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77|回復: 0

“帝師”都是冤大頭

[復制鏈接]

4284

主題

2萬

帖子

9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90833
發表於 2018-8-13 14:2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周淮安





01

漢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一輛馬車疾行至長安東市突然停下,一個身着朝服的中年男子走下馬車,疑惑地看着駕車的中尉,皇帝讓中尉召自己上朝議事,卻為何在市場停留?

這名中年男子叫晁錯,當時身為御史大夫,位列三公,享受正國級待遇,是漢景帝最信任的老師。

然而,中尉當眾宣讀了皇帝的詔書,在晁錯完全還沒有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便將仍舊身着朝服的他腰斬於東市。

漢景帝之所以要殺自己的老師,是因為在晁錯的主張下,漢景帝詔令削藩,卻引發“七國之亂”。七國打着“誅晁錯,清君側”的旗號起兵反叛。漢景帝為了度過危機,於是犧牲自己的恩師以求平息事態。

事實證明,晁錯殺錯了,七國並未因此退兵。最終,漢朝中央政府動用武力才平息了七國叛亂。

史書大多記載漢景帝是受了晁錯政敵袁盎的蒙蔽,一時糊塗才錯殺恩師。但後世的學者對景帝的“厚黑學”看得很清楚。

清代“桐城派”代表人物梅曾亮指出:“削七國者,帝之素志也。而不敢居其名,故假錯以為之用。”“帝特以錯為餌敵具耳!”

也就是說,漢景帝一開始就把晁錯當做自己的誘敵之餌了,而且是一個可以舍棄的誘餌。

文化學者鮑鵬山認為,漢景帝設的是一個連環計。首先,利用晁錯的忠誠和遠見,“假錯為之用”,讓他承當“削藩”的倡導者和設計師的角色,使之成為眾矢之的,並利用他的奏札激化矛盾,促使必反的吳楚等國早日爆發,從而能夠有充足的理由動用武力收拾他們。當這一目的實現後,再用晁錯的腦袋籠絡未反的諸侯,孤立吳楚,使中央具有絕對的優勢。

作為帝師,晁錯至死都沒想到,自己的學生竟然會用自己傳授的“術”來算計自己。

正如梅曾亮所感嘆:“君子日:術不可不慎哉。以盜之術授人而保其不我盜,且曰是必不疑我為盜,雖至愚者不出此。錯之智曾是不愚人若也,哀哉!”

02

“背黑鍋我來,送死你去,拼全力為眾生,犧牲也值得!”

這是《大話西遊》中唐僧為游說至尊寶西行取經,所吟唱的《Only you》。一個背鍋,一個送死,好歹還能說是師徒二人各有犧牲,去留肝膽兩昆侖。

但是,在帝師與徒弟的關系史中,往往送死的是師傅,背黑鍋的也是師傅,帝師都是冤大頭,得善終的寥寥無幾。

一是因為皇帝是“神”不是人,是天才中的天才,頂峰中的頂峰,但帝師的存在卻證明“有人比你還牛逼喔”,這種師徒關系本來就是悖論。

在打江山的時候,帝師還能成為皇帝的良師益友。但一旦坐穩江山,帝師也就成了徒弟的心病,帝師越出色,皇帝越心虛:一個比你更善權謀,更會治國的人;一個比你自己還了解你,比你還了解你的江山的人。這對於任何君主來說,都如芒在背,猜忌、防範遠遠大於師生之情。

輔佐朱元璋打天下的著名“帝師”劉基(劉伯溫),被《明史》譽為“諸葛亮一類的人物”。朱元璋稱之為“老先生”而不直呼其名,並多次稱贊劉基為:“吾之子房(張良)也。”

奪取天下後,劉基很早就急流勇退,離開權力中心,深藏功與名,但始終處於朱元璋嚴密監控之下。後來,僅僅因為被胡惟庸誣陷企圖在有王氣的地方建墓,就被朱元璋剝奪爵祿,嚇得劉基主動到南京“求軟禁”以打消老朱猜忌,最終憂病而死。

二是對於皇帝這種特殊材料製成的學生,老師很難拿捏嚴格教育的時、度、效,搞不好學生將來“反噬”老師。

明朝萬歷皇帝從小是個乖孩子,為了將其培養為一代明君,其母李太後和帝師張居正對其教育十分嚴格,哪怕讀錯一個字也會被當面斥責,甚至連張居正的名字都成為皇太後嚇唬小皇帝的有效手段。“慈聖訓帝嚴,每切責之,且曰:‘使張先生聞,奈何!’於是帝甚憚居正。”(《明史·張居正傳》)

這種完全無視小皇帝尊嚴的管教,使萬歷幼小的心靈,開始由親近、尊重向著畏懼、厭惡的方向轉變。

張居正一死,活在老師陰影中的萬歷爆發了,追奪了張居正的一切榮光,差點要開棺戮屍,並活活餓死張家十餘口。張居正肯定想不到,自己費盡心血培養的好學生,不僅“反噬”老師,還沉溺酒色,二十多年不理朝政,成為史家認為有“亡明”之實的昏主。

三是作為臣子,帝師絕對是一顆紅心向太陽,但對於皇帝而言,老師本質上也是工具,關鍵時刻是可以舍棄的,說不定換一個更好。

《漢書》記載,當袁盎建議漢景帝殺掉晁錯時,漢景帝沉默良久後說:“顧誠何如,吾不愛一人謝天下。”用通俗的話說,他還為殺老師找了個高尚的理由“為天下而殺一人”,帝師真是冤大頭。

03

既然帝師是冤大頭,為何古往今來那麼多文人還前赴後繼,趨之若鶩呢?

因為,“帝師夢”是中國文人最大的夢。

“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通過委身權力,實現自己的人身價值和政治理想,這是數千年來中國文人嚮往的成功之路。

反正都是出來“賣”,賣個最高價當然是最好了——皇帝就是那個能出最高價的人。所以,張良說:“今以三寸舌為帝者師,封萬戶,位列侯,此布衣之極,於良足矣。”(《史記·留侯世家》)

帝師的悲哀在於,既希望委身明君聖主,實現抱負,又要標榜自己入世是為天下蒼生黎民計,功成即身退,深藏功與名。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好比既入青樓,又要標榜自己“賣藝不賣身”,出淤泥而不染,真的好難。

好了,今天就講到這里吧。

對不起,我要先走一步,內閣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等我參加。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1 10:3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