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22|回復: 0

民營企業塑造現代中國 如今卻面臨生存(圖)

[復制鏈接]

3900

主題

2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4372
發表於 2018-10-10 06:11: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紐約時報


 雖然他們評論的語言小心謹慎,但對中國未來方向的告誡卻很清晰。




北京對私營企業的態度多年來起起伏伏。一些中國人表示,威權主義和自由市場之間長期存在的緊張關系已達到臨界點。
  中國發展到今天的繁榮部分原因是擁抱了市場的力量,中國老前輩的市場派經濟學家、88歲的吳敬璉在上個月舉辦的一個經濟論壇上說。然後他轉向在座的最高層官員、中國的經濟問題顧問劉鶴說,現在有一些“不諧和的聲音”在聲討民營企業。
  “這個現象值得注意,”吳敬璉說。
  吳敬璉給一種日益增長的擔憂賦予了罕見的官方表達,這種存在於中國企業家、經濟學家,甚至一些政府官員當中的擔憂是,中國可能正在支持自由市場、支持工商的政策上打退堂鼓,正是這些政策把中國轉變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過去40年裡,中國時而實行集權的共產主義統治,時而允許一切都可能發生的無拘束的資本主義,現在有人認為,鍾擺正在倒向政府的方向。
  國營企業在工業產值與利潤的增長中所佔比重越來越大,而民營企業曾在這些方面起主導作用。中國已對互聯網電商、房地產業和電子游戲等行業加強了監管。公司可能面臨更高的稅收和員工福利負擔。一些知識界人士在呼籲徹底取消民營企業。
  中國的異見人士如今必須謹言慎行。但是,一種部分源於中國的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特朗普總統的貿易戰帶來的不斷增長的壓力的緊迫感,推動了越來越多的官員和經濟學家就政府正在改變對民營企業的態度問題上發聲。
  根據發言記錄,在同一論壇上,高級別政府智庫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黨組書記馬建堂說,民營企業當中彌漫着擔憂和“不滿”。
  “如果形成一股潮流,無人敢提批評意見,那麼後果將非常可怕,”退休部級官員胡德平寫道。


中國最富盛名的市場派經濟學家吳敬璉,攝於2009年。
  這場辯論一直進入了最高層。中國領導人國家主席習近平試圖讓民營企業家放心,北京方面仍會支持他們。但他也有力地為大型國有公司辯護,許多經濟學家認為這些國有公司排擠了民營企業。
  “那種不要國有企業、搞小國有企業的說法、論調都是錯誤的、片面的,”習近平在視察大型國有石油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所屬的一家工廠時說。
  中國領導層在1970年代後期開始向企業家求助,當時,政府已把國民經濟帶到了崩潰的邊緣。官員為企業家設立了經濟特區,讓他們可以在較少的政府管制下開設工廠,吸引外國投資者。這一嘗試無比成功。這個辦法進一步擴大到國內其他地區後創造出來的經濟增長,幫助中國的經濟總量達到了僅次於美國的水平。
  據官方商業團體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的數據,民營經濟如今貢獻了全國經濟增長的近三分之二、以及新增就業崗位的九成。因此民營工商業受擠壓可能造成嚴重的後果。
  “在民有經濟遇到很大困難的當下,”退休部級官員胡德平在上周四在網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過去五十年代經過公私合營,走過的國家資本主義之路,今天絕不再走。”胡德平是前共產黨最高領導人之子,經常為中國改革發聲。
  曾經謀求黨對軍隊、媒體和民間社會更大控制的中國國家主席,如今正在瞄準工商業。政府正在考慮直接持有國內大型互聯網公司的股份。監管部門加強了現有要求,讓黨委會在企業、甚至是外資企業的管理上發揮更大作用。
  左派學者、博客作者和政府官員正在為這種做法提供理論和實踐上的支持。今年1月,在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講授馬克思主義的周新城教授聲稱,應該消除私有制。


五月,北京的科技公司員工。中國已採取措施加強對科技行業的控制。
  上個月,當時尚不為人知的博客作者吳小平寫文章說,私營經濟已經完成了實現經濟發展的歷史使命,應該逐漸退場。吳小平的文章在網上被人瘋傳。
  同在上個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邱小平曾敦促民營企業加強“民主管理”,還說民營企業應由企業主和職工共同管理。
  政府的某些做法源於需要。北京必須找到為比如全民醫保這樣的越來越雄心勃勃的民生計劃提供資金的辦法。政府也在試圖遏制企業瘋狂發展所帶來的諸多問題,例如環境污染、工人待遇不佳,以及多年來的企業逃稅行為。
  但企業家說,中國的稅收已在世界上屬於最高的,稅收變化的步子太快,讓他們來不及做准備。例如,明年中國將加大力度徵收各項社保並改變社保費用的計算方式,這將導致企業成本上升。據野村證券(Nomura  Securities)駐香港經濟學家陸挺估算,更嚴格的社保徵收可能會使企業利潤下降2.5%。
  這對小型公司尤其可能造成傷害,這些公司往往為私人所有,利潤通常很微薄。中國官員已承諾減輕整體稅率,但細節尚不清楚。
  北京在努力擺脫經濟對信貸的依賴,這使許多民營企業的融資變得更難,融資成本也更高。與此同時,國有企業在獲得新貸款上基本沒有困難。連李克強總理最近也承認,在獲得銀行貸款上,國企民企之間存在一條所謂的“隱形線”。
  一些苦苦掙扎的企業家正在做着曾經不可想象的事情:把企業賣給國家。據官方報紙《上海證券報》報道,今年迄今已有46家民營公司同意把股份賣給國有企業,其中超過一半的民營公司把控股權出售了。在中國龐大的經濟體量中,這個數字雖然很小,但扭轉了二十年來國企向民營企業家出售股權的趨勢。


上海的一家醫院。北京必須找到為比如全民醫保這樣的越來越雄心勃勃的民生計劃提供資金的辦法。
  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長春中天能源就是其中的一家。在一筆貸款被要求還款之後,其控股股東們同意把股權出售給湖南省政府經營的一家公司。湖南省政府承諾向該公司注入近1.5億美元的資金。
  中國還採取措施加強對技術產業的控制,這個領域過去因基本不受政府影響而得以繁榮。
  自從監管條例改變之後,中國的新電子游戲審批一直處於凍結狀態。新監管條例讓共產黨的宣傳部門有直接的作用,這讓黨對過去只是一個政府的程序有了不同尋常的權力。中國的游戲行業巨頭,也是全球最大的技術公司之一騰訊,已失去了近三分之一的市值。騰訊拒絕對此置評。
  當局還收緊了互聯網電商行業的管理規則。一條新法律要求經營網店者向政府登記並納稅。對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之一阿里巴巴集團來說,這可能是個打擊,因為阿里的部分收入靠運營名為淘寶的在線集市,大大小小的商家在淘寶上開設了成千上萬的數字商店。阿里巴巴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希望新法的出台為行業帶來積極的發展。
  在這一背景下,國有企業有了不錯的表現。根據政府數據,在工業部門,今年頭七個月國有企業的利潤增長速度是民營企業的三倍。部分原因是政府削減過剩產能和污染的舉措大多落實到了民營工廠上。
  民營企業家害怕招來官方的責備不敢發聲。但人們不難找到憂心忡忡的跡象。
  上個月,一家投資研究公司的創始人陳守紅在給一群身為高層管理人員——當中許多人已經擁有上市公司——的MBA學員上課時,讓他們在“恐慌”和“焦慮”中選一個詞來描述他們對經濟的看法。根據課堂筆記,絕大多數人選擇了“恐慌”。陳守紅拒絕接受采訪。
  樂觀者指出中國最高領導層對此表達關注,意味着政府會給予企業更多的空間。其他人則認為這種艱難的局面會持續下去。北京的法學副教授蕭瀚引用了一則伊索寓言,寓言講的是一個人試圖不讓一頭驢掉下懸崖,但未成功。
  “用不了多久,我們可能會在懸崖底下找到一頭中國驢的屍體,”蕭瀚說。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6 18:2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