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400|回復: 0
收起左側

小說:江澤民下場(4)谷王為奸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6-7-20 07:41: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王浙



1208070945152320-600x400-e1468780113895.jpg



谷王為奸





(說明:本文不是紀實文學作品,而是小說,內容虛構,讀者請勿做史實)

王立軍送走谷開來後,拿着沉甸甸的子彈,左思右想,怎麼能做對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違背五哥呢?最後他想通了,只要讓薄哥每晚回家睡覺,這事就好辦了。

於是,王立軍成立了一支“交警花”美女幹警隊,白天在交警隊拉練,晚上到1號樓當茶廳餐堂服務員,有文化活動時,走秀、舞會陪跳,都圍着薄書記轉。王立軍本意是想通過這些美女讓薄哥從小三、二奶中脫身,讓這些女人互相妒忌爭斗,從中讓五哥出面體面地擺平薄哥,不料,薄哥似乎對這些女人不是很感興趣,除了一二個偶爾開房服侍他之外,其他女人連陪吃次數都有限,沒有看到這些女人互相爭斗的事。王立軍也早知道,薄還特別喜歡那種白嫩圓臉、吹拉彈唱都會的帥哥,但是,要組織幾個帥哥去做這事,有點為難,王立軍終於在全市招聘中選了幾個中意的“小鮮肉”,送去給薄當勤雜員。

當得知薄帶着情人去開房後,王立軍迅速報告給谷開來,請示下一步動作。谷開來哪還等得到下一步,直追到酒店門口,被看門的擋住,谷大吼道:“我是薄夫人,有家事緊急找薄書記,你給我讓開!”警衛欠著身說道:“薄書記有吩咐,他正在休息,親媽也不準入內。”谷便在門口大叫:“薄,你沒良心的,給我出來!我替你做盡人倫絕事,你這個沒良心的。”薄氣哄哄地出來,一出門就把谷拖到一邊:“我有要緊的事,你損我是吧?”

谷掙脫他,拍著房間的門。薄只好打開房間,可是裡面的人早跳後窗溜了。谷便哭鬧道:“你這個沒良心的,當初是誰幫你在大連搞生化公司的?是誰幫你從遼寧到北京,是誰幫你在重慶闖天地的?你也要為兒子想想。”

雖然薄從大連到重慶一路升遷和政治打底,靠的是谷不少的出謀劃策,幫他做了不少事。但是,活摘器官和屍體標本的事一捅到社會上,谷可能也會身敗名裂,諒她也不敢聲張,薄不怕。但是一提到兒子,薄就投降了。因為第一個妻子生了兩個兒子,由於離婚後兩個兒子恨他,薄家未來對他倆寄不了多大希望。與谷生的兒子可是薄的命根,現在雖然托給谷開來的朋友——一個名叫海德伍的英國人在英國大學深造,但薄計劃是要他拿到學歷回國來中央任職,甚至想他接未來總書記的班。因此只要一拿兒子要挾,薄只好讓著這個凶起來像母老虎般的女人。

倆人吵著鬧着走出酒店。這時,正好有個年輕的女秘書急忙忙來向薄請示緊急工作,谷仔細瞪大眼看着他們的表情,她似乎看到那女的表情,不,不是表情,應該說是眼神,准確地說,也不是眼神,而是眉宇間有點曖昧,而且,女秘書說話嗲聲嗲氣的。谷沖上去抓住那女的頭發,“啪”一個清脆的耳光,罵道:“狐狸精!,你以為老娘不知道你藉著工作名義耍騷啊!”

那女的手上的文件掉在地上,捂著臉哭着跑開:“中央緊急文件,你們自己看吧。”

薄氣得抓住谷的頭發打,大吼道:“這個是正常工作,你發瘋了啊?”

谷開來被打得一隻眼睛青腫,另一眼睛血紅,又去找王立軍哭訴。王立軍只得安慰她。幾次長夜深談,谷養成了習慣,一有痛苦就找王傾訴。

一個雨夜,谷受傷後,喝了很多酒,在房間要王立軍陪他,王也喝了很多酒。王說:“他找情人,你不會也找男人啊?”谷哭着說:“找誰?找你啊?”王立軍說:“好啊,五哥,我對你一直都仰慕在心,誠意可泣靈鬼,不信,你摸摸我的心!”說着拿起谷的手往自己胸上貼。谷說道:“我老公可不是好惹的,你要騙我,當心丟了你的官。”王跪下道:“我為你這么多年心裡煎熬,今日難得天賜良機,只是五哥你可憐小的我,做成小的這個。”谷舉起手,張開手指:“這么好聽的話,可惜出於你的嘴,你是欠扇嘴巴子。”王笑嘻嘻地仰著臉道:“任從你打,只怕閃了你的手。”那谷早已淫心飛動,便摟起王道:“我總是不會真的打你?”王便抱住谷,向前解衣寬帶,兩人倒在床上。事情做罷,王抱着谷說:“你有心於我,我身死無怨,只是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谷摟着王說:“膽小鬼,你就怕他知道,和他一年來,還不如與你一夜快活,只要你不負於我,我自然保你陞官發財。”

“只要你五哥給我發個短信,不用寫字,就酒店的兩個字的頭寫字母,我就來這兒等你。”

當下兩個約定通姦暗號JD,地點則是這個酒店,當然隔幾次要換個地點,不然被人知曉,下次地點則由上次約會後告知。

出現在薄面前時,王還是畢恭畢敬,谷還是一本正經。薄對他們苟且之事一點不知道,況且薄這段時間為江派人物出席奧運會的排名之事忙得不可開交,也沒精力去注意谷王的些許變化。

原本是西方國家為江氏集團改善人權而向北京伸出的橄欖枝,指定2008年在北京召開奧運會,江氏集團卻藉此給共黨施政貼金,把所有北京維權人士趕出京的、控制的,搞了個凈,又花了運動會有史以來最大的資金搞慶賀。

胡錦濤原本不讓已退休的常委委員出現在開幕式的主席台上,以施臉色給江派看,削弱它們的氣焰,但是江澤民一定要求自己出席並排名第二名。為這事,擴大會議開了幾次,委員們吵翻了天。薄熙來更多的時間需要住在北京。

谷與王便有更多偷情的機會,以致市委辦里的人都知道,大家在背後指指點點,也有小聲議論的,但誰也不敢得罪他家,說給薄熙來聽。

薄熙來到北京,更多的是和曾慶紅、周永康秘密在一起,討論一件比奧運會更重大的事,就是在2012年進入常委,然後陰謀政變奪取總書記的位置。

由於胡錦濤最後妥協,除江澤民外,其他所有退休常委和現任副職均不出現在奧運會開幕式主席台上,等於向世界和國人宣告他已掌權、江派已對他不構成威脅的事實,這令江澤民非常不快,在出席儀式上列隊現身時,江澤民硬是快走了幾步,搶到溫家寶前,成了第二名,站在胡的旁邊。

江派人物都嗅到了胡對他們的威脅,於是,要緊的是商量如何在2012年換屆時全面奪權。

當時,在曾慶紅的家裡,周永康就對薄熙來說:“胡阿斗提名汪潮、栗戰書、李克強為接班人,我們讓這幾人出車禍意外死,剩下的事不就好辦了嘛。”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