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阿波羅網論壇 返回首頁

博訊螺桿的個人空間 http://twbbs.aboluowang.com/?9879 [收藏] [復制] [分享] [RSS]

日誌

紅衛兵是青少年盲從亂搞嗎?

熱度 1已有 6308 次閱讀2014-2-22 15:03 |個人分類:評論

紅衛兵是青少年盲從亂搞嗎?(首發)

 

不是!文革中的一切事物,都是按毛澤東的陰謀在“正搞”。這個“正搞”,被毛左們稱為“偉大的戰略部署”。毛澤東,就是想把劉少奇建立的幹部系統全部打亂,利用紅衛兵的青少年狂熱,先從文化上打亂,然後從平民百姓最痛恨的基層幹部開始清算,再把火往上層燒,最後燒到那個“黨內最大的走資派”劉少奇。老毛發動文革所做的一切,都是按自己事先籌劃的藍圖,按部就班的進行,甚至不惜挑起全國內戰(武鬥)。用他自己的話說:“亂了好!亂了敵人,團結壯大了無產階級革命隊伍”。“天下大亂,才能實現天下大治”。為了不亂到自己頭上,毛也在不斷的拔正航向,一直在發出“最高、最新指示”。《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等兩報一刊的社論和文章,都是按老毛旨意擬就,經他嚴格審閱後才發表,所以才有“偉大舵手”這個稱謂。

 

這並不是在誇耀老毛有什麼雄才大略,贊美他是老謀深算。因為任何人,想做成一件大事,必先有一番籌劃,老毛發動文革的用心,就是把國家搞亂,因為只有大亂,才能亂中奪權,這個路子和他搞亂國民黨的天下是一樣的。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欲推翻一個政權,必先造其輿論”。文革初期全國規模的文化大批判,就是為天下大亂造輿論。從歷史看,中共搞的任何政治運動,也都是輿論先行,這已經是老套路了,最常用的是先散布謠言,造輿論煽動,進而政治栽贓。推翻國民黨政權就是利用“左聯”造文化輿論,後來的土改,鎮反,反右,四清,直至文革,也都是這個套路。

 

有人會疑惑,“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的威望已經如日中天不可動搖,在黨內說一不二了,有必要發動文革來打倒一個政敵嗎?這是不清楚中共歷史,在中共黨史上,這樣的斗爭已經經歷了多次,在江西,延安,都有前車之鑒。文革前,毛因三面紅旗失利造成大飢荒人相食,喪盡人心,七千人大會後黯然下野,失掉了權力。毛認為這是接班人劉少奇在搞他,如何從劉少奇手中奪回自己的權力,是他在19621965這三年中一直在醞釀的陰謀,在此期間也沒閑着,一直在以黨主席的權力呼風喚雨搞“四清”,提高愚民百姓的“階級斗爭觀念”。四清運動,“割資本主義尾巴”,必然要整倒一大批幹部群眾,這就是製造民怨,為下一步的天下大亂做鋪陳。

 

毛是不怕亂的,他自己就是個亂世英雄,早在文革前的廬山會議上就為搬倒彭德懷而揚言上山打游擊,用天下大亂來挾持全黨:你們不聽我的,那我就打碎你們的壇壇罐罐,誰也別想過安生日子!想亂起來,必須有人民群眾參與,這就是挑動群眾斗爭群眾,拉一派打一派,製造群眾對立,然後再把一切罪錯栽贓給對手,是他的拿手好戲,整個文革就是這樣一個過程。紅衛兵組織,造反派組織,都是毛澤東挑動群眾斗爭群眾的產物。

 

紅衛兵這個組織,是不是象義和團那樣是民間自發的?我認為不是,紅衛兵這種組織形式,其實是此前中學校班級中的文化批判小組的轉型,這種文化批判小組是“停課鬧革命”後,由共青團和班幹部帶頭發起,和以往的政治運動一樣,皆由黨團積極分子組成(後來的紅衛兵組織中各種“戰斗隊”“兵團”,也承繼了這種形式),“老紅衛兵”成員,基本都是幹部子弟或黨團積極分子,並非普通學生,既不是自發的,也沒有半點“反清復明”的政治色彩,純屬奉旨“造反”,而且有深厚的官辦背景。

 

“紅衛兵”,只是這類文化批判小組的一個名稱,因為名稱響亮而一炮走紅。當時的政治氣氛也是四清運動的繼續,是“階級敵人在破壞無產階級專政”,那麼革軍革乾子女,也就認為群眾按《516通知》精神貼了自己爹媽的大字報是“階級敵人的瘋狂反撲”,提出了“紅衛兵宣言”,要“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主要目標,還是四清運動的斗爭對象“四類分子”,這也正中毛澤東下懷,正好可以利用紅衛兵對“階級敵人”實行族群滅絕。所以文革的自始至終,紅衛兵的“盲從亂搞”都是在中央文革領導下,是在兩報一刊社論和首長講話的支持下,總之都是在老毛的領導和支持下,至於他們保爹保媽,可以先姑妄聽之,下一步再說。當年還有這樣一個荒唐邏輯:北京有了“三家村”,那麼全國各地就一定也有“三家村”“四家店”,這叫“一條又粗又長的黑線”。

 

中學紅衛兵之後,才有了老毛直接操縱的大學紅衛兵(北京紅三司),開始把火燒到省市至中央一級的“黨內走資派”,這時,爹媽還沒被“打倒”的老紅衛兵如宋要武等,還在各地煽風點火,打倒別人爹媽(走資派)的同時,也在保自己的爹媽(革命幹部)。北京西糾、聯動紅衛兵成立後,沈陽也相繼成立了凶惡的老紅衛兵,為了突出軍乾子弟的特色,乾脆就叫《紅後代》,這是借了宋彬彬的光(宋任窮是東北局一把手)。《紅後代》成立那天,沈陽市舉行了納粹沖鋒隊式的盛大慶典遊行,沈陽軍區給紅後代配備了軍車,摩托車,還發行了精美印刷與《紅旗》媲美的《紅後代》雜志創刊號,《紅後代》們在中山廣場舉行了盛大集會,集會過後,各校就都開始了破四舊打砸槍,暴力批鬥“牛鬼蛇神”的“革命行動”。

 

紅衛兵組織從成立那天起到解散,自始至終都是在毛澤東的“偉大戰略部署”之下,196661《人民日報》發表了聶元梓的大字報,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緊接着就是一連串的社論:《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做無產階級革命派,還是做資產階級保皇派?》、《放手發動群眾,徹底打倒反革命黑幫》等等。這些社論無一不在煽動“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幹誰干?”“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造反精神。毛的《炮打司令部》是作戰令,兩報一刊社論則煽動了全國批鬥風和打砸搶浪潮。當時中央文革小組的陶鑄就有講話鼓動“懷疑一切”,各種“首長講話“都在煽動“革命打砸搶”和“紅色恐怖”,主張“天下大亂”,當時每個“革命師生”都在“緊跟毛主席”,甚至准備跟隨毛重上井岡山。於是中國的每一寸土地,就都亂了起來。

 

如果說低年級的中學生天真幼稚、缺乏政治頭腦,那麼聶元梓蒯大富等大學生或校領導等成年人呢?還有宋彬彬劉進等高年級中學生都已經入黨了,能算是天真幼稚、缺乏政治頭腦,不懂事嗎?顯然不是!領導中學生們破四舊的,正是譚厚蘭這樣的成年人大學生,而指使譚厚蘭砸孔廟的,是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的康生,康生秉承誰的旨意?當然還是毛澤東!

 

有很多“牛鬼蛇神”忍過了文革初期的紅衛兵,卻沒忍過文革後期的軍宣隊工宣隊,這一時期,“牛鬼蛇神”不僅是被毒打虐待大量死亡,自殺率和非正常死亡率遠遠超過了運動初期。這是因為他們承受的心理壓力不一樣,運動初期是群眾斗群眾,後期是國家機器專政。運動初期的批鬥“牛鬼蛇神”不是天天批,雖然被監督勞動,但還有一定的自由度。運動後期的群眾專政,是每天一早一晚下跪“向毛主席請罪”,要被輪番巡迴式的批鬥,即這個單位的牛鬼蛇神到另一個單位,換位批鬥,每次批鬥都少不了被毒打,每天還要挨專政隊的一兩頓毒打,沒經歷過文革的人是不了解這個時期恐怖的。這一時期,所有舊中國的過來人,所有對中共和毛澤東心懷不滿的都人人自危,沒有絲毫的安全感。

 

運動後期的“清隊”,表面上是群眾專政,實則由軍管會軍代表生殺予奪,軍隊是什麼?和公安一樣,國家機器嘛,“清理階級隊伍”就是赤裸裸的國家對個人的專政,說你是反革命那就是鐵板定釘了,隨時有可能扭送公安機關判刑,說槍斃就槍斃,這個心理壓力能小嗎?要說群眾在文革中的恐懼,還就屬這個階段。武鬥可以躲避,群眾專政是誰也躲不過的,到處是各地方單位的革委會通緝令,隔三差五的就槍斃一批,比鎮反時還殺氣騰騰。

 

據有關部門1984年的統計,文革初期北京紅衛兵打死約一千人,而後期“清隊”,全國有420余萬人被關押和隔離審查;其中被公安機關拘留逮捕的有130余萬人;172.8萬餘人“非正常死亡”;被正式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的有13.5萬餘人。這還僅僅是“有關部門”的統計。現在的文革研究,對文革暴行的論述,多側重於運動初期的紅衛兵和群眾斗群眾,而對文革中的武鬥,後期“清隊”和清查516分子,一打三打等暴行卻少有揭露,對各地軍管會革委會軍代表的大規模反人類罪,更是少有提及,連明確的指向都不敢,不知是什麼原因?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coming 2014-2-23 15:19
謝謝。重點發表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驗證問答 換一個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