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45|回復: 0

新老移民各有一肚子話“真的不容易”

[復制鏈接]

606

主題

644

帖子

6579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579
發表於 2018-8-22 13:05: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溫哥華港灣(BCbay.com)專欄作者青溪:朋友簡真是個性情中人,一得知今年高考作文題目為“真的不容易”後,感慨萬千在微信朋友圈中發文回顧在加拿大四年的移民生活艱辛歷程。



  我也聽其他很多新移民朋友訴過苦,總體來講他們生活中最心塞的是“語言不通“、“文化隔閡”、“融入障礙”、“夫妻分離”以及“孩子學業”。朋友炎說想着自己在加拿大不工作有的是時間,便響應老師號召,給孩子學校采南瓜的field trip當司機。可去後發現自己和老師家長誰都交流不起來,老師指令啥也聽不清。“太尷尬了,下次再也不去做義工了。”秋也在一旁插嘴道:“來了加拿大,這五官都成擺設了,沒幾個能發揮正常功能的。”

  文化認知的不同,也讓人哭笑不得。你的“有趣”也許成了別人眼裡的“可惡”。兒子同學的姥爺姥姥住得離海邊近,老兩口到海邊散步時看見綠頭鴨、加拿大鵝長得好,就特意從家裡拿來麵包喂它們,結果當場就有人沖他倆走來,嘰里哇啦一大堆,又指手畫腳一陣,老劉根本鬧不清做錯了什麼,竟然遭到這樣的待遇。

  回到家,聽女兒解釋後才明白,是禁止他們喂鴨喂鵝,因為他們的行為破壞了自然生態環境,扼殺動物生存本領。“我們一片好心,居然給扣這些大帽子。”老劉不服氣地抱怨。讓他更氣憤的是,他老伴燒菜將油花濺到手臂上,鄰居看到懷疑他家暴他老伴。“我和老伴感情那是沒話說,你說這老外咋管這么寬呢?真不知他們怎麼想的!”

  呵呵,在這些困難面前我算是過來人。如今這些麻煩還只是和英語圈的“外部矛盾”,想想自己剛來那會可是粵語圈的天下,同胞間還存在着隔閡呢。譬如,去華埠購物結賬時人家不問你哪來的,只要看是你長着張中國臉馬上粵語報價,問個貨也是雞同鴨講。所幸每次我們還是靠着看商標、連比帶劃把事情辦妥。

  每次看到新移民滿眼淚花念他們的“移民苦經”,我真想拿自己的經歷安慰安慰他們。當他們嫌偌大的房子因少了另一半兒而顯得寂寥孤單時,我們當年或是一家三口擠在一間屋裡,或是租住在抹不開身的地下室里。我有個單身朋友為了省錢什麼家?h也不置辦,每晚租住10元一個床位的大通鋪,第二天捲起鋪蓋去打工,日復一日堅持了一年的光景。

  我還遇到過“老鼠風波“、“蟑螂風波”、“飛蟻風波”和“臭蟲風波”。最後一個風波把我搞得精疲力竭。我無法忘記那一幕幕:一趟趟來回奔波於洗衣房和家之間洗大件衣物,一小時一小時站在盥洗台前手洗小件內衣,一次一次步行上街買不同種類滅蟲劑,一夜一夜守着被叮得滿身是包的女兒不能睡,尤其看到女兒的慘狀我心都碎了。最後還是請滅蟲公司出面才解決問題,可化學噴霧劑的刺鼻怪味卻久久不散熏得我們惡心。我們就這樣一次次學習“忍耐”的功課。



  至於精神苦惱么,當時的我想的連資格都沒有。說穿了,這就好比一個餓肚子的人,整天想的只有如何填飽肚腹,至於精神層面的需求與安慰還靠不上邊吶。話說回來,人在物質貧乏時,內心相對更強大、抗壓能力也是超乎想象的。那時很多守着“技術”無處用、車也不會開的技術移民們,就靠着硬實的雙腿奔命於工廠餐館招工培訓班夜校之間,連憂鬱症都得不起。

  我不禁想起先生早年的一段傾訴:“每次在冰天雪地的黑夜從學校回來,獨自走在連個人影都看不到死一樣靜的街區,真是對身心的一種折磨。一腳低一腳高地踩在吱吱作響的雪上,那種冷是侵襲到骨子裡的,有時凍得肚子疼痛難忍。人在內心無望的時候,哪怕是一片空曠死寂也能成為打擊,偏偏加拿大空曠地特別多,那是一種走不到頭的絕望。”是啊,多少時候,多少移民都覺得撐不下去了。可是國內工作辭了、房子賣了、和親朋好友道過別了,說白了,我們出來的人從某個層面講是沒有退路的。而眼淚是不能流在任何人面前的,因為我們不能讓屋檐下的家人難過,也不能讓地球那頭的父母擔憂。

  我們華人移民中間當時流傳着這樣的口號:“熬過頭五年的黑暗時期,必能見到光明的日頭。”這話雖不絕對,但很真實,至少給我們在艱難困苦中的異鄉客打了“強心劑”。在我看來,“移民”是場硬仗,既是和當地環境較量,也是和自己較量。我始終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不能敗在異國戰場上。我們這些守到“抗戰勝利”的老戰士么,幾世代里累計的感觸哪是“真的不容易”幾個字能表達到位的?

  如同蠶蛹被束縛在的蠶繭里,我們在黑暗時期努力學習生存的技能和做人的道理,走向生命成熟階段。盡管對於大部分移民,天未降大任於我們,但移民生活以“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方式在各方面成全着我們。現在,我兒子已六年級明年就要小學畢業;我的女兒就讀UBC科學系,正為將來成為一名教師而奮斗;我呢,成了一所公立學校的教育工作者,平時還寫寫稿和大家分享分享生活。如今,我可以說一口流利的英文,可以給《參考消息》、香港《智庫》編譯和翻譯文章,出了電子版小說,也學會彈鋼琴、烘培、陶藝。

  回想一路走來的這二十年“真的不容易”,我很慶幸一路上有許許多多幫助和扶持我的人,我打心裡感謝每一位關愛過幫助過我的人。我常對自己說,就像金子經過了火的鍛煉能才發光,風雨過後才會呈現美麗的彩虹。沒有我所經歷的所有苦難,也絕不會有今天的我。讓我感到最有價值的是我成了一名敬虔的基督徒。正如聖經里的話語告訴我的:神是我的高台和避難所。神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照亮了我這個曾在在死蔭幽谷里困苦的人,而我經歷的一切苦難是神化了妝的祝福,我感恩我所走過的每一步,若上天給我機會再次選擇的話,我還會選擇經歷風雨和苦難。

青溪,中生代老移民,曾先後定居於多倫多,渥太華,溫哥華,熟知並習慣當地的生活,對加拿大真情實況、對旅加中國大陸移民群體有生動、接地氣的了解,現為蘭里某公立高中國際留學生部助教,中國國內多家媒體撰稿人,專欄作者,致力於向中文讀者介紹加拿大文化教育傳統習俗、政策制度等等。“把我所知道的加拿大介紹給更多新朋老友”是其最大心願。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2 11:0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