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阿波羅網論壇 返回首頁

鄭恩寵的個人空間 http://twbbs.aboluowang.com/?33937 [收藏] [復制] [分享] [RSS]

日誌

被捕王全章律師扔鐵飯碗幫訪民

熱度 1已有 3075 次閱讀2015-8-3 19:36 |個人分類:新聞

被捕王全章律師扔鐵碗幫訪民

    7.10當局抓捕律師後,各界對這些維權律師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每個律師都有自己的專長和缺點,每個律師都不是完人,他們也需從不成熟到成熟的過程。
    他們也有家,也有父母、配偶和孩子,他們也有自己的財產。他們沒有一個是政府供養的公職律師。他們若不受理敏感案件,幾乎個個都生活得很好。他們無疑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可愛的人之一。
    在上海或多或少得到這些律師幫助的訪民,有的還認為律師作用很小,要迷信習近平,有的認為沒有一個上海律師為我們上海訪民說話。有的認為中國律師無用,我們有美國免費的律師。有的認為律師是靠我們上海訪民出名的,律師就是要免費為我們服務,有的還將律師當隨時可更換的衣物。有的還說,中國的維權律師我隨叫隨到。
    當局本來根本沒把這些訪民放在眼裡,當得知這些人與中國維權律師真實的關系後,就長期對這些有奶就是娘的人冷處理,認為誰跳的高就處理誰。讓我們看看這些人入獄後,能否可請到中國維權律師並隨叫隨到,而且個個是免費的。看看國內外輿論何時將這些人當英雄,當寶貝?看看外國政府何時將他們養起來?看看今後的上海歷屆政府,何時向這些訪民承認錯誤,何時滿足他們的需要,給幾百萬,幾千萬的賠償?
   轉載來源:參與首發


    張魯:我的朋友王全章
   [日期:2015-07-31] 來源:議報 作者:張魯
   
   
   
   
   
   
   
   
    年初在某地開會時,一位律師突然問我:“你老師現在在哪?”我一臉茫然,“誰……?”“全章啊!怎麼,你不覺得他可以做你老師?”他笑言。“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現場喧嚷,打斷了我的解釋。其實我是想說,習慣了和他朋友相待,正式點的稱呼是王兄,若是喊王老師顯得多見外。
   
   
    王全章身份證上的名字是“王全璋”,但他不喜歡“璋”字,所以平時都是寫作“王全章”。2008年初春,我在濟南和楊寬興先生見面,下午吃飯時本想請A老師同往,但那天A老師家門口有人“站崗”,不便打擾,楊先生又給另一個人打電話,對方答應馬上過來。“他叫王全章,文章的章,但他平時不寫文章,山大畢業的,在省圖書館工作,好像有法律職業資格證,”楊先生向我簡單介紹此人。
   
   
    十多分鍾後,一個戴着眼鏡、看上去文縐縐的人推門而入,楊先生起身跟他打招呼,他大步流星過來落座。楊先生對我說:“他就是王全章。”我起身與他寒暄握手,心想:“這氣質,看着就像是在圖書館工作的人。”似乎是得知A老師沒能來,而眼前又是個陌生小子,落座後的王全章顯得興致不高(以後我才知道,在聚會場合他就是一副悶悶的樣子)。及至幾杯啤酒下肚,面色紅潤的全章兄開始針砭時弊,說到激動處聲調特別高 ,話語激昂,內斂書生瞬間轉變為慷慨義士。具體話題內容我已記不清,只記得他為因堅持信仰而受迫害者鳴不平,力挺當時引發爭議的高智晟律師,毫不掩飾憤懣的情緒,間隙還向我們展示他手裡那部當時很先進的帶鍵盤的諾基亞智能手機。
   
   
    離別時華燈初上,楊先生驅車拐進校園,我和全章在山大路與山大南路的路口分別。他壯碩的身影急匆匆地穿行在人流喧囂中,看上去沉穩而顯落寞。
   
   
    一年多後的夏天,我到A老師家裡拜訪。晚上,王全章給訪民講授法律知識回來,背着大背包汗津津地進門,身穿極普通的T恤、短褲,腳蹬一雙大拖鞋,猶如一位遠道而來的背包客。縱使到北京做了律師後,全章很多時候依然保持着這種“不修邊幅”的造型,以致被律師前輩批評,律師一定要注意衣着儀表!一次他到我所在的辦公室,除了T恤、短褲外,脖子里竟還掛着一條白毛巾,擦着汗進門,給他開門的實習生誤以為是前來求助的訪民,充滿了平易近人的大叔氣質。
   
   
    那次在A老師家裡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他明顯熱心了許多,主動和我討論一些時政與學術話題,讓我表達觀點、見解,表揚我的文章寫得好,我想大約是他看了我那些不足道的文字後,將我作為值得交流與交往的同道朋友了。那晚我們同住在A老師的另一處寓所里,言談中他已流露出對圖書館工作的厭倦,神情凝重,顯得鬱郁不得志。他未畢業前就為底層民眾無償提供法律服務,打“民告官”的官司。歷城區的一個法官曾氣急敗壞地指責他永遠也做不好律師,還給學校領導打電話,要求不發給他畢業證。多年以後,全章成了一名出色的人權律師,那個法官則因判案不公被當事人用花盆砸成了植物人。
   
   
    在A老師家裡見面後不久,全章就扔掉了省圖書館的“鐵飯碗”,去了北京。當時楊先生對全章的選擇是持反對意見的,專程到濟南勸他,但我倒是支持他走出安穩的書齋。之後楊先生因憲章事件遠赴異國,我們保持着斷斷續續的聯系。半年前在Skype上,他對全章在代理人權案件上不計個人風險的勇猛非常擔憂,現在不幸被他言中了。
   
   
    全章到北京後,起初在一家民間研究機構做研究員,後來才專職從事律師工作。代理了一些包括信仰案件在內的維權案件後,他在這方面的名氣越來越大,慕名向他求助的人也越來越多,他不會基於風險或個人利益考慮而推脫,再無時間和精力去做普通案件。全章給自己的定位是一名“人權捍衛者”,就像他不注重所謂的律師儀表一樣,他從不標榜自己的律師身份,始終站在底層立場,為被傷害與侮辱的弱勢群體維權,在法庭上為受迫害者辯護。在我接觸的眾多同道朋友中,全章是少數毫不考慮風險與私利、絕不向專制權力做任何妥協與退讓的人權捍衛者之一。
   
   
    全章在北京做律師後,偶爾會因辦案路過濟南,但總是來去匆匆。A老師的妻子Z伯母抱怨,這孩子來了也不怎麼說話,就知道悶頭吃飯,三十多歲了也該考慮成家立業了。全章在濟南時,Z伯母一度很熱衷於為他說媒,但似乎皆因雙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上海公安 2015-8-4 18:29
惡心!上海陳恩寵無恥造謊言傍名人自編自導“抄家秀”
-------------------------------------------------------------------
鄭恩寵律師家被搜查
(博訊2015年07月18日發表)
    據上海人士來自鄭恩寵律師親友所提供的信息:7月17日上午9時-9時30分,上海市公安局一名警官和六名閘北公安分局的警官對鄭恩寵律師家進行了搜查,抄走一台筆記本電腦和4部手機。當時鄭律師太太蔣美麗正在一名警方人員的護送下到菜市場購物。     
    當天,警方出示了一份《搜查證》,鄭律師一一核對了7個警察的《警察證》後,才允許他們進屋搜查。當天,警方帶了最精密是搜查儀器,對每個角落都不放過,搜查結束後警方與鄭律師雙方簽署了《暫時扣押物資清單》。   
    警方放下話,這是全國統一行動,我們奉命行事,你不對北京律師被抓一事發聲,我們也不會來。警方同時說,你已經65歲了,知名度和經濟條件已經達到你人生的最高度,再也上不去了,何必呢?活得時間長些,看到你的敵人或對手下場不好嗎?最後有兩個警察挖苦說,你是中國曼德拉好嗎?屆時我們也沾一點光。   
    7月11日12時-23時,鄭律師家被搜查並刑事傳喚11小時,當天被搜走筆記本電腦一台和手機兩部。而後,上海民眾不停將舊電腦和手機等物資送到鄭律師家,表明上海市民聲援中國維權律師的決心。鄭律師謝謝大家,表示絕不會屈服。   
    鄭律師出獄後,已被傳喚90次,被搜查21次。向英勇的中國維權律師們致以普通公民的敬禮!   
    光鹽文   
    2015.7.18 [博訊來稿]
(此為打印板,原文網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5/07/201507181238.shtml)
---------------------------------------------------------------------
三律師絕不屈服抗爭到底
    鑒於鄭恩寵律師7月17日再度被上海警方抄家,抄走筆記本電腦一部、手機四部。7月11日被抄走筆記本電腦一部、手機兩部,生怕警方破譯密碼,自今天起鄭律的博客暫時由他的團隊操作。鄭律謝謝各方近日不停送進電腦、手機等物資,已經婉拒資金援助七千五百多元,希望各界援助被圍剿的中國律師的家屬們。
轉載來源:大紀元
    被傳喚的鄭恩寵律師曝上海幫想整他   
    中共自7月9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的全國統一部署的打壓行動,一些被傳喚過的維權律師、或仍被拘押的律師明確表態,不會屈服與退縮。有女律師還備好被抓後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網絡圖片)
    更新: 2015-07-17 08:48:50 AM
   【大紀元2015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采訪報導)中共自7月9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的全國統一部署的打壓行動,不僅引起國際輿論極大關注和西方政府表態施壓外,也激起大陸社會各界的反彈,尤其是律師界的抗爭。被傳喚的鄭恩寵律師表示:“我不怕他們,我等着他們來抓我。”仍被拘押的教授、律師陳泰和律師也表態:“不懼怕任何迫害。”有女律師還備好被抓後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
    上海幫借公安部想嚴懲鄭恩寵
    受到中共沖擊之一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接受大紀元采訪,講述了當時失蹤的過程。他說,7月11日中午12點,上海市公安局派二人上門搜查45分鍾,抄走一台筆記本電腦、二部手機,並以“偷稅、漏稅”名義將他帶到閘北分局傳喚,當時天天監視陪伴他的警察和國保都不清楚原因。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資料圖(大紀元)
    下午2點30,閘北公安局的二個國保張曉明、史金榮找鄭恩寵談話,其中姓史的已經負責看管鄭恩寵案6年。鄭恩寵說,他們繞圈子的談話方式讓他不耐煩地打斷,並問:“今天你們上級領導到底要跟我講什麼?”對方才切入主題說有二點要求:“第一從現在開始不準再關注北京律師的事情,第二不準再聲援他們。”   
    對方還恐嚇說:“如果你繼續聲援的話,領導對你的決定已經下來了,處理結果是你想像不到,我們也想像不到的。”“考慮清楚再回答”。鄭恩寵對他們說,現在就回答你,最嚴重無非就是坐牢。對方稱比這還嚴重,鄭恩寵說:“你們槍斃我?”對方趕緊稱槍斃不可能。鄭恩寵回應無期,對方表示差不多。鄭再追問,對方回覆領導決定了,就離開了。   
    一直到晚上11點,鄭恩寵被要求聽處理結果:“從明天開始不準出家門”。鄭恩寵問對方:“這算什麼我想像不到的結果,你們在玩什麼?”他還跟對方要求,你們把我家當監獄,政府應該提供伙食,這是他二年前就爭取到的權利,每天25元。對方答應,第二天鄭恩寵就回家了。   
    鄭恩寵分析:“當時警方說判無期很肯定,也不會是他們自己說,估計也是上海江澤民、吳志明的勢力在借傳遞公安部命令掃盪北京律師時,想把我狠狠整一番。他們天天軟禁我,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上海幫這次想借刀殺人,借中央把我關進去,那他們就自由了,最後沒成。”   
    他介紹,自去年中央巡視組進駐上海之後,他一直沒有被抄過家及傳喚過。這次抄家前,他已經有2個月有限的自由,可以去親戚家,逛上海的各大公園,及郊縣的景點,負責監視他的警察、保安也很高興,可以公費遊玩。      
    多因素導致維權律師遭統一部署打壓
    鄭恩寵分析,當局鎮壓北京律師,可以看出中共政權處於非常危急狀態。他說:“導火線之一是徐州槍擊案;法輪功學員現在有幾萬人訴江,我曾經說有我們維權律師的參與,可能也是這次北京律師被打壓的重要因素。中共早就想鎮壓維權律師,他們被冠五黑勢力,因此新國安法通過之後,他們成為第一個打擊對像;還有通過打擊維權律師打擊全國2,000萬訪民。”   
    他認為,中共推出國安法,沒想到遇到股災。當局拿出1,200億來救市,股市到底能不能救活還是問題,“如果救不活,共產黨就可能馬上垮台,它不堪一擊的。中共如果不把股民伺候好,它倒台更快。”
    “中共打壓維權律師不得人心”
    鄭恩寵認為,維權律師開始成為國內抗爭力量的中流砥柱。他分析,“2015年開始,大陸公民運動進一步開始募款。律師組成志願辯護團,民間力量在為律師募捐,為律師報銷吃住與交通費。因此維權律師在大陸是相當得人心的,老百姓知道,律師打官司是要成本的,很可能丟飯碗的。鋒銳律師事所主任周世鋒是相當有遠見的,個人先拿出800萬來,哪個維權律師坐牢了,你的家屬我來支持。”   
    他披露,自己失蹤的第二天,上海朋友很擔心,要給他准備錢,猜想他可能要請律師了,讓他很感動。另外他還說:“周三(15日)有訪民突然闖進我家,要給我3,000元錢,說:‘原先認識廣東的唐荊陵律師,但不知道他的地址。你是我們上海的律師,我先給你3,000元錢,你要頂住。’”   
    鄭恩寵表示,這是很好的事情,從這可以看出維權律師深深紮根在中國大地上,中共打壓律師反而不得人心了。   
    他還很有信心說:“我現在跟他們比壽命,終有一天我會看到這個體制有變革,而且我會看到大陸律師進而就走上政治舞台,退而做普通律師的這一天。律師興則國家興,中國如果沒有一大批律師進入領導層,中國永遠不可能有法治社會,永遠是法西斯專制。你報導出來,我不怕他們,我等着他們來抓我。”      
    教授級律師牢房內發聲:不懼怕任何迫害
    7月16日下午,律師覃永沛會見當事人、廣西桂林電子科技大學教授陳泰和律師,數天前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會見後,覃永沛律師向關注此事的社會各界和朋友通報了目前的情形:陳泰和被拘跟運行民決團微信群及與李和平有關,當局為使他屈服,將其與3名死刑犯關在同一囚房。陳泰和表示,他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他會抗爭到底,不懼怕任何迫害。
    徐琳律師:如果我被判刑,你就辦理離婚吧
    大陸女律師徐琳銘心志,在朋友微信圈內公布不連累家人的離婚聲明:“如果我被判刑,或被關一年都沒有判刑,或失蹤一年,你就辦理離婚吧,我隨後會把離婚協議書寄給你(如果來得及寄出的話)。你保重,養育好我們的孩子。要他把我創作的那幾首歌都學會。就此。”
   責任編編輯
(2015/07/17 發表)
原文網址: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7/cba5959/39_1.shtml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驗證問答 換一個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