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樓主: 天理

中國公民維權聯盟呼喚:共同尋找失蹤英雄高智晟

[復制鏈接]

132

主題

1380

帖子

5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8894
 樓主| 發表於 2014-7-18 09:10:40 | 顯示全部樓層
關注高智晟律師刑滿能否真自由
                                 RFA張敏

(自由亞洲電台“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采訪報道2014,07,12)
*高智晟緩刑實刑共八年將滿,家人要求屆時去接,監獄稱要與北京溝通*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2006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至今五年緩刑、三年實刑,共八年將滿。
         7月3日,現在美國的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告訴我,高智晟在陝北的家鄉親人打通了新疆沙雅監獄的電話,得到一些消息。
耿和說:“我昨天晚上給大哥打通了電話。大哥說,他前兩天給沙雅監獄終於打通了電話,意思說‘我們要看高智晟,你們什麼時候讓我們看?’監獄方說‘你們不要來看了,高智晟是8月7號就刑滿釋放了’。
大哥說‘那我們也要去接他哪’。監獄方說我們需要跟北京溝通,看看怎麼辦,你們先在家等通知’。就是這樣情況。”

*耿和:高智晟出獄後去向他本人有權決定,如果警方跟北京再左右他,絕對不可以*
主持人:“你聽到這個情況,心裡怎麼想?”
耿和:“我當然也非常高興,起碼我們得到的准確時間是8月7日,在這之前我們連哪一天是高智晟要回家的日子都不知道。
但是我非常納悶,高智晟緩刑五年、實刑三年,共八年都坐完了,8月7日是高智晟真正的要自由要回家了,高智晟第一步想到哪裡呢?我想高智晟和家裡人有這個發言權來決定,不是由警察或監獄再來跟北京溝通,再去左右高智晟,我覺得這絕對不可以。”

*高智晟和高案簡況*
    今年50歲的高智晟律師曾經參與蔡卓華案、陝北油田案、法輪功等案的辯護。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他曾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業。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被警方綁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獲釋後傳出他的文章《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簽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
    高智晟律師獲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勇氣呼籲獎”等人權獎。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當着親人的面,被警方從陝北老家綁架後失蹤。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與外界通話,後來又被失蹤。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兒女逃離中國,後來被以難民身份安置到美國。

    高智晟律師在五年緩刑將滿、當時已被失蹤21個月時,於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原判的三年實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師被失蹤21個月,又被關押3個月,整整兩年後第一次見到高智晟。以後家人一直無法與監獄直接聯系,直到去年1月12日,家人獲准第二次探視。至今又有一年半,家人沒有獲准探視。

*耿和:近日家人已受到壓力,大哥說“家裡壓力大得不行,我們也要活呀”*
       美東時間7月8日下午,耿和再次接受我的采訪談她的心情和高智晟家鄉親人受到來自中共當局的壓力.
耿和:“當然我就希望……家人也是願意第一時間見到高智晟,家人也為高智晟准備好里里外外的衣服,安排好一切。我想高智晟這個時候也願意第一時間見到家裡親人。但是最近這兩天家人已經感覺到壓力,像昨天,7月7日,我想跟他弟弟再核實一下有沒有新的進展,他弟就不接我的電話。
我給大哥也打通了,他就說‘哎呀,家裡壓力大得不行,我們也要活呀。像潤慧(高智晟乳名)那麼堅強,還是進去,還是迫害。那我們這農民,一點兒也經不起這么折騰,我們更沒辦法’。讓我能理解他們的這個處境。”

*高智義:當局就說“等通知”。你們什麼也不要問,我實在沒辦法說*
我打電話給高智晟的大哥、在陝北家鄉的高智義先生,請問他前幾天給沙雅監獄打通電話的情況。
高智義:“我打電話問了一下。”

主持人:“您打電話的時候離現在有一個禮拜了嗎?”
高智義:“一個禮拜多一點。”

主持人:“他們怎麼說的呢?”
高智義:“就是說,等通知,他們通知我們,就這么個話。你們什麼也不要問。到時候我再問他們。”

主持人:“到什麼時候您准備問他們?”
高智義:“再過半個月以後再說吧。我知道你們多少年一直在為這個事情擔心操心,哎呀!我實在沒辦法說。”

以上是北京時間7月8日晚上與高智義先生的一段談話。

*耿和:家人本應高高興興安排去接高智晟,但家人現在反應都極不正常*
耿和說:“我估計是最近幾天我把這個消息擱到推特上,他肯定是受到當局的壓力。要不然他弟弟從來不會不接我電話的。
今年2月份左右我給他姐姐打電話,當地公安局就找他姐姐,說‘你要再接耿和的電話,你兩個女兒就面臨要丟失工作’。他姐姐就換了新的電話號碼,我不知道。因為我再也沒給他大姐打電話。後來我給他弟弟打電話時他弟弟說‘姐姐換了電話號碼’,把這個經過跟我講了,說‘你別生姐姐的氣’。
肯定他們受到了壓力。要不然家裡人怎麼反饋出來這種截然不同的狀態?我覺得家裡人現在態度應該是高高興興的安排高智晟想吃點啥、想喝點啥,第一時間去見到他,給他帶點什麼,給他安排……起碼是這種心情啊。
         搞得家人現在反應都極不正常。”

*耿和:如果因當局壓力大哥去不了,我想讓我父親替我第一時間見到高智晟*
    主持人:“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想?”
耿和:“我還是希望家裡人第一時間看到高智晟,不管當局通知不通知。你們跟我們講了8月7日高智晟要自由,這一天我們家裡人有權去接高智晟,第一時間見到高智晟。家人如果有壓力,大哥去不了,我也要想辦法讓我爸爸去,這是我真實的想法。因為我沒辦法回去第一時間見到高智晟。我願意讓我家裡人替我去第一時間見到高智晟,估計我父親願意,就害怕當局公安局不讓他去。”

*耿和:孩子們與“魔術球”對話及其它——盼望父親回家的心情*
主持人:“現在孩子們對父親要出獄這個消息反應是怎麼樣的?”
耿和:“女兒非常高興。上星期五‘美國獨立日’的時候,女兒就說‘媽媽,咱們給爸爸買點什麼衣服吧。然後我們就給高智晟買了幾件衣服,給他買了些維生素、營養葯之類的,准備過段時間有朋友回去給捎回去。

我家兒子特別興奮。他上了個(課余的)學校,上課有積分,我家兒子好不容易攢了三百多個積分,他買了個‘魔術球8’。他說‘這個魔術球,你想知道什麼只要跟它一說,它就能給你回答,它有百分之八的正確率,所以它叫魔術球8’。
我說‘那你有什麼想要問的?’
他就拿起球來搖,說‘魔術球,魔術球,我有一個問題,我爸爸是不是8月7日就要回家?’然後那個魔術球用英語給他回答‘那有什麼不可以呢?’是那種反問的回答,意思就是,那是肯定的。所以他非常高興。

我們兒子當天晚上又跟他姐姐講這個‘魔術球’,說‘姐姐你有啥問題要問‘魔術球’?咱們再試試‘魔術球’說得對不對’。
我正在做飯,我聽到他姐姐的問題也是這樣的,也是問‘爸爸是不是8月7日回家?’。魔術球說‘那肯定的’,答案也是一樣的。

我兒子放學我接他,兒子說‘媽媽,你知道姐姐的iPad下載了一個軟件,軟件每天都提醒我們,還有幾天爸爸就該回家了。咱們iPad上是不是也需要下載?’我說‘行,那你下載吧,媽媽不會搗鼓’。
我就覺得,這兩天從孩子的言談舉止中一直在侍弄着這件事。”

*耿和:兒子經常說“媽媽,我真想不起我爸爸說話的那種聲音、那種感覺了”*
耿和:“我沒有敢跟我家兒子說‘你爸爸8月7日百分之百就要回家’,因為我擔心萬一有了什麼我們不可抗拒的力量時,中共又想去作什麼手腳時,孩子太受傷。
我只是暗示‘起碼你們能跟爸爸通上話,生日的時候也許會收到你爸爸的禮物’,我就這么暗示。起碼高智晟出來了能跟孩子通通話,或者能在視頻上跟孩子講講話,應該讓孩子能想起他父親的聲音,他的形象。不然孩子已經徹底忘了。
兒子就說過‘媽媽,我真想不起我爸爸說話的那種聲音、那種感覺了,怎麼都想不起來了’天昱經常說這句話。”

主持人:“天昱和爸爸離開時實足是幾歲?”
耿和:“5歲。

*耿和:如果當局徹底不讓家人去接,希望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耿和:“我還想說,如果再往後發展,家人受到壓力越來越大、徹底不讓家人去接高智晟,我也希望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家人萬一到那時壓力大得不行了……如果我要在(國內),我沖破所有阻攔,都要第一時間見到高智晟(哽咽)。我真是覺得他自由的這一天,我真是要用那種非常喜悅的心情去迎接他回家,那種心情就是……甚至給他開個派對那種感覺。但是,我回不去,孩子哪能離得開?跟孩子到了這兒,怎麼能把孩子放下?”

*耿和:格格當年因當局不讓上學割腕自傷,孩子跟高智晟之間我無法權衡*
耿和:“我們家庭是非常幸福美滿的,我們不願意離開高智晟,任何時候不願意離開他。
就是那時候(當局)沒讓格格去上學,格格在家裡情緒低落。
有一次我就勸她‘格格你沒事就到外面轉一轉’,格格說‘我轉啥?轉啥?現在就是上學的時間,我出去一轉,人家問我,我怎麼回答?’
有天晚上他父親穿過她的房間取東西,格格拿了個像修眉毛的那種小刀,劃她的胳膊,血都流出來了。格格眼睛直直地看着血,面無表情。
高智晟就給我講了這件事。我們心裡非常痛,什麼樣的痛都比不了不讓孩子上學的痛。   
就因為這樣子……我就想,為了孩子能上學,我一定要想辦法。每個作父母的都會這么做的。

    你說高智晟受了這么大的苦和難,我覺得我唯一的支持就是永遠跟他在一起,每天伴隨他在一起。我就是沒辦法權衡孩子跟高智晟的問題,所以帶着孩子過來了。我就沒辦法再去近距離的和高智晟在一起。
在2011年底的時候,中共對外媒體說‘高智晟的緩刑已經結束,未來三年要把高智晟收監三年’。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立馬就想。如果我沒有孩子,我願意在他監獄的那個小城鎮里租個房子,每天去(要求)看他,一直等到他出獄,親自把他接回家。”

*耿和:希望關注高智晟回家,感謝八年來朋友們對苦難中高智晟的關注*   
耿和:“8月7日馬上就要到了,為了孩子我沒有辦法第一時間去接到高智晟。但是這兩天大哥、弟弟、家人也受到很多壓力不被允許去接高智晟、見高智晟,我心裡非常難受。
我希望有可能……願見高智晟或離新疆近些的朋友……願意去接高智晟呢,希望他們8月7日那天到監獄歡迎高智晟回家。如果不可能,也希望那天能在網上或者推特上表達對高智晟的關注關切,歡迎他回家,我覺得能讓高智晟心裡感覺最起碼還有點溫暖吧。
我希望高智晟回家這種喜悅的消息我們也和大家分享,讓我們擁抱着高智晟回家。

非常感謝在高智晟過去八年的苦難中,有這么多朋友關注着高智晟!感謝這些朋友對高智晟八年來的關注!”

*傅希秋:高律師蒙冤被判刑,期滿如當局繼續限制他的自由,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一直關注着高智晟律師和他家人處境的美國民間機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正在出差途中。
7月11日他就近日高智晟家人從沙雅監獄得到的消息,以及家人的處境和要求,接受采訪,發表談話。
傅希秋:“耿和女士給我打電話,把她大哥聽到的這個消息和她的擔憂跟我有交流意見。我覺得高律師經過五年緩刑、三年實刑,現在應該是完全期滿了,按照中國自己法律,他也應該獲得自由。
但是根據當局對高律師家人所透露的這種種跡象,看起來北京當局還可能會有一些別的動作,試圖限制甚至還會有可能性使高律師失去更多時間的自由。這點是完全不能夠接受的。

無論從法理上,還是高律師本身從前所給予他的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判決,本身就是個冤案。強迫他失蹤、坐監,這么長時間在新疆沙雅監獄里他所受的待遇,里邊的情況外界也無從可知。跟他的家人、跟他的太太、跟他多年未見的孩子們能夠有一個家庭的團聚,我想這是個起碼的請求。作為丈夫、作為爸爸的高律師本人也肯定期待有這一天的到來。”

*傅希秋:准備各種可能性,為高律師的自由和家庭團聚權利的實現而努力 *
傅希秋:“所以,我覺得如果當局再採取一些陰暗的做法,限制高律師的自由,限制他家庭的團聚,肯定會有比從前更大的反響。
我們對華援助協會已經在准備各種的可能性,為高律師的自由和他家庭團聚的權利與機會,我們也在努力。現在從外交層面、從媒體層面,從與其它非政府組織的聯系層面,已經都開始展開。”

*傅希秋:高智晟獄中三年當局多處違反法律和人道,家人有權接他出獄自定去向*
傅希秋:“基於高律師在過去三年監獄期間,只被當局允許跟家人短短會見兩次,並且每次都有監視者在場。甚至高律師申訴的律師黎雄兵、李蘇濱律師去了之後,都被禁止會見。當局這些做法本身已經違反法律,違反基本的人道,也違反中國監獄相關管理規定。

如果到他五年緩刑、三年實刑已完全期滿,獲釋後連自己的家人都被禁止去迎接一下,這種最基本的人倫要求和請求都不能得到滿足,我想這是不可以接受的。
耿和女士這種講法,作為一個妻子、一個媽媽能夠在自己的丈夫過去經歷這么多磨難,無論是酷刑,任意拘禁、任意失蹤,到家人受到這么多年的折磨……現在這個最基本的人倫親情、這小小的請求,完全應該得到滿足。
家人去迎接一下,同時高律師在監獄身體有什麼狀況,家人能夠想辦法照顧,我覺得這是最基本的人倫請求。
這也是中國公民基本的權利。即使是所謂的‘刑滿釋放’,我覺得他自己選擇去住哪裡,在家鄉,還是回北京,還是住在新疆,起碼高律師本人和他家人商討決定。只要是出於他自己自由的狀況下所作的決定,我們大家都應該尊重。
如果像過去一樣被強迫性讓他在某個地方,只能更令人懷疑當局現在的這種所謂釋放是不是又是新的變相囚禁措施,只不過是換個地方而已。
所以,我覺得耿和這個請求非常合情合理。

國際社會確實應該關注,並且肯定會關注高律師出來之後他做什麼樣的決定,必須是在他完全自由的狀況下所做的決定,無論是監獄還是中國其它部門,都沒有權力為他做出這個決定。”

*傅希秋:中國法制狀況陰暗性大倒退,如繼續限制高智晟自由必激起全世界公憤*
傅希秋:“基於過去這幾個月以來,中國整個法制狀況的陰暗性的大倒退,我們也對高律師的處境感到非常非常擔憂。我相信全球千千萬萬的人都在期盼他的自由,同時也會繼續關注他。

到8月份如果當局還是准備繼續採取強迫他失蹤或限制他自由的做法,必然會激起全世界的公憤。
最近包括一些英國很大的非政府組織,以及一些國際媒體,主動開始跟我聯絡這個事情,他們也都非常關心高律師八月份即將被釋放的消息。我也把高律師的家人所收到的沙雅監獄提出來的‘要聽北京的’並且禁止家人前去迎接高律師回家這些事實,也都做了些通報。

世界各地關心高律師的人士非常非常多。我在美國今年到現在已經去了十幾個地區的大大小小的會議,每一次我講的時候,美國很多聽眾都會問‘Brother Gao高弟兄怎麼樣了?’‘高律師怎麼樣了?’都在期盼着高律師獲得自由。”

以上自由亞洲電台“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采訪編輯、主持製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32

主題

1380

帖子

5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8894
 樓主| 發表於 2014-8-7 21:29:49 | 顯示全部樓層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坐滿3年刑期今天出獄

作者: 小山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經歷了3年監禁刑滿之後,於今天被釋放,高智晟家人向法新社證實了高智晟出獄的消息。高智晟因為為家庭教會成員,受害礦工,網絡持不同政見者以及法輪功成員辯護而遭到逮捕。人們還不知道高智晟出獄後是否能夠享有完全自由或處於被監視居住之中。

     根據法新社剛剛發自北京的消息說,高智晟家人正式高智晟已經出獄,但高智晟還沒有回到家中。高智晟的家在陝西,但居住在烏魯木齊的岳父家中。高智晟也是在新疆被監禁3年。

     高智晟因為為家庭教會成員,受害礦工,網絡持不同政見者以及法輪功成員辯護而遭到逮捕。高智晟是在2009年再次被捕。2010年在短暫獲釋後很快再次遭逮捕。在此之前,高智晟於2006年因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被判刑3年但緩期執行。

     中國各地維權律師以及持不同政見者呼籲中國當局釋放高智晟。國際社會均對中國當局逮捕高智晟提出批評,並呼籲釋放高智晟。

     據中國知名維權人士胡佳透露,高智晟將在烏魯木齊做一段時間的逗留,以治療牙疼以及其他身體疾病。胡佳指控監禁高智晟的監獄條件惡劣。

     法新社說,人們還不知道高智晟出獄後是否能夠享有完全自由或處於被監視居住之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32

主題

1380

帖子

5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8894
 樓主| 發表於 2014-8-23 16:39:59 | 顯示全部樓層
部分參與迫害高智晟律師的責任單位和個人名單

1. 第一階段,對高智晟律師實施迫害的主要執行單位:2004底至2005底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師協會和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2. 第二階段,對高智晟律師執行迫害的主要單位:2006年至2011年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等。3. 第三階段,對高智晟律師執行迫害的主要單位:2011年12月至2014年8月,高智晟律師在新疆沙雅監獄時受到的迫害(詳情稍後發表)。

2014年8月7日,被中共當局判3緩5的整整失去8年自由的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在國內外高度關注下離開了新疆沙雅監獄。一方面,沒有跡象表明高智晟律師離開監獄後恢復了自由,到期釋放也不表示中國的人權和法治惡化的狀態有所改變;另一方面,盡管當時主導迫害的周永康等已被中共當局立案審查,但迫害法輪功仍在繼續,而參與迫害高智晟律師的兇犯並未完全曝光,他們迫害人權破壞法制的罪行也沒有得到清算。本報告收集了部分參與迫害高智晟律師的責任單位和個人予以公布,並希望知情者揭露更多的相關個人和單位,最終將之繩之以法。

高智晟律師,出生於1966年4月20日,陝西省榆林市佳縣人,1996年開始律師執業,長期替弱勢群體維權打官司,控告地方政府的侵權行為。2004年12月,高律師不顧中共當局的禁令,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之後4次上書中共最高當局,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高律師與家人因此受到中共當局的騷擾與非法抓捕、判刑、關押。

一、高智晟律師和家人被迫害的情況概述

1.第一階段,對高智晟律師實施迫害的主要執行單位:2004底至2005底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師協會和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抓捕和判刑的同時,為掩蓋迫害政策的非法性,禁止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2004年12月,高智晟律師為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黃偉進行辯護。2004年12月31日,高律師給時任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寫公開信,呼籲中共當局改變司法現狀,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2005年10月18日、11月22日、12月12日,高律師3次向胡錦濤、溫家寶發公開信,要求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在發出給胡錦濤、溫家寶的第一封公開信後的第2天,高智晟律師家收到恐嚇電話,第3天起,高智晟及家人被便衣24小時監視跟蹤。

2005年11月4日,高智晟律師事務所被非法停業1年。

2.第二階段,對高智晟律師執行迫害的主要單位:2006年至2011年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等。

2006年8月15日,在高智晟全家被中共便衣警察跟蹤騷擾300多天後,高智晟在山東省東營市的姐姐家,被非法闖進的便衣綁架。同時,家人被監視、跟蹤、毆打。

2006年9月21日,高律師被拘捕。2006年12月12日,在沒有通知其家人、未通知其辯護律師的情況下,北京第一中級法院非法開庭。2006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作出一審判決: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高智晟律師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緩刑期間,高智晟律師屢次被軟禁、監控,並綁架。

2007年9月21日,高律師被戴上黑頭套,劫持到一處黑監獄。在黑監獄中,受到多種酷刑折磨和性虐待。2009年2月初,高智晟撰文《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詳細描述他在黑監獄所受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在海外發表後震驚國際社會。

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高智晟全家被逐出北京,致使高智晟女兒被迫失學。

2009年1月,高智晟的妻子帶着孩子們擺脫便衣監視,輾轉逃離中國,抵達美國。2009年2月,高智晟在陝北老家又被警方帶走,此後中共當局拒絕透露高智晟的去向。直到2010年3月28日,失蹤1年多的高智晟突然出現,期間接受了幾家西方媒體的采訪。高智晟在接受美聯社專訪時,不顧當局的封口令,透露自己在失蹤14個月期間遭公安人員反復施以酷刑。2010年4月20日,高智晟再次被失蹤。

直至2011年12月16日,中共新華社報導撤銷高智晟的緩刑,高智晟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刑3年。

3.第三階段,對高智晟律師執行迫害的主要單位:2011年12月至2014年8月,高智晟律師在新疆沙雅監獄時受到的迫害(詳情稍後發表)。

二、涉嫌犯罪責任單位和責任人
追查國際公布參與迫害高智晟律師的部分責任單位和個人。

中共中央政法委
羅干:書記(1998-2007)
周永康:書記(2007-2012)、副書記(2002-2007)
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
陳智敏:局長

北京市政法委
強衛:書記(2004.4-2007.3)
王安順:書記(2007.3-2012.7)
吉林:副書記(2004.4-2007.5)

北京市公安局:
馬振川:局長(2001.09-2010.02)
湯國威(-2006.06)、張明(2006.6-2011.04)、王益春(2011.04-現在):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總隊長(包括高智晟律師被國保警察騷擾、威脅、迫害、拷打到最後被取消緩刑執行3年刑期期間的三任總隊長)
孫荻: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九處處長(長期負責監視、騷擾、毆打高智晟律師及其家人)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
項明:檢察院檢察長(2006年3月-2012年8月15日任職,現已退休)
張榮革: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一分院公訴一處副處長,高智晟案公訴人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池強:法院院長黨組書記、院長(2003年-2008年2月任職)
王明達:法院院長黨組書記、院長(2008年2月-2013年10月任職)
鄭衛陽:審判長
賈連春:原主審法官
王賀:法官
柏軍:撤銷緩刑時任審判長

北京市司法局:
吳玉華:北京市司法局局長(2003.02-2010.03)
董春江: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處長(2003-2006.11)
柴磊: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副處長(直接出面處理高智晟律師事務所的當事人)

戴杉:北京市崇文區司法局局長、崇文區“610”負責人(2004年前後)
肖思寧:北京市崇文區司法局律管科科長

北京市律師協會
李大進:會長、王立華:副會長
新疆沙雅監獄(相關涉案責任人待查)

追查國際要求中共當局立即恢復高智晟律師人身自由,賠償一切損失,不得以任何形式再對高律師進行非法拘禁和騷擾。

我們也呼籲中國大陸各界正義人士和良知尚存的司法人員,繼續收集迫害高律師和家人的嫌犯的證據,送交追查國際,為即將開始的正義審判提供證據。

我們的原則是:誰犯罪誰承擔、集體組織犯罪個人承擔、教唆迫害與直接迫害同罪。根據這一原則,所有在組織、單位、系統名義下所犯的罪行最終將落實到個人承擔。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將被徹底追查,並被繩之以法。

在此,我們告誡一切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們: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與納粹戰犯同罪,任何執行命令的托詞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人責任。自首坦白、棄暗投明、舉報他人罪惡、爭取立功贖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成立於2003年1月20日,旨在幫助和協調國際社會正義力量及刑事機構,在全球范圍內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協助受害者將罪犯送上法庭,嚴懲兇手,警醒世人。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電話:347-448-5790; 傳真:347-402-1444;
郵址:P.O. Box84,New York, NY,10116 USA
舉報信箱: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387
網址:http://www.upholdjustice.org/,http://www.zhuichaguoji.or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32

主題

1380

帖子

5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8894
 樓主| 發表於 2014-9-11 01:32:0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高智晟

作者:耿和

     女士們,先生們,早晨好!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國律師。他始終為弱勢群體維護權益,盡其所能地為窮人免費服務。高智晟不畏強權,依靠律師職業的方便之處向大眾傳播公義和 人權的理念。他以自己嫻熟的法律知識和雄辯的口才為受害人討回公道,因此而贏得很高的聲望和民意.

     過去的八年不堪回首,但我卻不得不一次次在媒體前回憶和講述他的遭遇。 對我先生的日夜憂心,已經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來美國五年多了,那種絕望無助的感覺仍時時湧上心頭。我擔心高智晟遭極端酷刑、甚至虐待致傻致殘,更擔心國際社會關注不夠……

     但是,這些擔心都變成可怕的事實。8月7號高智晟終於回到家,但這個家卻變成了另外一個監獄。現在每天上、下午來兩批公安“拜訪”他,每次兩、 三個小時都不走,家人都無法正常去工作。高智晟甚至對警察說:“你們天天拜訪我成為你們的工作,我和我的家人無法休息,你們還是把我送回監獄吧。

     現在我可以打通他的電話,他在學說話,聲音斷斷續續,有些需家人幫助解釋,還有雜音。我費勁周折了解到他過去和現在的情況,包括他進沙雅監獄前那失蹤的20個月的情況,我覺得我別無 選擇,只有把他的情況告知給各國政府、議會、媒體和關心高智晟的人,以請求你們的幫助。

     剛回到家的高智晟是這樣的,他身高5 英尺10寸,他原本體重約175磅,但現體重只有137磅,走路深一腳、淺一腳,整個身體東搖西擺像是小兒麻痹病人;皮膚白的像鬼一樣 沒有一點血色;說話正口齒不清,反應遲鈍.按兒子說法,爸爸應該向他學中文.他原本共有28顆牙(都是好牙)

     其中下牙12顆,上牙16顆。現下門牙6顆非常松 動,手可拔掉。上右側最後兩顆牙掉在監中,相鄰一顆極度松動;左上側5顆極度松動,手可拔掉。每當他躺下時,這12顆牙也躺在舌頭上,一搖頭牙齒也搖得叮當響。這些牙神經都暴露出來,牙疼天天手捂腮幫子,只能吃嬰兒食物。

     在過去5年裡,他一人關在黑暗封閉的房子里,每天一個饅頭一碗菜(水煮白菜),吃饅頭需用手掰碎送到嘴裡。房子大小隻有70平方尺,四周沒有窗 戶,沒有任何通風及陽光,走兩步臉就碰到牆,沒有任何戶外放風。

     現在高智晟嚴重缺乏營養,血糖低,膽上有小囊腫等,健康狀況十分令人憂慮。特別是獨處黑屋達五年之久,已經部分喪失了語言能力,我妹妹說:他身體需要2-3年的中葯調理,語言能力也許1年才能恢復。

     盡管如此,他仍然對我們說:“我在裡面的5年,家人為我的擔驚受怕不次於我在裡面,所以很內疚。”他說他很想陪陪家人,身體需要恢復,非常願意 到美國來看牙醫。但他同時說,在監獄時,警察曾對他說“想到美國是做夢,尤其美國政府讓你去!”

     請讓我再回溯一下高智晟在被關進沙雅監獄前的所謂“緩刑期間”,2006年12月22號----2011年12月22號,那五年,高智晟有6次以上的強制失蹤,其中最長一次失蹤達二十個月。現在我才 知道,這二十個月中,他是被關押在某軍隊地下室。

     他描述2007年7月遭受酷刑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讓人讀來觸目驚心、肝膽俱裂,但失蹤20個月期間所遭受的酷刑又超過2007年7月的那12冬天時,屋子裡沒有暖氣,他卻只能穿着夏季衣服,心裡數着數字從白天熬到晚 上,日復一日。從沒有恐懼過冬天的他,現在很懼怕冷。

     這是一個國家對一個個人的迫害,我個人根本無能為力,因此我只能繼續請求媒體的關注和報道,更需要以美國為代表的國際社會能發出正義的聲音, 這樣才能對我的丈夫提供實質性的幫助。

     耿和女士9月8日記者發布會講稿全文。多謝耿和女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32

主題

1380

帖子

5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8894
 樓主| 發表於 2014-10-27 00:36:53 | 顯示全部樓層
高智晟舉菜刀逼退公安軟禁

中國知名律師高智晟刑滿出獄兩個半多月,繼續受到公安嚴密軟禁。其妻子耿和透露,丈夫不堪精神折磨,不久前舉菜刀嚇退公安。高智晟的哥哥周五告訴本台,弟弟最近拔了牙齒,至於高智晟身在何處,也“不能說”。 中國知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今年8月7日從新疆沙雅監獄刑滿出獄後,一直被軟禁在烏魯木齊,無法與外界接觸。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星期五在社交網站推特留言稱,前段時間,一批警察到家裡,鬧得全家不得安寧。高智晟舉起菜刀抗議,稱誰再敢踏入門就砍死誰,目前警察在家門外把守。耿和還寫道,警察不讓高智晟回北京家,也不讓他去西安看牙,把他圈在小地方,連拔個牙都差點出人命。

高智晟在陝北老家的哥哥高智義星期五接受本台采訪時,被問及高智晟是否已經回到陝北老家,他說:“你不要問這么多,反正他的事情很復雜,我沒有辦法跟你說”。
記者:您說“是”或“不是”就行了。
回答:不行啊,你不要問那麼多,就那邊多(事),他(高智晟)現在。。。。。怎跟你說,沒法說,就那麼回事,只知道他在監獄外面,有事說話,不是你自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記者:他的健康情況可以講嗎?
回答:健康一般,反正就是一般。
記者:是不是拔了幾顆牙齒?
回答:牙齒拔了,反正是不正常,牙齒也不正常。
記者:是三周前掉了兩個門牙?
回答:嗯。你不要問那麼多。
記者:他的體重增加一點嗎?
回答:我不知道。

高智義不敢在電話中披露弟弟身在何處。人在美國的耿和說,三周前,高智晟的門牙掉兩顆,一周前到醫院拔掉兩顆大牙,因疼痛難忍,拔完牙後大出血不止,睡覺時枕頭濕一片,高不願給家人添麻煩隱瞞着,到第七天時他也擔心情況繼續惡化,半夜由侄子送他到醫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153

帖子

477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477
發表於 2015-5-22 09:32:39 | 顯示全部樓層
法西斯暴政,慘無人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4

主題

158

帖子

863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863
發表於 2015-9-23 17:05:06 | 顯示全部樓層
高智晟無罪,還我高智晟!萬民請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發表於 2016-6-3 17:21: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人,38歲,誠心找壹可靠男士共同生活,幫助我壹起打理公司。要求獨身,心態陽光,夠自信,會照顧人,請聯系1-(885)214-7745或1-(303)927-3275.非誠勿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19 04:0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