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37|回復: 0

大自然消亡後我們會如何?引發人類新疾病“鄉痛症”

[復制鏈接]

7090

主題

2萬

帖子

11萬

積分

管理員

熱心會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15421
發表於 2018-7-18 13:26: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 新浪科技

1.png

21世紀初,澳大利亞遭遇的嚴重乾旱啟發學者發明了“鄉痛症”(Solastalgia)一詞,用於描述環境變化對人類造成的痛苦
2.png
許多自然景觀其實都是人類工程的成果。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7月17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鄉痛症”(Solastalgia)堪稱21世紀的一大重症,但大多數人卻對這個詞聞所未聞。其症狀包括:心底總有一種迷失感,隱隱覺得自己與故土相剝離,總覺得自己像個異鄉人,從未離家、卻又有種思鄉的情愫。你可能不了解此病的大名,卻有過這樣的感受。而如今人類創造了一個自己不願在此長居的世界、一個缺失了大自然的世界,“鄉痛症”的痛苦自然也難以避免。
  大自然在飛速離我們而去。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的數據顯示,全球野生脊椎動物已有一半在過去四十年間滅絕。超過2.9億英畝(1英畝≈4046平方米)的北美草原已被轉化成了農業用地。按目前的增長速度,美國的森林面積到2050年時將減少3千萬公頃。在2000至2030年間,生物多樣性重點地區的城市用地面積預計將增加三倍。
  我們都知道,這些表象的背後還潛伏着更深重的災難。去年冬天,北極溫度竟未下降到結冰點。《巴黎協定》實施不順,氣候變化也屢屢造成意想不到的惡果,如南極的巨大冰山脫離冰架、大堡礁發生嚴重白化等等。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殘酷的事實:在人類一手打造的未來世界中,自然的參與將急劇減少,生物多樣性也將嚴重受損。
  這為人類帶來了一個新問題:大自然與我們的生活質量息息相關,如果摧毀了自然環境,將使我們自己痛苦不已。2003年,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環境與生命科學學院的環境哲學家格倫·阿爾布雷奇(Glenn Albrecht)提出了“solastalgia”(鄉痛症)一詞。就像nostalgia(鄉愁、懷舊)一樣,“solastalgia”也是個很難准確定義的概念,但一說出來大家都懂。阿爾布雷奇寫道:“solastalgia是指失去自己家鄉環境、或無法從中獲得慰藉的苦痛之感。當人們意識到自己深愛的家園正在受到侵害,便會產生這種感受。”這些“侵害”的形式不同,力度也不同,但在意識到家園受侵後產生的失落感和不安感總是同樣強烈。
  阿爾布雷奇選擇“Solasta”作為“鄉痛症”的詞根有兩層原因。“Solasta”既能引申出“solace”(慰藉),又能引申出“desolation”(孤寂)。“nostalgia”可指鄉愁或懷舊,都是對其它地點或時間的渴望;而“solastalgia”則是對如今所在之處應有面貌的渴望。比如說,在自然已不復存在之處渴望自然。
  如今這種心態已經成為了主流。每一代人都有相應的小團體跳出來反對愈演愈烈的環境災難,如嬉皮士和一些小型政治與宗教團體等,但它們仍屬於亞文化現象。大部分人還是在駁斥自己並不理解的科學理論、假裝地球並未變化。如今,自然秩序的瓦解已經不再停留在理論層面,而是進入了尋常百姓家。因此,我們急需找到某種新的慰藉,還需要相應的市場來滿足這種需求。
  酒店大堂中的“自然”似乎比真正的大自然舒適得多。首先,嚴寒是不存在的。大堂中總像夏令營一樣舒適宜人。“大起居室”(Grand Living Room)就像一座巨大的木屋。裡面有壁爐,點着天然氣生的火。人造石頭時而還會發出人工合成的狼嚎聲。酒店前台旁邊的動畫場景總能立即吸引孩子們的視線:一頭機器麋鹿、機器熊和一棵機器樹正聚在一起“聊天”,只要孩子們按下按鈕,穿着芭蕾舞裙的熊就會大聲宣布:“這是整個北方森林中最有魔力的地方。”麋鹿也會跟他們打趣:“你可以隨時隨地戴在臉上的是什麼東西?是微笑。”
  這就是大自然消失後、“自然”的模樣。孩子們看着這些機器人說話逗樂,與此同時,他們的父母正遞上信用卡。在酒店前台底下,一隻小小的機器人松鼠忽然探出頭、發出一聲尖叫。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簡直不能更蠢:孩子又按了一下按鈕,松鼠又探出頭、發出尖叫;然後孩子又按了一下按鈕,松鼠又探出頭……這種蠢事不斷循環往復,可見孩子有多喜歡這只松鼠。對孩子們來說,這里就是天堂。是一處充滿了“鄉痛”情緒的天堂。
  “鄉痛症”這一概念最早源自澳大利亞的重大乾旱。這些乾旱提供了氣候變化會影響心理健康的直接證據。其中原住民、直接接觸氣候變化的科學家、以及土地被毀的農民所受的影響最為強烈。2006年,同在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就職的公共衛生學者尼克·希金博瑟姆(Nick Higginbotham)和同事們提出了一套用來衡量“生態系統擾動造成的生物、心理與社會代價”的評估量表,名叫“環境痛苦量表”(EDS)。他們將“鄉痛症”定義為“某人所在的物理環境(即家鄉)受外力影響、導致其身份認同感、生活幸福感和掌控力下降”後的一種典型反應。評估方法為詢問受試者“我懷念之前在這里感受到的平和與安靜”、“熟悉的動植物不斷消失,這令我很難過”、以及“一想到我的家庭正被迫離開這里,我就感到很悲傷”之類的問題,問他們是否贊同這些說法。
  希金博瑟姆發現,按該方法評估的“鄉痛症”感受與其它環境受破壞相關的情緒呈強相關性,如恐懼和憤怒等。因此研究人員總結道,鄉痛症似乎“明確表達了人們受環境變化引發的痛苦。”希金博瑟姆發表論文至今已過去了十餘年,期間研究人員在全球范圍內都發現了環境變化影響精神健康的實例。例如,拉布拉多的氣候變暖使當地居民產生了鄉痛症;中阿巴拉契亞地區山頂采礦對山峰和山間溪流的破壞也引發了鄉痛症。此類例子比比皆是,不一而足。
  加拿大環境心理學家曾在2016年指出,氣候變化引發的洪水和乾旱“常常會導致焦慮、震驚、抑鬱、悲傷、絕望、麻木、產生攻擊性、睡夢難安、人際關系障礙、急性和創傷後應激障礙症、葯物濫用和自殺等情緒和行為。”在亞洲地區,精神病學家注意到溫度上升與自殺行為有所關聯。2013年一項涵蓋60項研究的數據分析發現,全球氣溫的每一個標准差對應着人際暴力增長4%、群體暴力增長14%。2015年,全球最前沿的醫學雜志《柳葉刀》成立了“健康與氣候變化委員會”,將“鄉痛症”描述為“人們在土地受到破壞、變得不再宜人、且失去了發展機會後的感受”,並將其列為全球精神健康的關鍵內容之一。
  鄉痛症是一種新近出現的人類“疾病”。且就像其它疾病一樣,也亟待進行治療。
  大狼屋度假村開出的葯方是模擬大自然。這種做法其實由來已久。早在1863年,護理學先驅南丁格爾就在《護理札記》(Notes on Nursing)一書中記載了讓病人透過窗戶向外遠眺、欣賞“萬物之美、萬物之多樣、尤其是明艷的色彩”的積極影響。南丁格爾認為,在病床邊放置有自然元素的東西可幫助病人早日康復。事實也的確如此。無論以何種方式接觸大自然,都會對健康產生明顯的益處。如日本的一項研究指出,透過窗戶遠眺森林有以下好處:1、顯著降低舒張壓;2、顯著增加副交感神經活動,同時顯著減少交感神經活動;3、顯著降低心率。
  自1982年來,日本農業、林業與漁業部便一直在推廣“森林浴”。該方法的確具有一定效果:受試者唾液中的皮質醇(又名壓力荷爾蒙)、以及心率和血壓均有所減少。
  1984年由羅傑·烏爾里希(Roger Ulrich)開展的一項研究發現,與整天對着白牆的病人相比,手術後能享受到窗外風景的病人總是恢復得更快。他們“手術後住院的時間更短,護士給出的消極評估結果更少,服中強效鎮痛葯的劑量更低,且輕微術後並發症的風險略低於其他病人。”在該研究的激勵下,很多辦公樓開始在室內設置模擬自然風景的動畫,讓員工感到更加放鬆。此外,精神病院也從多年前就開始通過改造地形、取得了一定的治療效果。
  公共衛生專家早在幾個世紀前就發現了綠意盎然的環境與幸福感之間的關聯:“有大量證據顯示,能夠接觸‘自然’的住宅對人體健康有多種好處。”英國2015年開展的一項健康調查發現,即使在修正社會經濟與污染因素後,居民健康仍與當地環境的優美程度呈正相關性,且“環境優美”並非僅與綠地面積有關,研究人員據此總結,“環境的美學水平對居民健康的影響也許比之前預想的還要大”。
  然而,我們還不確定大自然為何如此有益於身心健康。有些人認為,森林浴對健康的積極影響要歸功於樹木所含的芬芳精油。但病人僅僅眺望風景也能更快康復,這又從何解釋呢?顯然,生物多樣性並非其背後的必要條件。
  要理解人類如何解決對自然的渴望,不妨看一下尼亞加拉瀑布,它可以說是人類產生鄉痛症、進而尋求慰藉的鼻祖。奧斯卡·王爾德在1882年造訪該瀑布時,將其描述為“最先令新娘們失望的事物之一”。即使它早已失去了“蜜月聖地”的光環,如今每年仍有1200萬遊客造訪此地。這里的自然景觀也招來了許多人造“奇觀”,如走鋼絲的人、招徠遊客的叫客員、瑪麗蓮·夢露、現在更是建起了賭場。
  尼亞加拉瀑布體驗的核心是對自然的敬畏。與其無與倫比的體量和規模相比,人類的肉體、虛榮和拼搏竟顯得不值一提。這種崇高感足以令人受到靈魂的洗禮。它讓人類充分意識到,在這樣的自然尺度面前,人類是多麼的脆弱渺小。
  但尼亞加拉瀑布的諷刺之處在於,這種體驗的崇高感和人類在自然面前的無力感,其實恰恰是人類工程造就的效果。瀑布傾瀉而下的水量需受“國際聯合委員會”的管控。在1950年的《尼亞加拉瀑布協議》(Niagara Treaty)中,該委員會規定了尼亞加拉河的多少水量將用於水力發電和其它用途,以及多少水量將用於景觀展示。每年4月1日至9月15日為旺季,期間從早八點至晚十點,瀑布每秒傾瀉的水量多達10萬立方英尺(約合2831立方米);淡季水量則為其一半。
  5500年來,尼亞加拉瀑布一直在自然的作用下不斷侵蝕。這對瀑布兩岸以此謀生的人而言當然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在1969年,美國陸軍工程兵團決定借人力抵消自然之力。他們先是在河中架起了一道防水堰,自1848年3月發生的冰塞以來,這還是尼亞加拉瀑布頭一次“枯竭”。在重見天日的瀑布底部,他們發現了成百上千萬枚硬幣和兩具屍體,其中一名女性屍體的無名指上還戴着一枚刻着“勿忘我”字樣的戒指。
  工程師們對樣本進行分析後發現,由於水電站分流減少了水流量,瀑布受到的侵蝕已經降到了最少。但作為工程師,他們還是想證明自己有改造瀑布的能力。於是他們在1973年向尼亞加拉瀑布兩側的居民分發了22萬份宣傳冊,歡迎大家投票表決。宣傳冊上列出了幾種改造瀑布的選項:移除瀑布底部的碎石堆、增加水流量、改變瀑布下方“霧中少女池”的高度、或者不作任何變化。結果當然是明擺着的:絕大部分人都選擇讓瀑布保持原貌。畢竟,自然景觀怎麼能和照片上的模樣不同呢?
  要承認“鄉痛症”的存在,最直截了當的方法之一,便是承認人們企圖從中復原的行為。“人們總想與充滿生機的環境建立起有機聯系,一部分原因是人們希望找到一處與其它生物都息息相關的家園、以此解決鄉痛症的困擾。”阿爾布雷奇在2006年的論文中寫道。為維持尼亞加拉瀑布的自然性,人們選擇保留其外貌不變。而這種行為卻恰恰與自然想要侵蝕它的意願背道而馳。
  如今,尼亞加拉瀑布的美化工作仍在不斷進行,只是顯得越發浮誇。水霧與瀑布在夜間成了燈光秀的絕佳布景,而燈光秀剛斥400萬美元巨資進行了翻修。在人類發明電力照明後,尼亞加拉瀑布成為了人工照明的首批對象之一。燈泡於1879年發明,同年就用在了給尼亞加拉瀑布照明上。如今,這里不斷變幻的光線已成為了自拍的絕佳背景。大自然還是要配合照相機,縱使照相機已經升級成了手機,這條金科玉律也變不得。
  人們在尼亞加拉瀑布不僅可以用手機自拍,還能玩游戲。2017年,Pokémon Go風靡全球,用戶一度多達5000多萬,有十分之一的美國人都在玩這款游戲。2002年的一項英國研究發現,8歲以上的兒童辨認寶可夢精靈的能力遠比辨認當地動植物強得多。
  研究人員據此提出警告:“有證據顯示,自然知識的欠缺與人和自然界的日益割裂有關。”但還不僅於此。生物學家E·O·威爾森(Wilson)曾提出“親生命假說”(biophilia)的概念,認為人類天生便有親近自然的慾望,而“精靈寶可夢”便是例證之一。尼亞加拉瀑布含有自然的崇高感,並以此牟利;精靈寶可夢體現了人類熱愛生命的天性,並以此牟利;大狼屋度假村主打戶外體驗,並以此牟利。它們在實現了自然界種種益處的同時,又避免了自然界的一大缺陷:變化和衰退。
  對自然的美化也使得自然成為了“一劑良葯”。“自然”在我們心中已不再是“雄偉壯麗”的代名詞,而是變成了游樂場。我們不再試圖與大自然對抗,而是想在其中舒緩心境。既然真實的自然無法提供慰藉,我們就開始從“人造自然”中尋找慰藉。自然的娛樂意義已經取代了原本的荒涼意味。這個市場十分高效,我們可以從市場創造的對自然的渴望中、買到解決“心病”的葯方。
  人類文化的這一改變是好是壞暫且不提,我們若想存活下去,就必須如此。一項針對澳大利亞受“鄉痛症”折磨的原住民的精神評測總結道:“如今最重要的舉措就是‘加強適應性’。”精靈寶可夢、尼亞加拉瀑布和大狼屋度假村都是我們進行適應的例證。人類的聰明才智是造成眼下災難的根源,但也找到了一種解決與自然的割裂感的方法。既然我們難以停止發展、阻止氣候變化,就要尋找更簡單的方法,例如“與自然重修舊好”。
  人類一直夢想着與自然界和解。英語中天堂“paradise”一詞的詞根為波斯語中的“Pardes”,意味“帶圍牆的花園”。聖經《創世紀》講的便是一男一女被逐入受苦受難的塵世、希望通過自身努力“讓地面上的一切變得宛若天堂”的故事。這個夢想如此美好,許多現實世界的意識形態中都有它的影子。所有烏托邦式的世界中,人類的慾望都能夠與自然秩序和諧共存。但在現實世界中,我們的統治范圍甚至已經超越了統治自然帶來的迷茫感,人類已無暇去想這個問題。“自然”曾一度被視為人類最終的棲身之地,如今卻也不是非此不可了。
  如今,與自然和解的夢想正在我們的見證下逐漸消亡。這也是現代人產生“鄉痛症”的原因之一。我們選了一條更簡單的和解之路:通過機械改造自然,而非控制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們拒絕把這個傷痕累累的世界視作自己的家園,寧願建起一座座粉飾太平、肥皂泡般的所謂“天堂”。
  清晨時分,孩子們仍在熟睡之中。此時的大狼屋度假村堪稱一處平靜的所在。大堂里的卡通布景如真正的樹林般沙沙作響,沒有孩子按下按鈕、讓機器動物們大吵大嚷。一隻機器鳥兒時不時高唱幾聲。四周竟真如大自然一樣安詳靜謐,讓你想起身處湖畔或林間的感受。但這種回憶只會令你更加感傷,因為它終歸只是回憶而已。在享受這種模擬出來的自然之樂時,心中總難免感到一陣刺痛。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1-16 11:0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