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823|回復: 0

中國煙草系統腐敗頻出,一根煙背後的骯臟利益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9-9-5 08:20: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煙草系統腐敗頻出,一根煙背後有多少骯臟的利益?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9月3日,甘肅紀檢監察網通報了一起領導幹部利用名貴特產類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通報披露了金昌市煙草專賣局局長任志剛違反規定倒賣卷煙,涉案金額409餘萬元。

    通報稱,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金昌市煙草專賣局局長任志剛安排多名本單位工作人員,違反煙草專賣相關規定,通過金昌市卷煙零售戶多次套購卷煙,原價轉賣給外地親友,涉案金額409.86萬元。此外,通報指出,任志剛還存在其他違紀問題,受到了留黨察看二年、行政撤職的處分。

    盡管這起案件涉案官員級別不高,但是,其地方煙草專賣局局長的身份,卻無疑是值得關注的。煙草局長涉腐,早已不是什麼新聞,煙草行業的特殊屬性,使得這一行業一直以來都容易滋生問題,而對於國家委任的煙草管理官員而言,要抵制的誘惑、要迴避的陷阱也十分之多。不久之前,國家煙草專賣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趙洪順,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便說明了國家對煙草領域腐敗問題的關注與整頓決心。

    在我國,煙草是一種國家專賣的特殊商品。所有卷煙都必須通過中國煙草總公司這個唯一合法的渠道批發給零售商。中國煙草總公司和國家煙草專賣局,在辦公機制上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而地方層級的煙草公司與煙草專賣局也是同樣的辦公機制。在一定程度上,煙草系統的腐敗案件存在一定共性,即權力近親繁殖導致監管失靈。因此,要在煙草領域反腐,進行制度性的清理,可謂十分必要。

    前文提到的國家煙草專賣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趙洪順,便是典型的“系統性腐敗之源”。作為迄今為止,煙草系統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趙洪順從1989年11月開始就在煙草系統任職,直到今年初接受審查調查,他一共在煙草系統工作了29年。趙洪順的雙開通報中提到,他嚴重破壞了煙草系統的政治生態。

    一直以來,各地煙草系統“一把手”落馬的不少,相關通報中都提到他們對當地煙草系統政治生態的破壞。今年比較受到關注的是在煙草行業中有“煙草王國”的之稱的雲南省。今年1月,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原黨組書記、局長、總經理余雲東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為親友非法牟利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230萬元。

    其實,煙草系統“一把手”落馬的情況,又何止發生在雲南一省呢?2016年12月,遼寧省煙草專賣局原黨組書記、局長王志富被雙開;2014年3月31日,河南省煙草專賣局局長鄭建民因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2013年底,湖南中煙工業公司原總經理周昌貢被查……這些例子,無一不說明煙草系統腐敗問題之頑固與復雜。

    必須指出,煙草系統的“近親繁殖”問題十分突出。所謂的“近親繁殖”,既指權力關繫上靠近的官員之間互相結成腐敗團伙,打掩護、搞提攜,也指一些官員將與煙草相關的特權與利益交給自己字面意義上的近親。2016年8月底,中央第二巡視組就指出,國家煙草局存在“家族式腐敗突出”的問題。

    其中,前文提到的湖南中煙工業公司原總經理周昌貢一案,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案中,周昌貢的女婿秦亮,利用其岳父的職務便利,夥同岳父周昌貢、妻子周燁非法收受他人賄賂上千萬元。2016年4月6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秦亮受賄案作出二審判決,秦亮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60萬元。同時,追繳被告人秦亮的受賄贓款1055萬元。

    煙草系統被曝“家族式”腐敗,湖南中煙公司也不是第一家,此前,這類案件已屢見報端。2011年2月,就有媒體披露,廣東省汕尾市煙草專賣局原局長陳文鑄是汕尾市成立以來的第三任局長,而首任局長是他親舅舅。

    據相關部門調查,汕尾煙草系統與陳文鑄有親戚關系的職工至少有22名,主要集中分布在汕尾市陸豐煙草局和汕尾市煙草局。這些親戚中,有胞弟、堂弟、表弟、妻弟,還有弟媳的親叔叔等,不少人還擔任着領導職務。當地群眾稱汕尾煙草系統為陳文鑄的“親友就業基地”。最終,陳文鑄被“雙開”。

    小小一支卷煙,看似普通,但其背後牽涉的利益卻實在太過復雜。要在反腐倡廉工作中治好“煙患”,需要有關部門理清煙草系統中盤根錯節的利益關系,更需要“蒼蠅老虎一起打”,徹底消滅牽涉到腐敗問題中的所有大小官員。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9-10-21 15:5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