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483|回復: 0
收起左側

小說:江澤民下場(5)胡溫反擊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6-7-21 14:07: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王浙



1205080210251849-600x400-e1468868760619.jpg


(說明:本文不是紀實文學作品,而是小說,內容虛構,讀者請勿作史實)

三、2009—2011年

胡錦濤邀請溫家寶、令計劃、汪潮等人在他家裡喝茶唱歌,胡錦濤說:“有高人啟示,要斬斷第二中央頭子,先從西南山城下手。”

令計劃說:“原話是‘吃掉蜀王小卒,將死二黨棋帥’。”

溫家寶想了想說:“那讓中紀委出手,王的死穴在於活摘器官與和屍體塑化成標本之罪,讓共產黨在國際上無法應付。”令計劃哆嗦了一下身子,抬頭看了眼溫家寶。

溫家寶也看了令計劃一眼說:“凡是有利的,什麼招術都可以用。”

汪潮沉默了一會兒,說:“以活摘定罪,恐引來社會恐慌,後患太大,以經濟、紀律問題治他,公、檢出面,最為妥當。”

令計劃眉毛不經意地抖動了一下,說:“賀國強是兩面派人物,不可靠。”

溫家寶說:“這個好辦。”便湊近胡說了兩句話。

於是召集了賀國強來胡宅。

胡私下單獨見他,黑著臉一聲不響扔給他一本厚厚的材料,賀國強打開一看,嚇得臉上冒汗,這是一本舉報賀國強子女貪污受賄幾億的材料。胡看差不多了,說:“我叫你私自來我這兒,也不是辦公的地方,你也不必緊張,比你們貪污多幾倍的家族多的是,這樣下去,民心失盡,亡黨日子不遠了,到時,你我日子都不好過。”

賀國強搗蒜似地點頭:“這是誣告,誣告,胡總書記為我做主啊!”

胡這才說:“比如重慶的薄、王,就是讓我們過不好日子的人,你近身來。”賀國強貼到胡身邊,胡對他竊竊私語了一陣,期間,令計劃進來,站在門口,也沒聽清。

賀國強如雞啄米似地不停點頭,嘴唇哆嗦還發出嗯嗯聲。薄在重慶打黑,把賀的老部下全打掉時,賀對薄就恨之入骨,苦於沒機會報仇,這下真是天賜良機,賀不由得露出喜色神情。胡說:“怎麼樣搞,看你自己了。”賀有所悟,又狠狠點了下頭。

令計劃是胡辦主任。誰也想不到,這個表面非常忠於胡錦濤的人卻是被江派收買的兩面派人物,他一方面對胡服服帖帖,每件事做到精細透徹,甚至超前替胡出謀劃策,另一方面卻把胡的思想動態及時匯報給江澤民,又背着胡錦濤和“610”勾結,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以達到綁架胡錦濤一起背黑鍋的目的。這也是胡時期“610”的人有時更加猖狂的主要原因。

這不,從胡宅出來,他就用單獨手機秘密給薄打電話,說:“大連的事要處理干凈,有人可能要調你!”薄一聽,緊急令哈根斯停工,哈根斯連夜逃回德國,設備和屍體一夜間全都轉移處理,只留下一個關着大門的空廠。由公、檢、紀委組成的聯合調查隊,在賀國強帶領下跑了一趟空腿。

賀國強是必定想治薄死地的,這下他得好好想辦法。他便收集了薄在遼寧、大連土地開發、工程承攬、房地產等各領域的違法亂紀行為。

在重慶的薄也沒閑着,又聽谷的建議,把哈根斯的賬單全移交給海伍德存入英國銀行,因為海伍德曾是谷開來的外國情人,因此這讓谷放心。調查的人員知道海伍德也參與了薄谷活摘器官和國際倒賣屍體的交易,可是證據被轉移後,調查人員第二次去哈根斯調查,除看到這個空廠的發霉的賬簿外,什麼都查不到,賀國強開始懷疑他的行動有人在告密,但賀不知是誰。這是後話。

那年是2009年,在中國還有一件舉世矚目的事情正在發生。那就是墨西哥一家農戶的一頭豬得了感冒,結果傳給了人,有人死去,形成了人豬流感的瘟疫,從美洲傳到中國,死亡人數不斷增多。到中國後,由於共黨掩蓋真相,怕影響外企投資和國內經濟、政權,封村式的封閉疫區,結果全社會擴散了病毒,疫情也傳到部隊,部隊不斷有人死去。

那年也是共黨奪取大陸政權的六十周年紀念,按說法,可是要大慶的。胡錦濤為了再次削弱江派軍權,決定趁機展示自己對軍隊的掌控,舉行一次史上首次有國際多國海軍共同構建的海上大閱兵,也是多軍種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海上閱兵。胡邀請汪潮、栗戰書、李克強等人分點觀摩,而邀請了曾慶紅、郭伯雄、徐才厚與自己隨船並肩觀摩。曾慶紅託病不出,胡更堅信了自己的判斷,他對所有參與的軍隊人員親自安排和過問了一遍,同時安排了幾只觀哨艦。

曾慶紅對江澤民說:“胡讓郭和徐在身邊,是猜到我們了啊,要炸,郭、徐的命也保不了。”江澤民捶著桌子,瞪着充滿血絲的眼睛說:“我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聽,我只要胡錦濤的命。這次誰再讓胡錦濤跑了,提誰的人頭來見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