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6131|回復: 0
收起左側

小說:江澤民下場(9)習儲一錘定音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6-7-25 14:03: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王浙



1312161231451944-600x412-600x400.jpg





令計劃之子乘坐的法拉利撞在路邊,當場車毀人亡




(說明:本文不是紀實文學作品,而是小說,內容虛構,讀者請勿作史實。)

五、2012—2013年

成都美領館門口的重慶軍隊與四川軍隊正要火拚,國安、公安部門的領導到了現場,強令重慶軍隊撤退。

重慶市長嚇得全身衣衫都濕透了。

國安、公安部領導進了美領館,向美國保證了王立軍的生命安全後,就把王帶了出來。王這時才看到,昔日自己提拔的那些重慶警察,此刻如看仇人一樣眼露凶光地盯着他。

王就在這些紅眼凶光中,跟着北京來的“欽差”走向了開往機場的麵包車。

北京,政法委大樓里,周永康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心裡暗罵王立軍這個王八蛋,攪了他們的全局,到底跑美領館透露了什麼絕秘,他一定要弄清楚。他立即安排武警,從國安
手中奪人,把王立軍以及一個徐姓證人帶到政法委來。

而國安、公安部的人也料到了周永康這一手,為了保險起見,直接把王立軍帶進了中南海。

周永康從內線得知了王和徐被關押在警衛局內,便在半夜派武警出動一個排,前往警衛局搶人。武警隊在中南海門口遇到了抵抗,兩邊持槍對峙。胡錦濤得知,大為惱火,立即派令計劃下去喝止。

周永康這邊的解釋是,聽說有叛軍進入中南海,派兵來保衛首長。令計劃說,傳達總書記口信,無關人員沒有允許,不得進入中南海。

當胡錦濤得知薄熙來叫王立軍竊聽他和溫家寶等人的電話,更是火上澆油一般,決定要逮捕薄熙來。但是,立即招來了曾慶紅、周永康等人的強烈反對。於是,政治局專門召開了投票會議,結果是胡錦濤、溫家寶、賀國強三票同意,曾慶紅、周永康、賈慶林不同意。江澤民專門打電話給胡錦濤:“要注意黨內團結,注意國內外形象,適可而止”。胡錦濤便徵求了李瑞環、喬石、朱鎔基等老領導的意見,結果所有老領導都同意。

爭執不下,只好請遠在國外訪問的未來接班人——習近平決定。當信函拿到習近平手裡時,習近平想了一下,按理說,他和薄熙來都算太子黨,私下裡相見也寒暄幾句,但現在要他做這種選擇,着實也令他糾結了一會兒。最後,理性還是佔了上風,他投下了關鍵性的意見:同意,依法依規處理。

於是,薄熙來被召進京開會,開完會就被逮捕了。同時,谷開來以及重慶涉案人員都被端了。

這下可急壞了周永康。他決定動用武警力量先下手為強。但是,家裡突然闖進中央派來的特派人員,宣布,周永康解除政法委書記一職,另有人代替他的職務。他被剝權了。周永康的妻子大哭道:“報應啊,報應!這都是你迫害法輪功的報應,當初有人勸你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你就不聽!你小兒子也勸你不要迫害法輪功,你也不聽,現在,完了!我都被你害了!”

周永康已經快崩潰了,妻子一哭二鬧,他更煩,便吼道:“那我現在跟你離婚,你劃清界線還來得及!”

周妻哭道:“誰都知道你有上百個小三、二奶,少我一人你照樣天天有女人鬼混,怪不得別人都叫你‘百雞王’,天啊,是誰當初到央視去求我,叫我做二婚女,我當初是不答應啊⋯⋯”周妻一抬頭,周永康已不在了,便追出門,也不見,便坐在地上打滾哭喊:“有人勸我,能撞死自己原配的人不要嫁,是誰向我家砸錢啊⋯⋯”拿來繩子要上吊,被衛兵和僕人攔了下來。

周永康出去後去找他的情人沈小花。他在央視地下車庫的沈小花私人小車里約見了小花。一見面他紅着眼對小花哭訴:“我知道有人在給胡阿斗出主意,那人是煉法輪功的,我要抓住他整死他。”小花說:“你就是得罪人太多了,才遭現在這個事,還是做點善事吧,不要再去傷害別人了。”

“你還是共產黨員嗎?戰斗,戰斗,不息地戰斗,共產黨人從來不服輸的!殺的人越多越好,越亂越好,在多中製造恐怖,才能在亂中取勝。”

“姓胡的不會動你吧?”

“他敢?他動我一根毫毛,我動他全家,我有這個安排。”周瞪大眼睛,凶惡地看着小花,似乎小花就是胡,正要動他一樣。

周永康離開後,小花怕他再遇到麻煩,想着替他做點善事,就偷偷打電話給中南海的朋友,叫中南海煉法輪功的趕緊逃離。

周永康一離開就部署了搞亂中南海的計劃:先殺掉令計劃之子,亂了令計劃的心志,再與令計劃合謀殺中辦要員⋯⋯然後攪亂中南海,叫他們見好就收。

周永康馬上得到回報,說令計劃之子正在一所大學舉辦舞會,車子就停在學校行政樓下。周永康立即命令特工在令計劃之子的法拉利車底下做了手腳。舞會還沒結束,令計劃兒子帶着兩個高檔舞伴女提前回來,坐上車准備去酒店開房鬼混。不料,車子開到一半,方向盤突然打滑,撞在了路邊,當場車毀人亡,其中一個舞伴也衣衫不整地死掉了。

令計劃得知,心煩意亂中派了警衛隊封鎖現場。而周永康立即約令計劃到政法委會議室見面。一見面,周便給令計劃看了一份絕密資料,是百官家族經商、受賄表,非常詳細,其中就有令計劃家族成員的經商受賄數字,那是以百億計的巨大財產。令計劃大吃一驚。周說:“我給你看,那說明比你家更大的還有,我想說的是,我們怎麼度過現在的難關。”

由於十八大面臨換屆,令計劃的升降也在此一舉,當即:周永康與令計劃相約:一、不擴大車禍的社會影響,把令的兒子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免影響令的升遷;二、周保證令進入常委,而令也必須勸告胡錦濤動到薄熙來為止,不再往上追究;三、周保證令計劃家族的經商腐敗財產不向外泄露。

於是,周令的政變聯盟進一步加強。令計劃在第二天,依舊笑容滿面地在各種場合露面。然而,周不知道的是,當時有上屆常委的老領導把令計劃擅動警衛局封鎖兒子車禍現場的事報告給了胡錦濤。胡錦濤大怒。動用保衛領導人的軍力去為家事服務,這犯了共黨的大忌。胡說:“令這人好陰險,兩面三刀。”

紫竹公園里的一個小區內,一批公安包圍了一戶人家。有戶人家的保姆偷偷把主人的法輪功書籍和一些資料裝入箱子,從樓梯里下來的時候遇到了“610”的人。“610”問:“你去哪裡?箱子里是什麼?”

保姆說:“王冶平(江澤民老婆)要開歌會,我家主人叫我送一些歌本過去。”

“610”說:“打開箱子給我們看看。”

保姆說:“你們敢?!我主人說這可是王大姐指定要的,誰亂動,誰負責。”

“610”就縮手了,打電話請示周永康,周永康說:“查,查,誰都查!”保姆說:“要查可以,請胡辦來電話指示。”

“610”不由分說,奪過箱子,打開一看,是兩本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歌本。便蓋上蓋子,揚揚手說:“快走吧。”

到了樓上,進了主人的家門,“610”說:“周書記想請您老下樓,見面談話。”

主人推託不去,“610”說:“聽說你在煉法輪功,周書記有個親戚身體不太好,也想煉,想借你的書看看。”主人說:“你們是來查看的吧,那你們現在查吧。” “610”說:“不敢,不敢。”邊說邊在屋裡看了看,也沒看到書。“我們回去說,就說搞錯了。”主人說:“是的,錯的是他,我有什麼錯的嗎?”“610”就退回去了。“610”回去後,在地下室的保姆又把書搬回家,主人問:“我也不怕他們,你把我的書藏哪去了?”保姆擦擦汗說:“我怕這些壞人搶走寶書,犯罪造業,對他們不好。”

主人說:“難得你有善心,以後也可以煉功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