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55|回復: 1

中國權力和資本開始互相撕逼 坐等好戲開場

[復制鏈接]

781

主題

830

帖子

8491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8491
發表於 2018-8-15 07:45: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中國的新聞客戶端,往往是白天說鬼話,滿屏胡言亂語,糊弄老百姓。但到了半夜,就開始選擇性地說人話,因此也還害我養成了熬夜的壞習慣。昨晚,我就看到了一篇題為《政府不下決心減稅裁員,市場就不會有信心》的良心文章,內容取材於企業家蔣錫培,在國務院一次座談會上的發言稿。

蔣錫培是遠東控股集團的董事長兼法人代表,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資本家,一個在中國起碼被妖魔化了半個世紀的“物種”。他在會上直言不諱,說當前中國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政府必須下決心降低企業稅賦,大幅精簡財政供養人員,同時還得避免盲目投資,避免官僚主義、教條主義等帶來的,難以估量的巨額投入和勞民傷才。不然,市場就無法恢復信心。

不僅如此,他還列出了詳細的提案,比如降低增值稅,將原先16%、10%、6%這三檔直接降為10%和5%兩檔。中國是流轉稅大國,之前國務院宣布降低1%的增值稅,央媒就預測可減稅4000億。那麼此番若將最高一檔調為10%,降稅規模則估計約2.4萬億人民幣,其效果,絕對不亞於“特朗普稅改” 。

而且這減稅不單單利於企業,它最終還是會反饋在物價和勞動者的收入上。物價降低,和收入增長,意味着消費頻率提升,對經濟的刺激作用不言而喻。另外,他也提議降低企業稅率,從25%降低至20%,同時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至少為7000元,既優化民生,又可提升企業在全球的競爭力。

不僅如此,蔣錫培還提議政府精簡財政編制,撤並至少三分之一的鄉鎮和街道,以及一半以上的村委和居委會。中國的鄉鎮經濟十分薄弱,很多農村幾乎已經空心化。但目前中國有39888個鄉級行政區,559702個村委會和102777個居委會,這勢必會增加國家的財政負擔,成為經濟發展的累贅,所以精簡財政供養人員,勢在必行。

蔣錫培曾入圍2014年度華人經濟領袖,從經濟角度出發,他的提議確實是非常適合當下中國發展需要的。但是中國的根源問題還是在政治,經濟就像一道門,而政治是鎖,只要鎖不開,這扇門永遠開不了。

而站在政治的立場,它首要任務是維持政權,一旦減稅,意味着財政收入銳減,那麼理所當然要削減財政供養人員。中國現在有多少人吃空餉,體制養了多少閑人,上頭肯定比我們更清楚,但是他們還是得繼續養着,因為這些蛀蟲才是他們真正的支持者,把這些人清理出財政體系,會直接影響他們的根基。

所以,蔣作為資本家的代表之一,只能說是擁有發言權,也就僅此而已,很難落實到政策層面。不過,若削減制度成本成為權貴資本家們的集體意志,那就精彩了。

中國改革開放至今已四十年,主要社會矛盾也從最先的官民矛盾,慢慢出現了些微妙的轉化。一開始是權力綁架資本,剝削國民勞動力,並依靠龐大的國有資源和廉價勞動力,助力政商集團迅速成為第一批富起來的人。這種發展模式相比早期國際主流的,資本綁架權力的發展模式,最大的特色是穩定,國家機器牢牢壓制住了工薪階層,將他們踢出了利益分配的環節。

這就是中國貧富分化的根本,同樣也是資本主義的弊病。但經濟終究是一個整體,當上層積累了大量財富,而底層一無所有時,那麼富人的產業就難以為繼,因為底層的財富已經無法消化中上層生產的東西。所以會出現生產剩餘,然後是產業空心化,最後慢慢演變成惡性的經濟危機,這是資本主義無法避免的周期性危機。

中國實際上早已落入這個周期,之所以能撐到現在,一是因為底層人民素質不高,政治覺悟低,對生活品質也不如何講究,能夠吃苦耐勞。二是因為海外市場龐大,光是美國就提供了數千億美元的訂單,維持着國內大量企業的運轉。

但是到了2018年,幾乎所有的經濟問題都開始集中爆發,一是美國發動貿易戰,要扭轉貿易逆差,那麼海外的市場份額勢必要驟減,失去訂單。然後是房地產經濟窮途末路,泡沫再吹下去必死無疑,可不搞房地產就又跟毒癮上來一樣折磨,但凡與樓市相關的上下游產業會集體陷入蕭條。

接着是人民幣匯率問題,因為配合地產經濟,這些年中國貨幣超發驚人,M2已將近180萬億人民幣。而作為壓艙石的外匯儲備,明面上有三萬億美元,實際除去外債,只有萬余億,再加上美元幾輪加息,所以匯率貶值的預期持續。那麼以美元定價的大宗商品以及進口高新科技產品等,勢必全線漲價,因此匯率若失控,將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當然還有債務危機,高通脹,低生育和老齡化等等問題,而種種的一切,在沖擊民生的同時,也同樣沖擊着資本陣營。相比皮糙肉硬的勞動者,資本可就嬌貴多了。以往資本與權力苟合,奪走了新中國的經濟成果,一旦經濟惡化,數十年的積累可能將全部還回去。

求生是本能,資本也不例外,於是除官民矛盾之外,資本與權力之間的矛盾也開始顯現。因為他們能想到的最好出路,就是先降低制度成本,將權力取走的那一部分,歸還於民,以此來緩解經濟困局。而權力一旦失去經濟支撐,就會進一步被架空,西方社會就是沿着這條軌跡過來的。

我之前在一篇文章內提出過這樣一個觀點,當年美蘇爭霸的形成是源於對資本主義危機的兩種清算方式。一是用共產主義,直接消滅私有制,當年蘇聯走了這條路,二是修正資本主義,以提升勞動者收入等方式去消耗過剩的產能,美國用的是後者。

如果中國的資本力量最終架空權力,降低了制度成本,那麼就相當於開啟了中國版的修正資本主義。隨後我們應該會進入“韓國模式”,權力進籠子,資本自由化,人民則進入到利益分配層,開始與資本博弈。反之,若權力始終駕馭資本,直至經濟崩潰,那麼等待我們的將是“朝鮮模式”和“委內瑞拉模式”的混合體。

未來是未知的,但它始終在路上。上個月,突然瘋傳“神仙打架”的小道消息,現在看來應該並非空穴來風。近幾年中國“造神”運動鋪天蓋地,實際上都是重啟蘇聯模式的跡象,個人崇拜若卷土重來,對資本的打擊是毀滅性的。但在傳聞過後,造神之風明顯收斂,這或許就是資本與權力的第一回合較量。而蔣錫培的提議,應該代表資本陣營的普遍共識,當然,權力的求生慾望也無比強烈,不久的將來,勢必會有一場無比精彩的好戲!

太陽雨a,八尺鏡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6 19:4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