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720|回復: 0

綜述:新疆近兩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上)

[復制鏈接]

3757

主題

2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6448
發表於 2018-10-10 16:17: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對華政策的演講中,提到中共在新疆掀起的人權迫害浪潮。事實上,新疆當局大規模踐踏人權的行徑早已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並遭強烈譴責,例如8月的聯合國人權報告與10月4日歐洲議會的緊急決議。在外界關注新疆維吾爾族受到壓迫和迫害的同時,新疆人權災難中另一個受迫害嚴重的群體乃是法輪功學員,其遭迫害已歷時十九年。目前,新疆成為當今世界最大的露天監獄,乃是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方式延伸到新疆所有信仰人群、所有民眾身上,而新疆法輪功學員也正遭受着自1999年“7.20”以來最嚴重的迫害(雖然,今年3月中共宣布撤銷專司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但又將其職能劃轉至政法委和公安部)。
本文對2016年8月下旬陳全國調任中共新疆區委書記以來,新疆當局對法輪功學員之迫害做一綜述。透過新疆當局嚴密的信息封鎖,根據海外明慧網的報導,迄今已知新疆逾百法輪功學員遭野蠻迫害。
目錄
持續高壓恐怖
迫害手段之一:綁架
迫害手段之二:構陷與非法審判
國家賠償 一紙廢文
“新疆經驗”是個什麼預兆?
附錄1:新疆遭綁架的部分法輪功學員(2016年9月至2018年8月)
附錄2:新疆遭冤判的部分法輪功學員(2016年9月至2018年8月)
持續高壓恐怖新疆是人權惡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集團人馬的重要據點,王樂泉(1994年至2010年4月)、張春賢(2010年4月至2016年8月)相繼主政新疆,因此新疆也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2016年8月陳全國主政新疆後的“治疆方式”是:持續高壓恐怖。被中共視為頭號敵人的法輪功,新疆當局對其的迫害更是變本加厲。尤其是利用中共“十九大”召開之機,將迫害推向極致,且高壓持續至今。
新疆當局對全疆各轄區的法輪功學員(包括所有曾經修煉過的)無一遺漏地進行分類,實行所謂三級迫害,對於第一類有嫌疑的或認為是重點的,尋找理由或乾脆直接綁架到洗腦班進行迫害。對於二、三類的,要其向當地轄區派出所寫保證書不在“十九大”期間上訪,並要被拍照、按手印留檔,上交護照,還有的被扣留了身份證,同時還遭恐嚇說會被拘留。
2017年10月,有民眾告訴大紀元,十九大前新疆當局傳假情報迫害法輪功。消息稱,從2017年“十一”以來,新疆當局幾乎每天都向下傳達秘密檔,不準復印、不準存檔,傳達完上交。10月5日向下傳達一個秘密檔,一直傳達到村一級,要求全面嚴打施高壓,全面維穩排查防控,並且將法輪功作為重點防範對象之一。10月7日,又一秘密文件聲稱依據有關(假)情報,X教妄圖發動全國性的行動推翻共產黨,要求全國開展“敲門行動”,入室搜查、抄家、抓捕。昌吉市已經有幾名法輪功學員被抓。
概而言之,新疆當局的持續高壓恐怖表現主要有四。
第一,大規模的高科技監控。多年迫害,中共早已大量收集了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信息。陳全國主政後,新疆當局大規模購買、建設高科技監控儀器、設施,妄圖構建一個無所不在的全民監控網絡。
2017年10月中共召開“十九大”。在這一年,新疆各級政府、政法系統大規模調用轄區派出所人員與所有企事業單位,以及各社區、“610”及相關部門人員,對所知的所在地所有法輪功學員,包括曾經放棄修煉的人,進行新一輪的所謂“過關談話”,調查他們是否仍堅持信仰繼續修煉、是否要繼續上訪等。他們上門給法輪功學員登記、照相、錄音,逼迫法輪功學員按手印、將個人信息家庭成員聯系方式和電話工作單位填寫到表格里等,甚至一天三次上門逼寫“承諾書”,保證不上北京、不上訪、不聚會等,還每天來看法輪功學員在不在家,給法輪功學員家裡的兒女打電話,搞得學員家裡雞犬不寧,無法正常生活,而且出門就要身份證。
對於堅定的信仰者,當局會採用送去集中營,或網上通緝,或交由社區監視,或通過警方對其身份證的監控,達到令其寸步難行的迫害目的。
目前,新疆的每個市、縣的進出口,每個政府部門、公檢法單位,甚至是每個單位、市場、商場、酒店的進出口,都被設置了最先進的所謂“安檢通道”,要求每位進出的民眾必須刷身份證,而那些被標注的法輪功學員一旦出入這些安檢通道,馬上就會被報警,隨後被綁架到就近警局。
例如,新疆烏魯木齊市的花玲,2017年11月15日,去該市米東區政務大廳辦事刷身份證時被報警,後被該市新市區警察綁架到洗腦班。
中共對新疆採取極端監控,引發了外媒的持續關注,新疆被指成為一個露天監獄、成為一個測試各種“尖端監視”和“社會控制”方法的試驗場。
美國《華爾街日報》曾報導,在新疆,中共政府建立了嚴密的監控網絡,它由崗哨、攝像頭、臉部掃描儀和街頭巡邏員組成。2017年,中共在新疆花費91億美元用於“維穩”,比2016年增加了92%。
中共當局也斥資建立數據平台,用以識別“不安全分子”,比如采血建立DNA數據庫。當局還建立了大量拘留中心。有數據表明,截至2017年9月份的一年內,新疆新增10萬個警察崗位。
第二,普遍性綁架、強制洗腦。新疆當局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韙,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未經正當程序,大搞“收押”運動(“應收盡收”、“消除雜音”)。據說,這是新疆內部的政治運動,迫害手段是只做不說,對他們認為的重點人物、危險人物不經司法程序進行“三收”,即“收教”(學習班)、“收押”(看守所)、“收監”(監獄)並作信息建檔。有些密令不做筆錄,只做電子拷貝。被“收”者身心備受煎熬、摧殘,還要自己或讓自己的家人給“學習班”交錢,非法關押沒有期限。法輪功學員也是被迫害的重點。
一位曾被綁架至看守所的新疆法輪功學員,在海外明慧網上發表《新疆看守所所見》一文曝光:“據說從2017年4月就開始抓,看守所一個大概二十多平米的監室,只能容納十五六人,卻關了三十五人,聽說有的監室人員更多。”
“聽說所有的看守所都爆滿,實在裝不下就到處轉移,在押人員分三部分,一類是刑事犯,一類是羈押犯,另一類是收押犯。刑事犯和羈押犯還好理解,聽說收押指還沒觸犯到法律的,屬於‘不放心人員’,這一類抓的量很大,很多是全家被抓,有的是被株連的,比如找不到兒子把父母關起來。有的是他們認為手機有不良信息的,有些是說了不符合政府要求的話等等,很是荒唐。聽監室的人說還關了許多法輪功學員,有傳法輪功真相的,有的是幾年前曾判刑的,還有的地區搞人人過關,只要說煉,就抓,說是‘不放心人員’。”
例如,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召開當天,原阜康市經貿委礦管辦優秀幹部、法輪功學員王軍強,被莫須有地非法“收押”到所謂的“職業技能培訓服務管理局”拘禁,於該年12月中旬以保外就醫的形式放回做右眼白內障手術,並被社區監視居住。他的右眼是在被非法勞教期間遭電警棍電擊所致。
新疆當局不僅對現在疆內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還對已經在外地生活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迫害。
又如,2017年10月,在北京居住工作幾十年的法輪功學員劉昱見,被新疆警察從北京綁架到烏魯木齊市,在“轉化點”遭洗腦迫害,致使劉昱見血壓持續達到兩百多,轉化點警察視而不見、置之不理,在醫生的強烈要求下,劉昱見第三次被送到醫院。家人請律師介入,責任人推脫不敢見。
再如,原烏魯木齊新市區法輪功學員劉秀隨丈夫轉業已離開新疆十多年了,約2017年9月,因為身份證是新疆的,在貴州坐飛機時刷身份證被報警並綁架,後被新疆所屬轄區警察從貴州架回到烏魯木齊進行迫害。
而據全球主流媒體的廣泛報導,新疆當局現正大規模建造所謂的“再教育營”(洗腦班)等黑監獄,目前新疆每個市縣都設有這種黑監獄,僅烏魯木齊就有33個,關押新疆民眾(主要是維吾爾族人)數以百萬計。
第三,濫用司法,製造冤獄。監獄、洗腦班、勞教所(中共已於2013年取消)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三大據點系統。新疆當局在“遍地開花”的洗腦班未能取得預期效果,對於信仰堅定、在紅色恐怖中仍走出來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濫用司法,導致冤獄頻生。
例如,宋志剛丟失一個手機,招來十四年冤獄。在新疆打工的遼寧省葫蘆島市興城市人宋志剛,一個家庭中的孝子、社會中的好人、單位的勞模,無意間丟失一個手機,被人拾到後,送到公安局,因手機中有與法輪功有關的內容,立即被新疆阿克陶縣公安局綁架,2018年1月宋志剛被非法批捕,之後被阿克陶縣檢察院非法起訴,4月被新疆阿克陶法院判刑十四年。
又如賀真耀。四川資陽市人賀真耀,是中石化西南石油局測井公司分隊長、工程師、獲獎技術骨幹,依法起訴前中共黨魁、迫害元兇江澤民,填寫的真實地址就是他長期出差工作的地方,沒想到,新疆輪台縣當地受蒙蔽的警察和國保據此入室綁架了他,冤判三年六個月,單位也開除了他。
第四,嚴密信息封鎖。新疆當局對有海外聯系的人士嚴密監控、肆意抓捕。
新疆警察在街頭隨便檢查行人手機。警察手持的掃描儀可以侵入智能手機,提取和分析聯系人名單、照片、視頻、社交媒體帖子和電子郵件。這類掌上設備使警方能迅速檢查行人手機的內容,當場查看其中的數據。
對海外打進來的電話,一監測到有法輪功的內容,立即掐掉。
2009年七五事件後,中共曾在新疆斷互聯網一年。恢復接通互聯網後,新疆當局的網絡封鎖更為嚴厲。
新疆當局對所有民眾實行禁言、禁聲,對所有在公開媒體、自媒體、私生活聚會上對現實狀況有不滿言論的人,立即進行傳喚、拘留、刑拘。
由於新疆當局的嚴密信息封鎖,本文收集的最近兩年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例只是新疆迫害形勢的冰山一角。
迫害手段之一:綁架基於海外明慧網報導的不完全統計,最近兩年,遭新疆當局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逾百人,名單見附錄一(其實,新疆各地市州和兵團系統遭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但更多具體情況尚未曝光)。被綁架者,或被劫入洗腦班,或被非法庭審、判刑,或被放回由所在單位和(或)社區監視。
新疆當局綁架手段之瘋狂、愚蠢、荒唐、無恥,從新疆警察萬里追捕無辜老太這一案例中可見一斑。
中共十九大前夕,新疆國保公安謊稱抓捕“恐怖分子”,不惜萬里追蹤,竄到河南項城,與項城國保勾結,採取非法恐怖手段,嚴密排查布控,必欲劫持因躲避迫害而流離失所十多年的七旬老太太鄭翠蘭。
家居烏魯木齊市的鄭翠蘭,女,新疆建設兵團退休職工。迫害開始後,鄭翠蘭多次被綁架關押,自己飽受折磨,家中再無寧日。老人被逼無奈,離家出走,輾轉回到原籍河南項城,在項城顛沛流離多年,居無定所。然而,新疆警察一直把她列為迫害重點、要案,甚至列為“恐怖分子”,必欲將其抓捕投獄。
十九大前,新疆國保警察萬里追蹤到河南省項城,說“是上邊壓下來的任務”,“把項城挖地三尺,也要把鄭翠蘭找出來!”此後幾個月內,新疆國保與項城國保勾結,採取跟蹤、監控、竊聽電話、暗訪等非法手段,縣城的大街小巷、法輪功學員的住宅附近,布滿了便衣特務。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公安叫去恐嚇,非法問詢;有的被逼離家出走;有的因被懷疑與鄭翠蘭有聯系、收留過她,而被捕入獄。
遭新疆當局綁架者,多為社會精英人士。
例1. 周長青,女,40歲左右,消化科中醫專家,新疆烏魯木齊市友好中醫院腸胃消化科主任。周大夫為人善良、醫術高明,她救助病人不求回報的事跡多次被烏魯木齊都市報報導。
約2018年5月,周長青被居住地社區非法抓捕送往集中營進行洗腦迫害。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堅持做好人,她還曾遭非法勞教。
例2. 馬超,男,新疆環境監測總站高級工程師。2017年9月中旬,即被非法抓到烏魯木齊市新市區政法委主辦的“教育轉化基地”(即洗腦班),因在南山洗腦班期間堅持講真相,被劫持到米泉鐵廠溝看守所刑事拘留。後又被轉到安寧渠集中營長期非法拘禁。
例3. 賀江海,男,醫學博士,現年54歲。2017年5月30日給單位同事講真相被誣告而遭綁架,被冤判五年。
賀江海1999年獲廣州中山醫科大學理學博士學位,由於原單位新疆大學不放賀江海的人事檔案,繼續攻讀博士後的希望破滅,賀江海決定從商。1998年年底賀江海在廣州喜得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大法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修煉大法才八個月,邪黨對大法的迫害就開始了,但他並沒有被迷惑。2000年底,他和兩位同修走上了天安門,拉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2003年8月13日,賀江海在上海被綁架、冤判三年,遭臭名昭著的上海提籃橋監獄二監區“青中”(青年實驗中隊)殘酷的煎熬迫害。賀江海出獄以後,回到父母工作過的地方——新疆克拉瑪依市開公司。邪惡卻無處不在,賀江海在公司仍不斷受到國保和社區騷擾。
殘障人士也不放過烏魯木齊市法輪功學員相榮,女,50歲左右,殘疾人。沒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自卑,想過輕生;修煉後身心巨變,人變得樂觀、積極,自己做生意,待人變得更加誠懇、熱情。2015年訴江之後,相榮被迎賓路派出所綁架到看守所迫害,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之後曾遭多次騷擾。約2017年9、10月間,又被劫持到安寧渠洗腦班迫害。
綁架高齡人士例1. 李玉蘭,女,現年75歲,原新疆五家渠102團婦產科大夫。1999年以前,因患有多種疾病,特別是膝關節病變,面臨截肢,在生命絕望之時經朋友介紹修煉了法輪功,多年來從未吃過一粒葯,七十多歲的人像五十多歲,一頭黑發,臉上幾乎沒有皺紋。2017年3月,李玉蘭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於當年12月11日被五家渠市墾區法院冤判一年半有期徒刑。
例2. 甄作雲,男,退休前任新疆阜康市物資局書記,約2016年11月24日遭綁架、非法抄家,時年77歲。後於2017年10月11日被阜康市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六個月,緩期執行。與甄作雲一起遭冤判的還有七十多歲的阜康市建設局退休幹部王文弟(兩年六個月,緩期執行)。
踐踏人倫之綁架例1. 老父被關洗腦班數月,女兒投訴也遭綁架。2017年9月30日,78歲的石河子市法輪功學員鄧安坤,被劫持到洗腦班。洗腦班遲遲不放人。鄧安坤的女兒鄧艷玲一直給有關部門寫信投訴,並打算將參與綁架的政法委等人員正式起訴至法院。2018年1月19日,石河子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分局局長親自下令,石河子大學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了鄧艷玲,給家屬開出一張行政拘留十五天的通知。2018年4月中旬,鄧艷玲及其兒子董丹宇被當地警察綁架至洗腦班,至今杳無音信。
例2. 李和平。2017年11月24日,新疆阜康市法輪功學員李和平結束兩年冤獄回家,當時她95歲的老父親正在醫院搶救。但她只照顧了父親三天,就又被阜康“610”人員強行劫持到“轉化”中心洗腦迫害,無論家人如何說情都毫無用處。她父親於2018年1月5日臨終前,她才被允許回來見父親一面,父親遺體火化後,她又被劫持回“轉化”中心。“轉化”中心的迫害使李和平身體出現很多不適狀況,心臟疼痛,視力明顯下降。#(待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5 08:4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