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39|回復: 0

亞洲金融危機二十年:人類從不以史為鏡

[復制鏈接]

3900

主題

2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4372
發表於 2018-8-22 13:27: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土耳其里拉崩潰了,可能要步委內瑞拉後塵。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委內瑞拉委今年年底的通貨膨脹率將高達1000000%,我用“能再贏一次”的百度搜了下,去年11月委內瑞拉新發行了最大面額10萬的紙幣,但是,在委內瑞拉一杯咖啡就要200萬玻利瓦爾幣,說明買一杯咖啡也要20張最大面值的紙幣。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現在的貨幣單位起步就是“萬”、“噸”……

前幾天,特朗普將槍口對准了土耳其,宣布對土耳其大幅加征鋼鋁關稅,土耳其里拉8月10日最大跌幅達20%,8月13日又暴跌了10%,至8月15日土耳其里拉兌美元2018年已暴跌了45%。

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呼籲民眾:“將你們藏在枕頭底下的歐元、美元和黃金都換成里拉吧,這是國內和民族戰爭,國家需要你們。”聽完後,大家感動得熱淚盈眶,然後默默把手中的里拉換成了美元、歐元和黃金。15號土耳其宣布抵制美國電子產品,重點抵制對象是兩年前政變時,埃爾多安躲在暗處對外發號施令用的蘋果手機。

我們的未來都寫在歷史書里,里拉的暴跌讓我聯想到當年亞洲金融危機,恰好今年是亞洲金融危機1998年結束二十周年,借機回顧下這段歷史。

1、亞洲金融危機爆發過程

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於1997年。

1997年初,國際炒家發現東南亞各國出口放緩,資產價格明顯存在泡沫,量子基金不斷收集泰國經濟數據進行分析,而索羅斯則坐鎮後方,一邊積極存入保證金、囤積泰銖,一邊在市場上散布泰銖即將貶值的消息。

2月以“量子基金”為代表的國際炒家將借入的泰銖大量拋售,做空泰銖。5月,泰銖對美元比價一度跌到10年來的最低水平。在泰國央行干預下,泰銖匯率暫時穩定,但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這次狙擊的血腥味引來了更多的巨鱷。1997年6月,以索羅斯為首的國際炒家再集結火力拋售泰銖,泰銖猛跌。泰國央行不得不再消耗美元外儲買入泰銖,以穩定匯率。可是地主家也沒余糧,泰國的外匯儲備有限,6月28日,泰國外匯儲備僅剩28億美元,泰國已無力維持與美元聯系的固定匯率制度。

7月2日泰國宣布泰銖自由浮動,當日泰銖立即大跌,貶值近17 %,泰國金融危機全面爆發。

兵敗如山倒,東南亞國家經濟發展模式雷同,經濟命門也相似。泰銖倒下後,菲律賓比索、印度尼西亞盾、馬來西亞林吉特相繼成為國際炒家的攻擊對象。接着,危機波及到台灣、香港及韓國等地區和國家,東南亞金融風暴演變為亞洲金融危機。

貨幣危機演變成金融危機,令亞洲國家資產價格嚴重縮水,樓市和股市一瀉千里。為了抬高國際炒家的資金成本,多國的利率急升,如泰國在1997年5月份就將隔夜息由10厘調升至1000-1500厘。菲律賓則三次提高利率,將隔夜利率從15%提高至32%,馬來西亞利率也從9%調升至50%。各國利率高企,企業倒閉,銀行壞賬飆升,失業率上升,金融危機演變成經濟危機。

那時東南亞有資產泡沫的國家和地區就跟今年股票的雷一樣多,國際炒家可謂彈無虛發,百發百中,瞄準哪個倒哪個。這次索羅斯們盯上的是回歸不久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香港也成為此次亞洲金融風暴雙方交火最為激烈的戰場。

這次亞洲金融危機,香港先後受到四次沖擊,分別是1997年10月、1998年1月、1998年6月、1998年8月,其中以1997年10月和1998年8月兩次沖擊最為猛烈。

1)第一次沖擊

1997年10月20日前一周,台灣央行放棄保衛新台幣匯率,市場開始流傳香港為保持競爭力,將放棄捍衛聯系匯率制度,同時一些工商界人士也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建議港幣貶值,而媒體趁機搞了個大新聞,結果引發了大規模的港元拋售潮。

10月21日到23日,港元在香港、倫敦、紐約等市場連續遭受到重大拋售壓力。恆生指數也從13601.01點跌至10426.3點收市,短短四天暴跌3174點。28日,恆指跌破9000點大關。

剛成立不久的特區政府為捍衛聯系匯率制度,在港元被拋售時,透過外匯基金買入港元,並出售美元。由於銀行向金管局出售港元,銀行體系缺乏足夠的港元流動資金進行銀行間同業結算,相當於被迫收緊銀根,香港銀行同業拆息大幅飆升,10月23日銀行同業拆息率從6厘快速上升至100厘,最終達到280厘的歷史高位。同時,港府也及時多次在公開場合反復重申捍衛聯系匯率的堅定立場,給予市場信心。當天,港元匯率快速反彈。

2)第二次沖擊

1998年1月中旬,印尼盾大幅貶值,港元匯率再次受到嚴重沖擊,香港股市進一步下挫至7904點低位,不過銀行隔夜拆息率僅提高到19厘水平,影響程度較小,其後恆指於1998年3月反彈至11926點水平。

3)第三次沖擊

1998年6月中旬,日元大幅貶值導致港元聯系匯率第三次嚴重沖擊,資金大量外流,股市跌破8000點。

4)第四次沖擊:大決戰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高度自由化,金融系統極具效率,盡管銀行處理的交易額非常龐大,但銀行同業支付系統能保持即時結算,又沒有法定儲備規定,因此銀行在貨幣發行局開設的結算戶口的總結余保持在低水平,1998年8月香港銀行間總結余僅20億港元。但是,一旦受到狙擊,銀行間的息率容易快速上升,從而導致股市、樓市大跌。

經歷了前三次沖擊後,國際炒家並沒有善罷甘休,而是重整旗鼓,採用了一套更為精明的策略,在1998年8月挑起了一場更加慘烈的港元狙擊戰。

國際炒家在貨幣、外匯、股票和金融衍生品市場同時發動立體式進攻,沖擊匯率制度使其崩潰,從金融動盪中牟取暴利。主要的模式是:

在外匯市場上,國際炒家通過本國貨幣市場、離岸市場、拋售債券等方式先借入本幣,然後對本幣進行集中拋售,打壓本幣匯率,一旦本幣貶值,炒家就以低價購回本幣償還,賺取利潤。國際炒家還可以再遠期外匯市場上出售所攻擊貨幣的遠期合約,使本幣遠期匯率下跌,如果遠期合約到期之日所攻擊貨幣貶值,交割合約國際炒家就可獲利。

與此同時,在股票市場上,國際炒家賣空股票、積累大量股指期貨的空頭頭寸。國際炒家在外匯市場上大手賣空本幣,由於聯系匯率自動調節機制,且為了限制炒家獲取本幣,一般當局會採取提高短期利率的方式來抬升炒家的資金成本。利率上升會對股市形成打壓,股市下跌後,炒家就可以通過低價購回股票和交割股指期貨來獲利。

1998年8月第一周,港府宣布首季本地生產總值出現負增長,市場再次謠言四起,風聲鶴唳下,國際炒家趁你病要你命,瘋狂沽空港元。

8月5日在短短半天就拋出約300億港元的沽盤,隨後兩日,再分別出現150億港元和78億港元拋盤。面對大規模的狙擊,香港金管局一改不幹預市場的做法,動用外匯儲備直接入市買入港幣,在維持匯率穩定同時,銀行間的利率也沒有像往常一樣上升。國際炒家在匯市遭遇頑強抵抗後,轉而在股市繼續發動攻擊,繼續建立股指期貨空頭頭寸,並大量拋售藍籌股。

時任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說:當時香港市場狀況十分惡劣,預計參與狙擊行動的對沖基金集合了超過300 億港元的借款,利息支出每日約為400萬港元。據估計,他們持有8 萬張沽空合約。這意味着恆生指數每下跌1,000 點,他們就賺得40億港元。

8月13日,恐慌情緒下,恆指急挫報收6660.41點,創下5年來新低。從1997年8月7日,恆生指數16673點高峰到1998年8月13日,短短一年時間恆指跌去約10000點,跌幅高達60%,損失慘重。

8月14日,香港金管局毫無徵兆的動用外匯基金進入股市,大手吸納匯豐控股、香港電訊、長江實業、和記黃埔等成分股,以推高大市,港府入市干預下,恆指當天上升564點,報收7224.69點,升幅達8%。對當時的股民而言,8月14日就是港劇《大時代》里的大奇跡日。

與此同時,金管局還在遠期外匯市場上承接國際炒家的賣盤,並在股指期貨市場展開了進攻。

8月24 日,不少對沖基金因盧布貶值遭受損失,急於從香港市場套現。港府將計就計,推高8月期指,逼炒家平倉。

8 月28 日,恆指期貨合約結算日,港府與國際炒家的較量迎來決戰。由於俄羅斯局勢進一步惡化,歐美股市下跌,國際炒家大肆拋售股票,而港府則堅決買入股票,幾乎成為市場單一買家,當日股市交易量突破790 億元港幣,比歷史最高成交額還高出70%。恆生指數最終微跌93.23點,站穩7829 點。一根K線的背後是一場無硝煙的戰爭。

整個8月,港府不斷動用外匯基金入市干預,共買入150 億美元股票,使恆指維持在7800點水平。

當時港府的財政司司長是曾蔭權,是決定干預入市的核心決策人之一。在回憶自己四十多年的公務員生涯時,他說有兩個時刻畢生難忘,一是1997年8月14日決定入市;另一個就是,2012年6月卸任能用2塊錢坐車時。

入市前兩周,曾蔭權與同事任志剛(時任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許仕仁(時任財經事務局局長)就做好了充分准備。在認為整個計劃已經完備後,12日他將計劃告知(在法律上動用外匯儲備完全是財政司司長的責任和權利)特首董建華並獲得了支持。8月14日星期五正式入市買買買。中午時,他致電北京財政部部長告知了相關情況,晚上,總理朱鎔基宣布全力支持香港。雖然當時沒有獲得內地資金的支持,但是,中央的支持也給予市場很大信心。

9月初,國際炒家卷土重來的消息甚囂塵上,港府開始反思各種金融漏洞,短短數日就出台了完善聯系匯率制度的7 項技術性措施(即著名的“任七招”)和維護證券市場穩定的30 點措施,主要包括動用外匯儲備來維護匯率和利率穩定,同時加強香港證券和期貨市場的秩序和透明度,嚴格金融市場的交易規則,遏制投機行為,進一步鞏固了戰果。

踏入10月,香港股市受到周邊利好因素的影響,恆生指數從約7500點水平穩步攀升,升破10000點大關,特區政府8月買入的股份賬面利潤也高達數百億。國際大鱷兵敗香江,但是,因為國際炒家前期大幅獲利,最終仍有可能獲利。

2、亞洲金融危機的背景、原因及影響

20世紀80年代,東南亞四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和亞洲四小龍(韓國、新加坡、香港、台灣)承接了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產業轉移,實現了經濟起飛。比如,日本實行“廢舊建新產業重構”政策,向東南亞轉移了紡織、摩托車、消費電子產品和一些重化工業,同時由於日本企業資金充裕,對東南亞四國的投資快速上升。

到90年代,東南亞各國加快金融自由化改革,其中尤以泰國速度最快,卻沒有配套充分的監管機制。而90年代全球短期資本流動加速,每天全球金融市場成交量達數萬億美元,對經濟基礎薄弱,金融監管制度不健全的發展中國家形成壓力。

在高利率和超穩定的匯率的吸引下,境外資本不斷湧入東南亞各國。90 年代初,全球新興市場凈資金一年流入總額不超過500億美元,但到1996年卻增加至2450億美元,其中東亞國家和地區佔5成。

90年代早期,美聯儲開始提高美國利率對抗通貨膨脹,而之前東南亞一直以較高的短期利率吸引熱錢,美元走強使得熱錢迴流。而且當時東南亞國家實行固定匯率,貨幣錨定美元,走強的美元使得它們的出口失去國際競爭力,沖擊了東南亞國家出口增長,令國際收支經常項目出現巨額赤字。雪上加霜的是日元貶值了,日本減少了在東南亞地區的投資,而日本在東南亞地區的直接投資約占東南亞地區吸引外資總額的1/4。

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蛋。本質上,還是東南亞各國自身經濟出了問題。

1)、依賴出口、產業水平低

東南亞經濟發展過於依賴出口,且工業發展處於初級階段,以人口密集型產業為主,產業擴張也是低水平,不能實現產品升級。

2)、過度炒作房地產

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熱錢流入和銀行貸款湧向房地產業,導致房地產嚴重過剩,價格的膨脹催生了泡沫。而資源配置的失衡導致基礎設施、勞動力的教育水平沒有跟上,形成經濟持續增長的瓶頸。

據統計,亞洲危機爆發前,東南亞各國銀行都向房地產業過度貸款。1996年,東南亞四國房地產業貸款佔比都超過20%。結果導致各國房地產嚴重供過於求。泰國房屋空置率達20 %,全國閑置房屋80 萬套;菲律賓房產空置率達15 %,約有50 萬套空房;來西亞也出現大量的房地產積壓。銀行貸款到期無法收回,壞帳激增。

3)、外債過高,而外匯儲備不足

東南亞國家的外匯儲備普遍不足,而它們的外債則相對較高,由於外債和外匯儲備差距很大,這些國家中央銀行的干預能力有限,使國際投機者有機可乘。

以亞洲金融危機中首當其沖的泰國為例。

由於泰銖對美元匯率保持穩定,1996年之前大量國外資金流入泰國,在政府的政策導向下流向房地產業,1996年底泰國外債總額達930億美元,其中約有30%流向房地產業。由於泰銖利率長期高於美元利率,泰國公司傾向於借入美元,而且多是短期貸款。1996 年年底,泰國需要在未來一年內償還的短期外債高達477億美元,而同期國家外匯儲備只有372億美元,資不抵債。

1996 年美元升值帶動泰銖升值,同時日元發生了貶值,泰國出口受到重創,造成經濟下滑。泰國的出口增長率由1995年的22. 5 %猛降至0. 1 %,經常項目逆差達到GDP的8. 0%。同時房地產業出現大量過剩,金融機構壞帳劇增,泡沫經濟已瀕臨破滅邊緣。

泡沫使經濟產生不穩定性,常常以金融危機告終。即使沒有國際炒家推波助瀾,東南亞各國在經濟外部失衡、資產價格泡沫背景下,只要游資外逃,有限的外匯儲備下也會導致固定匯率機制崩塌,造成貨幣貶值,引發金融危機。

而國際炒家嗅到了機會,順勢戳破了這個泡沫,索羅斯的粉絲也將其狙擊行為比喻為啄木鳥清理有蟲的經濟樹木。而從國際大鱷狙擊香港失敗也可以印證這一點,因為香港經濟的基本面要強得多。

自1985年香港樓市就進入一個長周期上升階段,而股市也在1995年低位回升,連漲兩年。而此時香港內部經濟產業也面臨結構失衡、空心化的問題,所以經濟中也產生了一定泡沫成分。當受到國際炒家狙擊時,樓市立即應聲下跌,到1998年底,香港住宅樓價從1997年2季度高峰平均下跌55%左右。

但是香港的經濟基本面要健康一些,1997 年香港實際GDP 增速達到5.1%,財政盈餘佔GDP 的比重為6.3%;而且市場經濟制度更加完善,金融制度穩健;銀行資本充足率高,平均資本充足比率約18%,問題貸款比率約3.7%,香港對銀行的審慎監察標准差不多是全球最高。實行的聯系匯率制度一直穩健運行,成為經濟穩定發展的基石,

更重要的是,香港奉行審慎的理財政策,政府編制精簡,沒有外債。擁有1170億美元外匯儲備,當時位居全球第三,僅次於日本和中國內地。

3、亞洲金融危機對當下及未來的啟示

二十年前東南亞各國經濟騰飛,但產業孱弱、炒樓炒股、外債高企,最終資產價格泡沫被國際炒家戳破。

二十年後,還是不斷有一些國家重蹈覆轍。最近就有這樣一個國家:過去15年GDP連年高速增長,曾被認為是地區新興崛起大國,在2008年次貸危機後,大放水,房地產成為經濟支柱,房價高企泡沫化,債務問題嚴重。在遭遇美國貿易戰後,本國貨幣暴跌經濟出現危機。你肯定已經猜到了,沒錯,我說的就是……土耳其。

我們總想從危機中學到教訓,避免悲劇重演,但是真理總是寡淡如水,就是打鐵還需自身硬,發展實體經濟,不能過度負債,可我們卻從不這樣做。所以,我們從不以史為鑒,我們從歷史中學到的教訓就是:我們從不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參考資料:

1、管濤、謝峰,《重溫亞洲金融危機期間的泰銖狙擊戰和港幣保衛戰:從技術角度的梳理》

2、馮邦彥,《香港金融業百年》

3、任志剛,“亞洲透視講座1998”演講《應付金融危機》

4、《回歸.回望二十年之曾蔭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6 23:2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