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780|回復: 0

中國國家級貧困縣積累高達400億元地方債務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9-8-15 10:17: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9-8-15 10:19 編輯

年入不到10億卻欠下400億巨債,申報3項吉尼斯的形象工程,挽不回這個國家級貧困縣丟失的面子和“里子”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8-12 20:44:01

                  一個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縣,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億元,竟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這樣不切實際的“亂作為”也給當地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地方債務高達400多億元,且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
日前,貴州省紀委監委梳理了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查處的典型案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獨山縣委原書記潘志立不顧民生、盲目舉債上項目的案例。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申報3項吉尼斯世界紀錄的形象工程,又會給這個缺財力少資金的貧困縣留下怎樣的困境?
“十二五”末全縣每6人就有1個貧困人口獨山縣地處貴州最南端,與廣西壯族自治區接壤,是貴州省乃至大西南進入兩廣出海口的必經之地,素有“西南門戶”之稱。
根據《2018年獨山縣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18年全縣地區生產總值完成94.3億元,同比增長12.5%,全縣戶籍人口36.69萬人,期末常住人口34.67萬人。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426元,同比增長9.0%;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565元,同比增長10.3%。
作為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縣,獨山縣是滇桂黔石漠化片區扶貧攻堅的主戰場。《獨山縣“十三五”脫貧攻堅規劃(2016~2020年)》(以下簡稱《規劃》)顯示:
到“十二五”期末,該縣有貧困鄉5個,有貧困村74個,占總村數的55.6%,貧困人口59500人,貧困人口占總人口大約17%。
相當於差不多每6個人中就有1個是貧困人口。但《2018年獨山縣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稱,2018年末,全縣農村貧困人口1.56萬人,全縣農村貧困人口脫貧2.51萬人。



圖片來源:《2018年獨山縣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為了打贏脫貧攻堅戰,獨山縣通過多年的扶貧開發,農村貧困面貌有了較大改觀,但受各種因素制約,要在2020年前達成脫貧目標,任務仍然十分艱巨。
除了農村基礎設施落後、經濟結構單一、缺乏發展條件等因素以外,當地更緊要的是資金投入不足。
前述《規劃》提到,盡管中央、省、州和縣本級在新階段扶貧開發中投入了大量資金,但由於貧困面大、貧困程度深,杯水車薪的投入難以滿足貧困戶發展生產的需要,大部分人口僅解決了溫飽,卻普遍沒有現錢,生產投入嚴重不足,基本生產資料無錢購買,更談不上去推廣新技術、新品種、發展多種經營。
原縣委書記潘志立近日公布被“雙開”正是由於獨山縣面臨的貧困現狀,2010年至2011年,貴州分兩批從江蘇、浙江等省(市)引進12名優秀幹部擔任縣委書記,潘志立正是其中之一。
官方資料顯示,潘志立,男,漢族,1964年9月生,江蘇省海安人,大學學歷,1985年7月參加工作,1989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他早年曾在江蘇工作,於2007年8月起任海安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副書記等職。2010年7月,潘志立跨省調赴貴州獨山縣委書記,並擔任該職務8年。
2014年9月,潘志立升任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副州長,兼任獨山縣委書記等職。
2015年9月,卸任黔南州副州長職務,仍繼續擔任獨山縣委書記(副廳長級)、獨山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等職,直至2018年12月被免職。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初到獨山,潘志立大刀闊斧,發展獨山縣域經濟。然而,主政不久,就忘記了來時的初心和使命。在他的主導下,獨山縣隨意自行設立基長新區、獨山古國毋斂城管理委員會等園區,隨意在園區增加機構和幹部職數,隨意將基層派出所改為公安分局。
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審查。2019年1月,潘志立被立案調查。記者注意到,中央貴州省紀檢委網站8月1日消息顯示,潘志立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同為黔南州脫貧攻堅崗位上的梁嘉庚,在任獨山縣委副書記、縣長及三都縣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在工程建設、資金撥付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被認定為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對梁嘉庚受賄所得財物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當地曾有旅遊開發項目被指破壞生態獨山縣自然條件差,底子薄,資金少,為了發展經濟,當地政府結合地方優勢,大力扶植旅遊產業,多方籌集資金,開發了不少項目。但這其中也不乏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稱,為了政績,潘志立不認真落實黨中央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策部署,罔顧獨山縣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億元的實際,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潘志立被免職時,獨山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
公開資料顯示,“天下第一水司樓”始建於2016年9月,是集會展博覽、酒店住宿、游覽觀光等於一體的大型綜合體。除具有水族特色元素外,該建築還融合了苗族、布依族特色,是獨山縣凈心谷景區最具標志性的宏大建築。該樓佔地面積5900平方米,總建築面積60000平方米,樓高99.9米,共24層,是世界上最高大最壯觀的水族建築。

3464756.jpg

3464757.jpg

圖片來源:騰訊視頻截圖當地媒體報道稱,這個縣級景區的主體建築,竟然申報了3項吉尼斯世界紀錄——“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築”和“世界最大牌樓,跨度41米,高28米”。
除了大搞形象工程外,潘志立領導下的獨山縣違法違紀行為也早有端倪。早在2014年,人民網就曾發表《貴州獨山縣建108洞高爾夫球場 國家級森林公園生態遭破壞》的文章。
2018年5月,貴州省紀委監委官網刊發《讓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無處藏身——我省深挖嚴查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紀實》一文。該文指出,獨山縣對中央和省委明令禁止建設高爾夫球場的要求置若罔聞,仍繼續建設紫林山國家森林公園高爾夫球場,嚴重違法違規佔地達2.8萬余畝,在2016年、2017年先後被國土資源部武漢督察局約談,省、州掛牌督辦的情況下,仍頂風違紀,繼續擴大違法用地,造成大量耕地和永久基本農田被嚴重破壞,社會影響惡劣。“獨山縣委主要領導、縣政府分管領導及相關部門責任人分別被給予紀律處分和組織處理。”
財經專業人士游春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個別地方存在着脫離本地財力去發展一些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的現象,但往往在或升職或調走之後,把債務留給了下一任,對此亟待落實對官員“終身追責”的問責機制。
該縣多筆融資產品面臨違約談到獨山縣政府債務問題,記者梳理發現,自2018年10月起,該縣已出現多個政府融資產品違約。
去年11月,21世紀經濟報道發文指出,貴州獨山喀斯特生態旅遊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發行的金交所產品出現違約情況。該事件只是獨山縣政府隱性債務兌付危機的“冰山一角”,該縣還有其他銀行貸款、信託貸款、私募基金、融資租賃、定向融資計劃等多筆融資產品面臨違約。
日前《紅周刊》報道稱,據知情人士透露,近期獨山縣展期的資管產品金額約為10億元,至少涉及9隻定融、私募、資管計劃和信託。當地政府、捲入其中的機構均對後續兌付方案諱莫如深。該報道提到,中航期貨發行的“中航榮信資管計劃”、邁科期貨發行的“邁科瑞茂資管計劃”等多隻投向獨山縣的產品都處於展期狀態。
今年早些時候,央視《焦點訪談》欄目也報道了獨山縣下司鎮“古韻布依·水上下司”項目融資多處違規、欠下大筆債務的問題,獨山縣回應稱:該項目存在債務管理不到位、項目管理機制不健全、工作監管不到位等問題,並已啟動風險防控應急預案,對項目重新進行科學論證,制定資產處置和經營流轉方案,化解債務、防範風險。對於項目中涉嫌文件造假和幹部工作不到位的問題,獨山縣相關部門已介入調查。



記者注意到,《獨山縣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對問題“直言不諱”,坦言目前仍有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尚未根本解決。
一是脫貧攻堅責任不實。對脫貧攻堅重視不夠,把脫貧攻堅作為最大發展機遇認識不足,產業發展成效不明顯,精準方略還需深入貫徹。
二是集中償債壓力較大。沒有處理好發展與風險的關系,沒有形成完善的“借用還”和“責權利”相統一的債務管理機制,債務總量大、還款時間集中,債務逾期存在“破窗”風險。
三是項目建設不規范。項目建設管理機制不健全,程序不規范、手續不完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持續下滑,實體經濟支撐乏力。
“財政的錢不能亂用,金融的錢也不能亂用,金融的錢都是要還的,要防範金融的風險。”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曾表示,下一步要按照中央關於打好防範風險這個攻堅戰的要求,特別是對打着脫貧攻堅的旗號擴大政府債務的問題,要堅決糾正,嚴肅處理。
對於脫貧攻堅中存在的作風不實問題,他表示,脫貧攻堅戰以來,已查處作風和各種問題的案件6萬多起,處理的人數8萬多人。“我們這次攻堅戰就是要有打仗的勁頭,就是要較真碰硬,對這些作風不實、虛假脫貧、數字脫貧,甚至搞腐敗的,我們要堅決處理,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9-9-19 02:4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