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57|回復: 0

貿易戰出現 引發中國社會極端問題可能

[復制鏈接]

4321

主題

2萬

帖子

9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91234
發表於 2018-8-25 06:43: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盡管中美貿易戰尚未進入全面短兵相接階段,但唱衰中國的聲音四起,理由是美國經濟和社會的穩定性比中國要強很多,現實似乎也印證了這種看法。

8月24日報道,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脅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後,中國股市應聲大跌,時隔三年後再次出現千股跌停"奇觀",而人民幣短短幾天也將2018年的升值大部分回吐,快速貶值。目前的匯率是1元人民幣約合0.147美元。

另外,中國東南沿海傳出了出口慘淡甚至企業倒閉的消息。市場和社會隱約彌漫着一股悲觀情緒。

有鑒於此,有人認為,貿易戰將考驗中國政府的執政能力,或希望貿易戰能夠在中共內部起到某種催生變化的作用。

在氣候學上有蝴蝶效應。考慮到轉型時期中國社會的脆弱性,從絕對意義上講,貿易戰引發或促進一些極端情況的出現是有可能的。



貿易戰被認為會考驗習近平的執政能力(圖源:VCG)

中國政府對中國經濟和社會有着絕對控制能力。此外,由於意識形態的嚴格規范、以及嚴厲防止社會動盪和國家分裂,民眾大體支持中國政府。因此,貿易戰不會動搖中國現政權的統治根基。

美國對大規模“中國製造”加征關稅,對中國製造業會有打擊,初期在某些行業可能導致失業規模巨大。

從事情的因果鏈條看,貿易戰一旦觸動了原本並不良好的就業,對中國政府如何應對是個考驗。換言之,貿易戰如果長期化,必然帶來中國社會大規模的失業、嚴重通貨膨脹、房價等資產價格暴跌,不僅危及底層民眾,也損害中產階級的利益,從而引發和勾連起社會原來存在多重危機。

以此衡量,美中目前宣布的各自加征500億美元關稅遠未到這一步。美國對中國製造2025中的行業產品的征稅,對中國製造業會有打擊,初期在某些行業可能導致失業規模很大,但放在整個中國社會,應該能夠消化。另一方面,中國停止購買美國優質農產品,也會在初期催生通貨膨脹特別是農產品價格的上漲,但整體通脹水平應該還是在可容忍的范圍內,不大可能突破兩位數。

當上述失業和通脹現象發生後,中國政府可能會改變經濟調控的基調,重新提出保增長,一些經濟學者已提出此建議,如果政府改變目前偏緊的防風險做法,適度放鬆緊縮政策,大興公共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是不難應對這個難題的。

可以說,貿易戰僅僅保持在當前水平,對中國社會的影響基本上可排除不管。除非貿易戰升級。鑒於特朗普政府已經發出對2,000億美元乃至更多中國產品徵收關稅的威脅,貿易戰升級的可能性很大。假設一種最壞情況的發生,即中美貿易清零,中國每年5,000多億美元對美貿易以及3,000多億美元順差消失,其破壞力將極為驚人。

例如,工廠出現倒閉潮將難以避免,就業形勢會非常嚴峻。同時,外匯儲備也將嚴重縮水。假如美國還進一步發起金融戰,對人民幣的穩定、股市、債市也將形成嚴厲打擊。社會因此將出現騷動情緒。如果應對方式失當,會形成政策本身帶來的次生災難,加重社會危機。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Mike Pompeo)在美朝峰會後、關稅政策宣布前訪問過北京。中美貿易戰下一步的走向,還將取決於中美兩國更廣層面上的談判。

不過,有分析指出,即便中美貿易摩擦繼續激化,對中國政府的執政不會帶來嚴重打擊。

首先,貿易戰引發的中國的通貨膨脹不一定會失控到無法收拾地步。帶來嚴重通脹的是農產品價格的上漲,由於中國的反制措施包含在初期500億美元關稅中,雖然中美貿易的全面清零會加重通脹,但中國政府會通過加快替代產品進口,以及對本國農產品和其他產品的扶持來部分緩解通脹。另一面,大規模失業本身會降低通脹率,因為這時候人們會節衣縮食,購買力降低。

其次,外儲雖然縮水嚴重,但人民幣貶值也有助於中國產品的出口。事實上,如果人民幣貶值厲害,貶值的程度就可以抵消加征的關稅,因此,兩國貿易不可能真正實現清零。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中國對美出口,雖然逆差會大幅減少,但總體出口受影響不是非常嚴重。

再次,美國對中國開打金融戰,對中國金融市場最重要的信貸幾乎不會是致命的,因為銀行業牢牢控制在中國政府手裡,不像股市和債市,受外部因素和市場情緒波動大。而只要銀行不發生系統性危機,加上外匯會受到嚴格管控,金融業就不會垮。

最後,對於多數人來說,財富的主要體現的房地產方面,可能在這波貿易戰和金融戰中不會受損,或者受損不大,甚至賬面的價值還可能會增加。有觀點認為,中國政府在貿易戰中可能會借機刺破債務泡沫,讓資產價格暴跌,然後把“罪名”安在美國身上。但這種可能性不大,因為一旦刺破這個泡沫,或引發債務危機和銀行破產。如果房價暴跌,全社會特別是包括中產階級在內的主流階層的財富勢必嚴重縮水,將徹底破壞中國社會的穩定。因而在貿易戰和金融戰中,中國政府會更小心翼翼地呵護樓市。美國還沒有有效打擊中國樓市的手段,因為這里的土地掌握在政府手上。

可以說,中美貿易戰在最極端情況下可能導致中美貿易清零,同時伴隨金融戰。但對中國政府來說,最頭疼的還是失業問題。

在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中,曾出現了兩個明顯的失業潮和通貨膨脹失控時期。兩個失業潮一是改革初期,一是1990年代中後期,前者是因為知青返城;後者的起因則是國企改革,當時的失業狀況遠比目前貿易戰的初期階段嚴重得多。

兩個通脹,一是1986年至1989年,二是鄧小平南巡後的1992年至1994年,最高時通脹都接近30%。雖然1989年的通脹引發了學運,但總的來說,中國政府在處理失業和通脹問題上還是有經驗的,加上40年間,中國政府積累的財富不會在貿易戰中一下子花光,以及在特殊時期的強力維穩,雖然失業大潮會引發社會對未來的悲觀情緒,可能會傳染給社會的各個階層,但中國政府不會有明顯的內部分化出現。

總之,美國的一些鷹派雖然號召要拿出當年同蘇聯打冷戰的精神來對付中國,但兩國貿易不可能清零,同時也不大會發生金融戰,因為這樣美國也要付出不菲代價。美國社會是否准備好了這種代價,是令人懷疑的。

可以說,冷靜分析的結果是,全面貿易戰會重創中國社會,對中國政府的執政權威構成嚴峻挑戰,但不會動搖維持中國社會穩定的根基。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9 01:5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