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84|回復: 0

山東電視台公開信事件的背後

[復制鏈接]

3677

主題

1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1844
發表於 2018-7-4 13:15: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如何看待山東電視台胡雨萱被解聘寫給山東廣播電視台台長呂芃的公開信?

下面是胡雨萱的公開信全文。

幾問山東廣播電視台呂芃台長

呂台長:

您好!我是胡雨萱,想來您對我應該不陌生。2000年,在您擔任山東廣播電視台電視齊魯頻道總監期間,我從山東大學畢業,通過應聘進入了山東廣播電視台工作,成為了齊魯頻道的一名編導。還記得當年,正是崇尚呂台長對外表現出的人格魅力和工作能力,以及全齊魯頻道電視工作前輩的工作精神,我滿懷熱情和信心地走入了這個神聖的行業,並立志要成為一名合格優秀的電視工作者。
正是在這樣的信念和初心的指引下,十八年來,我在電視節目製作的崗位上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先後擔任了大型時政談話節目《心連心面對面》的編導;高端訪談對話節目《前沿》的編導、主持人;《齊魯開講》的編導;高考服務欄目《金榜工程》的編導、主持人、製片人;法制欄目《星夜拍案》的編導、製片人;生活服務欄目《辣媽學堂》的製片人、編導。曾經擔任全國大型選秀節目《紅樓夢中人》濟南賽區製片人,大型校園青春綜藝欄目《青春之歌》的編導、主持人……..從23歲我進入山東廣播電視台,到如今我41歲,我無怨無悔把我的青春歲月奉獻給了電視工作。近二十年來,對於我所從事的電視工作,我沒有過一句怨言,沒有過一絲含糊,從編導、主持人到製片人,只要是台里安排交待給我的工作,我從沒有過任何的推諉和懈怠,即便當我患上糖尿病,暈倒在直播現場的時候,我也沒有過一絲退卻和動搖。近二十年來,我獨立製作、參與製作的各種節目、欄目,撰寫的論文,在行業內、省內甚至全國的各種評比中都屢獲佳績,這里就不一一贅述了。總之,對於我的工作作風、工作態度和工作成績,台里的所有同事領導都有目共睹,相信呂台長也會有略微的記憶。
可就在2017年年初,在呂台長的領導下,山東廣播電視台開始了一場“翻天覆地”的大改革。原本以為,這場改革會把山東廣電,會把山東廣電人帶入一個繼往開來的經濟發展新時代,可當所有人深處這場改革中時,卻發現,這場“改革”只不過是一場毫無思路、毫無理念、“任人唯親”、“任人惟近”的鬧劇。在“響亮的改革”的呼聲中,我們大批一直工作在電視節目製作一線的工作者,一夜間被“排出”了頻道,進入了所謂台內的各種公司,被推倒了所謂市場的前沿。讓我特別感觸和佩服的是,在這樣的工作安排下,眾多和我一樣,甚至資格比我還老的電視工作者,沒有太多的怨言,他們服從台里安排,走到了新的工作崗位上。
但是,留在頻道里的工作人員,不是呂台長的表弟,就是呂台長的表妹;在各個要職部門擔任領導的也都不是呂台長的司機,就是呂台長的乾女兒,不是呂台長的鄰居,就是呂台長的親戚,他們被冠以各種名號“總經理”“主任”“製片人”,甚至您的愛人也被“委以重任”在台里擔任重要的領導職位。
在您的帶領下,目前各個頻道一線采訪編輯的人員越來越少,反倒是辦公室、總編室、各種拓展研發部門的人員越來越多,行政機構越來越龐雜臃腫;您知道一個頻道的總編室可以容納30多口人,卻比所有前方采訪的一線記者總數都多嗎?而進入公司的我們,狀況更奇葩:每個人身上都背上了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創收任務,而且還要簽字畫押,立“軍令狀”。做了十幾年的電視節目的編導、主持人,如今接受到的領導的訓話就是“不管你們去市場上做什麼,只要完成你們的創收任務!”自來到公司,所有工作人員的工資收入急轉直下,有的編導沒白天沒黑夜地做節目,在完成了節目製作任務後,每個月的工資卻不足千元,當大家質問台里為何發這么少的工資,得到的答案竟然是:“誰叫你們沒有完成創收任務呢?”
我們都是以編導、記者的身份進入的電視台,我們來台里的工作任務就是完成電視節目的製作,可當節目製作任務完成了,台里又無中生有地給所有人增加上創收任務,呂台長,您覺得您的要求合理嗎?其實,不管是什麼工作什麼崗位,人都要與時俱進,我們也一樣,我們不排斥市場,我們也勇於接受挑戰,可是在整個山東廣播電視台無論是收視份額、市場份額,社會效益、經濟效益都急轉直下的情況下,作為第一領導的呂台長都沒有提出過任何更新穎更創意的改革思路,卻每每要求我們一個個小小的工作人員完成幾十萬、幾百萬的創收任務,甚至還以此來作為考核我們工作業績的根據,作為給我們就發那麼一點可憐的工資的理由,您不覺得這很可笑很可悲嗎?
我自從被派到公司後,公司最熱衷的就是考勤,考核,讓每個人報計劃,寫總結;目前,所有人每周報一次考勤概況,每月寫一次工作匯報,每月寫一次工作總結,一個季度,全公司要進行一次所謂的業績考核,這一年內,我們隔三差五被叫到辦公室簽各種字,畫各種押,我本人還經常在不知何情的情況下,就被作為考核不合格人員叫到辦公室簽字。我詢問過辦公室,為什麼把我評為“不合格”,他們給出的答復就是“我完成不了創收任務。”
試問,目前在整個山東廣播電視台,有幾個人能完成您設定的那腦袋一熱就給出的創收任務?您自己又有什麼思路能讓山東廣播電視台完成這個時代這個社會給出的創收任務?
改革是什麼?改革應該是通過開拓創新的新思路,推動社會發展的強大動力。可如今再看山東廣播電視台,人心渙散,怨聲載道,經濟發展更是每況愈下,整個結構岌岌可危。多少曾經忠於廣播電視台、把青春歲月無私奉獻給電視台的兄弟姐妹,甚至為山東廣電做出巨大貢獻的領導同仁都懷着無比失望的心情,離開了這片為之奮鬥了大半生的土地。
您應該知道,就在上個月,山東廣播電視台曾創下了一個周就收到40多封辭職信的記錄。這哪裡是改革?如今,大家都明白了,呂台長提出的所謂“改革”其實就是一次拉幫結派,任人唯親,任人惟近,為自己謀利的人事大變動。
我從2002年患糖尿病,十幾年的時間里,因為沒有醫療保險,我一直自己買葯自己注射,但是我理解台里,理解政策,沒有過任何過分的要求,沒有因為疾病耽誤過一天的工作。我在齊魯頻道主持的《金榜工程》,打造的雨萱熱線,連續7年的時間,每年利用兩個月的半夜時間,就能為頻道創造將近1000萬的收益。
今天,當您說我們不懂市場,不會創收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那時是誰創造了齊魯頻道的奇跡?誰創造了山東廣播電視台的巨大經濟效益?今天,當電視市場逐漸疲軟,作為台長,您沒有任何新思路新方案,於是就將責任歸於我們這些一直兢兢業業工作在一線的編輯、記者,您不覺得心中有愧嗎?
就在今天下午,我接到了台里的電話,讓我去接收台里的“解聘通知書”。首先要向呂台長匯報的是,我在電話中嚴詞拒絕了這個要求。我很困惑,台里要解聘我,根據在哪裡?理由又在哪裡?您的那些所謂的改革,所謂的人事變動,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也都不予計較了,但是如今,您卻以這樣的方式來挑戰我的底線,我覺得我不能再任人擺弄了。
我的電話是15605318887。如果還有和我有同樣心情同樣遭遇的同事們,可以和我聯系。

胡雨萱

2018年6月28日

—-

搜來公開信看了。胡雨萱的觀點大致是這意思吧:

第一,我是本分的電視人,幾十年來業績有目共睹,青春都奉獻給台里了,現在年紀大了,你們這么對我,不地道。

第二,我一個干編導的電視人,憑什麼讓我去背任務?干編導就干編導,干業務就干業務,剪了一天的片子還說我沒完成業務,你以為我三頭六臂?

第三,你把一線采編弄得少少的,但是機關的人卻多多的,這算什麼改革?

第四,要改革也行,但幹活的人去了公司,吃皇糧的全是皇親國戚,你得給個說法。

第五,以上都忍了,現在居然要解聘我,連一兩千塊都給不我了。

所以,線索一理,大概可以這么看吧:

第一,電視台的改革首先是為了減少開支,增加收入。對應的手法是把大量人員趕到公司去,讓他們創收。這一手,一是減少了要養的人,二是增加了去掙錢的人,表面上看沒毛病,實際上然並卵。可以看出電視台的改革實際上沒有有效的理念和路徑,只是一種簡單粗暴的人員重組。所以我認為山東台並不是在真正的改革,只是喊着改革的號子,乾著機關的事。

第二,經營是個需要專門管理的領域,不是號召大家自力更生就可以畝產萬斤的。全員業務是很低級的模式,沒有有效的經營模式,強行要求員工是個人都要拉業務回來,只會拉來一堆散單投放廣告,並且參差不齊,各種不良廣告混雜其中。企業的推廣模式,已經產生了很大的變化,不會為了單純的增加曝光而投放,地方頻道硬廣告的投放大幅度減少。地方頻道如果沒有過硬的節目,以其可憐的收視,投放廣告純粹是浪費金錢。所以地方頻道的經營根本不是全員拉業務可以解決的,必須要有自己的強收視產品(現象級的節目和高收視電視劇),以及其他延伸的經營領域(比如孵化新品、資本運作等)。如果是打造基於電視節目的經營產品,是需要大量熟練員工支撐製作的,所以胡雨萱等員工根本不會沒活干,而產品的銷售更多是負責這個產品運作的高層賣出去的,再不濟也是專門的銷售員,而不是靠全員推銷。賣出一個熱門產品,至少能養活一大幫人了,這幫人得出精品活,哪還有時間去賣廣告拉業務?

第三,改革轉型動了老員工利益,這個似乎沒什麼可抱怨的。但是,不患貧,而患不均。這事就容易爆發了。而且相當大一部分人估計也還能接受乾著不多的活,領着不多的錢,但是解聘就嚴重了。這事反映出山東台處理人員的手法真是呵呵,從領導到幹人力資源的,沒一個想仔細一點。

所以,這事首先反映出山東台的領導層沒能力沒想法也沒有路徑模式,經營部門也沒模式沒辦法跟個機關一樣運轉,人力資源更是一竅不通,只是按指示辦事,也拿不出什麼辦法來。一整套的機關出狀況的劇本在上演。

—-

第一,山東電視台的改革,本來的確是想動真刀真槍來着。原計劃,是把大部分人推到了龍視天下。這是山東電視台旗下的一個演藝公司,裡面的人是要自己養活自己的,如此,就可以避免電視台內部人員光吃不幹了。然而電視台里頭,出力幹活的就是那群人,而不幹活的都是皇親國戚,天天蹲辦公室里,因為有親戚關系,所以就在這一步的時候,想盡辦法留在了頻道里。頻道沒有創收任務,台里養着。這就和很多人爭的那種“不用幹活,天天玩,還拿工資”的活是一樣的,改革以後,原先不幹活的,依然坐辦公室,這就是所謂的“辦公室、總編室、各種拓展研發部門的人員越來越多,行政機構越來越龐雜臃腫”。坐辦公室的同志,有很小一部分是幹活的,剩下一多半就是混子,平時的主要任務就是在某內部app里寫狀態,表決心。同時不忘轉發台長、副台長的講話,寫一大段心得,最後再表一表自己的決心:“(蹲在辦公室里喝茶)爭做優秀廣電人”。

第二,胡雨萱到了公司部,的確是有創收任務的。原計劃估摸着也跟很多事業編的同事一樣,想頤養天年,養生着上這個班,不幹活,光拿錢,多爽。結果就出現了零創收的情況,開除是應當應分的。公司部背着創收任務,的確是累成狗。出完幾天、一周的任務,回來就是天天剪片子,剪到凌晨,第二天起來接着剪。你看人家這么累,你那麼閑,開除閑的,有錯嗎?沒錯的。所以,胡雨萱就被開除了。

第三,一群不幹活的蹲辦公室,趕出另外一批去幹活,開除幹活不賣命的,這叫什麼?咱說市場檢驗,一個銷售公司,都是“公平招聘”招進來的。留出一部分人來天天躺床上玩手機,月薪七八千;另一部分被趕出去跑業務,他們還背着營銷任務,有時候一月就拿一兩千,完不成就開除,你會覺得公平嗎?山東電視台下,那些幹活出力的人,也不嘲笑胡雨萱,甚至是支持胡雨萱的質疑的,為什麼?

第四,原貼公關刪掉,出一篇文章嚴厲駁斥,並要求員工轉發。這不是第一次了,上回紗布門也是這么辦的。

呂芃和胡雨萱,都在很久很久以前,畢業於一所世界一流大學(副部級)的文科,可以說非常優秀了。他們一個致力於改革,一個被改革,一個感覺到改革被肆意阻撓,非常生氣,怎麼我開除一個不幹活的員工,她還振振有詞呢?一個感覺自己被不公正對待了,發文撒潑:怎麼那麼多人躺着玩手機你不開除,你把我支出去我沒幹活你就開除我?

大家都是可憐的人間呵!

而真正的阻力,盤根錯節,根基牢固,上面有人。他們吞食山東電視台的根莖,坐吃使山東電視台山空,直至大廈倒塌,他們都不會停嘴,大不了飛走再去啃別的大樹。於是,呈現給大家的,就是這樣一個山東台了。



強答。

這個話題不是第一次了,沉渣泛起。以前好多台都鬧過,只是這兩年頻率更高而已。根本原因還是老套地落在整個媒體產業的轉型陣痛期上面。

首先說一下自家的情況吧,之前在某六線小台做了六年記者,後來跳槽到報社干點編輯策劃之類的雜活。雖然沒有效力過大台,但實際上傳媒圈就這么大,中央台也是一個德性,所以多少都有些了解。

這么說吧,現在的傳統媒體,不管是電視台、報紙還是電台,不怕ZXB,不怕新媒體,就怕要改革。

因為不改革還能苟延殘喘,一改革往往就瞬間崩盤。一個是遲早要死,一個是馬上就死,所以很多所謂的媒體轉型改革都挺讓圈裡人肝兒顫的。

舉個例子吧,我們那個電視台,我進台的時候賬面上的廣告收入差不多有1600萬,小金庫還得有個幾百萬,加起來差不多2000多萬。每年。

這個收入連發達地區一個鎮電視站的規模都比不上,但是考慮六線城市的收入水平,百來號人分這點錢,加上機器設備日常運營維護,大夥兒的收入不高不低吧。

後來換了位台長,很有沖勁兒,施行了一堆所謂的“新思維”改革,只用了一年時間,就把所有的廣告收入砸到不足1000萬——整個腰斬。此後整整三年,大夥兒窮得工資都發不起了。陸陸續續30個人左右離職。

我也是那波人里的,但是不想離開媒體這行,所以又跳到當地同一家報社,報社呢有強制訂閱,工資還是沒問題的,剛去第一年又做得不錯,看上去竟然有些起色,沒成想第二年又換了一個積極“改革”的領導,現在也差不多一年了吧,除了強制訂閱的那份錢,廣告收入基本又跌得沒影了。

老實說,改革、轉型發展是傳統媒體的必經之路,這一點是沒錯的,問題是基層的媒體人真的被這些所謂的改革改怕了。

以上說的這兩位躊躇滿志的領導,都是一腔熱血想要有點作為的,而且多多少少都在媒體單位工作過,不能算是外行人,一些舉措,比如說嚴肅紀律,加強考核,搞創收之類的也說不上錯,但這裡面有最致命的一個錯誤,那就是他們——不專業。

沒錯他們曾經在宣傳文化線浸淫幾十年,擔任領導之後甚至能指點指點當班編輯的業務,但是這只能說明他們是個及格線以上的媒體業內人士。

但是現在的媒體大變革時代,缺乏業內人士嗎?對傳統媒體來說,真正稀缺的是經營管理人才。

十年前,哪怕五年前,傳統媒體還是難以撼動的壟斷集團,在那個沒有競爭的年代裡,只要政治過硬就是好領導,如果稍稍在懂點業務,會一點領導藝術,那就更完美了。但是現在已經是媒體激烈競爭的時候了,即便是在傳統媒體行業內部,各大衛視的崛起已經讓中小城市的地面台瑟瑟發抖了,收視份額連年下跌。原本所剩的市場空間就越來越小,新媒體又橫空出世,短短兩三年把剩下這點殘羹冷炙瓜分一空。這樣的局面下,僅僅是懂政治懂業務的領導已經掌控不住了。

這像是什麼呢?像九十年代的國企倒閉潮,以前的國企有計劃經濟的護身符,領導只要通情達理就是好的,但在市場經濟的環境下,能理順各種關系,擁有市場眼光,懂得管理科學,能帶着企業走出泥濘的才是好領導。

如今的傳統媒體,就是九十年代那些忽然被砸碎了鐵飯碗的老國企。

回到山東電視台這件事情本身來說,胡雨萱的信可信度一半兒一半兒吧,那些說自己任勞任怨的看看就行別當真,反正我是親眼見識過單位里的老同志們是多麼養尊處優,用上面一位答主的觀點,她因為創收任務沒完成被辭退不算冤枉,真正的問題出在不夠公平。

我呆過的這一個電視台一個報社,改革措施很多也算是好的,問題就在於不公平。往往是新領導上任,要“辭舊迎新”嘛,總得建立自己的支撐,於是乎一堆人藉著改革的這陣風從以前的角落爬到台前,各種阿諛奉承,每天微信群里噼里啪啦地大拍領導馬屁,再加上一點男女關系,裙帶關系,各種關系,改革只是開了個頭,發令槍打響然後就拐到不知道哪條路上去了。

前陣子還跟以前電視台的同事小聚,裡面一位仁兄,自己在外面接專題片一部三五萬的價錢,因為他在這個小城市算是難得的視頻人才,片子大氣又製作精良,剪輯思維特別棒,就這樣一個人,因為身在技術部,不是新領導看重的“改革方向”,現在只能拿着每個月兩千塊錢不到的工資,做點無人問津的雜活。

而那些能溜須拍馬的,或者新領導認為是“改革先鋒”的傢伙,紛紛轉移到重要崗位上,就這還不夠,又新招了一批什麼都不懂連筆試都沒考過的臨時工,要把以前“守舊”的人都換掉,大搞什麼創新發展,一種“功成必然在我”的蜜汁自信撲面而來。

說點嚴肅的,媒體改革是個復雜的過程,當然拖不得,但也絕不是什麼人過來瞎搞一通就能讓傳統媒體再次復興揚眉吐氣的。僅僅上面說到的公平問題,憑一個屁股還沒坐熱的領導怎麼可能搞得定?需要的是一整套的人力資源管理團隊。然而很可惜的是,在2018年的今天,絕大部分圈子裡的媒體單位還在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方式搞“改革”。眼睛裡完全沒有這么多年來的市場化經驗和教訓,至今沒有科學管理體系的概念。

按上一個指紋打卡機就自以為是嚴格管理了,實行個末位淘汰制就自以為是現代kpi管理理念了,創收接點印刷畫冊、傳單的活就自以為是拓寬市場渠道了……

科學科學科學,什麼時候能真真正正地有點尊重客觀發展規律尊重管理科學的意識,傳統媒體才真正有看到曙光的那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0 05:3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