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78|回復: 1

美國之音:俄網絡迫害變本加厲 中國提供設備幫俄加強網控

[復制鏈接]

4055

主題

2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8330
發表於 2018-8-17 17:55: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中國幫助俄羅斯進一步加強網絡控制。中國最近向俄羅斯提供了監控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的專門設備。俄羅斯目前對互聯網的審查,以及對社交媒體的鎮壓變本加厲,越來越多的俄國網民因言獲罪。有分析認為,俄羅斯的網絡控制雖然不太可能走中國道路,但俄羅斯自己的一套監控手法可能比中國更高效,而且成本更低。

意識形態接近 中國設備幫俄監控社交媒體

中俄關系不斷密切的一個重要原因被認為是雙方在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上日益接近。最近幾年來,兩國在監控互聯網領域更多合作和彼此交流經驗。

俄羅斯媒體報道,中國不久前向俄羅斯提供了專門設備用來監控在Telegram, Skype, Viber,以及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上的通信。中國設備還可以進入蘋果和使用安卓系統的智能手機,以及其他電腦系統中,獲取使用者的個人資料和郵箱等信息。

中國設備幫俄網絡迫害

英國廣播公司(BBC)俄語部仔細研究了俄羅斯政府機構官網上所公布的官方商品采購清單後發現,俄羅斯檢察院下屬的調查委員會軍事部7月份花費7萬多美元從中國采購了這些設備。這些設備由位於中國廈門的“美亞柏科”公司生產。

人權活動人士一直批評說,調查委員會,還有俄羅斯的檢察院、聯邦安全局等機構是普京政權加緊國內控制的重要工具。俄羅斯媒體上所公布的有關這些設備的圖片中能看到“全能助查,智能取證”,以及“取證魔方”等中文字句。

中國幫助俄羅斯加強網絡控制之際,俄羅斯對互聯網的審查,特別是對社交媒體的迫害變本加厲。越來越多的俄羅斯網民因為在社交媒體上發帖和發表評論,轉發帖子,甚至點贊而被起訴和判刑。

不想回到1937年

俄羅斯前能源部副部長米洛夫說,普京當局目前對社交媒體的鎮壓程度可與斯大林1937年的大清洗相提並論。米洛夫批評說,普京同斯大林一樣神經質式的害怕喪失政權。

在西伯利亞東部阿爾泰邊疆區首府巴爾瑙爾市,數百名當地民眾8月14日在市中心集會抗議當局迫害社交媒體,這次集會的主要口號是:“我們不想回到1937年”。

多年前儲存的圖片也會被判刑

巴爾瑙爾的多名網民因為在社交媒體上的評論被起訴。當地法院8月15日繼續審理23歲的莫圖茲娜侮辱褻瀆宗教信仰者一案。莫圖茲娜幾年前在社交媒體上儲存了9張同宗教有關的圖片,但這些圖片被其他網民告密。莫圖茲娜可能面臨5年徒刑。

但人權活動人士說,莫圖茲娜引火燒身可能由於她時常在社交媒體上轉發一些有關反對派人士活動信息的帖子,這些帖子顯然引起了當局的注意和不滿。

網上發帖日益危險

在伏爾加河畔的俄羅斯汽車生產基地陶里亞蒂,56歲的退休家庭主婦庫扎耶娃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有關俄羅斯民族主義議題的文章,隨後她被逮捕。庫扎耶娃可能因為煽動民族主義仇恨罪被判處5年徒刑。

在中部的奧廖爾州首府奧廖爾市,一名男子因為在社交媒體上發表評論,他被指控為伊斯蘭國恐怖組織辯護,他最近被當地法院判處5年徒刑。

首都莫斯科的猶太人社團也因為在社交媒體上發表文章最近被安全當局搜查。俄羅斯司法部門指控這家猶太社團從事極端主義活動。

打擊極端主義為名 不許批評聲音出現

克里米亞的一名35歲男子2013到2014年期間曾在YouTube上發布了幾段有關俄羅斯吞並克里米亞的視頻,他在今年3月被捕,當局指控他通過互聯網公開煽動恐怖主義活動,他可能面臨5年到7年的徒刑。

在西伯利亞東部的哈卡西地區,當地30歲的原住民活動人士巴伊諾娃曾在社交媒體上發帖,批評俄羅斯人在當地排擠原住民,原住民可能喪失自己的語言和傳統。她也被指控通過互聯網從事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活動,可能被判處5年徒刑。

俄本土公司為當局收集提供網民信息

因言獲罪的網民多數都來自幾大俄羅斯本土社交媒體。一些俄羅斯活動人士最近呼籲網民們關閉在這些俄羅斯本土社交媒體上的賬號,轉向在臉書上活動。

網絡專家和活動人士鮑利沙科夫說,俄羅斯本土社交媒體、互聯網公司,甚至著名防毒軟件商卡巴斯基等同當局合作已經不是秘密。



鮑利沙科夫:“這些俄羅斯本土互聯網公司都按照安全情報機構的命令活動,比如,關閉反對派人士的賬號和網頁,以打擊極端主義的名義為情報機構收集和提供網民信息。不僅如此,俄羅斯更專門立法,在沒有法院判決的情況下,這些公司應自動儲存和提交有關網民的信息。”

不築防火牆 俄網控高效且成本低

但鮑利沙科夫說,俄羅斯不太可能走中國監控互聯網的道路。因為俄羅斯互聯網從誕生時起就同外部接軌,無法築起防火牆。此外俄羅斯也不像中國那樣擁有大規模監控互聯網的經濟資源。

但目前流亡烏克蘭的前國家杜馬議員伊利亞-帕諾馬廖夫認為,當局目前對互聯網的鎮壓已經產生恐懼氣氛,人人害怕,人人在網上自我審查,人們不知道紅線在哪裡,也不知道在社交媒體上哪些內容該發,哪些內容不該發表。正因為如此,俄羅斯監控互聯網的這套手法比中國更加有效,而且成本更低。

他舉例說,俄羅斯著名主流媒體“商務咨詢網”曾因為引用別人文章中的一句話一度面臨被關閉的風險。他說,這段話本身沒有問題,但作為這段話來源的那篇文章卻被檢察官挑出有臟話,這因此成為當局打壓這家媒體的把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19 23:0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