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36|回復: 0

〝千年之約〞一個古老的傳說正在兌現 你發現了嗎?

[復制鏈接]

134

主題

578

帖子

3053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3053
發表於 2018-1-14 23:31: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_DSC4239.JPG

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有個古老的王國,那裡的環境風調雨順,田地間穀物茂盛,道路旁邊百花叢生。百姓民風淳樸,安居樂業,夜不閉戶,路不拾遺。那裡的國王擁有慈悲與威嚴,以仁愛管理和教化一方眾生。那裡是一個充滿着歡歌笑語的樂園。

在荒蕪沙漠的圍繞之中,這個國家生機勃勃,沒有飢寒,沒有戰亂。這是一個純凈的世界,純凈的在這里找不到一絲灰塵,純凈的沒有一個人有自私的心。

不是世上沒有灰塵,而是灰塵一旦出現就立刻被打掃干凈;也不是王國沒有一個自私的人,因為有罪的人會遭到永遠的流放,把他們驅趕到那荒蕪的沙漠之中。
流放 千年之約
這一天,一個犯人被帶到了國王的面前,他偷竊了鄰居的物品。國王憐憫地看着他,惋惜地說:〝我的孩子,是什麼助長了你自私的心理?是什麼使你失去了自己的理智?你的行為使你喪失了在這美好世界裡生活的資格,你將被流放到那荒蕪的沙漠。〞

犯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我的王啊,請您慈悲!一時的糊塗讓我犯下了悔恨終生的錯誤!一絲邪惡的妄念,讓我永遠失去了美好的一切!我的王啊,請您慈悲!離開了家園,我將一無所有,荒蕪的沙漠里叫我如何生存?我的王啊,請您慈悲!我保證不會再生出一絲的邪念,我保證不會再做出任何無理智的妄為!請您相信我,給我一個回家的機會。〞

國王走下寶座,伸出溫暖的手撫摸犯人的頭,慈悲而威嚴的面孔露出了些許的笑容:〝我的孩子,我看到了你一顆真誠向善的心,你的善念創造了你被救度的機緣。可是,我的孩子啊,邪惡的妄念已經侵蝕你曾經純潔的心靈;無知的妄為已經讓你背上了黑色的罪業。我的孩子,純潔的世界不能被一絲的灰塵所污染,你只有洗清你的罪業才能回到這美好的家園。〞

犯人趴在地上號啕大哭:〝我的王啊,請您慈悲!再給我一個回家的機會!〞

國王返回寶座,舉起權杖,做出了最後的判決:〝我的孩子,你將被流放到荒蕪的沙漠。可是,那裡將不是你最終的歸宿,你要在那裡痛改前非,洗凈罪業。千年之後我將親自前去接你回家!〞

犯人淚流雨下,俯首再拜。依依不捨地離開了這美好的王國。

乾燥的空氣,這里什麼也沒有。犯人早已吃完了所帶的干糧,喝盡了皮囊中最後一滴水。他沒有放棄,他在沙漠中執着地走着,執着地尋找着一線生存的希望。

因為,他想回家。國王的承諾,千年的救度成了他必須活下去的希望與動力。他一邊走一邊在心中呼喚着王。
等待中的沉淪
終於,他找到了一個小小的綠洲。說是綠洲,其實也只是一個快要干凅的泥水潭而已,周圍有着零星的綠色,潭中也活着一些低等的生物。犯人在潭邊搭起了帳篷,開始了千年的等待。

犯人不是第一個找到這片綠洲的人,也不是最後一個。他們大多都是犯了罪後被國王放逐的犯人。他們同樣思念自己的故鄉,他們同樣得到了國王千年之後救度的承諾。

千年的等待是漫長的。他們開始分工合作,組建了一個小小的社會,圍繞着這片綠洲開始繁衍生息,艱難度日。

長期的營養不良、骯臟的水源、過度的勞累摧毀了人們的健康。第一批來到綠洲的人逐漸地都走完了他們短暫的生命。

臨死前,這位犯人看着自己食不果腹的孩子,內心一片凄涼:〝我的王啊,請您慈悲!我等不到千年後您親自前來的那一天了。因為我的罪業,我的孩子現在還留在這荒蕪的沙漠中受苦。請您將來一定要帶着我的後代回到他們真正的故鄉。〞

帶罪的靈魂無法回歸純潔的故鄉,他們繼續在荒漠中流盪,圍繞着這塊小小的綠洲輪回轉世,一代又一代。美好的故鄉、王的諾言也流傳了一代又一代。百年過去了,美好故鄉和王的諾言成為了一個美麗的傳說。

小小的綠洲資源是極度匱乏的。為了生存,人們開始互相爭奪、戰爭、殺戮、征服、弱肉強食、勝者為王、集權和暴政以及大多數被奴役的人更加痛苦的生活。

望眼欲穿的王的救度始終沒有到來,人們開始懷疑父輩們代代相傳的傳說只是一個美麗卻不實際的神話,只是為了給自己製造在痛苦中活下去的信心。

他們放眼四周,到處都是茫茫的沙漠,似乎只有這片綠洲是唯一適合人生存的場所。

人們開始麻木,開始得過且過,開始在這惡劣的環境中學會享受短暫的人生,父輩們諄諄告誡只有純善之人才可回到故鄉的祖訓被當作耳旁風。

人們只想自己過得舒服,縱容私慾的膨脹,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擇手段傷害別人,行善者常被人欺,為惡者卻有權有勢。相信美好王國故鄉存在的人被譏笑為愚蠢和無知。也有人決定走出綠洲,去尋找那美好的故鄉。

可是從來沒有一個人回來。

於是,行惡者更加肆無忌憚,被欺壓的弱小的人們只能在痛苦中哀嚎:〝我的王啊,您怎麼還不來救我?!〞但這卻換來了更多的嘲笑與皮鞭。

人們認為自己已經被王拋棄了,更多的人壓根就不再相信王和美好世界的存在。
王者歸來
其實國王一刻也沒有放棄過這些帶罪的子民,他無時無刻不在注視着這塊小小綠洲上發生的一切。人們不知道的是,真正阻礙他們回家的是他們那顆被污染的心。

凈化他們的心必須經過考驗,而這考驗在那純凈的世界裡是無法進行的。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荒蕪的沙漠里本來什麼也沒有,而這塊小小的綠洲其實就是王特意創造出來給他們接受考驗的場所。

王的考驗很簡單:在這看不見故鄉,看不見希望的綠洲,如果一個人能夠在這里一輩子保持善念,雖然看不見純潔的故鄉,但是卻能夠以生活在故鄉的標准來要求自己,這個人就通過了考驗,他的靈魂將被接回美好的故鄉。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留在綠洲的人們越來越自私,一代不如一代。

為了幫助人們通過這場考驗,王經常派出使者以普通人的身份進入他們的生活,去告訴人們美好故鄉的存在,去告訴人們回到故鄉的標准,去教人向善,去盡可能凈化人們的心靈。

他們被人們視為賢者、聖人、哲人、思想家、預言家,他們描述的故鄉世界如此的美好,令人心生嚮往。

然而,他們教導人向善的要求卻被視為可望而不可及。使者去了很多,真正通過考驗而回到故鄉的人卻很少。許多使者回來後向王訴苦,訴說人的難以度化。

甚至一些使者在那裡也受到人們敗壞思想的影響,做下了不該做的事,失去了回家的資格。

日月如梭,千年將近。

這片小小的綠洲資源殆盡,僅有的水源經過日光千年的照射蒸發,就快要干凅了,越來越少的資源讓生活在這里的人們越來越瘋狂。

人們的道德越來越敗壞,離回到故鄉的標准要求也越來越遠。最後一位救人的使者歸來向王報告:〝如今的綠洲已是十惡毒世,那裡的人再也不可教化、不可救度,只能隨着綠洲的干凅而毀滅。〞

王站了起來,慈悲的雙目凝視着綠洲的方向:〝千年之約已到,我將親自前去救度我的子民??,再給他們最後一次回家的機會。〞

為了救人,偉大的王脫下了耀眼的戎裝,卸下了庄嚴的王冠,披上了粗布衣裳,打扮成一個流浪的人,徒步走出美好的世界,進入荒涼的沙漠,步入那即將干凅的綠洲。

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也沒有人知道他從何而來,他的外表與眾人無異,他的到來也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

偉大的王慈悲的看着這群千年前他親手送走的眾生,看着這個自己親手布置的對有罪生命的考驗場所,感到陣陣心痛:〝我的子民啊,你們怎麼留戀在這個不屬於你們的骯臟的地方,忘記了美好的故鄉?淡忘了你們曾經多麼地想要回到故鄉的強烈的願望?〞

偉大的王開始向人們宣講故鄉世界的美好,教人向善,凈化人的心靈,走上回歸故鄉的路。

偉大的王用宏偉的慈悲感化了毒世中人們僅存的善念,越來越多的人醒悟了。

他們雖然沒有看到美好的世界,可是他們堅信他的存在,他們用王所教導的標准嚴格要求自己,純凈自己的心靈,他們成為了王的堅定的追隨者,他們為沒有醒悟的同胞感到萬分的焦急,他們奔走相告,把王的福音傳遍整個綠洲,讓越來越多的人走上了回家的路。

王的追隨者越來越多,終於引起了惡世統治者的恐慌。他們不相信美好世界的存在,他們不相信向善是人回家的路,他們不相信這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傳道者是那個傳說中千年後將來救度世人的王。

在他們的眼中,擁有眾多追隨者的傳道人是他們統治的威脅;在他們眼中,醒悟的人們在生活中完全無私的向善是顛覆他們政權的陰謀;在他們眼中,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向善者是不折不扣的軟柿子,正好殺一儆百,以恐怖維持他們的統治。

於是,欺天的大謊被編造出來,對化身為傳道者的王和其追隨者無情的污衊,殘酷的鎮壓和迫害開始了。他們要從精神和肉體上對王的追隨者加以消滅,這導致一些向善的人死亡。
真相 回歸 生命的救贖
越來越多的世人認清了真相,世間清濁兩分:向善者日眾,行惡者日衰。

終於,千年之期,最後的時刻到來了。在邪惡的目瞪口呆下,從美好的世界開來了無數金色的馬車,傳道者換上了耀眼的戎裝,帶上庄嚴的王冠,恢復了偉大的王的慈悲與威嚴的本相。

王的堅定追隨者和眾多在最後時刻做出了正確選擇的世人坐上了金色的馬車,與那些被迫害死亡的純潔高尚的靈魂一道啟程返回那產生他們生命的本源——無比純凈美麗的故鄉世界,他們真正的家。

王的諾言兌現了,他親手接回了洗凈自己罪業的純潔的生命,只留下背後那些邪惡的生命,隨着綠洲里最後的一滴水一道,在末日毒辣陽光的燒烤之下乾涸。

任何人都可以被救度,就要看自己是否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

遇見、看見、聽見、發生了、一本書、一個事、一個物、一句話、一部短片,都有他的機緣。

如果被你遇見了,千萬要慧眼穿迷霧,不要錯失這難得的機緣。

仔細深思、反思,你就可以從中明白一個道理。任何人都有機會,未來就在一念之差——善與惡。

──轉自《正見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9 23:1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