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42|回復: 1
收起左側

習近平在這兩個難點上 無任何實質作為

[復制鏈接]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 縱覽中國

盡管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關於高級人事的猜測紛紛揚揚,但是,一個不用猜測的問題是:習近平在下一屆里如何振興經濟,假如在十九大他不被選掉的話。過來五年,習近平全統經濟決策權力,不讓總理出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而是自己兼任,在財經小組組長的基礎上,順勢加封自己為全面深化改革小組組長。按着一般理解,中共的改革是以經濟領域為根本的。再全面,也沒法繞過經濟。

  習近平技高一籌,在自封深改小組組長後,實質上放棄了經濟改革。所以,他的經濟智囊班子不管怎麼設計概念,從“頂層設計”到“供給側”,都沒有效果。以東北經濟為代表,習近平將中國經濟帶入災難性境地。其實,絕對不是遼寧一省有負增長現象,遼寧僅僅是因為關涉中央高層的權力斗爭才被暴露出負增長。依據大量微觀資料來分析,全國(境內)除了北京、上海、重慶三大直轄市,加上一個廣東省,沒有一個不是負增長的。胡溫時代被吹氣泡一樣提升起來的天津經濟絕對好不過遼寧去。

  當然,東北弄到今天死氣沉成的樣子,大部分責任不是習近平任內的原因,畢竟國務院振興東北領導小組是2003年12月設立的,到習近平正式掌權時已經無效運行九年多。今天,習近平面臨最大的經濟難題是整個中國經濟的東北化來臨:經濟運行更緊密地依靠行政權力,行政權力的黨權色彩更加突出;解決困局的概念偏多,執行起來沒有責任到位。多說一點,批評東北人懶惰、凡事找關系,是只究問人性而不究問制度的拙劣思維,沒有經濟分析的參考意義。經濟運行過多依靠黨權,導致了經濟政策的自相矛盾或曰名實不符,“讓市場機制在資源配置中發揮主導作用”成了空話,所以,民企對混改不感興趣,對軍民融合(資金)躲着。概念過多而無執行力最壞表現在減少綜合稅費上,而所謂供給側改革之核心就是減稅。在現實裡面,有些行業是名義稅率低了,但是全社會綜合稅費率上來了。簡單地說,正式稅收渠道不行了,亂罰款、亂收費多起來。

  亂收費瘋狂到什麼程度?簡單可看兩例:六月份,重慶市轄內,突然對原產(未加工)藤椒過卡運輸車收費,雙方爭執,給貨主造成六萬元損失;七月份,四川省轄內,機場公路對救災軍車收費。在縣級,全國性的,恢復了交警罰款指標制即每個交警都被分派罰款任務,盡管“只做不說,不落紙面”。

  僅從經濟方面看,中國已經是個流氓國家!

  經濟流氓的根本原因有兩點:其一,中央財政集中得太多,上海一位高階稅務官員已經公開表達不滿;其二,地方行政事業人員編制過於龐大,全面改革在省級有小組,但完全繞開行政事業裁員這一巨敏感問題。習近平五年,在這兩個難點上沒有任何實質作為,所以,明白事理的社會人士不會支持他。中央只管拿夠了自己該要的錢,地方怎麼個活法兒全然不管。所以,上海稅官指責中央在逼良為娼。中央反腐可以約束地方官員決策行為,但解決不了地方收入、養人、發展的三方粘連問題。所以,中央經濟政策不可能在地方得到很好執行。

  再簡單一點:縮減地方行政事業人員編制,比官員全部公開財產更為危險。這是站在《環球時報》“立場”做的推論。這家報紙說若全面推行官員財產公開將引發無法想象的社會震盪。其實,縮減地方行政事業人員編制才會引發那樣的無法想象。大量官員立刻從維穩體制的受益者和執行人轉變為維穩對象。

  中國社會的基本消費能力在下降,可以維持一個低流量。但是,大幅度經濟衰退已經不可避免。預計今年底,實際的增長率應當是負百分之二點六的樣子。明年上半年,地方財政困難將達到1978年以來最高值——相對的,就是想辦的事沒錢,必須維持的開支要拖延。中央層面的解決或者是突然提升貨幣閘門,預計規模是五年內純投放二十萬億元人民幣;或者是財政赤字貨幣化,等於財政部從央行直接提錢,這個規模在五年內不少於六點五萬億。後果是習近平第二任期內出現巨幅通脹,換言之,不用作為黨內斗爭手段之一的“經濟政變”,習近平自然會垮台,終身制想也別想——面對社會大規模反抗,開槍不開槍才是大問題。

  有政治抗爭經驗的人或曰如我者之異議分子,都知道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但是,在經濟因素上,是以1988年物價改革闖關失敗促成了次年政治運動。明年是2018年,是物價改革闖關三十年。估計會有黨內激烈斗爭,社會也要受到波及。

  王岐山在1988年夏季的學術講話,我還記得,因為我在一個高級研討會的現場。他說:價格闖關是沒辦法的辦法,最要緊的是做好價格、稅收、財政的聯動才有穩固效果。三十年後,價格機制基本解決,但是,稅收、財政還是老樣子。朱?基的分稅制等於“好心辦了壞事”。同樣,價格闖關失敗近三十年來,中國官方經濟數據可靠性成了大問題。有兩則均源於《參考消息》的報道很說明問題:6月26日,報道《境外媒體關注中國立規嚴懲經濟數據造假》;7月20日,報道《強勁數據戳穿唱衰中國經濟謊言》。兩相對比,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經濟數據造假得到了糾正。太大的奇跡!

  犯有“妄議中央”政治錯誤的王珉被指在遼寧經濟數據造假,那麼,孫政才主政吉林時期沒造假嗎?王三運主政甘肅時期沒造假嗎?周本順主政河北時沒造假嗎?

  都沒法避免!並且,他們之前有造假,他們之後造假在繼續。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整個中國經濟趨於東北化 ——今年前三季度只有三市一省正增長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