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315|回復: 2

江蘇淮安盱眙建行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竟然被有罪被單...

[復制鏈接]

21

主題

37

帖子

342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342
發表於 2018-10-1 21:41: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正義之聲呼喚 於 2018-10-6 00:59 編輯

江蘇淮安盱眙建行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竟然被有罪、被單位辭退!
(原標題: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建行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何罪之有!!)
【深度揭秘江蘇省盱眙縣建行原行長李峰報假案、做偽證、陷害舉報人及與盱眙縣檢察院辦案人員石景山、盱眙縣法院辦案人員何培江三人聯手顛倒是非曲折共同製造冤、假、錯案的黑內幕】
   編者按:法律是基本職能就是要揚善除惡,明辨是非與匡扶正義。沒想到現如今實名舉報他人犯罪也成為一個非常危險的高危行業。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建行職工宋揚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因實名舉報本單位職工違法犯罪,被盱眙縣檢察院無事實依據的以投案自首、合夥作案的罪名向盱眙縣法院提起公訴,更沒想到的是,在眾多事實證明宋揚系舉報人而非投案自首、合夥作案的情況下(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兩級組織案件通報及所有案件知情人證言均證明宋揚系案件舉報人),盱眙縣法院僅憑盱眙縣建行原行長李峰一個人的偽證,居然判處舉報人宋揚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被舉報的也都是被判緩刑。後此案件經過舉報人宋揚艱難的上訴、申訴後,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改判舉報人免於刑事處分,但依然有罪,繼續申訴至江蘇省高院,整過舉報他人犯罪的過程只被作為一個情節認定就算完事了。舉報人就此案件申訴至最高法院,經過近二十年的漫長等待,等到最高法院的既認定申訴人宋揚是案件舉報人,又反過來認定其是共同參與作案、罪人的駁回通知書。同時,竟然稱,這樣的法律認定並不矛盾,是根據本案件的實際情況而決定的。要求宋揚尊重法院的生效判決,自覺就此服判息訴。為制止和舉報他人犯罪宋揚當時手指都被被舉報人打斷了,最終居然被法院錯判有罪,而且還被要求尊重法院的錯誤生效判決,自覺服判息訴!真的是荒唐到極點!可笑至極點!試問:這是哪家的法律!更為滑稽與令人可笑的是:被舉報被判緩刑的曹善壽盱眙建行為其辦理了正常的工作調動手續,而免於刑事處分的舉報人宋揚卻被盱眙建行莫名奇妙的給辭退了。反映到淮安市建行、江蘇省建行,無任何結果。而據了解:在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之後,原漣水縣建行行長楊冠章被一審法院判二緩二,現依然在建行上班。洪澤建行行長魏久富一審被判實刑,已被開除公職,法院改判免於刑事處分後,淮安市建行也為其辦理了正常退休手續。江蘇省建行副行長楊海泉被判緩刑,現依然是在建行留用並辦理了退休手續。當舉報人宋揚就此事向淮安市建行、江蘇省建行提出上述三人均有罪,有的還被判緩刑為何及繼續留行上班或辦理退休手續時,得到的回答是:人家有社會關系,你宋楊要是有的話,我們同樣也會讓你回來上班的。你不是喜歡舉報嗎!你去繼續舉報吧!有關系就可以回來上班,沒有關系就休想回行上班,這是什麼荒唐邏輯。話越說越清楚,理是越辯越明白。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的事實在當地已經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事情,更是任何組織和任何人想更改都無法更改的鐵的事實。這個在江蘇省建行和淮安市建行兩級組織下發的案件通報、所有證人證言及兩個被舉報人的供述、供詞中已經被多次證明,我們不知道幾級檢察院、法院和淮安市建行現在究竟在堅持什麼!!又想隱瞞什麼!!他們是想逆天嗎?宋揚現在認定的也就是一個死理:“我是案件的舉報人,不是投案自首,沒有我的舉報就沒有該案件。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鐵的事實。”。
     而值得一提的是:當初向盱眙縣檢察院報假案、法庭上做偽證陷害報復舉報人宋揚的盱眙縣建行原行長李峰在案件發生二十年後,終於良心發現,先後通過中間人給宋揚寫來了多封懺悔信件,並且附上1000元封口費,稱,由於他一時的糊塗,當初沒有如實的向盱眙縣檢察院辦案人員說明宋揚向他舉報他人犯罪的實情,希望舉報人宋揚能夠對他當初報假案、做偽證的錯誤行為放他一馬。信中他還不惜帶有威脅的口吻阻止舉報人宋揚立馬放棄申訴和上訪,稱:“對於你宋揚當初向我舉報他人犯罪的事實,當時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事情,如果你現在能夠放我一馬,跟我來軟點,不要再去為此案件繼續申訴告我的話,我可以去相關部門幫助你宋揚說出你當初向我舉報他人犯罪的實情,如果你堅持繼續不停的要告下去話,那對不起,你也只有繼續的冤下去了!”。宋揚讓其有什麼話直接去檢察院和法院說去,李峰說他不敢,稱,那樣,檢察院和法院會追究他當初做偽證。報假案的刑事責任的。
     縱觀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被有罪、被辭退一案及在各級法院審理過程中所凸顯出來的種種司法不公平與案件的亂判與錯判等異常現象。我們認為這應當是屬當時的司法腐敗所致,且這種腐敗程度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系嚴重的最典型的陷害與打擊報復舉報人的冤假錯案。法律是用來揚善除惡,明辨是非曲折與匡扶正義的。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從“嚴黨紀、揚法威、服民心”這三個方面入手,盡早盡快地就此案件申訴事實啟動問責追責審查程序,以還原案件事實真相於天下為最終目的,不要讓正義在這里繼續的流淚了,因為,我們這個社會需要正義,而缺失的也正是公平、公正與正義=====
            
psb淮安1.jpg


                                                                 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的舉報人宋揚在其寓所接受海內外媒體的集體采訪

    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建行職工【宋揚】最近通過網絡平台給我們發來了電子郵件,稱:1994年他因為實名舉報本單位員工違法犯罪,被江蘇省盱眙縣檢察院辦案人員無事實故意的以投案自首、合夥參與挪用公款26萬元的莫須有罪名向盱眙縣法院提起公訴,一審法院在沒有作任何調查、取證了解的情況下,便妄斷作出判二緩二的錯誤判決【被舉報人分別是判三緩三和判二緩二】。藉此機會,盱眙縣建行對舉報人宋揚作出限期調離直至辭退的處理。對此判決結果不服,宋揚以本人系本案舉報人和沒有參與作案為訴訟理由,先後上訴、申訴至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最終雖然是以法律的形式認定宋揚舉報他人犯罪的全部事實,但依然是認定舉報人宋揚有罪,於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以(1996)淮法告申刑再字第1號刑事判決書改判舉報人宋揚免予刑事處分。對此判決結果宋揚依然是不服,繼續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訴,整個舉報他人犯罪的過程被江蘇省高院作為一個情節認定就完事了。申訴至最高人民法院,被駁回,理由是:再審法院生效判決認定你是本案的共同參與人,同時也認定你是本案舉報人,這兩種認定均符合本案的時間情況,並不矛盾。要求舉報人宋揚自覺服判息訴。二十多年來,已經走完國內所有申訴途徑的舉報人宋揚在萬般無奈之下,他希望能夠最後藉助於媒體的力量來幫助他呼籲並曝光、揭露當初造成此冤假錯案背後許多鮮為人知且不可告人的真實的司法腐敗秘密。把瀆職、失職、做偽證、報假案並一起製造此冤、假、錯、案的真正元兇===江蘇省盱眙縣建行原行長李峰、盱眙縣檢察院辦案人員石景山及盱眙縣法院主審該案件的主審法官何培江等三人的違法違紀行為給【挖】出來。同時,敦促地方相關部門能夠重新組成新的聯合調查組,啟動該案件調查的問責追責程序,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依法追究其三人應該承擔的法律責任。
    本着尊重事實與還原案件事實真相的原則,就舉報人宋揚所投訴、反映的情況,由21名國內外著名維權記者組成的媒體聯合採訪組最近專程由北京飛赴江蘇盱眙對該案件當初的事實真相進行了實地調查與走訪。據了解:1994年4月下旬以來,舉報人宋揚在平時的工作中發現盱眙縣建行橋西儲蓄所主任王忠嶺和儲蓄員曹善壽兩人經常有貪污儲戶存款利息、透支儲戶活期存款和吸儲不入賬等嚴重經濟違紀問題,並帶着相關事實證據去向當時的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舉報反映,要求縣行盡快派人就此舉報問題前去查處一下,連續三次去縣行舉報反映,均被李峰行長從其辦公室里“轟”出去,在當晚召開的全行職工大會上,李峰居然還當眾說宋揚素質差,要讓其行內待業、限期調離等。並公開批評和辱罵宋揚。弄的全行不明真相的職工即刻對宋揚產生誤解。之後他還將宋揚向他舉報的事實暗自通知被反映人,並給被反映人消滅證據和栽贓陷害留下有利的時間。很快,被舉報人王忠嶺、曹善壽兩人便已經知道有人到縣行舉報反映他們兩人的違紀犯罪問題了。期間,二人多次揚言威脅要毆打舉報人。後在宋揚的一再追問下,直到1994年6月9號下午,李峰才打電話給他的同學====江蘇盱眙縣葡萄糖廠副廠長劉興家(已經去世),並讓劉興家轉告宋揚將所有的舉報材料帶着,晚上到他家去一趟,當天晚上,宋揚攜帶所有舉報材料到李峰家去,有縣建行籌資科長杜學洲在場作證,當着籌資科長杜學洲的面,宋揚將所有舉報材料的原始證件及復印件全部交給了李峰行長。為了保護自己,臨別之時,宋揚再一次的在李、杜二人面前強調,王忠嶺與曹善壽兩人現在已經知道有人向縣行舉報反映他們的違紀事情了,並且多次的當面威脅恐嚇他,要對舉報人怎麼怎麼的,如果縣行再不迅速的去找他們二人談話的話,或者他們要分贓的話,不管分多分少,他將照拿不誤,然後將如數上交給縣行,事實上,舉報人宋揚也是這么做了。李峰行長當時也滿口答應宋揚說第二天縣行就會派人過去調查處理此事情的,要宋揚沉住氣。如果分錢,要宋揚先拿着,也可以作為證據上交給縣行,【有杜學洲作證】
    6月10號上午,盱眙縣建行將宋揚與被舉報的王忠嶺兩人同時調離原來的工作崗位,這已經是宋揚實名向盱眙縣建行舉報反映問題的第18天了,滿以為盱眙縣建行會動真格的去找王忠嶺、曹善壽二人談話並派人查處他們二人的經濟違紀問題了,結果,首先等到的是盱眙縣建行關於王忠嶺同志新的職務任命書(見6月9日下發的盱建銀94第24號文),而且一任就是三年,害怕報復的宋揚感到擔心、害怕,就去盱眙縣建行責問李峰行長是何用意!為什麼沒有處理被舉報人,反而將其調離後繼續在其他儲蓄所任主任職務。李峰說宋揚這是在威脅他(在盱眙縣檢察院偵查此案件時,李峰去檢察院也是這么說的),稱:我就是不處理他們,看你宋揚能夠怎麼樣,有能耐你就去告吧!當聽說宋揚身上還有王忠嶺和曹善壽二人違法事實的依據與材料並言明盱眙縣建行如果不予處理他將去省、市建行和檢察院直接舉報此案時,他又慌忙改口跟宋揚說:你不能夠這么做,你這么做我是要承擔領導責任的,不要着急,我們馬上就派人去調查處理這件事情。6月13日,王忠嶺借發工資之機,硬逼宋揚打收條拿了他與曹善壽二人一起貪污來的503元利息臟款,拿到此贓款以後,宋揚便與縣行領導取得聯系並且主動的上交了此贓款。有收條與證人。
     6月21號,也就是在兩個被舉報被反映人將宋揚反映的問題及所貪污來的利息全部退回給儲戶並且串供好了已經將宋揚卷進去以後,盱眙縣建行才開始去找王、曹二人談話(距舉報時間前後正好是一個月),而此時王、曹二人是一口咬定宋揚也參與了作案,理由是:舉報人宋揚也拿了503元利息。盱眙縣建行僅憑王忠嶺、曹善壽二人串供所說的一切和6月13日硬逼宋揚所拿的503元利息贓款,便否認宋揚舉報事實,把宋揚與被舉報的王忠嶺、曹善壽一起交至盱眙縣檢察院立案偵查。期間工資分文未發。盱眙縣檢察院在偵查此案件的時候,居然無事實的顛倒是非曲直將本是舉報人的宋揚硬說成是投案自首、合夥參與作案列為第二被告並且以莫須有的【合夥挪用公款26萬元的罪名】向盱眙縣法院提起公訴,在1995年9月盱眙縣法院一審的庭審過程中,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拒絕不出庭證明宋揚向舉報他人犯罪的事實。相反,他還做了大量不負責任的偽證,此偽證居然會被法院採納。
    1996年1月,江蘇省盱眙縣法院辦案人員在沒有認真調查取證的情況下,竟然主觀的否定宋揚的舉報事實,更是無事實的以投案自首、合夥挪用公款26萬元的莫須有罪名,判處舉報人宋揚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被舉報的王忠嶺是判三緩三,曹善壽是判二緩二。1月25日下發的判決書直到6月20日才遞交到舉報人宋揚的手裡。
    值得一提的是,在案件一審過程中,被舉報人曹善壽已經當庭公開承認舉報人宋揚不知道他和王忠嶺兩人合夥作案的事情。王忠嶺也當庭默認這個事實。
    這就奇怪了,舉報他人犯罪居然自己會成為罪人了,對此判決不服,宋揚先後上訴、申訴至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江蘇省高院,經過舉報人的艱辛申訴,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1996)淮法告申刑再字第1號刑事判決書判決舉報人宋揚犯挪用公款罪,判處免於刑事處分。對此判決結果,舉報人宋揚依然是不服,繼續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申訴,整個舉報他人犯罪的過程僅僅被江蘇省高院作為一個情節認定就完事了。並且以舉報人宋揚的申訴理由不能夠成立,再審判決應予維持為由,於1998年3月30日對舉報人宋揚下發了(1997)蘇刑監字第216號通知書。再次向最高院申訴,石沉大海,鳥無音信。
psb淮安2.jpg


                                                                           江蘇省高院下發的不負責任的通知書
    在與宋揚接觸過程中,宋揚稱自己是盱眙縣建行橋西儲蓄所案件的直接舉報人,非作案同夥人,更不是什麼莫名的投案自首。他說,沒有他的大膽舉報,就沒有這個案件,這已經是一個被眾多事實證明了的無須再去爭論的客觀事實。而盱眙縣檢察院和盱眙縣法院在調查審理此案件的時候,竟然違背客觀事實,有意顛倒是非曲直,辦案人員僅憑李峰一個人的偽證和以盱眙縣建行名義報的假案,居然無事實的稱案件不是宋揚舉報的,系盱眙縣建行發現並舉報,硬將舉報他人犯罪的他說成是投案自首,使其被判刑,不知其中何故!又有何用意!!
     在案件偵查、起訴、庭審過程中,宋揚也不止一次的向盱眙縣檢察院辦案人員石景山、盱眙縣法院辦案人員何培江聲明,自己是盱眙建行橋西儲蓄所案件舉報人,沒有參與作案,並且提供了許多的第一目擊證人和證據,請求前往調查,但是,遺憾的是,他所提出來的所有請求,一個沒有得到重視與採納。【案件卷宗里至今也無任何這兩個關鍵證人的調查筆錄】
     采訪過程中,宋揚向我們控訴說,在他二十年堅持上訴、申訴的過程中,他還不止一次的遭受到盱眙縣法院原案件主審法官、現任盱眙縣法院副院長何培江的威脅,說什麼他是代表國家機關來審判的,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國家行為,要宋揚對錯都要認了,否則!將要對宋揚進行收監管制。
    當我們問及他有沒有挪用公款的時候,宋揚肯定的告訴我們說,至今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挪用公款26萬元的,判決書里也沒有明確指出26萬是被如何挪用的事實。這樣的判決書就連幼兒園里的小朋友也不會寫出來。在省、市、縣三級銀行所發出的通報中早已經對此案件性質作出了明確的認定,指出此案件系貪污儲戶存款利息行為,非挪用公款行為。而且在本案件中自始至終就無具體的挪用公款事實,儲戶的錢依然是存在銀行裡面的,使用者始終是建行,宋揚他本人稱自己沒有使用一分錢,怎麼能夠定他是犯挪用公款罪!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按挪用公款26萬元定罪的話,此應該屬於數額巨大,而一、二審中三被告均被判緩刑無一實刑,在量刑上面是嚴重偏輕。該行一職工挪用公款27萬才幾天,一審就被判16年。同是一個銀行發生的事情,為何兩個判決截然不同。由此可見,此案件在量刑及適用法律上面嚴重存在問題。法律再獨立也是依據事實來進行判決的呀!無犯罪事實的判決又有何意義!!在去最高院申訴的時候,接待宋揚的法官告訴宋揚說,只要你所說的是事實,你就放心好了,相信法律會給你一個公道的。
    宋楊說:“經過本人艱難的申訴,法院判決免於刑事處分,但縣、市建行卻把我給辭退了。依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蘇省委組織部、江蘇省人事廳、江蘇省勞動局和江蘇省財政局五部門於1990年12月5日下發的蘇法【刑二】(1990)115號文《關於1977年以來判處的經再審改判的刑事案件善後工作的若干意見》的通知第二條第二款之規定,即:對改判免於刑事處分的當事人,原系固定職工的,如果原以給予開除處分,改判後由原單位先行復議該處分決定,復議後如果不予處分或低於開除處分的,應收回安排工作或辦理退休手續;如果原無處分的,改判後應先將當事人收回,凡不再給予行政處分或低於開除處分的,均應安排工作或辦理退休手綉。這類人員凡安排工作的,工齡繼續計算。原系勞動合同制工人的,符合回原單位安排工作且原合同已期滿的,應與原單位重新簽訂勞動合同,工齡亦應連續計算。
   最高人民法院1987年10月10日以(刑二)發(1987)25號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各級人民法院處理刑事案件申訴的暫行規定》第13條規定:對再審改判無罪或免於刑事處分的當事人的善後工作,原來有工作的,由原審人民法院移交原單位或上級主管部門負責落實;原來沒有工作的,移交當地人民政府有關部門負責處理。對善後工作長期沒有落實的,繼續申訴的,人民法院應報告黨委責成有關部門切實解決。
    宋楊說:“據此兩個政策,本人於1997年6月向盱眙縣建行提出回行上班的請求,被告知,法院判決無效,最高院文件沒有用,我們當時是按照銀行規章制度來處理你宋楊的,以前處理你的辭退決定我們不知道,是某些領導的個人行為,雖然你舉報的事實存在且舉報在先分贓在後,但是有合夥私分利息的動機,於1997年7月20日對本人的申請作出維持原處理決定的復議。向淮陰建行提出復核請求,被告知,你宋楊雖然沒有參與私分利息,但法院依然定你有挪用公款罪,有罪,你就不能回來上班,銀行屬於特殊企業,國家的政策對我們無效,省五部和最高法的文件對我們來說,無效。我們執行的是銀行的規章制度,處理你是因為你違反了銀行的規章制度,1998年4月22日作出維持盱眙建行處理決定的事情,去省建行被告知:即使落實政策也是淮安市建行為你落實,省行是不會過問此事的,因為你的人事關系不再省行,在淮安市建行。你是舉報人,性質與其他二人不一樣”,如果當初你不拿503元利息,非但不處理你宋楊,而且還要表揚你宋楊。省行案件通報里寫的很清楚。
    而我們據了解:在宋揚之後,許多人的問題都已經得到圓滿解決,如原漣水縣建行行長楊冠章一審被法院判二緩二,現依然在建行上班。洪澤建行行長魏久富一審被判實刑,已被開除公職,法院改判免於刑事處分後,淮安市建行也為其辦理了退休手續。江蘇省建行原副行長楊海泉被法院判緩刑,依然在建行留用並辦理了退休手續。當宋揚對此向淮安市建行、江蘇省建行提出上述三人均有罪,有的還被判緩刑為何及繼續留行上班或辦理退休手續時,得到的回答是:人家有社會關系,你宋楊要是有,我們同樣也會讓你回來上班的。有關系就可以回來上班,沒有關系就休想回行上班,這是什麼狗屁邏輯。
     江蘇省建行和淮安市建行在對待舉報人宋揚落實政策這件事情上為何敢如此公然的置國家法律法規及政策於不顧,他們的底氣在哪裡!又【牛】在哪裡!!在此頂風違規的後面究竟隱藏着哪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建議有關部門能夠介入徹底的查處一下。
     話是越說越清楚,理是越辯越明白。“我是案件舉報人,在這里卻被辦案人員無事實依據、莫名其妙的指控為投案自首參與作案被法律追訴,”面對記者的采訪,舉報人宋揚表現出很是無奈的樣子。
   為此,宋揚也曾多次去北京上訪,其結果和其它訪民一樣,遭到地方政府截訪人員的阻止與攔截。老百姓是帶着希望去上訪的,如果連這一僅有的希望都被無情的磨滅了,試想後果會是怎樣!!不知道幾級法院和檢察院在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這個案件上究竟在堅持什麼!!或者說想在繼續隱瞞什麼!!
    “像你這樣情況不僅僅在我們淮安市不存在,相信就是在江蘇省也是絕無僅有的事情,國家政策沒用,那你去問淮安市建行什麼有用!問問它們還是不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建行!就算它不是共產黨領導的建行,只要在中國大陸發展(包括外資企業在內),它就得要無條件的執行共產黨制定的方針政策!你們淮安建行領導人膽子也忒大了吧!估計它們是吃了豹子膽了,居然敢連國家的政策都不執行。現如今是法制社會,一切都是依法行政,是由不了他們胡亂來的,你應該就此事逐級向上級建行申請反映。相信江蘇省建行會按照國家政策就你所反映的問題給你一個滿意答復的。除非他們不是共產黨領導的建行,就是外資銀行在中國境內它也得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法規,這個是由不着他們胡來亂來的。”淮安市中級法院負責接訪的副院長告訴宋揚說。
“關鍵是你們銀行屬於條塊管理,人事任免權不在我們地方,如果在我們地方的話,很簡單的,你建行行長先不用上班,等把宋揚的事情處理好了以後再來上班,我看他還敢不敢如此故意刁難你了,別人被判緩刑都能夠繼續留在銀行上班,或者說是為其辦理了正常的工作調動手續,你宋揚是免於刑事處罰,不負任何刑事責任,為什麼就不可以回行上班!說白了,它們就是在變相的故意刁難你宋揚,打擊報復你宋揚,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胡來亂來的社會,這個事情你可以直接去向淮安市建行的上級行===江蘇省建行上訪反映,相信江蘇省建行會對你的事情認真負責任的,如果不行的話,你可以直接去建總行反映,他們畢竟是制定政策和執行政策的一銀行組織,是不會由着淮安市基層行亂來的。”淮安市人大一位負責人對前去上訪的宋揚說。
一位資深的媒體記者在結束盱眙采訪之後,曾經不無感慨的說:“目前,應該說是有一種無形的社會力量在抵禦着對宋揚案件的申訴、復查與平反工作的進行,錯,就讓它繼續的錯下去。因為這個案件從頭到尾它就是人為炮製出來的一個赤裸裸的“莫須有”冤假錯案,它後面所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也太復雜、太黑暗了,可以用【觸目驚心】這四個字來形容。而更讓人深感沉重的是,現如今還有多少類似於宋揚的冤假錯案被各地司法部門嚴嚴的捂着蓋着!究竟還有多少類似的冤假錯案正在神州各地頻頻發生!這個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宋揚的遭遇只是當今中國普通民眾悲慘處境的一個縮影,地方貪官腐敗橫行,置黨紀國法、良心道德於不顧已趨於公開化。他們上下勾結,官官相護,為所欲為,沆瀣一氣,可以隨心所欲的處處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欺壓百姓更是肆無忌憚,光明正大。打擊報復陷害舉報人,強奸民意,作威作福。這也成了他們慣用的伎倆。各級司法部門,置社會的公平正義於不顧已成為家常便飯,他們表面上是以法律為擋箭牌為幌子,暗地裡卻處處乾著坑蒙拐騙強奸民意的丑惡事情,並敢公然公開製造各種冤假錯案,致使多少家庭妻離子散,而因此家破人亡的悲劇發生。他們執法犯法,胡來亂來,隨意抓人,枉法裁判,剝奪人權,攔截上訪。竟違背依法治國構建和諧社會大政方針。淮安市建行的舉動其實就是最典型的想藉此機會給宋揚提供播種仇恨社會的種子。
    一個社會如果想穩定,不是下幾份文件,喊幾句口號就能實現的,社會的公平與正義起着至關重要的決定作用。公平正義哪兒去了?訴訟官司打不贏,依法治國的精神哪兒去了?司法公正又哪兒去了?法之不公,民之不寧。民不安寧,國不太平。貪污腐敗,國之大患,腐敗不除,法度難行。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它宜疏而不宜堵。法者!國之利器也,它慎用而不可濫行。試問,宋揚一案的相關司法公職人員及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的有關領導人,你們是怎麼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是怎麼做人民公僕的。平時唱高調,喊口號,行動起來不對套。說輕點叫不負責任,說重了叫瀆職。面對宋揚多年來的呼聲,你們不感覺有愧嗎?
    而令人欣慰的是,二十年前以盱眙建行名義向檢察機關報假案、拒不承認宋揚是舉報人的原江蘇省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如今到處在尋找中間人去找被其陷害的舉報人宋揚說情,稱他已經是76歲快要死的人了,不想死在外面,希望宋揚能夠對他當初的錯誤行為放他一馬,並委託中間人給舉報人宋揚遞來了三封懺悔信件和要求宋揚停止繼續申訴上訪告他的1000元封口費,答應宋揚只要能夠放他一馬,其它事情一切都好說。信中承認自己由於一時糊塗當時沒有向辦案人員說清楚宋揚是建行橋西儲蓄所案件舉報人的實情。最後,李峰在信中還忘不了威脅舉報人宋揚說:“關於你當初向我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的事實,這個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你宋揚只要接受了我現在提出來的條件不去上訪上告跟我來軟的話,我可以出面替你說出當初你向我舉報他人犯罪的實情來,如果你不聽我的勸,依然跟我來硬的,那對不起,你只有一直的冤屈下去吧!我不幫助你說出你舉報他人犯罪的真相來,你想翻案,做夢去吧!”宋揚讓李峰去檢察院和法院說去,李峰說他不敢,那樣檢察院和法院會追究他做偽證、報假案的刑事責任的。【附件】:
psb穆山2.jpg

   
李峰委託中間人轉交給舉報人宋揚的信件與1000元封口費鐵證
                         psb穆山3.jpg
       盱眙建行原行長李峰讓舉報人宋揚去大鬧省建行和檢察院法院的書信
                   psb穆山4.jpg
    盱眙建行原行長李峰寫給舉報人宋揚祈求原諒他的所作所為懺悔信件節選
                     
psb穆山5.jpg
              李峰恐嚇威脅宋揚稱舉報事情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信件
   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被判刑、被有罪、被辭退的案子現在已經引起國內外媒體的廣泛關注,我們相信他的事情遲早會通過媒體渠道反映到中央高層那裡。作為地方官員,記者奉勸你們還是以盡早解決問題為妙,國內反腐的大趨勢、大氣候在這里,請不要在處理宋揚事情上心存任何僥幸心理或者說耍任何小聰明而因此自毀前程。地方存在的問題,自己查總比別人查強,下面查總比上面查強。孰重孰輕!其嚴重程度相信你們會比誰都清楚的。
   俗話說的好,得民心者得天下,這也是千古不變的永恆真理,誰傷害老百姓就等於在傷害黨在群眾中的威信與形象,這個道理相信大家應該都懂的。
   在我們結束采訪准備離開江蘇盱眙的時候,宋揚再一次的向我們表示他不會放棄此案件申訴的決心。將就此案件以命相拼,以死相博到底。為的就是討回一個公道。並准備最近去北京最高院繼續進行申訴。據悉:最高人民法院已通過視頻接訪的形式答應了宋揚的請求,將重新調閱他的案件卷宗。宋揚已經將原行長李峰寫給他的三封懺悔信件通過快遞的方式遞交給最高院了。最高人民檢察院也同時接受了宋揚的申訴材料。(據悉:最高檢察院已經與2017年3月2日駁回了宋揚的申訴請求。)
    路漫漫其修遠兮!在國內走完所有訴訟程序的舉報人宋揚獨自一個人徘徊在京城的長安大街上,他不知道下一步將做何選擇!他告訴前去采訪的記者說:“待兩會結束以後,他還將再一次的向兩院遞交申訴材料!”。
    2017年3月28日,最高院接受了宋揚視頻申訴的請求,並要求他帶着所有的證據與訴訟材料去最高院設立在南京的第三巡迴法庭。4月5日,舉報人宋揚向最高院在南京設立的第三巡迴法庭遞交了無罪申訴材料。無任何結果。2018年5月28日,舉報人宋揚再一次向最高法院南京第三巡迴法庭遞交了其無罪申訴材料。2018年9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以(2008)最高法刑申957號通知書駁回舉報人宋揚的申訴請求。稱:你明知王忠嶺、曹善壽的行為違法,不僅不明確予以制止,反而參與有關行為,而且事後分得贓款,在刑法上屬於共同犯罪行為。再審生效判決認定你是本案的共同參與人,同時也認定你是本案的舉報人,這兩種認定均符合本案的實際情況,並不矛盾。並且要求舉報人宋揚就此尊重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自覺服判息訴。
      “我一個大活人,參沒參與作案,我自己非常清楚,參與了,就不存在舉報他人犯罪的事實了。在這一起案件中,我怎麼能夠說既是案件的參與人、罪人,又是案件的舉報人,難道說我是自己舉報自己犯罪嗎!請問在法律上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這與情、與理、與法能夠說的通嗎?我連續三次去向當時的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舉報均被其從辦公室里轟走,並且暗地裡告訴被舉報人進行串供,你行里不去人調查處理這事情還告訴被舉報人,讓我怎麼去制止!拿生命去和他們拼嗎?這可真的是可笑之極,滑稽之極。為制止和舉報他人犯罪我的手指都被打斷了,居然被法院錯判我有罪,而且還被要求尊重法院生效的錯誤判決,自覺服判息訴。試問:這是哪家的法律!”電話里,宋揚氣憤的向記者傾訴說。
    據悉:目前,宋揚已經決定就此案件做好了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及中紀委遞交申訴材料的准備工作。我們也堅信,隨着社會主義法制建設的不斷健全與各項法律條款條規的逐步完善,在宋揚的堅持與不懈努力下,法律最終會還他一個明白與公道的!!
psb淮安3.jpg
最高院下發宋揚既是案件參與人又是本案舉報人自相矛盾的案件申訴駁回通知書
    宋揚是江蘇省盱眙縣建行橋西儲蓄所案件的舉報人非作案合夥人,這個已經是不需要有任何爭論與懷疑的鐵的事實了,沒有他當初的大膽實名舉報,就不會有今天的盱眙建行橋西儲蓄所案件。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兩級組織的案件通報與所有案件知情人的證言均已經證實了這個事實,盱眙縣檢察院、盱眙縣法院僅僅憑借原行長也是責任人的李峰一個人偽證,便否定宋揚的舉報事實,個中定有不可以告人的黑內幕。如今,他因為實名舉報他人犯罪反而慘遭如此陷害,後申訴雖然改判,有國家、省的政策,難道非有人情關系,社會關系才能安排工作。 難道銀行特殊的連國家法規政策都不適用了。不怪老百姓說:“老百姓辦事咋就這么難。”
   縱觀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被有罪、被辭退一案及在各級法院審理過程中所凸顯出來的種種司法不公平與案件的亂判與錯判等異常現象,我們認為這就是屬於當時司法腐敗所致,且這種腐敗程度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系舉報人被陷害的最典型的冤假錯案。希望江蘇省紀檢、監察部門能夠對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及其多年來所投訴反映的事情予以重視。從“嚴黨紀、揚法威、順民心”這三個方面入手。盡早、盡快就此案件啟動追查問責程序,不要讓正義在這里繼續流淚看。
    在關注報道此案件的同時,我們也將會利用我們媒體人的資源優勢去聯合更多的海外
媒體來共同跟蹤報道該案件的最終查處與落實情況的。
舉報人宋揚聯系電話:13605234961

21

主題

37

帖子

342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342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3 02:59: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正義之聲呼喚 於 2018-10-23 03:00 編輯

移動也是一種關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

主題

37

帖子

342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342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9 18:00:27 | 顯示全部樓層
關注就是力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6 11:4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