日,習近平主持中央深改組第十一次會議,通過《關於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記制度改革的意見》,並以最高法的名義對外發佈。同月十三日,最高法審判委員會1647次會議通過《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登記立案若干問題的規定》。各地法院收到這兩份原則性文件到五月一日實施,只有三十天時間。最高法要在十五天內出具體文件,再剩下十五天緊急培訓各級法院;而面向各級法院、相關部門、專家徵求意見,幾乎同時進行。每天,各方回饋的資訊中不無分歧,有人認為按一些國家的法律和政策的要求,就很難立案。最終決定對違法起訴或訴求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所訴事項不屬法院主管等六類案,不予登記立案。
    五月二十一日《瞭望東方》週刊,刊登了《三十天,最徹底的改革如何落地》一文,最高法院立案庭庭長姜啟波談「立案登記制」出臺前後。該文透露,最高法調研確定,不屬法院主管範圍的事件(如信訪矛盾),也要登記,「但可以駁回立案」。姜啟波拿過一個卷宗說,「有許多這樣的行為,比如移民安置問題、上山下鄉導致的問題、計劃生育問題……」,如果當事人堅持起訴,「也會受理」。
     五月一日後,中國大陸各級法院「駁回上訪案的登記受理」,決非是姜啟波的信口開河和個人主張。該決定的最後一輪審閱是由全國人大法工委進行,修改後,最高法還進行了一輪修訂,姜啟波說,參加論證共有兩百人。面對洶湧的上訪潮,法院再次「依法」將其案件擋在門外。而習近平主政後,發了數十份文件,不受理涉法和越級上訪案,數千萬訪民的問題結果還是法院和政府兩不管,最終發生了黑龍江省慶安縣火車站警察擊斃訪民的事件。
                                        慶安訪民徐純合被擊斃事件

    5月2日,發生在黑龍江省綏化市慶安縣火車站一起警察槍擊事件,導致當地農民徐純合身亡。路人用手機拍攝上網後,引發了中國大陸網路輿論抨擊怒潮。即便在五月十四日,官方通過中央電視臺視頻和新華社多篇報導,但仍未平息人們心中的質疑和怒火。
    但官方媒體《新京報》、《京華時報》、《財新週刊》、《新聞晨報》等所透露的細節,被擊斃的農民徐純合屬訪民、網民和基督徒。據報道:「徐母權玉順(82歲)回憶,五月二日早上,徐純合對她說:「媽呀,我的心情不好,想去金州老嬸家看看,散散心」。此後,徐帶母親和三個孩子(大女兒七歲、兩兒子分別為五歲、六歲)一起來到慶安火車站,買了兩張票,到大連金州K903次。
    當天16時14分發車。徐為何要在開車前四小時堵住車站口?徐母表示,當時應該是徐怕村裡不讓走,就生氣了。徐母曾經數次帶三個孩子到北京、大連乞討,曾到國務院民政部希望讓三個孩子進福利院,後來縣裏認為三個孩子不符合進福利院的條件,只能是全家享受低保,但官媒引用慶安縣信訪局幹部話,徐從未上訪過。那麼一個82歲又屬文盲的老人,如何帶三個孩童到北京上訪,到民政部告狀?期間的路費,食宿從哪裡來?是誰在背後安排的,除徐本人之外還有誰?
徐被警察擊斃後,其母立即得到20萬元補償,在當地中醫院免費看病,之後安置在敬老院,三個孩子進福利院,精神病的妻子進精神病院安置。當地政府為何要迅速作出此善舉?熟悉中國大陸的百姓可知,要得到一項政府福利,不知要申請多少次?跑斷多少路?蓋上幾十或幾百個公章?時間不知要等待多少年?官方此舉無非是想撲滅網上快速傳播的怒火,掩蓋其事實真相,還有更合理的解釋嗎?據官方統計,黑龍江省每年總人口減少50萬許,人口流向更富裕地區,貴州省實際常住人口比戶籍少了600萬……
中國大陸現有流動人口2.3億,在社會轉型中,流動人員中每天都有大量與社會秩序衝突的案例,但「錯不應死」和「罪不至死」。
警察向訪民開槍是否與嚴控宗教有關?
    綜合財新週刊等報導:「近幾年,徐迷上電腦,在網路世界裏好友頗多。他至少有三個QQ號、兩個微信號、一個陌陌號、此外還有新浪、騰訊微博。他給自己一個QQ空間起名為「微微塵土一顆」。
    在黃鑽QQ號中,從2010年1月到2015年4月,徐共發了497條,多數是轉發歌曲、圖片和宗教內容、還有多條向網友和教友求助的內容。

    我熟悉上海數百個訪民,大多數是初中以上文化,從40歲開始上訪至今已有十年以上,但多數網路操作技能不如徐。徐是否在網路世界知道政府開設了解決生活困難更「寬廣」的上訪管道?據官媒報導,徐經常去鐵力的大教堂,試圖在教會找到心靈的歸宿,曾在教堂打更,參加教會活動,有時喝多了就在教堂裏睡。2012年1月23日,徐在QQ中發了一條動態(禱告):「請弟兄姐妹為我家人代求,我愛人(李秀芹,神經分裂症,現稍有好轉),我媽媽胸口痛,沒法帶孩子,我過了正月15要去鶴崗煤礦幹活(原因是孩子要上學了,沒有學費)。求神給我開通道路,能使我的工作順利,因為我知道,凡是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在此謝謝弟兄姐妹為我代求,願神賜福你和你們的家人」。
     我在上海認識基督徒數百人,很少見到教友在網上有這麼通順的禱告語。聯想習近平主政過的浙江省,已拆了幾百家教堂和十字架,最近杭州也開始拆十字架了,或許警方擊斃徐純合並非屬孤立的事件。
    中國大陸人心向背已大勢所趨,習新政的重點無非是防「人亡政息」。香港與內地已無法切割,香港立法會投票否決「假普選」,也屬順情順理。人們不難理解習近平為何要緊急將三類年青人拉入統戰對象(留學生、網路青年意見領袖和民營經濟新一代)。
    觀察中國問題說難也不難,關鍵是接地氣。尤其是年青一代每天在想什麼,幹什麼?還要關注高層每天密集發佈的文件、批示和講話,不僅要聽其「話」,還要聽其「音」,觀其行。
(2015-5-25上海)


發表於 2015-8-7 06:55:26 | 顯示全部樓層
惡心!上海陳恩寵無恥造謊言傍名人自編自導“抄家秀”
-------------------------------------------------------------------
鄭恩寵律師家被搜查
(博訊2015年07月18日發表)
    據上海人士來自鄭恩寵律師親友所提供的信息:7月17日上午9時-9時30分,上海市公安局一名警官和六名閘北公安分局的警官對鄭恩寵律師家進行了搜查,抄走一台筆記本電腦和4部手機。當時鄭律師太太蔣美麗正在一名警方人員的護送下到菜市場購物。     
    當天,警方出示了一份《搜查證》,鄭律師一一核對了7個警察的《警察證》後,才允許他們進屋搜查。當天,警方帶了最精密是搜查儀器,對每個角落都不放過,搜查結束後警方與鄭律師雙方簽署了《暫時扣押物資清單》。   
    警方放下話,這是全國統一行動,我們奉命行事,你不對北京律師被抓一事發聲,我們也不會來。警方同時說,你已經65歲了,知名度和經濟條件已經達到你人生的最高度,再也上不去了,何必呢?活得時間長些,看到你的敵人或對手下場不好嗎?最後有兩個警察挖苦說,你是中國曼德拉好嗎?屆時我們也沾一點光。   
    7月11日12時-23時,鄭律師家被搜查並刑事傳喚11小時,當天被搜走筆記本電腦一台和手機兩部。而後,上海民眾不停將舊電腦和手機等物資送到鄭律師家,表明上海市民聲援中國維權律師的決心。鄭律師謝謝大家,表示絕不會屈服。   
    鄭律師出獄後,已被傳喚90次,被搜查21次。向英勇的中國維權律師們致以普通公民的敬禮!   
    光鹽文   
    2015.7.18 [博訊來稿]
(此為打印板,原文網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5/07/201507181238.shtml)
---------------------------------------------------------------------
三律師絕不屈服抗爭到底
    鑒於鄭恩寵律師7月17日再度被上海警方抄家,抄走筆記本電腦一部、手機四部。7月11日被抄走筆記本電腦一部、手機兩部,生怕警方破譯密碼,自今天起鄭律的博客暫時由他的團隊操作。鄭律謝謝各方近日不停送進電腦、手機等物資,已經婉拒資金援助七千五百多元,希望各界援助被圍剿的中國律師的家屬們。
轉載來源:大紀元
    被傳喚的鄭恩寵律師曝上海幫想整他   
    中共自7月9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的全國統一部署的打壓行動,一些被傳喚過的維權律師、或仍被拘押的律師明確表態,不會屈服與退縮。有女律師還備好被抓後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網絡圖片)
    更新: 2015-07-17 08:48:50 AM
   【大紀元2015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采訪報導)中共自7月9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的全國統一部署的打壓行動,不僅引起國際輿論極大關注和西方政府表態施壓外,也激起大陸社會各界的反彈,尤其是律師界的抗爭。被傳喚的鄭恩寵律師表示:“我不怕他們,我等着他們來抓我。”仍被拘押的教授、律師陳泰和律師也表態:“不懼怕任何迫害。”有女律師還備好被抓後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
    上海幫借公安部想嚴懲鄭恩寵
    受到中共沖擊之一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接受大紀元采訪,講述了當時失蹤的過程。他說,7月11日中午12點,上海市公安局派二人上門搜查45分鍾,抄走一台筆記本電腦、二部手機,並以“偷稅、漏稅”名義將他帶到閘北分局傳喚,當時天天監視陪伴他的警察和國保都不清楚原因。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資料圖(大紀元)
    下午2點30,閘北公安局的二個國保張曉明、史金榮找鄭恩寵談話,其中姓史的已經負責看管鄭恩寵案6年。鄭恩寵說,他們繞圈子的談話方式讓他不耐煩地打斷,並問:“今天你們上級領導到底要跟我講什麼?”對方才切入主題說有二點要求:“第一從現在開始不準再關注北京律師的事情,第二不準再聲援他們。”   
    對方還恐嚇說:“如果你繼續聲援的話,領導對你的決定已經下來了,處理結果是你想像不到,我們也想像不到的。”“考慮清楚再回答”。鄭恩寵對他們說,現在就回答你,最嚴重無非就是坐牢。對方稱比這還嚴重,鄭恩寵說:“你們槍斃我?”對方趕緊稱槍斃不可能。鄭恩寵回應無期,對方表示差不多。鄭再追問,對方回覆領導決定了,就離開了。   
    一直到晚上11點,鄭恩寵被要求聽處理結果:“從明天開始不準出家門”。鄭恩寵問對方:“這算什麼我想像不到的結果,你們在玩什麼?”他還跟對方要求,你們把我家當監獄,政府應該提供伙食,這是他二年前就爭取到的權利,每天25元。對方答應,第二天鄭恩寵就回家了。   
    鄭恩寵分析:“當時警方說判無期很肯定,也不會是他們自己說,估計也是上海江澤民、吳志明的勢力在借傳遞公安部命令掃盪北京律師時,想把我狠狠整一番。他們天天軟禁我,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上海幫這次想借刀殺人,借中央把我關進去,那他們就自由了,最後沒成。”   
    他介紹,自去年中央巡視組進駐上海之後,他一直沒有被抄過家及傳喚過。這次抄家前,他已經有2個月有限的自由,可以去親戚家,逛上海的各大公園,及郊縣的景點,負責監視他的警察、保安也很高興,可以公費遊玩。      
    多因素導致維權律師遭統一部署打壓
    鄭恩寵分析,當局鎮壓北京律師,可以看出中共政權處於非常危急狀態。他說:“導火線之一是徐州槍擊案;法輪功學員現在有幾萬人訴江,我曾經說有我們維權律師的參與,可能也是這次北京律師被打壓的重要因素。中共早就想鎮壓維權律師,他們被冠五黑勢力,因此新國安法通過之後,他們成為第一個打擊對像;還有通過打擊維權律師打擊全國2,000萬訪民。”   
    他認為,中共推出國安法,沒想到遇到股災。當局拿出1,200億來救市,股市到底能不能救活還是問題,“如果救不活,共產黨就可能馬上垮台,它不堪一擊的。中共如果不把股民伺候好,它倒台更快。”
    “中共打壓維權律師不得人心”
    鄭恩寵認為,維權律師開始成為國內抗爭力量的中流砥柱。他分析,“2015年開始,大陸公民運動進一步開始募款。律師組成志願辯護團,民間力量在為律師募捐,為律師報銷吃住與交通費。因此維權律師在大陸是相當得人心的,老百姓知道,律師打官司是要成本的,很可能丟飯碗的。鋒銳律師事所主任周世鋒是相當有遠見的,個人先拿出800萬來,哪個維權律師坐牢了,你的家屬我來支持。”   
    他披露,自己失蹤的第二天,上海朋友很擔心,要給他准備錢,猜想他可能要請律師了,讓他很感動。另外他還說:“周三(15日)有訪民突然闖進我家,要給我3,000元錢,說:‘原先認識廣東的唐荊陵律師,但不知道他的地址。你是我們上海的律師,我先給你3,000元錢,你要頂住。’”   
    鄭恩寵表示,這是很好的事情,從這可以看出維權律師深深紮根在中國大地上,中共打壓律師反而不得人心了。   
    他還很有信心說:“我現在跟他們比壽命,終有一天我會看到這個體制有變革,而且我會看到大陸律師進而就走上政治舞台,退而做普通律師的這一天。律師興則國家興,中國如果沒有一大批律師進入領導層,中國永遠不可能有法治社會,永遠是法西斯專制。你報導出來,我不怕他們,我等着他們來抓我。”      
    教授級律師牢房內發聲:不懼怕任何迫害
    7月16日下午,律師覃永沛會見當事人、廣西桂林電子科技大學教授陳泰和律師,數天前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會見後,覃永沛律師向關注此事的社會各界和朋友通報了目前的情形:陳泰和被拘跟運行民決團微信群及與李和平有關,當局為使他屈服,將其與3名死刑犯關在同一囚房。陳泰和表示,他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他會抗爭到底,不懼怕任何迫害。
    徐琳律師:如果我被判刑,你就辦理離婚吧
    大陸女律師徐琳銘心志,在朋友微信圈內公布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如果我被判刑,或被關一年都沒有判刑,或失蹤一年,你就辦理離婚吧,我隨後會把離婚協議書寄給你(如果來得及寄出的話)。你保重,養育好我們的孩子。要他把我創作的那幾首歌都學會。就此。”
   責任編編輯
(2015/07/17 發表)
原文網址: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7/cba5959/39_1.shtml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