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42|回復: 0

時評:贊美文革成向習近平政治看齊的自覺表現

[復制鏈接]

3680

主題

1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1885
發表於 2018-8-14 06:44: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亞洲自由(高新)

近日,一篇題目為《繼胡鞍鋼後  再有清華教授因文革言論遭猛批》的文章被多家海外中文媒體轉載,說的是“清華大學胡鞍鋼因吹捧式言論遭千名校友要求清華解聘的熱點尚未退卻,清華大學的李彬教授又被人們挖出關於‘文革’奇葩言論,他認為不宜用‘浩劫’來概括文革十年、文革的本質是‘大同的實現’雲雲,成為新的焦點遭致猛烈的批評。”



 “文革”回潮。

  其實,那位叫李彬的清華教授贊美文革的“在四川大學的演講詞”是2013年底被烏有之鄉等毛左網站捧出來的。近日因為胡鞍鋼的原因有中國內地的多位博主把他從新人肉了一番,新發現是此公當年大學畢業被分配回新疆後在烏魯木齊公安局當過兩年政治警察(公安局政治部幹事),接下來不知靠什麼本事從一個政治警察直接“轉行”為“高校教師”。

  因為有網友挖苦“清華教授妖孽真多”,另有知情者特別澄清:“清華有兩個李彬教授,談文革的這位是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副院長。大家別弄混了。 ”

  卻原來,清華大學真正有名氣是另外一個叫李彬的物理學和國際關系學教授,他是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項目和亞洲項目的資深研究員,曾隨中國代表團參加了關於《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的談判。這位李彬教授同時也是清華大學國際關系學系的教授和博士生導師,任北京應用物理與計算數學研究所軍備控制研究室主任、科學與國家安全項目常務主任。

  2013年底至2014年初,清華新聞學院的李彬一度在中國內地的網站上如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最有代表性的批判文章當屬“李吉訶德”的《清華的斑漬李彬可與北大孔慶東雙賤合弊》,摘要如下:     清華大學教授李彬發言:“文革十年不宜用‘浩劫’來概括。事實上,我們在文革十年內取得了很多很大的成就,比如兩彈一星的發明,核潛艇的發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提出,雜交水稻的成功培育等等。”他還引用日本漢學家溝口雄三的觀點,以為“文革的本質是大同世界的實現”,“中國從1949到1977年迎來了建國以來的第一個巨大的發展期”雲雲。

  若按下身份不表,我會當這些話只是瘋言囈語,比如安定醫院的後牆倒了,跑出來一個身穿軍裝、頭戴軍帽、臂纏袖標、手捧紅書、胸前別滿某人像章的人站在當街語錄連篇口吐白沫慷慨激昂催人尿下。倘若不像韓德強那樣發瘋打人,便可以不必介意,由他去搞。精神病人從來就有,也未必個個有害。但李彬不是精神病人,而是大學教授,這就有些不同了。精神病人難以琢磨的地方在於你不知道他會在什麼時間犯病,而大學教授難以琢磨的地方在於你不知道他會在什麼時間犯傻。比如李彬身為清華大學教授,就一次犯了兩個不能原諒的愚錯:一是為文革脫罪;二是對歷史的無知。

  不過也還有些區別:比如這番話是在自家聊天,或酒後失言被什麼人發布出來,只能算是李教授交友不慎,並不至因言獲罪——那是文革的套路,恨不得挖出你的聲帶,看看有沒有什麼“反動印記”;但假如這番話是在公共場合——後來知道是在四川大學——的講話,就有了說道一下的必要了。

  我以為李彬教授公開為文革唱好,已然喪失了一個人應有的良知與常識。這就像在奧斯維辛贊嘆納粹的“科學技術”,在南京誇耀日本人的“造刀工藝”,在S-21集中營宣稱紅色高棉對“發明”人類死亡方式所做的“巨大貢獻”一樣。李彬教授拿出幾樣與中國人的遭遇與文化命運關系甚小的所謂“發明”來證明文革的“成就”,我以為正是對歷史的無知、健忘與背叛。因為眾所周知,在文革可以拿出的幾樣“成就”里,兩彈一星與核潛艇是為了毛澤東心目中的戰爭所做的准備,由於軍隊的特殊體制,才未被納入文革的破壞范圍。至於陳景潤、袁隆平卻是文革中少之又少的倖存科學家,因為僥幸才有了他們的研究成果,而這些顯然不能取代文革對中國社會、中國文化與知識分子的整體破壞與摧殘。就像一個人不能從糞便里撿起幾顆未經消化的玉米,便說自己“發明”了糧食且引為“成就”一樣。

  至於李教授轉述的溝口雄三,作為日本漢學家,他畢竟只是一位隔岸觀望者,所謂“了解”也不過做做“貿易”,走走過過,並無作為中國人的切身體會。所以他的言論不妨聽讀,卻不必迷信。何況李彬教授真以為讀懂了他的話么?



李吉訶德的文章中還言道:再為李教授找一點區別:我還不知他是理科教授或是文科教授。從他列舉的兩彈一星、核潛艇、哥德巴赫猜想、雜交水稻,還有他使用的“發明”、“提出”等所顯露的語病來看,似乎更貼近理科。我知道一些典型的理科教授較為木訥,埋頭於自己的專業研究,不大在意人間的事情,或許就會因此忽視了文革對他們“專業”之外的文化與人性的毀滅。

  而假如李彬是位文史教授,問題就會變得嚴重一些。我會確認他是個無良教授,是教授中的敗類,是一個合該詛咒的孽障。正因為有了他這樣的一些人,文革或許就會“故地重遊”。

  由照片看年齡,李彬教授大概算是趕上了文革的尾巴。或是因為風暴漸弱,或是由於祖上三輩“根紅苗正”,或者父母善於自保,總之他對文革之惡並無真正體會。但既為教授,也就不必非要事事經歷才行。文革結束不過三十幾年,有關它的文字圖片人證物證比比皆是,觸目驚心,並不被歷史塵封,還需要什麼“鉤沉”。再者,作為大學教授,不僅要有人所共有的價值觀與是非觀,還有傳教學生的天職。李彬教授如此為文革之罪辯護,我想或是緣於他根本的邪性,其實並不配教授之名、之職。

  如今社會固然多以炒作、“出新”為主,似乎否定文革、唾棄文革常流於平俗。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有另外的結論。文革本身只能用“浩劫”概括,沒有其他。因為文革不止毀物,而且害人;不僅使中國急速倒退,而且傷及中國的未來。如果按照毛澤東的規劃,每七八年便搞一次文革,中國只好回去原始社會、蠻荒世界,就像紅色高棉治下的柬埔寨的擴大版。李彬教授這樣篡改結論,自然會產生一定效果——比如我們就知道了清華大學還存有這樣一位——,但也有一定風險,比如他的人格被人鄙視,他的職業受到質疑。

  “李吉訶德”博主的文章正告李彬:贊美文革,為文革塗金招魂,在善良與明智的國人里不會得到支持,而在“毛左”那邊也並不討好。因為“毛左”相信:文革何止“很大成就”,簡直就是“曠世功德”,何止“發明”了彈星潛艇,簡直就是“發明”了“人類歷史”。所以李彬教授若被放歸文革,多半就是第一批被揪出來的“叛徒內奸”,罪名“打着紅旗反紅旗”,被“紅衛兵”拉去批鬥遊街,吃皮帶,掛牌子,坐“土飛機”,戴紙高帽,老婆被掛破鞋,剃陰陽頭,父母被流放監禁——名為“下放幹校”……。或許他會“戴罪立功”?比如檢舉揭發父母老婆孩子鄰居……,從他們身上踏出一條路來,成為蒯大富一類人物——不知為什麼我尤相信這點。北大已有孔慶東,如今清華又出了李彬,兩家終於可以雙“賤”合“弊”。孔慶東顯然算是李彬的“前輩”,名頭兒大了許多,經驗也很值得李彬參考:想出名其實容易,並不一定非要以吹捧文革、觸犯人道來激發眾怒、招惹罵名。有時只需裝孫犯賤就好,一當宣布自己是某聖73或84代孫子,大家的目光自然就會轉向你,說“看,這孫子!”。相比之下,李彬教授終歸淺些,還算不上清華的一個污點,至多斑漬而已。

  就是這個叫李彬的,據說還有一篇題目為“為紀念文革五十周年而作”的文章因為內容太過“激進”而被勸阻“暫不公開發表,只供內部交流”。當時的美國《世界日報》曾發表一篇社論《大陸熱捧文革:上有鍾情下有土壤》   。文章中說:5月16日文革發動50周年即將到來,“56朵花”少女合唱團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演出,曲目多是文革時著名紅歌,如《大海航行靠舵手》等,導致紅二代馬曉力指“文革文化再現”,上書中辦主任栗戰書要求中央嚴查。之後,陝西左派在西安舉行紀念文革5.16通知發表50周年座談,香港毛澤東思想學會5.1期間也舉行紀念文革座談,網絡上更有人自發辦紀念毛主席發動文革50周年。一時之間,“文革熱”在中國風起雲涌,勢不可當。

  該文章還沒有總結進去的至少還有:眾多“民間人士自發”到江青墓地獻花;大連舉行的國際徒步日的遊行中,竟然出現一橫排毛澤東像被“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文革標語”拱衛的遊行隊伍;新華社網上居然刊登多幅照片報道南昌某工廠的一男一女“新婚之夜,鋪開紙張,工整地抄下黨章,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

  《世界日報》的社論中說:對文革的追捧和正面評價,在大陸一直有深厚土壤和市場。但是下面的土壤沒有上面的播種施肥,不可能長出苗子來。

  近年中共高層對文革態度,較鄧小平時代曖昧,特別是習近平上任後。雖然中共中央沒有否定1981年中共11屆六中全會“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但習近平對中共“前後兩個30年不能互相否定”之說,為另類解釋“決議”提供了廣闊空間。習近平將文革等災難稱為“探索性的失誤”,言下之意,那不是制度問題,只是政策失誤而已。

  “上有鍾情,下有土壤”,一語中的,標題即是社論主題的簡練而又精確的概括!所以,李彬贊美文革的文章也好,演講也好,都是在與習近平總書記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而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1 14:1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