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57|回復: 1

一顆童心的齊白石人生最後一張畫 和 葫蘆圖

[復制鏈接]

174

主題

1889

帖子

6336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6336
發表於 2018-8-9 22:36: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edak8821 於 2018-8-9 23:45 編輯
來源:6park齊白石70多歲時曾對人說,“我才知道,自己不會畫畫。”人們當然不會相信。老人一再強調,人們卻越發稱贊老人的謙遜。呂立新說,齊白石老人一生都像一個孩子,保持一顆童真善良的心。他的人生沒有獻媚,沒有爭名逐利。正如他所的作品一樣,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

       齊白石自創紅花墨葉一派,其畫為獨特的大寫意國畫風格。他的專長是花鳥,筆酣墨飽,力健有鋒;而畫蟲則一絲不苟,極為精細;除此之外,齊白石80歲之後,畫蝦的技藝更甚為精湛,令人嘆為觀止。

       呂立新告訴記者,“齊白石是用自己的真實生活在作畫。”這不僅是齊白石獨特藝術風格的詮釋,也是他作品被重新定位,從俗到雅最真切的體現。“傳統文人認為是俗氣的,在齊白石筆下都能有所轉變,蘿卜白菜都能進入他的畫,都能畫得清新脫俗,這在他前輩的國畫家中是沒有的。”

       時代在變,人們的思想也發生極大的轉變,“真實”是現今人們的追求。而齊白石似乎早有先見之明,他的畫一直反對不切實際的空想。他經常注意花、鳥、蟲、魚的特點,揣摩它們的精神。他曾說

過,“為萬蟲寫照,為百鳥張神,要自己畫出自己的面目。”他的繪畫,以其純朴的民間藝術風格與傳統的文人畫風相融合,也因此達到了中國現代花鳥畫最高峰。

       筆墨傳達中國精神

       聞名世界的西班牙著名畫家畢加索曾經的一個玩笑,“我不敢去你們中國,因為中國有個齊白石。”齊白石生活的近百年歲月,正是中國社會與思想的大變革時期,他所從事的中國畫也受到外來思潮的激烈沖擊。定居北京的初期,其獨創一格的藝術也曾不被畫壇所理解。

       雖然有人說他的畫大多是白菜蘿卜、蟲蟲鳥鳥,不如其他畫家那樣宏大有氣魄。但正是這些源自生活的真實感觸,才使齊白石書畫飽含生命的智慧和生活的哲理。另外,齊白石筆觸間流露的是那種無一不精、無一不新的特點,也為現代中國繪畫史創造出一個質朴清新的藝術世界。

       可以說,齊白石的畫表達的是他對自己藝術創新的自信與深刻體悟,他的人物畫長於傳神達情,他的書法簡約大方。呂立新告訴記者,“就是他這種朴實謙虛、自信自強的精神,使他的作品剛柔兼濟,他的畫作中展現了不僅是深厚的藝術造詣,還有非凡的中國精神。”

       齊白石創造了中國20世紀藝術的奇跡。幾十年來,齊白石不但得到了海內外學者的關注,也贏得了廣大藝術愛好者的追慕,齊白石在藝術市場上的熱度還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


[size=14.6667px] 1.jpg

齊白石一生作畫無數,到底哪一張是絕筆或被認定為最後的作品呢?過去坊間一直認同白石之子齊良遲的說法,《風中牡丹》被認為是白石絕筆。

2.jpg
齊白石《風中牡丹》,1957年

但據美術家王魯湘的考證,齊白石絕筆之作藏在張仃(張仃是齊白石未行拜師禮的弟子,他與齊白石有很深的緣)家裡。

這張《葫蘆》之所以被認定為白石絕筆,白石老人去世後,中國文聯、中國美協舉辦的白石遺作展上,經主辦方及李可染、
張仃、黃苗子等白石老人生前好友和學生的證明、認定,確定為白石老人生前最後的作品。

這張絕筆《葫蘆》一直秘密藏於張宅,從未發表,但它卻是京城美術界一個少數精英圈子裡的赫赫明星。


3.jpg
齊白石 《葫蘆》 題識:九十八歲白石。​

當年隔一段時間,李可染、鄒佩珠夫婦、黃苗子等人,就要相約來到張宅。張仃知道他們所為何來,總是沏上清茶後,
恭恭敬敬從畫室取出這張《葫蘆》掛於牆上。於是大夥兒就開始唉聲嘆氣,嘖嘖連聲,繼而又大呼擊案的,也有拍腿拍到別人腿上的。
如此這般,如醉酒似的痴狂一陣,於是散去。過些日子,再如此這般來一遍。

鄒佩珠先生回憶說,隔日子長了沒看這幅畫,就像得了病似的,看完這幅畫就像過足了鴉片癮似的,精神頭也足,人也興高采烈了。

李可染對這幅畫的評價是兩個字:“絕了。”
又問為什麼絕了?

李可染回答說:老人家畫到這個歲數,胡塗了,連字都不會寫了。”當時寫這個“九”字,就問李可染:“這個九字是往這邊拐還
是往那邊拐啊?”等到寫“歲”字,怎麼也記不起來,就寫成了現在這個錯字。






4.jpg
人“糊塗”了,只能畫自己最熟悉的對象,當然也就是最簡單的對象,那隻能是葫蘆,而不可能是別的如牡丹之類。


5.jpg

即使是畫了一輩子的東西,信手畫來,還是因為神志恍惚而出錯。點了黃顏色畫葫蘆,這沒錯,一大一小,一前一後,一上一下,
但用淡墨畫葉子時恍惚了,
畫成了葫蘆的樣子,而且居然從大葫蘆留白的地方冒出兩筆淡墨,好像這葫蘆穿了個洞。

6.jpg



等到用濃墨畫藤時,又恍惚了,畫着畫着就勾成葫蘆的樣子了。但這都不要緊,老人完全是在“糊塗”狀態下用本能在作畫。

7.jpg
老人想畫藤蔓,可心裡想的還是葫蘆。




8.jpg

9.jpg
這幅畫最絕的是藤蔓,用筆用墨已經是天籟,是神在走,而不是手在走,
筆墨中包孕的精氣神完全超越了白石老人的身體健康的狀態,是修養在完全自由自然自在自為的狀態下的釋放,
一個中國畫家只有到了這個境界才談得上是“天爵”。與此相比,包括白石老人以前的作品,所有人的畫都只能算是“人爵”。








174

主題

1889

帖子

6336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6336
 樓主| 發表於 2018-8-9 23:49:03 | 顯示全部樓層
20.jpg

19.jpg

18.jpg

16.jpg

15.jpg

14.jpg

13.jpg

12.jpg

11.j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2 00:18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