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313|回復: 1
收起左側

難以服眾的警察暴力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6-16 19:34: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刊於香港《動向》6月號
難以服眾的警察暴力

(大陸)鄭恩寵
  五月二日,發生在黑龍江省綏化市慶安縣火車站的一起槍擊事件,導致當地五十二歲農民徐純合身亡。路人用手機拍攝上網後,引發網絡輿論怒潮。即便五月十四日官方通過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多篇報道,定性徐純合襲警,但仍未平息人們心中質疑和怒火。十二位律師聯署向全國人大遞交調查報告,認為是一起警察違法對訪民採取的暴力事件。

  中共信訪制度的失敗

  當今中國一個五十二歲身患多病及殘疾農民要養三個兒女、精神病妻子和八十一歲母親有多麼不容易。徐一家多年上訪狀告無門,充分證明中共信訪(上訪)制度的失敗。

  五月四日,中共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刊登學者田先紅的文章稱,近年來,為了化解特殊疑難信訪問題,國家實施了信訪救助制度,設立了信訪疑難專項基金。不過,據我們課題組近期對全國多個地方調研的情況來看,該項制度難以從根本上解決信訪疑難問題,而助長訪民的謀利行為及地方政府的短期行為。信訪救助不斷地調整和刺激著訪民的心理預期,引發訪民追逐信訪救助的連鎖反應。從表面上看,似乎化解了一批信訪難案,但卻催生一些新的信訪難案,形成對訪民的預期激勵。隨著訪民預期和要求不斷提高,新信訪難案的化解難度變得越來越大,助長地方政府「花錢買平安」的維穩思維。一些地方還超標準進行配套,不斷擴大救助範圍。按照考核規定,信訪救助金必須在限期內使用,地方政府往往加快資金使用速度,將一些不宜救助的人納入救助範圍。最終偏離了該項制度的初衷。學者田先紅認為:「信訪救助並非長久之計,它只能是一種過渡性制度安排,今後應逐步弱化,最終應廢除」。

  中共在難以應對社會矛盾時,迅速並大規模地開設了「信訪」實為上訪的窗口,導致民眾「信訪」不「信法」和「信上」不「信下」。中共此舉是事實上第二次砸爛了自己的「公檢法」,上次是在「文革」期間。法院的法官以不受理、少受理案件,將矛盾推向政府的信訪部門並看其笑話,信訪官員的收入比我高,晉升比我快,權力比我大,看你有多少大能耐解決問題。中國法院即使受理案件後,法官只能按上級意圖判案。許多當事人拿了判決書就上訪,法官一旁「坐山觀虎鬥」,看當事人如何與政府鬥?當政府難以應對上千萬人的上訪大潮時,當局又將「洪水」推回法院。

  法官為何大批辭職?

  近年來,中國大陸法官流失九千多,上海平均每年流失法官六十七人。北京已經流失法官五百人,江西省自二○○八年以來,五百多名法官離職。江蘇省南通、徐州、揚州等地,一些郊縣法院工資低於市區法院三至五成。二○一四年一月,無錫中級法院院長時永才在人大作報告時稱,二○一二年來,無錫共有二十多位法官辭職,十八人經調動離開法院。陝西省大批法院招不到法官,最終通過中共省委組織部選調才解決「法官荒」。

  造成「法官荒」的原因,除法官在中共體制下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地位過低外,也與中共過渡開設信訪管道而削弱並打壓了法院審判解決社會糾紛有關。今年五月二十一日出刊的《瞭望東方》周刊,刊登了對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長姜啟波的訪談。該文透露,最高法院調研確定,不屬於法院主管範圍的事件(如信訪矛盾),也要登記,「但可以駁回立案」。姜啟波認為:「有許多這樣的行為,比如移民安置問題、上山下鄉導致的問題、計劃生育問題──」如果當事人堅持起訴,「也會受理」。

  人們盼望已久的五月一日法院採取登記立案制,但法院實際是採用了「駁回上訪案的登記受理」。姜啟波認為,該決定的最後一輪審閱是由全國人大法工委進行。而對民眾洶湧的上訪潮,法院再次「依法」將其擋在門外。習近平主政後,發了數十份文件,不受理涉訴上訪、越級上訪,重複上訪和被地方政府已經終結的上訪案。實質上,中共對訪民採取了行政、司法兩關門的措施,最終發生了黑龍江省安慶火車站警方擊斃訪民的事件。

  法治與警察暴力

  警察暴力是否合法是全球性問題,而中共建政以來,幾乎認定所有的警察暴力都是國家授權的合法行為,必然引起民眾的日益不滿。

  最近,好幾起美國「警察暴力」事件通過官方媒體傳到中國大陸,官方用雙重標準,揭露美國警察暴力得不到法律制裁,但對自己的警察暴力非法性隻字不提,但民眾認同的是讓事實和法治來說話。警察暴力又稱濫用武力,通常指毆打、酷刑、也指謾罵、威脅、強迫裸體檢查等心理傷害。從有現代警察的那一天起,警察暴力是否合法就屬如影相隨的問題。現代警察的特點就是以國家的名義來執法,成為法治與暴力不可或缺的部份。今天美國警察暴力一般是針對個別對象,而非是致死性質。對於不合法、不合度的警察暴力,只有頻頻曝光,對警察中的害群之馬,制度之弊進行多元化分析,最終由法院來審查警察暴力是否屬合法?這樣才能服眾,執政黨才受其民眾的信任,政府才有威望。

  中共尚未對「警察暴力」文化和相關法律進行立法研究,必然使警察非法暴力事件頻頻發生,在互聯網時代,必然大面積失去人心。
發表於 2015-8-7 06:54:06 | 顯示全部樓層
惡心!上海陳恩寵無恥造謊言傍名人自編自導“抄家秀”
-------------------------------------------------------------------
鄭恩寵律師家被搜查
(博訊2015年07月18日發表)
    據上海人士來自鄭恩寵律師親友所提供的信息:7月17日上午9時-9時30分,上海市公安局一名警官和六名閘北公安分局的警官對鄭恩寵律師家進行了搜查,抄走一台筆記本電腦和4部手機。當時鄭律師太太蔣美麗正在一名警方人員的護送下到菜市場購物。     
    當天,警方出示了一份《搜查證》,鄭律師一一核對了7個警察的《警察證》後,才允許他們進屋搜查。當天,警方帶了最精密是搜查儀器,對每個角落都不放過,搜查結束後警方與鄭律師雙方簽署了《暫時扣押物資清單》。   
    警方放下話,這是全國統一行動,我們奉命行事,你不對北京律師被抓一事發聲,我們也不會來。警方同時說,你已經65歲了,知名度和經濟條件已經達到你人生的最高度,再也上不去了,何必呢?活得時間長些,看到你的敵人或對手下場不好嗎?最後有兩個警察挖苦說,你是中國曼德拉好嗎?屆時我們也沾一點光。   
    7月11日12時-23時,鄭律師家被搜查並刑事傳喚11小時,當天被搜走筆記本電腦一台和手機兩部。而後,上海民眾不停將舊電腦和手機等物資送到鄭律師家,表明上海市民聲援中國維權律師的決心。鄭律師謝謝大家,表示絕不會屈服。   
    鄭律師出獄後,已被傳喚90次,被搜查21次。向英勇的中國維權律師們致以普通公民的敬禮!   
    光鹽文   
    2015.7.18 [博訊來稿]
(此為打印板,原文網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5/07/201507181238.shtml)
---------------------------------------------------------------------
三律師絕不屈服抗爭到底
    鑒於鄭恩寵律師7月17日再度被上海警方抄家,抄走筆記本電腦一部、手機四部。7月11日被抄走筆記本電腦一部、手機兩部,生怕警方破譯密碼,自今天起鄭律的博客暫時由他的團隊操作。鄭律謝謝各方近日不停送進電腦、手機等物資,已經婉拒資金援助七千五百多元,希望各界援助被圍剿的中國律師的家屬們。
轉載來源:大紀元
    被傳喚的鄭恩寵律師曝上海幫想整他   
    中共自7月9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的全國統一部署的打壓行動,一些被傳喚過的維權律師、或仍被拘押的律師明確表態,不會屈服與退縮。有女律師還備好被抓後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網絡圖片)
    更新: 2015-07-17 08:48:50 AM
   【大紀元2015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采訪報導)中共自7月9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的全國統一部署的打壓行動,不僅引起國際輿論極大關注和西方政府表態施壓外,也激起大陸社會各界的反彈,尤其是律師界的抗爭。被傳喚的鄭恩寵律師表示:“我不怕他們,我等着他們來抓我。”仍被拘押的教授、律師陳泰和律師也表態:“不懼怕任何迫害。”有女律師還備好被抓後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
    上海幫借公安部想嚴懲鄭恩寵
    受到中共沖擊之一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接受大紀元采訪,講述了當時失蹤的過程。他說,7月11日中午12點,上海市公安局派二人上門搜查45分鍾,抄走一台筆記本電腦、二部手機,並以“偷稅、漏稅”名義將他帶到閘北分局傳喚,當時天天監視陪伴他的警察和國保都不清楚原因。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資料圖(大紀元)
    下午2點30,閘北公安局的二個國保張曉明、史金榮找鄭恩寵談話,其中姓史的已經負責看管鄭恩寵案6年。鄭恩寵說,他們繞圈子的談話方式讓他不耐煩地打斷,並問:“今天你們上級領導到底要跟我講什麼?”對方才切入主題說有二點要求:“第一從現在開始不準再關注北京律師的事情,第二不準再聲援他們。”   
    對方還恐嚇說:“如果你繼續聲援的話,領導對你的決定已經下來了,處理結果是你想像不到,我們也想像不到的。”“考慮清楚再回答”。鄭恩寵對他們說,現在就回答你,最嚴重無非就是坐牢。對方稱比這還嚴重,鄭恩寵說:“你們槍斃我?”對方趕緊稱槍斃不可能。鄭恩寵回應無期,對方表示差不多。鄭再追問,對方回覆領導決定了,就離開了。   
    一直到晚上11點,鄭恩寵被要求聽處理結果:“從明天開始不準出家門”。鄭恩寵問對方:“這算什麼我想像不到的結果,你們在玩什麼?”他還跟對方要求,你們把我家當監獄,政府應該提供伙食,這是他二年前就爭取到的權利,每天25元。對方答應,第二天鄭恩寵就回家了。   
    鄭恩寵分析:“當時警方說判無期很肯定,也不會是他們自己說,估計也是上海江澤民、吳志明的勢力在借傳遞公安部命令掃盪北京律師時,想把我狠狠整一番。他們天天軟禁我,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上海幫這次想借刀殺人,借中央把我關進去,那他們就自由了,最後沒成。”   
    他介紹,自去年中央巡視組進駐上海之後,他一直沒有被抄過家及傳喚過。這次抄家前,他已經有2個月有限的自由,可以去親戚家,逛上海的各大公園,及郊縣的景點,負責監視他的警察、保安也很高興,可以公費遊玩。      
    多因素導致維權律師遭統一部署打壓
    鄭恩寵分析,當局鎮壓北京律師,可以看出中共政權處於非常危急狀態。他說:“導火線之一是徐州槍擊案;法輪功學員現在有幾萬人訴江,我曾經說有我們維權律師的參與,可能也是這次北京律師被打壓的重要因素。中共早就想鎮壓維權律師,他們被冠五黑勢力,因此新國安法通過之後,他們成為第一個打擊對像;還有通過打擊維權律師打擊全國2,000萬訪民。”   
    他認為,中共推出國安法,沒想到遇到股災。當局拿出1,200億來救市,股市到底能不能救活還是問題,“如果救不活,共產黨就可能馬上垮台,它不堪一擊的。中共如果不把股民伺候好,它倒台更快。”
    “中共打壓維權律師不得人心”
    鄭恩寵認為,維權律師開始成為國內抗爭力量的中流砥柱。他分析,“2015年開始,大陸公民運動進一步開始募款。律師組成志願辯護團,民間力量在為律師募捐,為律師報銷吃住與交通費。因此維權律師在大陸是相當得人心的,老百姓知道,律師打官司是要成本的,很可能丟飯碗的。鋒銳律師事所主任周世鋒是相當有遠見的,個人先拿出800萬來,哪個維權律師坐牢了,你的家屬我來支持。”   
    他披露,自己失蹤的第二天,上海朋友很擔心,要給他准備錢,猜想他可能要請律師了,讓他很感動。另外他還說:“周三(15日)有訪民突然闖進我家,要給我3,000元錢,說:‘原先認識廣東的唐荊陵律師,但不知道他的地址。你是我們上海的律師,我先給你3,000元錢,你要頂住。’”   
    鄭恩寵表示,這是很好的事情,從這可以看出維權律師深深紮根在中國大地上,中共打壓律師反而不得人心了。   
    他還很有信心說:“我現在跟他們比壽命,終有一天我會看到這個體制有變革,而且我會看到大陸律師進而就走上政治舞台,退而做普通律師的這一天。律師興則國家興,中國如果沒有一大批律師進入領導層,中國永遠不可能有法治社會,永遠是法西斯專制。你報導出來,我不怕他們,我等着他們來抓我。”      
    教授級律師牢房內發聲:不懼怕任何迫害
    7月16日下午,律師覃永沛會見當事人、廣西桂林電子科技大學教授陳泰和律師,數天前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會見後,覃永沛律師向關注此事的社會各界和朋友通報了目前的情形:陳泰和被拘跟運行民決團微信群及與李和平有關,當局為使他屈服,將其與3名死刑犯關在同一囚房。陳泰和表示,他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他會抗爭到底,不懼怕任何迫害。
    徐琳律師:如果我被判刑,你就辦理離婚吧
    大陸女律師徐琳銘心志,在朋友微信圈內公布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如果我被判刑,或被關一年都沒有判刑,或失蹤一年,你就辦理離婚吧,我隨後會把離婚協議書寄給你(如果來得及寄出的話)。你保重,養育好我們的孩子。要他把我創作的那幾首歌都學會。就此。”
   責任編編輯
(2015/07/17 發表)
原文網址: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7/cba5959/39_1.shtml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