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12|回復: 0

紅芯造假事件背後不為人知的軟件行業內情

[復制鏈接]

6944

主題

2萬

帖子

11萬

積分

管理員

熱心會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13862
發表於 2018-8-18 23:17: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創事記

初識紅芯
  紅芯這家公司,我不算特別熟悉,但也不陌生。
  2015年SaaS(軟件即服務)風起之後,就跟這家當時還叫“雲適配”的公司打過交道,跟兩個創始人陳本峰和高婧都聊過,彼此印象還不錯。
  當時他們的業務是給政府網站做手機顯示的HTML頁面適配。當時是晨興和IDG投了錢,從這兩家基金就能看出來,這家公司走的是“高大上”或者是“小清新”的路線。
  再後來,我一個原來做投資的朋友轉行做了FA(財務顧問),在去年接了雲適配的案子,那個時候已經改名叫紅芯安全
  我那個時候也在一家基金(三行資本,北理工系基金)做投資合夥人,看一些企業服務領域的項目,因此看到了紅芯的BP,當時已經以政府客戶的上網安全為主打業務。
  我看完後覺得,財務數據還可以,但也不是特別突出,後續也並沒有跟進。
  再加上投資方裡面有達晨,我大概了解,達晨這家基金,對於企業的財務要求還是挺嚴格的,一般是有不錯的盈利能力的公司,才能拿到達晨的錢。
  但企業服務要想盈利,從常規意義上來說,已經不算是一個產品導向型公司。也就是說,這家公司已經發生了“基因”層面的改變。
1.jpg
看到紅芯的融資消息,我還給我的FA朋友發了幾條微信,我說:“恭喜,逆勢融資不易。”

只是我有一些小的困惑,一是融資消息沒有寫具體領投方,只寫是上市公司和政府客戶。二是CEO表示馬上開啟下一輪融資,這些都不太尋常。
  按照我了解,這家公司好像並不虧損,融到這么大一筆錢之後,還有沒有馬上開啟下一輪融資的必要?關於這些問題,沒有得到回答,我也隨後就沒有再進行追問。
  昨天就看到了被廣泛刷屏的消息,《融資2.5億的國產瀏覽器之光,竟然只是谷歌瀏覽器換了層皮?》文章內容翔實,分析思路清晰,看完的同學自然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在文中,紅芯被比喻成靠打磨芯片欺騙國家基金的“漢芯”,團隊創始人陳本峰,也被說成是只寫過微軟瀏覽器404頁面的“莆田系”程序員。
  我無意去引申這一個話題,我只是想就着這個機會,聊一聊國產軟件領域廣泛存在的困境。這個困境其實挺簡單:作為一家軟件公司,到底要不要投入真正的產品研發?
  軟件公司應不應該做產品研發?
  這個問題,乍一看根本不是一個問題,軟件公司,當然要投研發。只是我們需要細細思考的是,我們要投入多少錢到研發?
  去年的時候,同樣是看項目的過程中,看到一家做雲的公司,是在開源Ceph(一種自由軟件分布式文件系統)基礎之上做企業存儲業務的,當時公司規模還不大,但是已經盈利。
  這家團隊的說法是,自己不做研發,不做售前售後,只是通過渠道和合作夥伴的方式去推廣Ceph。
  我不得為這家公司絕妙的思路傾倒,一家軟件公司,研發和銷售都不做,那價值何在?但也同時為中國的軟件事業感到悲哀,這樣的公司,恐怕才是市場需要的公司。
  後來這個項目,我沒有跟進。不久之後,聽說拿到了達晨的投資,後來幾家國內的銀行也做了戰略投資。
  我沒有資格評判一家公司是好還是不好,對於企業來說,最大的價值在於創造顧客,在於給股東創造利益。在這一點來說,紅芯這些公司,做的都是不錯的,按照紅芯現在的勢頭,估計三四年之後,利潤就可以申請IPO了。
  紅芯的主要業務,並不是向企業售賣更加好用的瀏覽器,而是更好的滿足客戶行為監控的需求。
  我們知道,在網絡監控和應用監控領域,有一個獨特的市場,叫做上網行為監控,上網行為監控是在企業入口的交換機上面進行數據抓包,對HTTP協議進行解析,監控員工的網絡行為,包括QQ聊天、郵件、上網等行為,並且實時報警。
  這裡面有兩家公司,分別是深信服網康
  深信服已經是上市公司,業績很好,因為之前深信服號稱也做APM(應用性能管理)業務,彼此之間打過交道。
  不過,深信服很快就從APM領域撤出了,想必是看出,相比較於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還是扎扎實實的去為國家網絡安全服務更加能夠掙錢。
  再後來,各大互聯網公司開始用HTTPS代替HTTP協議,這個時候,網絡包抓取解包就變成了難點,因為抓取到的都是密文,無法解析,紅芯就適當的出現了。
  紅芯的主要作用是,紅芯內置了深信服的根證書,當公司員工用紅芯上網的時候,行為都是可以被監控的。紅芯+深信服,真是典型的中國客戶需求。所以,紅芯有一大批有錢的客戶。
  應該說,從企業家和投資人的角度說,我們必須為創始團隊喝彩,從可有可無的雲適配業務,轉型到剛需痛點的安全監管業務。
  說實話,如果我是老投資人,我會十分感謝團隊的努力。畢竟商業就是商業,商業和道德無關,而且有些特殊性問題,不是團隊能夠決定的。
2.jpg
在我還在苦苦思索APM軟件價值的時候,雲適配團隊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路。找到了在這片土地上,生存和發展下去的方法。說實話,如果我是大基金的合夥人,估計我也會投。我沒跟,只是因為我覺得貴了。

  可能存在的真相是,是不是投入研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收入有利潤才能滿足二級市場的要求。
  今天在中國IPO,創業板的6000萬利潤是剛性的門檻,未彌補虧損,則對所有燒錢求發展的SaaS及企業服務公司明確的Say No。
  我們IT服務領域,有家公司叫北塔,是每隔兩三年,招一批研發,花半年時間寫產品,半年時間測試,產品穩定之後裁掉研發,賣個兩年。然後周而復始。
  這些事情,都是違背我的價值觀的。但是大環境如此,企業的第一任務是生存,第二是發展。至於道德,可能只是功成名就之後的點綴罷了。
  寫在後面:適者生存
  所以,指責紅芯團隊抄襲的同學們,大家可能需要想一想,研發瀏覽器需要多少錢?
  當年我們在OneAPM做模擬測試產品線的時候,僅僅是做Firefox瀏覽器插件,團隊就要十幾個人。如果是從頭做,估計研發團隊要一百人以上了,而這成本每年高達幾千萬,又能夠從用戶那裡收回多少錢呢?
  從進化論角度講,任何一種生物,都與周圍的環境存在適應性,生物是為了適應環境而存在的。
  當我們說國產軟件公司的時候,我認為求全責備,拿美國公司去比較,是非常不合適的。我們之所以是這樣,是因為我們身處於這樣的一個環境之中。
  團隊的選擇,也可能是無奈的選擇。我無意於為誰開脫,我只是想說,在中國做軟件,就是處在這樣一種兩難的處境,所以我選擇離開了這個行業。
  那未來會怎麼樣呢?套用一句老話: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16 18:3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