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63|回復: 0

川普沒有放棄普世價值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10-9 09:55: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漫步江畔 /文
   
   
——再論多元主義的困境和應對之法

    毛左一般都聲稱普世價值不存在。問題是如果真的不存在,列寧當年為啥還要輸出暴力革命?

    可見,對於不同的立場,普世價值存在着不同的內涵和解讀,而不是不存在。

    不僅如此,在歐美普世主義的實踐中,也存在着兩種不同的觀點。

    其一,承認普世價值的普適性,但是在實踐中,認為當實踐對象還沒有完全接受普適價值的基本原則時,應採取靈活的做法,按照實際情況制定對策。

    其二,不僅承認普世價值的普適性,在實踐中,認為實踐對象無論是否接受普適價值的基本原則,都一視同仁以同樣的政策對待,強推普世價值。

    這兩種觀點的基本點是一致的,都承認普世價值的普適性。區別在於實踐中,前者溫和,而後者激進。

    由於現實當中的例子往往比較復雜,本文就以中國古代的治理實例幫助說明問題,希望大家能意會一下。

    關於第一種做法。在中國的歷史上,有一種羈糜政策。大意就是,朝廷對某個新近歸附的少民地區採用靈活的政策,承認當地土著頭人的治權、傳統約法和習俗,將其在名義上納入中央管轄。待時間長了,該少民地區已經和漢民充分融合了,再開始着手改土歸流。就是說,漢人的文化已經熏染同化了此地,可以和其它地區一樣對其進行直接治理了。

    這種做法在中國的歷史上是比較普遍的,在各個朝代有時說法不同,實質上一個精神。好處是不易激化矛盾,缺點是周期比較漫長,有時需要長達幾百年的時間。

    關於第二種做法。在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秦國橫掃六合,一統天下。然後秦始皇直接拿了秦國的整套法令,強迫六國原住民接受,但是受到了六國舊地的普遍抵制。秦國最後的崩潰,與此大有關聯。原因很簡單,各地不習慣秦國的法令,普遍怨氣沖天。等到陳勝吳廣跳出來,英雄豪傑、流氓盜匪就迫不及待的跟着造反了。沒有撲棱幾年,強秦灰飛煙滅。

    這一種做法和前一種做法相反,好處是耗時少,缺點是易激化矛盾、鬧出事情代價很大。

    通過對比,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兩種方法各有優缺點,採取哪種做法,需要根據實際情況。

    由此可見,普世主義實踐也是一樣。不能說普世主義只能適用於認同普世價值的國家和地區,但是,推廣普世主義,是有講究的,不是靠着腦子發熱。

    以上只是一個籠統的分析,下面我們再深入到具體的價值實踐,仔細研究一下它們在實踐中出現什麼問題。

    根據本人的觀察和思考,普世主義在實踐中的具體問題,多集中在推動多元化的進程中。

    在普世價值的核心中,有多元、包容、平等和博愛這幾個重要價值,它們在本質上說的其實是一回事情,就是一個多元主義。但是在邏輯上,是倒置的。是從博愛到平等,而後由包容再到多元。

    要分析多元主義,首先需要仔細分析這幾個概念。

    先說博愛精神。博愛源於同情心,也就是孟子說的惻隱之心。博愛的定義就是廣泛地愛一切人。但是,博愛實踐上是有邊際的,絕非毫無保留、毫無底線。比如,一個遭遇強奸犯的女子,如果她對強奸犯施以博愛,要麼是飢渴了,要麼就是神經病。總之,那麼做是不正常的。正常情況下,她的反應應該和博愛精神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再說平等。平等在實踐中也是有底線的,就是個人的基本權利不能被侵犯,除非得到允許。簡言之,不能以平等的名義,使用任何手段剝奪他人的權利。也決不能為了平等而平等,搞成平均主義。當機會平等和自由競爭矛盾時,不能刻意遷就前者,要注意尺度和平衡。就像賽跑,讓跑得快的比跑得慢的刻意跑更多的路程,即使二者同時到達終點線,跑得快的將來還是比跑得慢的速度快,無益於提高後者的速度。本意是追求機會平等,卻變成了追求結果平等。例如,政治正確下的美國大學搞AA制,這種做法實質上不是追求機會平等,而是在追求結果平等。最後連結果平等也往往不可得:那些比華裔子弟低很多分進入名校的非裔子弟,有很大比率無法按時完成學業。

    最後說包容。包容這個東西,它的前提是基本價值要相互認同。如果不能做到基本價值認同,在邏輯上是行不通的。比如,魯智深天天在廟里吃肉喝酒,就不被包容了,被趕到菜園子里去了,成了混混大哥。

    通過以上分析,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多元主義在實踐中,必須掌握一定的分寸,決不能毫無底線。這個底線就是基本價值的認同,分寸就是按照實際情況制定政策,不能頭腦發熱過於激進。

    在歐洲難民事件中,歐洲的白左們就犯了這個錯誤。他們毫無底線,毫無分寸。讓基本價值觀念相左的難民大批進入自己的國家,結果搞得烏煙瘴氣、亂七八糟。僅僅一個法國,難民就擅自圈起700多個小型的自治區,拒絕法國當局的治理和執法,拒絕法國平民進入,拒絕法國警察進入。

    法國政府包容了難民,難民卻在法國的國土上,將法國政府和人民拒之門外,沒有比這種事情更滑稽了。

    這都是白左路線和政治正確惹得禍。白左路線和政治正確讓歐洲的政治家個個變成超級傻逼,讓歐洲的人民統統變成了受害者。

    在這個問題上最後再說一點。事實上,多元主義在實踐中也並不是真的什麼都包容。譬如,在對信仰分歧和政治意識形態分歧這兩個問題上,執行着雙重標准。

    簡言之,民主社會的基督教徒,他們能包容對自身的基本價值不認同的其它宗教信仰,但是拒絕包容對自身的基本價值不認同的其它政治意識形態。

    可見他們還沒有完全傻到家,一點理智猶存。上個世紀,觸發冷戰的原因,就是世界民主陣營遭到某主義的步步侵蝕,一些國家的民眾被後者利用,在全世界掀起了顏色革命。於是,自由世界恐慌了,共同應對對手的挑戰,使出全力加以阻擊。例子有很多,比如扼殺古巴革命,推翻智利阿連德的左傾政權。等等。

    作為冷戰的遺產,自由世界忠實的繼承了下來。但是現在,白人好了傷疤忘了疼,又開始縱容左派政治家瞎鼓搗了,真真是一幫腦殘!

    通過這樣一對比,我想大家都看明白了吧?當然,對於後一種態度本人毫無意見,本文着重批評的是前一種態度。如此對比一下,可見本文想談的問題一點都不復雜的。

    對於多元主義在實踐中遇到的這個問題,應對的方法並不復雜。比如針對歐洲難民事件,如果准備接受難民的話,對象必須是基本價值認同者,否則一概不要。可以使用其它辦法和政策幫助難民,但是不能草率地開門揖盜。

    川普在這個問題上,就是這個意見,他的原話基本和本人看法一致。本人說這個絕非往自己臉上貼金,大家可以去查閱本人去年寫的《你的人權,並不高於我們的主權》,對這個問題是早有思考和答案。

    總之,鑒於信仰不同,基本價值就不同,如果想做到相互包容,必須雙方都認同基本價值、特別是贊同信仰自由原則。如果其中一個宗教不贊成該原則,就會麻煩無窮。而一個原本極端封閉且排外的宗教,做到贊同信仰自由原則,須經歷諸如歐洲歷史上的人文啟蒙和基督教的宗教解放運動,這是唯一的、也是必須的途徑。

    如果沒有經歷這個過程,就無法在不同信仰之間做到對政治、法律和社會的各種基本原則進行溝通,對人權的理解更是五花八門。譬如,歐洲白色人種的男人是一夫一妻,難民卻是多妻制。不行么?按人家宗教法,那是男人的權利。你的法律?我不尿你。

    最後,川普當選,一些人認為川普放棄了普世價值,天塌下來一般,其實這是錯誤的理解。之所以理解錯誤,在於對普世主義的誤解,以為普世主義就是讓自由女神整天扛着旗幟,一直沖在他們這些熱血青年的隊伍前列,喝口水、歇一歇、緩一緩都不行!

    一個個心性太毛躁,腦子也不好使,時時說着自愚愚人的傻話。

    理解一下多元主義的困境,就會明白川普的決策才是合理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1 17:4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