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935|回復: 0

張作霖1916年發布中國首個白話文告示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8-21 12:53: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程亞娟
1916年4月22日,袁世凱任命張作霖為盛武將軍督理奉天軍務兼奉天巡按使,任命馮德麟為幫辦。張作霖多年夢寐以求的奉天將軍終於到手,成為名副其實的奉天最高統治者。

9a507cdd.jpg

  主政伊始,張作霖在為自己贏得權力而興奮的同時,也在思考着如何治理奉天的問題。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火”怎麼個燒法?張作霖也是頗費了一番心思。1916年6月28日,張作霖與幫辦馮德麟一起發布了關於施政方針的告示。這個告示發得別出心裁,堪稱中國第一個白話文告示。

  以往的官府告示,“之乎者也”遍布全篇,文字、語句生澀難懂,對普通百姓來講只能是望文生義,一知半解。而張作霖在告示中,開篇就點出他用白話發布的緣由所在:
  “向來官府所出的告示多半是些文言文語,遇着那不通文墨的人,每每看不明白。今日我們兩人的言語,是要人人聽見,人人明白。所以要用一篇白話兒,與我們奉天的父老子弟說一說。”


  不僅如此,通過告示,張作霖還意識到官府與百姓溝通的重要,在張作霖看來:

  “原來我們中國頭一件最要緊的毛病,就是上下隔膜。不但是做官的人,不知道那百姓的艱難,就是做百姓的,也不曉得當官的辛苦,所以辦出事來,誰也不能稱心滿意。我們兩人本是這塊土上生長的人,我們對百姓的艱難困苦,知道的明明白白,就恐怕你們大家裡頭,還有不明白我們的意思的,所以這一篇的言語,還要你們大家仔細聽一聽”。

  東北地區匪患猖獗由來已久,政府曾多次傾力剿匪,雖有一定的成效,但總是除而未決。主政伊始,張作霖就下定決心把治理匪患、確保奉天一方的平安列為首要解決的問題:
  “第一樣要辦的事情,叫做彌盜。怎麼叫做彌盜?就是想個法兒,把各處地方上的胡匪,打掃的乾乾凈凈的意思。這幾年間,奉天各處的胡匪,把百姓糟蹋的不得了,要不趁早地想出個正本清源的法子,老百姓的日子就沒有法子過啦。所以,我們就把懲治盜匪當作第一宗要緊的事。現在已經吩咐各處地方官,陸軍啦,巡防啦,巡警啦,保衛團啦,同心合力,剪草除根。無事的時節,自然是加意防備,有事的時節,就要他立時拿捕。不過我們的意見,不願意拿我們自己的槍炮,毀我們自己的家人。你們為非作歹的人,也應當再思再想,人生在世,莊稼買賣,謀生的通路很多。只要能安分守己,也沒有餓死的道理,何苦犯一個殺身的大罪,再弄得大傢伙兒不得安生。你們搶去了錢財,要逃往那(哪)里去呢?禍害旁人,又禍害自己,滿盤子算起來,亦沒有什麼便宜的地方。況且年景不好,大傢伙兒都幾乎靡有飯吃,你們怎就忍心得,還要搶掠,這真是天理人情所不能容的了。要叫我說,趁早的回頭改過,去惡向善。自看見此番告示後,只要有十家的連環保證,就可以既往不咎。若是執迷不悟的,我們性子,你們是知道的,一定把你們治得個剪草除根。這些年來,都說大崇將軍最厲害,你看看我們比他何如?我們宗旨,既首在彌盜安民。所以視事以來頭一樣事情,就是從整頓巡警入手。因為巡警的餉糈(音:許),都是民間直接所出的錢,若任他們徇私舞弊,庇賭啦,通匪啦,魚肉鄉民,欺負百姓啦,那不是叫你們大家出錢,反禍害你們嗎?所以務必整頓好了,讓民間出一名巡警的錢,就得一名巡警的用。將盜賊治理得乾乾凈凈的,方才算對得住老百姓呢。倘若是辦巡警的,鬧得亂七糟八,被我們訪查得實,或有人告發,一定把他嚴加懲辦,給你們泄泄忿氣,以為不能治盜安民者戒。”

  經濟是基礎,張作霖自然知道錢的重要。有了錢,如何理財,如何把錢用在刀刃上,又如何對得起奉天父老的血汗錢,張作霖在此說得明明白白:“第二樣要緊的事情,就是理財,理財兩個字,並沒有什麼精微奧妙,總而言之,不過是兩句話,就是要一個錢有一個錢的來歷,化(花)一個錢有一個錢的用處,這才能叫個財政。你們納捐納稅,固然是義不容辭。不過,化(花)錢的人要隨便地揮霍起來,也是對不起你們的。我們奉天的財政,這幾年中,越發的雜亂無章,我沒有到任以前,早就而有所聞。所以,這些天的工夫,時時刻刻,要想一個整理的方法,得省一文便省一文。因為官家所化(花)的錢,就是老百姓所出的錢。只要那化(花)錢的省去一分的浮費,就是讓那出錢的人,留一分的氣力。將來化(花)錢的道兒,一天少一天,你們的擔負,自然也就一天輕一天了。我也是本鄉本土的人,與你們痛癢相關。但凡能想出一個法子來,教你們少出幾個錢,我是何樂不為呢?左五右六,我絕不能賺你們的錢。同你們要出來一文,就必定有一文的正用。這不是空口白話,我將來辦事的時候,自然有個水落石出的。”

  張作霖一生善於運用權術,有自己一套獨特的用人之道,什麼樣的人可用,怎樣的人得民心,他有一套自己的理論:

  “第三樣要辦的事情,就是察吏。各縣的地方官,都是民之父母,要是地方官不能得人,那地方上的事情是萬萬不能夠好的。我們奉天的各縣,算起來也有五十多處,那些個當知事的,也自然是人品不齊。據我所聞,這五十多位縣知事里頭,能夠稱職者甚多,但是辦理不善的,也是有的。不過,我方才到任,還要詳細考查。人品,是不是可靠;聲名,是不是平常:斷案,是不是公平;待民,是不是苛虐。等我調查的明確,自然有一個持平的辦法。我用人行政,向來是一秉大公,既沒有一個私人,也沒有一定的成見,只要是與你們有利無害,我是不怕嫌怨的呀。”

  張作霖認為,治理匪患、整理財政和整頓吏製作為治理奉天的根本大計,這三個問題的解決是解決其他問題的前提:

  “我說這三樣的事情,不過是個大關節目。其實我們地方上,應當辦理的事情,還有許多。不過我向來做事,最不喜歡花樣文章,能做一句,便說一句。這三樣事情,都是根本之計,要不從這根本的地方,着實的整頓起來,旁的事情,也就沒有辦法了。所以我的意思,是要從這種地方做起,後來有了工夫再把所有的事情,全想出一個整頓的法子來,這才是我的希望呢。”

  吸食鴉片在那個時代司空見慣,盡管張作霖本人也吸食鴉片,也在吞雲吐霧間周旋於政客、朋友間,但他充分認識到鴉片對於個人、社會的危害:

  “我們奉天,向來是土壯地肥,人心樸厚,可是這幾年中,已經是大不如從前了。就拿着風俗說吧,這幾年中,我們奉天的風俗,也漸漸的學壞了。娼妓的數目,一天比一天多,賭博的風氣,一天比一天盛。如今鴉片煙,國家剛在那極力禁止,不知道什麼緣故,又添上一種打嗎啡,真是無奇不有了。嗎啡這種東西,本是一種最烈性的毒葯,他那害人的力量,比從前那鴉片煙,還要利害許多,所以各國里頭算做一種厲禁。從前還是那些忌大煙的人,沒有恆心,拿這種嗎啡頂癮,已經是可惡已極。你趕到了如今,好好的一個做苦力長工的,也甘心上了這種的當。要知道,人的身體,本是萬事的根本。不能保身,焉能保家?不能保家,焉能保國?我們奉天,左盤右算,就是這么幾個人。要是有一部分都弄成一個半死不活的樣子,請問我們這日子,還有一個過法嗎?我對於這種的事情,實在是萬分的痛恨,一定要想出法子來,讓他盡絕根株。我們同鄉父老,都有管教他們青年後輩的責任。遇見這種糊塗的人,務必要苦口勸告,教他們及早學好。要是不聽勸告的時節,盡管給衙門送信,我必定從重的懲治他們。一面我還是派人密查,誰犯了這種毛病,斷沒有輕拿輕放的道理。我的意思,要給我們同鄉父老求一個永久的幸福,像這種害群的東西,是不能置之不理的。”

  雖然不懂貨幣理論,但張作霖把紙幣的作用和倒換的害處,都看得仔仔細細,說得淺顯易懂,入木三分:

  “再要就這人心上說來,更有許多的地方,教人可惡可恨。就說這‘換現’一種事情吧,到如今,已經變成一宗的買賣了。我還記得,我沒有到任的時候,那官銀號興業銀行里頭,終朝每日,必有幾個常川(串)換錢的人,動不動的,一個人就是好幾萬。我們這里的買賣,並沒有許多的大過碼兒。趕到仔細調查,敢情有一種的奸商利徒,希圖一點的小利,就把這大宗的紙幣,販賣給人家去了。無論那(哪)一國的市面,都沒有許多的現錢,要用這紙幣的幫助。所以,紙幣這種東西,本是極輕便極可靠的。就拿我們奉天市面說吧,不但我們自家的買賣,全仗着紙幣流通,就是與外國通商,也全仗着紙幣周轉。要是任意的擠兌起來,將來市面上周轉不靈,我們中國人固然是沒有買賣,就是外國人也就沒有買賣做啦。所以提起這種奸商利徒,不但是我們中國的罪人,也是各國的罪人。要維持我們市面,造成各國商業上的幸福,一定要把這種毛病澈(徹)底根清的免了去,再沒有別的辦法。現在我已經派人,四處搜查,專意打聽這種奸商。奉勸你們做這行生意的人,趁早改圖,要是不然的時節,我的皮(脾)氣體性,大概也是你們知道的,一旦讓我調查出來,可是後悔不及的了。”

  出於維護民間基本秩序的考慮,張作霖是提倡民間自治的,但是如果有人借自治之名而行其他,張作霖也是不會手軟的:

  “還有一件要緊的事情,近幾年來,國家講究民權,那民權二字的精神,全在自治。自治意思,也沒有什麼難講,不過是一鄉里頭,大傢伙兒自己弄的個和和氣氣,不用官家操心就是了。這幾年間,民間訴訟,日見其多,一個稀無要緊的事情,打起官司來,動不動就是個經年累月。常言說的好,當中無好人,父子結完仇。要是一鄉里頭有一個明白事體的人,遇事出來調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但做百姓的省去若干煩惱,就是官場里頭,也免去許多的麻煩。這種好人,提將起來,也沒有一個不敬重的。要是不然的時節,有點兒事情,就要跑到法庭上,我們這自治的事業,還有什麼希望呢?從前的時節,無論什麼地方,都有一般的刁生劣監,惡霸土豪,攛掇是非,武斷鄉曲。你趕到近幾年間,借一個地方公益的名頭,更是大興其道了。不是斂財肥己,就是聚財抗捐。假一個團體的美名,因他們個人的私利,你也是鄉紳,我也是代表,今天想章程,明天化(花)錢財,弄到歸期,不過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遭殃罷了。這不是不能自治,先到(倒)自亂了嗎?奉勸爾等趁早洗心革面,做一些實在公益的事情,要是不然的時節,須知道,我們有保護地方治安的責任,這種害群之馬,是不能過而不問的呀。”

  聚眾鬧事在鄉間很常見,張作霖提醒那些稀里糊塗的參加者,盲目地加入是“犯傻”的:

  “這些年來,不但紳士把持,無利不起早,就是百姓,動不動的,就要聚眾抗官。成百成千的,攪成一團,起個名兒,叫做眾怒難犯,這真真更是惡習了。無論什麼事情,盡可告狀子,據情形,請示辦法。但是有情有理的事情,當官的那(哪)能不給百姓做主?為何聽信一二為首之人的蠱惑,一味的盲從,糊里糊塗的,便跟他們鬧起來了?到歸終毫無益處,反到把事體鬧壞了。一經拿辦,後悔也來不及了,豈不是傻嗎?奉勸你們,嗣後萬萬不可蹈此惡習啦。”

  “總而言之,到了如今的時候,要把我們家鄉的事情,弄到好處,不過就是幾句話。一面把有利的事情,辦了出來,一面把有害的事情,剔了出去。大家都要拿出公心,規規矩矩的,不要胡鬧,然後大局的前途,才能夠有點希望。所以,我在這立法之初的時候,把這些要緊的言語,老老實實向你們大家說,我們同鄉父老子弟,能夠體貼出來這種苦心,遇事再肯幫我的忙,這更是我們倆人的希望啦。”

  別出心裁有原因

  張作霖的白話告示,語言通俗易懂,讀來自然流暢,很有一種“嘮家常”的味道。張作霖用極盡口語化的白話文將自己的施政方針傳輸給奉天百姓,絕非出於偶然,更非心血來潮,是有原因的。

  首先一點,張作霖自身文化水平不高,對於文言文語的生澀拗口能夠感同身受。張作霖一生讀書不多,自幼家境貧寒,無力就學,直到13歲時才在楊景鎮老先生的幫助下讀了三個月的私塾。他僅有的一點文化,也就是在那時打下的基礎。不僅是張作霖本人,就是以張景惠、張作相、湯玉麟、孫烈臣、吳俊升為成員的早期奉系軍閥領導集團,整體的文化水平也很低。在這5人中,張作相曾讀過3年私塾,算是讀書最多者。湯玉麟讀過2年私塾,張景惠讀過2年私塾,孫烈臣讀過3個冬天私塾,而吳俊升連一天書也未曾讀過。張作霖和他的那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兄弟們,能深刻體會想看卻看不明白的文言文語的苦處。

  其次,源於自己的施政方針能深入人心,迅速貫徹下去。為官一方,作為奉天的父母官,初掌軍政大權的張作霖深知,如何治理好奉天是當務之急。他知道,能夠“馬上打天下”,卻不能“馬上治天下”的道理,積極網絡人才,將王永江、孫百斛、關海青、曾有翼等一批名士集結於自己麾下。這些人不僅長於政治,善於理財,為初掌政權的張作霖出謀劃策,而且頗具文化功底,要想寫出一篇精彩的官樣文章可謂輕車熟路。但是,施政方針是要面向普通百姓的,如何能深入人心、貼近百姓,張作霖和他的智囊團們達成了共識:“子曰”、“之乎者也”的文言文語是不能迅速被百姓接受的,不如白話來得直接、深入。

  再次,張作霖的性格使然。張作霖出身貧寒,太多的生活磨難讓他在青少年時期就體味了人生的艱辛,形成了張作霖敢做敢為、敢闖敢乾的豪爽性格,喜歡有一說一,直來直去。正如他在告示中所言:“我向來做事,最不喜歡花樣文章,能做一句,便說一句。”告示中的許多話雖是大白話,卻也是大實話。官文中的繁文縟節,酸文假醋,不是他喜歡的風格。也因為如此,在那個官樣文章做得中規中矩的時代,能發布這樣的白話文或許只有張作霖能做得出來。

  官文口語化、大眾化的起源?

  對於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白話文是與胡適這個名字聯系在一起的。至今,人們一提起五四運動,就會聯想到文學革命;一提起文學革命,就會聯想到白話文運動;一提起白話文運動,就會聯想到胡適和他的那篇《文學改良芻議》。胡適發起的白話文運動使我們擺脫了文言文的束縛,走進了“我手寫我口”的現代社會。

  胡適提倡用白話文來取代文言文,不用典故,不用對仗句,對於白話,他的看法是:

  一、白話的“白”是俗語“土白”的白,故白話即是俗話。
  二、白話的“白”是“清白”的白,是“明白”的白,白話要“明白如話”。
  三、白話的“白”是“黑白”的白,白話便是乾乾凈凈沒有堆砌塗飾的話。

  張作霖的白話文告示發表於1916年6月,它的語言和行文方式恰恰與胡適所提倡的“白話即是俗話”、白話要“明白如話”、“白話便是乾乾凈凈沒有堆砌塗飾的話”不謀而合。而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發表於1917年1月,從時間上看,在運用白話文這一點上,張作霖走在了胡適的前面。

  實際上,白話文在古代已有漫長的歷史,宋代已有話本,明清兩代也有部分白話小說,我們稱其為古白話。但無論是古白話還是近代胡適所倡導的白話文運動,它都是對於文學領域而言的。而真正在官文中運用白話,把官文寫得如此大眾化、口語化,張作霖應該是第一人。

  張作霖是一位傳奇人物,他一生都充滿着傳奇,這篇白話告示就是他人生中傳奇的一筆!

  (註:告示原文無標點,為方便讀者,引文中的標點為作者所加)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1 10:5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